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收服吴家四兄妹/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金武被林月兰凌厉的眼神,以及那阴狠的语气,给吓得立即缩了缩脖子,低着头,涨红着脸,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之心了,生怕真再如有一丝不满,就会被林月兰送回给官府,等待着下一户人家来买,然后,与大哥二姐三姐分离,永不相见的痛苦隔绝。

吴金梅也就是吴金侠的大妹,吴金武的二姐,瞧着气氛不对,她立即拉过吴金武,脸色虽有些惊慌,但也不至于失去冷静,对着林月兰微微曲腿,然后,说道,“抱歉主子,我家小弟不懂事,以后,我这个做姐姐的一定会多多教训他,多提点一下他。”

随后,她转过头立即对着吴金武呵斥道,“小弟,还不赶紧给主子承认错误,给主子道歉,承诺以后不会再犯!”

听到吴金梅的话,林月兰倒是挑了挑眉头,对着这个从在牢房里,一直到林家村面色苍白,一言不发的女人,倒有些刮目相看了。

明明之前,她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一转眼,她就竟然有自觉的认为自已是个奴才了?

这么有自知之明的女人可不多见啊。

吴金武被姐姐呵斥,还被勒令向林月兰道歉,只能红着脸,站出来对着林月兰小声又有些紧张的说道,“主子,对不起!”

林月兰轻轻的点了点头,“嗯,不错。不至于蠢的无可救药!”如果被姐姐呵斥之后,还想摆着少爷架子,她倒是想要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真把人送回去。

吴金武被林月兰如此犀利的话,刺激的脸色更加红,更是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隙,把他钻进缝隙里逃开,不至于被人辱骂。

林月兰对着吴金武说完之后,她又转头看向其他人,严厉的说道,“我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人,是什么地位,有什么架子,但是到了我林月兰的地盘,成了我林月兰的人,就必须把以前的一切架子给我收回去,然后,就是只能听我这个主子的话,我说往东,你们绝不能往西,我说是盐,你们就绝不能说是糖,总之,一切都以我这个主子为中心。否则……”

她眼神一冷,犀利的眸光轻扫过所有人,凌厉的道,“对于背叛我之奴,我绝对要你们生不如死。要知道,你们的卖身契全部在我手上,要打要骂,要生要死,只凭我这个主子的一句话!

我之前也跟你们说过,我不是个慈善家,也不是有菩萨心肠的好人,我买下你们,是因为要看中了你们的利用价值,只要你们的价值给我创造了足够多的利益,我就成全你们的自由,我林月兰说话算话。

万一哪一天你们真没有价值时,也就是你们背叛我这个主子之后!”

林月兰那铿锵凌厉的气势,倒是让这一众人心头一震。

他们很是明白,林月兰这些话里的意思。

这就是,他们需要绝对的听话和忠诚,否则,下场可能很是凄惨!

不然了,林月兰先敲一棍再给一颗糖。

她再继续说道,“当然了。只要是我林月兰的人,就是我的家人。只要是我的家人,我就绝不会亏待,更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我的家人,我说的,你们可懂?”

这下子,更是让人震撼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奴才,竟然会成为家人吗?

真的可以吗?

可是他们不是奴才吗?

“家人”二字,煞然打进了所有人的心间。

从他们成为官奴的那一刻,他们就准备了当一只狗,任主人驱使的一条很是听话的狗。

吴金花,也就是吴金武的三姐,也是从牢房里一直到林家村,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仿佛她把自已隔绝到世界之外,一定人沉浸在自已的世界之中的那种麻木与安静。

在外界,她就像一个可任人摆布的布娃娃,惹人心疼和怜惜。

然而,却在听到“家人”二字时,她猝然的站出来,情绪分外激动的问道,“真的可以吗?真的可以成为一家人吗?”

家,已经成为了她的希望,家人,更是她所要奢侈的期望。

他们父母去因受打击去世,留下他们兄妹四人,可却一朝之夕,成为了阶下囚,成为了永远没有自由的官奴。

成为官奴,即使是亲人兄妹,却不能有情义,不能是相互扶持的家人,只能是奴才,一个身份卑贱的奴才。

即使之前,他们吴家老老少少都被一个主家买下,但是,这人也口口声声说是奴才,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当成普通人来看。

可是此刻,这人却在说,他们可以成为家人,这样的惊喜,就仿佛如天上掉馅饼一般。

林月兰点头,很是认真的说道,“我说了,我要的是忠诚,只要你们忠诚,我们就是我的家人,几年之后,我就可以恢复你们的自由身。所以,这就要看你们自已的选择了。”

吴金梅,吴金花,吴金武兄妹三人,表情惊讶,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对着林月兰就弯腰曲身的说道,“吴金梅,吴金花,吴金武拜见主子!”

这一礼,表示了他们对林月兰的诚服与衷心。

一直在一旁观看的大哥吴金侠,冷静的脸上也是在看到自已弟妹想通之后,浮现了一抹笑意。

他同样的对着林月兰施了一记诚服之礼,说道,“吴金侠拜见主子!”

其他人见着之前的主子,对着林月兰这个新主子拜礼,随即,无论是老弱病残,也上前,对着林月兰就是施礼说道,“奴才拜见主子!”

他们之前本就是吴家的下人奴才,所以即使换了新主人,也是以下人称呼。

林月兰微微满意的点头道,“不错!”

随后,她又说道,“既然你们进了林家的门,那么以前你们姓什么,叫什么都成了过去,所以,你们必须改名换姓。当你们恢复自由身时,你们即可恢复原本姓氏和名字!”

吴家之前的下人倒是没有什么,毕竟,他们以前也是有名有姓,只是进了吴府之后,都是吴家方了重新取名。

现在再换一个,也没有多大区别。

可是吴家四兄妹不一样。

他们原先本就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千金,有名有姓,现在乍然让他们改名换姓,这滋味真是五味交杂,说不出的酸楚和痛苦。

吴金侠立即对着林月兰很是认真的说道,“随主子换名!”

其他三个瞧着大哥作为,也立即学着模样道,“随主子换名!”只要他们不背叛,等多年之后,他们同样可以换回吴姓,也不会辱没了祖宗。

对于他们的识相,林月兰算是满意的点头,说道,“嗯,你们改为林姓,林青竹,林金梅,林金兰,林霜菊!”

林青竹是吴金武,林金梅是吴金梅,林金兰就是吴金花,而林霜菊毫不疑问,就是这位吴家大哥吴金侠。

吴金侠听到林霜菊这个名字时,一直面无表情的脸,刹时龟裂了一下,但很快就似乎坦然的接受这个听起来就让人嘲笑的名字。

“林霜菊,林金梅,林金兰,林青竹,谢主子赐名!”四兄妹异口同声的说道

“至于其它人呢,除了把吴姓改变了林姓,其它名字不变!”林月兰再一次点着生剩下的九人说道。

“奴才谢主子恩典!”其他九人同样异口同声的说道。

在一旁的蒋振南和小六子他们看得简直是目瞪口呆。

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林月兰就是这么收服这些人的?

要知道,能成为官奴的人,之前,一定是有些背景之家,既然是有身份背景的人家,肯定也是有一身傲骨的。

他们虽为奴才,实际上,他们却是很难改变和接受,已经成为官奴事实,所以,要他们这么快接受有一个主家的事实,那肯定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可是,林月兰就是有这么一个本事,只是几句话,就让他们心服口服,认定了她这个主家。

林月兰说道,“一会,我让人给你们安排住宿方面的事。你们也瞧见了,我家的房子还没有完工,而这小屋子,也住不下这么多人,所以,这段时间,你们只能先与其它工人挤一挤了,等房子建好之后,就入住新房。”

说完这些,林月兰瞧了一眼这些衣着褴褛的众人,就对着林金梅说道,“金梅,一会把你所有人的衣服尺寸量一量,明天你和金兰上镇上,去临悦阁给大伙儿做三套新衣服。记住,林家的人,虽不能穿最好,但也不能穿着最差的,你们看着买吧!”

林月兰这话一出,让刚成为林家奴才的人,一阵欣喜。

这是要给他们做新衣服?

这一做还做三套?

这真是……

有些人暗暗抹泪了。

虽说他们是官奴,但能碰上一个,一下子给他们买三套衣服的主家,真是天上地上难寻啊。

林金梅和林金兰对视一眼,立即欣喜对着林月兰曲身遵令道,“是,主子!谢谢主子!”

林月兰微微点头,然后对着小六子说道,“小六哥哥,麻烦你带他们去工人宿舍间看一看,男女隔离!”

小六子点头应道,“嗯,林姑娘,我这就带他们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