第187章 买官奴/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林月兰的问话,周文才一愣。

但很快,他脸上浮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他不应反问道,“那林姑娘,那你觉得你能给我什么样的利益?”

无往不起利,他当然也是需要利益的,不管是人脉,还是金钱方面。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林月兰伸出两个手指,笑着道,“二成利,怎么样?而且,只限于安定县的酒楼!”

他要钱,更想要她手中蒋振南这条线,同样的,她也要靠周家在后面支撑着酒楼的运营。

毕竟,整个安定县的官,也就周县令最大。

有他做后台,可让她省事多了。

周文才也不是个贪心不足的人。

他这次会提议林月兰开酒楼凑一份钱过来,最主要的目的,当然是想与蒋振南攀好关系和交情,等以后被主家招回之后,同样的有个后台和靠山。

周文才没有意见的点头道,“好!”

林月兰再说道,“周公子,我除了开一家酒楼,我还打算把林记药铺扩张到郡城来。不管是酒楼,还是药铺的店铺位置,可能要麻烦一下周公子帮忙给找一找了。毕竟,我对这里不熟悉,在林家村也是刚收完稻子,家里还有一大堆事情要做,没有时间留下来。”

林月兰的话向来很直白。

既然他们已经行成合作关系,那么,他们之间的利益息息相关,林月兰当然也就不会浪费这样的一个免费工人呢。

周文才听罢,瞬间倒吸了一口气。

他离开了宁安镇有些日子了,不知道林月兰的收入到底如何,但是他与刘齐常常有书信联系,刘齐会在书信中免不了会对林月兰惊叹,同时也会心疼分出去的钱财,一个月少说几百两呢,到了现在。

不过,开一家酒楼,可不是几百两就行的,因此,他才会试探性的提议对酒楼凑一些资金过来,倒没有想到林月兰会这痛快的答应。

可让他惊讶的是,林月兰还打算同时开一家酒楼,一家药铺。

这一算下来,这是需要一大笔开支的啊。

这林月兰倒底有多少钱啊?

周文才暗暗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点头应道,“好!我会托关系,让人去找一找,看一看!”

林月兰道,“嗯,那就麻烦周公子了。”

周文才笑着道,“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反正我是闲着,给自已找点事,也好啊!”实际上,他每天的事情还是很多的,比如与友人办诗会,朗诗诵词,又如与他爹探讨天下局势等等,想想还是挺忙的啊。

林月兰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随后,林月兰又问道,“周公子……”

“诶,等等,”周大公子有些不是滋味了,他不满的说道,“我说林姑娘,我年长你几岁,你叫我周大哥吧。老是周公子,周公子的叫着,总感觉有些别扭啊!”好像他们以前说过这个问题吧。

林月兰倒是没有矫情的点头应道,“那好,周大哥。你也不要姑娘的叫着,就叫我月兰吧。”

不过,一个男人叫一个未出阁的少女,总算不太妥当。

周文才想了一想说道,“我叫佳滢也是当作妹妹般,叫佳滢妹妹,而你与佳滢情同姐妹,要不,我也叫你月兰妹妹吧!”

“那行!”林月兰点头应下。

在称呼上只要过得去就行,她也不想一直纠结下去。

林月兰又想到来县城的另一个目的,她问道,“周大哥,我这次跟着来县城,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想要买人!”

这又一次让周文才惊讶了一下。

“买人?”

“没错,我要买人!家里的田地多了,我就想买些人来伺弄这些。”林月兰没有隐瞒的道。

之前,就一直有买人的打算,但是居于家里小,没有住宿的地方,所以,一直拖着没买。

不过,现在房子快建好了,又来了县城,也就干脆我先买人回去再说。

周文才收起惊讶,然后认真的说道,“县城街头东,有棵老樟树下,那里是人口买卖交易市场,我们倒可以去那里看看。不过,”

说到这里,周文才停顿了一上,有些犹豫的说道,“我倒认为还是买官奴好一些,正好现在牢狱里有几家要发配的官奴,要不我们先去看看?”

林月兰挑眉问道,“几家?”

周文才点头应道,“有三家。他们都是有一人犯了错,受到了牵连,而被关进牢狱的。一家是因为犯了严重杀人罪,造成了灭门惨案,而他们一家作出包庇行为,按着国之王法,这一家人都获得包庇罪,一家子充奴,被判发卖,一家人则是上面过来的命令,让他们一家充奴发卖,至于真正原因,据说是因为受到牵连,而被充奴发卖,具体详情,我爹也不清楚;第三家,是因为贩卖私盐,是重罪,被判定充奴发卖。”

周文才把他们的情况一一说明。

林月兰听罢,微微低着头,半垂着眼帘,在深思。

片刻后,她道,“我们去牢房里先看看,再做决定。”

周文才为何要向林月兰推荐发卖的犯人?

那是因为这些犯人发卖出去,只能是死契,在身上打官奴印记,他们不能赎身,也无法逃跑,因为无论他们逃到哪去,那官奴印记,都伴随着他们,一旦让人发现,就会被扭送官府,再次重罪发落。

至于,那些平民自卖为奴的奴才,是因为家里太穷,家里实在无法养活,才会卖身为奴,除了自愿签死契的奴才,其他奴才契约,只要攥到了一定赎金,又可以为自已赎身,重新变为良民,变成了自由身。

这样的奴才,除非真是很是衷心,否则,他们随时都想欑钱筹钱,为自已赎身,这有可能导致他们会对主家有异心。

所以,如果真要买奴才,还真是要买官奴最好。

既然林月兰决定去牢狱里看看,其他两人自然相陪。

在他们的交谈之中,蒋振南一直在坐在林月兰旁边莫不作声,就相当于充当背景的护卫,除了周文才时不时感受到从他那里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让他浑身鸡皮疙瘩竖起。

听说要去牢狱里,蒋振南立即先站了起来,然后高大修长的影子,完全把林月兰娇小的身子罩在了阴影之下,就像是要把她笼罩在自已的保护范围之内一样。

周文才心里有些微微震动。

因为,传言中的蒋振南可是对女人向来退避三尺的吧。

可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周文才心里一直在暗自嘀咕,“林月兰和蒋振南,倒底是什么关系?一个在京城,一个在旮旯山村里,一个镇国大将军,一个是山村农家女,可偏偏这两人认识,而且瞧着关系匪浅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当然了,周文才也不会傻不啦叽的问出来。

三人从周府出来之后,直接去县衙的牢房里。

周文才直接把他们带到关押这三家的牢房里。

打开第一家牢房里的人,林月兰就看到几个愤怒眼神,狠狠的瞪着周文才一行人。

其中一个肥胖妇女,衣着褴褛,她一看到周文才,就怒火冲天的大骂道,“你们这些狗官,把我们都放了,明明我们是冤枉的,凭什么判我们的罪,凭什么啊?我们要上告你们这些贪官狗官!”

妇人后面的一众人,是眼神愤怒的跟着怒吼道,“狗官,把我们放出去,否则,我们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这些人!”

周文才黑沉着脸,对着他们就怒喝道,“你们的好儿子好孙子,杀了人家一家三口,你们不但没有反人劝来自首,还心存隐瞒,包庇犯罪分子,按着国家律法,你们就是有罪,被判为官奴发卖!”

那个妇人怒喝道,“明明是那一家三口该死,我儿子看上他们的女儿,是他们的福气,有什么资格拒绝我儿子的求亲,这样的人,不配活着。”

林月兰瞧着这一家子自私跋扈嚣张无理的样子,对着周文才摇了摇头道,“我们去看看另外两家吧!”如果真买下这些人,他们就是做奴才,而是做大爷,她林月兰可不想买奴才回到侍候。

周文才带着林月兰去了另外一间牢房,管之前这一家,在他们后面大怒大吼。

这第二家被发配做官奴的人家,是被上面那边押过来发卖的。

具体原因,周县令和周文才都不得而知。

不过,既然上面要求卖,这些人也打了官奴印记,那他们也就把他们卖出去了。

林月兰瞧着这一家子,还算是安静,只是面如死灰,生无可恋样子。

或许他们都知道要官奴才会有这样的绝望吧。

林月兰看着他们问道,“如果给你们一次自由活着的机会,你们要不要?”

林月兰这问话一出,惊到的不仅是这一家发卖的人家,同时也惊到了周文才,蒋振南只是微微诧异了一下,表情又立即恢复了冷酷。

至于他们为何会惊到?

这是因为,林月兰这话代表着,她买下他们之后,就可以有机会从官奴恢复平民良籍。

这是一个多大的诱惑,对于要做官奴的人来说。

要知道,有些买家买下官奴之后,就相当于他的奴隶,很有可能一辈子任打任骂,连条狗都不如,却比狗更懂事更是听话,主家一般都不会放人的。

所以,这些官奴要自由,真是堪比登天。

除非,买家真是一个很是心善之人。

但是,心善的买家,又有几个呢?

现在倒好,这人一开口,就是要给他们自由,能不让他们惊讶才怪。

周文才也没有料到,林月兰买奴才,竟然还存着给人自由的念头,这简直就像是菩萨心肠啊。

但是,他很明白,林月兰根本就没可能是个菩萨心肠的人,看她如何对待林家人就知道了。

所以……

“你有什么条件?”突然角落里一个身材高大,一脸胡子的男人站起来,过来问道。那犀利的眼神,并没有因为额头上的官奴印记,而消浅半分。

林月兰对着这个男人似笑非笑的道,“忠诚!”

对于官奴来说,他们是被逼为奴,很多本身就是奴才,只是换了一家为奴而已,倒是没有什么反抗之心,倒是这些原来本身是那些千金少爷的官奴,一朝从天堂跌落在地狱,却仍然没有收敛自已千金少爷的大脾气,这样的人,当然不甘心自已为奴为婢了。

那个男人想了想,再问道,“你要怎么样的忠诚?”、

林月兰说道,“那种我让他去死,他也毫不犹豫就去死的人!”

呵……

周文才倒吸了一口气。

这确实是很忠诚的奴才。

只是,他们之间倒底在打怎么样的哑谜啊?

这些官奴,本身就是主家要他们去死,他们也不能有任反抗的奴隶。

那为何林月兰有多此一举的问题啊?

那个男人再问道,“既然这样,那要多久,我们才有这样自由?”

既然想要给自由,那当然要知道自已当奴才的时间会有多才时间才行。

“三年!”林月兰毫不迟疑的说道,“不过,这三年之内,你们必须对我这个主人是绝对忠诚,三年之后,是去是留,有你们自已决定。离去,我把契约还给你们,留下,我会亲自到衙门,把你们的官奴改为良籍!”

只需要做官奴三年,就可以恢复自由身。

这对于已经印记官奴的人来说,是多大的诱惑力。

“不过,如果这三年之内,你们有一丝的背叛之心,那么”林月兰语气凌厉的说道,“你们就将终生是我的奴隶,让你们一辈子做我的牛马,随我鞭打,活得生不如死!”

林月兰这话一出,除了与林月兰对话的这个男人,或坐或站在男人后面的其他人,脸色立即大变,惊恐不已。

“条件已经跟你们讲明,你们是跟着我,还是卖给其他人,你们自已决定,给你们半刻钟的时间思考!”

周文才对于选择这一家子有些疑惑,但是,他认为林月兰给他们自由的承诺,会不会有些太过冲动啊?

只是不等他继续思考这个问题,以那个男人为首的人应道,“我们答应!不过,”他话锋一转,很是认真的说道,“你得答应,把我们这些人都买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