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回村/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瞧着男人身后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十二三个人,有两三个千金小姐,细皮嫩肉的,除了憔悴一些,还有两三个病人,看样子因为没有及时医治,完全是病人膏肓的模样。

林月兰很是干脆的应道,“可以。只要他们能干活,能听我话,有当奴才的自觉就行。”林月兰指着男人身后几个细皮嫩肉的小姐少爷说道。

那三人一听,脸色立即气得铁青,其中一个看着十三四岁少年,涨红着脸,对着林月兰恼羞成怒的喝道,“你……你欺人太甚?”

林月兰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个气得跳脚的少年,轻淡的说道,“你们想要自由,我给你们自由的机会,但是你们该知道的,任何自由都需要前提和代价的。

我不是慈善家,我不是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既然我付了代价把你们买下做奴才的,你们当然要有当奴才的自觉。因为你们已经不是那个有下人有奴才伺候的千金少爷了!”

林月兰血淋淋犀利的说道。

“所以,你们是要当奴才之后成为自由身,还是一辈子成为抬不起头的官奴,那就是你们自已的选择了。”

那三人被说得青红交织,看着林月兰的眼神又是气又是羞,却不能反驳林月兰的话。

林月兰所说的是事实,他们已经不是高高在上有人伺候有人千金少爷了,他们已经是官奴。

他们已经是个被人当成狗,随意呵斥打骂的奴隶,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意义,除非他们自已选择死亡,结束这一切痛苦。

然而,死了就真的一切都没有了。

可他们想要活着。

想通了的三人,不敢吭声了,只能涨红着脸,低着头,沉默不语。

那个男人瞧了一眼他们,对着林月兰说道,“只要有我在,他们就必须听话,而且对你是忠心耿耿。”

“大哥!”那三个惊讶的瞪大眼睛瞧着这个男人。

这男人凌厉的双眸狠狠的瞪了三个弟弟妹妹,虎着脸厉声的喝道,“难道你们还没有做官奴的自觉吗?”

三个弟妹再一次把头颅低下去,只能不安无措的在那里站着。

林月兰点头应道,“那行,你身后有多少人,我都买下了。至于前提,当然是这些人能认清自已的身份就行。而且,我能保证把他们的病都治好!”

男人听到林月兰的话,情绪明显有些激动,他说道,“谢谢,我吴金侠,一定对主子忠诚,万死不辞!”

林月兰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周文才问道:“他们我全部买下!”

周文才瞧着这一家的主仆,不仅老弱病残,还有这些十指不沾阳春水,细皮嫩肉的千金少爷们,这些买回去能干活吗?

周文才满脑子的疑惑,他劝着林月兰说道,“月兰妹妹,你要不在考虑考虑,挑选一下,这些人买回去……”他的话虽没说完,但在场所有人都明白。

这些人买下来也是个废物,浪费钱的。

买奴才,不是一定要买一家子,一般人家挑人肯定是按需要按挑件来挑,比如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或是姿色出众的丫鬟,如果一家子有老有少卖身为奴,他们很可能卖不到一家子去,更或许天各一方,永不相见!

这样的结局是最不能接受,最为痛苦也是最无奈!

因为官奴没有权力决定官府卖买,是不是一家子还是个人。

所以现在听到周文才劝阻的话,除了吴金侠,其他人瞬间紧张不安的看着林月兰,真是害怕她因为这人一句话,而不要他们,把他们彼此分离。

这些个看着千金少爷的人,更是紧张不安惶恐忐忑的看向林月兰。

心里却暗自叫苦:早知道嘴不要这么贱了。万一她只要大哥,不要我们该怎么办啊?

林月兰扫视了这一家子的神色,随后就拒绝了周文才的好意,轻轻摇头说道,“不用挑了。既然我答应他,把这家子全部买下,我就不会食言。如果他们做了官奴,还有异心,我林月兰有的是手段来对付他们。”

实际上,她主要的目标,则是这个叫吴金侠的男人。

她以后她的事业越做越大,不可能事事亲力亲为,所以,她要招一个除了林记药铺的其它总代言人,她在背后指挥,他在前面执行命令就行。

这个男人瞧着稳重成熟,眼底有不甘心,更是有野心,这样的人,用得好的话,那就是自已的左右手了。

因此,林月兰才会选择买下他,至于他的自由,也确实如她自已所承诺的一样,只要在这三年内,他不存在任何背叛之心,那么,她就到衙门取消他们官奴贱激,该为良民,之后,是去是留,由他们自已决定了。

买下这一家姓吴的官奴之后,有十二三个人,林月兰就没有再去看第三家要发卖的官奴。

因为来时坐的是衙门的马车,而回去却带了一伙人,是周文才让下人安排两辆马车。

一辆是有车厢的豪华马车,另一辆则是拉得板车,除了吴金侠当了林月兰的车夫之外,剩下十二人全部挤在这辆板车上。

当林月兰从县城回去林家村时,马车上的人,再一次引起整个村子的轰动。

以为林月兰是从路上拉回的乞丐呢。

之后,当得知,这些人竟然是从县衙里买下来的官奴时,既羡慕又嫉恨。

能在县衙里买到官奴的人,可是需要后台关系的啊。

所以,很显然认为,林月兰这一趟,肯定种田法子的事情,那县令给林月兰的奖赏了,但也是很让人嫉妒的。

要知道,买官奴可是买那些自愿卖身为奴之人,至少便宜一倍以上啊,最为重要的是,一般人家还买不着呢。

可现在倒好,林月兰去了县城一趟,就靠着关系,买下了一批官奴。

然而,当看到从马车上下来的老弱病残的男女老少时,那股子嫉恨和不平又有些消散了,心里却暗戳戳的道,“哼,这种不能干活官奴送给我,我都不要。兰丫头莫不是眼睛瞎了,难道没有看到这些病人残疾人吗?这些人买下来之后,不能干活,用来干吗啊?这些可都是没用又浪费钱的废物!”

人口突然增加十几个,这个小茅屋的院子里肯定是连将就一下一也不行了。

看来只能把他们先安置在工人那边的工房宿舍里了。

吴金侠远远的瞧见了一栋宏大建筑时,表情上有些惊讶。

尤其是马车往那个方向而去,心里更是震撼了。

难道,这房子就是他们现在这个主人家的?

如果真是她家的,那她家还真不简单。

不过,当马车到一家小茅屋门前停下来时,他的心里又隐隐有些失望。

毕竟,之前,他以为他们做奴才的主家,是个富裕家庭,至少可让他身后的这些人有个妥当的安排。

“不会吧,我们就做在这么个破烂屋里干活?”

吴金侠的三弟吴金武受不了这马车颠坡滋味,一下马车就赶紧以呕吐起来。

过了片刻之后,总算没有这么难受时,他一抬头看到的是破破烂烂的小茅屋,本是苍白毫无血色的脸,瞬间变得更中惨白,那种生无可恋的表情,心里受不了大呼起来。

“林姑娘,他们是谁啊?”小六子听到动静,忙从后面跑过来瞧一瞧,没有想到,还没有靠近林月兰,就听到一道不屑又有些失望的声音,立即疑惑的问道,“干活?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活?”

随后,他有些急切的跑过来问道,“林姑娘,你和头儿没事吧?”

去了衙门一天了,他们的心都悬了一天,现在他们终于回来了,却带了一批陌生人回来,让他感觉不好了。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没事儿。”

小六子瞧了瞧四周,好像没有看到头儿的影子,心里暗自嘀咕,他问道,“林姑娘,我家头儿呢,难道没有与你一起回来吗?”

林月兰指了指马车棚里,说道,“呶,他在那呢!”

小六子这次看清了蒋振南所在位置,可是他现在好奇的是,这些突然来的陌生人。

他再一次问道,“林姑娘,他们是谁啊?”

林月兰说道,“他们是我买回来的官奴。”

一听说官奴,小六子立即惊讶不已,但是倒没有多问什么。

林月兰扫了一眼这些人,指着几个除了面容憔悴一些男男女妇六七个,冷厉的说道,“这几个从明天开始,他们跟着你们一起干活。”

“什么?”

“什么?”

第一声是小六子惊讶之声。

第二声则是吴金武震惊不可思议的惊呼声。

小六子惊讶的是,这些人看着细皮嫩肉的,竟然要明天开始干活。

吴金武的惊呼,则是因为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他们一起来就必须干活,这简直是他们的噩梦。因为,他们从没有干过什么活儿啊。

吴金武反抗的说道,“不行,我身体不好,还生着病呢,怎么能干活?”

林月兰眼神一冷,对着吴金武就厉声的喝道,“我说了我要绝对听话的官奴。既然你们不愿意明天开始干活,那行,我现在就可以把你们送回牢房里,等待着下一家来买你们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