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林记药铺管事/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师傅,这个就是我助手林金梅,以后,房建公司之事,我全权交给于她,由她代替我出面房建公司之事,她就是我表面上的老板。”林月兰直言不讳的对着胡师傅五兄弟说道。

胡师傅他们瞧着林月兰小脸上一脸的正经之色,再瞧瞧那个似乎也才十*岁模样的女孩子,心里真是诧异极了。

之前,林月兰以十二岁之龄跟他们来了一场

成熟之人的谈判,更让他们出乎预料的是,这个孩子给了他们一次次的惊喜与震惊,让他们几乎以为,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个人,而是一个神一般的人物了。

可现在,这个孩子要与他们合作,竟然又让另一个年龄不大的人,来接手这一切,让他们仿佛在云里雾里一般。

胡师傅压下心里的惊讶,分外狐疑的说道,“兰丫头,这……这……”她能行吗?

林月兰说道,“胡师傅,放心,她一定行的。”仿佛看穿了胡师傅的心思,林月兰直接说道。

本来出钱的人就是林月兰,既然她愿意把这一切交给一个十*岁的姑娘,他们也无话可说了。

胡师傅点头道,“那好吧。兰丫头,一切随你安排吧!”反正出钱的就是大爷,他们无话可说。

至此,成立房建公司初步意向算是正式成立。

随后,林月兰给房建公司命名为,林氏房建公司及林氏建筑设计院,合并为林氏集团。

林金梅和胡师傅兄弟们虽并不知道公司、设计院和集团是何意思,但是,也知道这些东西,就与他们要做的事情息息相关。

规划设计好分工合作事项之后,林月兰立即安排林金梅与胡师傅带着其它两个兄弟赶往县郡城,挂牌成立,林氏集团,并把公司的主要业务向全县宣传,并且进行全县城人员招工,组成工程队。

至于胡师傅的另外两个兄弟,则是留下,继续完成当初林月兰设计图纸上的另外两栋建筑。

这事安排之后,接着林月兰就着手安排,把林记药铺往县城发展。

林记药铺则是林月兰亲自出面掌管,反正只要知道林记药铺的人,都知道,林记药铺的当家,实际上却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而且医术高明,有起死回生,医活死人,生白骨的出神入化的医术。

因此,林月兰倒是没打算把自已隐藏的幕后。

当然了,林月兰还是需要招一个管事。

因为,她平常的活儿就是种种田,下下地,倒是没有多少时间往县郡城跑,所以需要招一个代理管事。

很不巧,林月兰此次瞄上的人,又是吴家四兄妹的弟弟吴金武,也就是现在改名为林青竹。

林青竹之前为吴家最小的弟弟,平时哥哥姐姐都是宠他疼他,即使成为了官奴,在牢狱里,有着家奴及哥姐的保护,他没有吃到什么苦头。

所以,才会在林月兰买下他之后,他依然想摆着大少爷的架子。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

林月兰在前段时间,发现他在医学上的天分,林月兰二话不说,直接把他交给张大夫去调教,至于张大夫如何调教,林青竹如何不愿,如何反抗,林月兰完全不管,视而不见。

不过,好在林青竹在发现不管如何不愿意,如何反抗时,都必须乖乖的接受这一切,他就只能认命的乖乖的接受这一切。

可学着学着,他发现自已突然对这医术特别的感兴趣,随即,不要人来催,他自已就兴致勃勃的跟着张大夫学起来,跟着林德山认药材。

“什么?”林青竹瞪大眼睛分外惊讶不敢相信的指着自已的鼻子,说道,“你让我当林记药铺的管事?”有没有搞错,他才十六岁,还是她林月兰买下来的官奴。

一个官奴去当林记药铺的管事人,她也不怕他把她的全部财产卷走啊?

林月兰点头应道,“嗯,没有搞错。说得就是你。”

林青竹一下子变得不知如何是好,脸上表情也是变来变去,惊讶、狐疑、羞涩、茫然,憧憬等等。

他是真的很是意外林月兰竟然让他去当林记药铺管事一职。

要知道自已虽为被她买下来的官奴,可他本身的叛逆之心,并不服气,时不时要作一下,提醒一下林月兰,他很是不甘心当家奴,虽说林月兰答应给他们自由身,但是他又总担心她会反悔。

毕竟,没有几个主家会好心的放过有利用价值的奴才。

林记药铺,自他进入林家村之后,从某些人的口中就知道了。

毕竟,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是宁安镇上最大药铺的当家,这事就显得很是特别了。

所以说,林月兰是要把她的家当,交给他了?

只是现在真听到林月兰这么说,他又有些退却和没有自信心。

他从小到大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在抄家成官奴之前,一直是个不懂世事的大少爷,对于管理之事,根本就没有任何经验。

虽说他现在对管事一职,也是有些期待的。

林青竹再次反问道,“你没搞错?不是华大夫,李大夫做林记药铺的管事,而是我这个毛头小子来做?我才十六岁,好不好?”

林月兰乍然发现这个林青竹还是挺有自知之明,也是满可爱的嘛。

林月兰听罢,却是一脸严肃一本正经的问道,“那你瞧着你主子我又有多少岁?”

听到林月兰的问话,林青竹瞬间哑然。

这还用说,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现在的主子林月兰才十二岁,是个妖孽的存在。

林月兰又继续说道,“我才十二岁。十二岁的我,都能当林记药铺的当家,你都有十六岁,又为何不能当林记药铺的管事?”

林青竹低着头,小声的嘟囔道,“谁不知道你就是个妖孽的存在啊。谁能比得上你逆天啊。”这话他可不敢大声说出来,不然,他真怕林月兰一巴掌把他给拍死,因为林家村很多人,都在暗地里骂林月兰是个妖孽。

这不是好词的妖孽,肯定让林月兰反感的不行。

只是别真以为林月兰听不见他那小声的嘟囔。

林月兰直接回答道,“即使我是妖孽,我也用得是我的聪明和智慧妖孽,而不是那些歪门邪术,所以,那些嘴里不断骂我妖孽之人,只是心存嫉妒不甘心而已。难道,你也是因为嫉妒?”

林青竹再一次哑然,一张脸被憋的青红交织。

心里却在暗自嘀咕:“还说不是妖孽,明明我说的这么小声了,竟然也能听见。”

不过,嘴上却应道,“没有,没有,我可没有嫉妒你,你可别多想了啊。”

林月兰点头道,“那就好。我可不希望我的属下,是一个嫉妒主子的人,不然,我可是亲自废除他了。”

林青竹立即吓了一大跳,小声小心的问道,“你想要怎么废除?”

“拔皮抽筋,然后扔到乱葬岗里自身自灭去!”林月兰清秀的小脸一脸正经的说道。

林青竹立即吓了一大跳,脸色有些难看,他立即把那些嫉妒之心抛之脑后而去,生怕林月兰真把他抽筋拨皮扔到乱葬岗里去。

林青竹立即摇头如拨浪鼓,涨红着脸,有些讨好讪讪的说道,“主子,请您放心,奴才在恢复自由身之前,绝不会背叛您的。”

林月兰挑眉,轻笑着道,“哦,恢复自由身之前?难道恢复自由身之后就可以背叛吗?”

“不,不,”林青竹再次激烈的摇头道,“主子,我是终生不会背叛您的。”

瞧着林月兰脸上狐疑的表情,林青竹立即举手发誓的道,“如果主子你真不相信我的话,那我发誓,如果我林青竹真有背叛主子林月兰之心,那么我宁愿遭受天打雷霹,灰飞烟灭!”

反正古代之人是相信,对于那些违背誓言之人,自有雷神电神来惩罚,所以,一般人发誓都是遭受天打雷霹,灰飞烟灭这些毒誓!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你以吴金武的名子,再以你那三个哥哥姐姐的名义发誓,如果一旦违背誓言,你的三个哥哥姐姐遭受天打雷霹,灰飞烟灭!”

为何林月兰对于林霜菊和林金梅是比较宽容,却对林青竹的誓言这么看中。

这是因为有一个人的性格来看的。

林青竹本身算是一个比较叛逆之人,且这样一个叛逆之人,是一个受记仇的主儿。

这样一个人,一旦放开了他,让他成长起来了,那么,他的报复也即将开始,而且一旦报复,很有可能是惨绝人寰。

林青竹现在对林月兰这个主子,是口服心不服,却又无可奈何,毕竟他们是官奴是事实。

即使林月兰不买他们,那他们也会被别人买走,很有可能就碰不到林月兰这样的好买家。

但是,林青竹就是不甘心啊。

不过,现在不甘心又如何,他改变不了现在的处境。

现在被林月兰逼着以三个哥姐的名义发誓,林青竹一咬牙,也只能跟着说道,“我吴金武,以三个哥哥姐姐的名义发誓,如果一旦违背誓言,三个哥哥姐姐遭受天打雷霹,灰飞烟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