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林金兰的去处安排/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安排好了木工坊、房建集团、林记药铺这些事情之后,就剩下临悦阁和梦悦阁需要一个出面的管事。

不过,临悦阁和梦悦阁现在出面的管事,是李怀生,如果贸然再安排一个管事过去,很有可能造成李怀生心里上的不舒服。

“金兰,我打算安排你认一门亲。”经过考虑之后,林月兰还是觉得需要这样的安排。

吴家四兄妹,老大吴金侠木工坊,老二吴金梅房建公司,老四吴金武是林记药铺,就剩下老三吴金兰了,林月兰还是打算让她接管临悦阁和梦悦阁。

既然打算让林金兰接管这两上店铺,就必须要有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既能让李怀生毫不介怀,又能唬弄那些一直着临悦阁和梦悦阁心怀叵测之人。

李怀生夫妻俩没有儿女,所以,林月兰就计划让林金兰认李怀生夫妻俩为干爹干娘,然后,以女儿的身份从李怀生接管临悦阁和梦悦阁。

吴金兰,也就是现在改名为林金兰,听到林月兰话,赫然诧异起来。

她是一个官奴,且已经被主家买下的官奴,这样的一个贱籍身份,按理说没有资格认亲的。

难道说她要认亲的对象也是个贱籍不成?

林金兰带着诧异和疑惑的看向林月兰,带着恭敬的点头应道,“一切随主子安排!”

林月兰点了点头,没有在说话。

不久之后,林月兰就带着林金兰去宁安镇。

李怀生匆忙的从前店赶往后厅,看到林月兰坐在主位上,旁边还站着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他微微疑惑了一下,还是立马上前恭敬的道,“林姑娘!”

因为他不确定林月兰身边的这个姑娘是什么身份,所以,在外人面前,他还称呼林月兰为林姑娘。

林月兰端着一杯茶,轻轻呡了一口,听到李怀生的声音,她轻轻的点头应道,“嗯,李伯,您请坐吧!”

李怀生点头,随即在林月兰的左侧第一个位置坐下来。

随即,他乍然听到林月兰的问话,“李伯,我听说过你二十年前,有过孩子,只是意外而亡之后,一直就没有孩子,是吧?”

被提起了伤心事,李怀生一脸黯然,他点头道,“是的。”

林月兰随即严肃认真的问道,“如果让你认一个干女儿,负责对你们养老送终,可愿意?”

李怀生被这话震得瞳孔猛得剧烈收缩,整个表情是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之后,情绪也变得分外激动,他突然站了起来,语气有些急切的应道,“愿意,当然愿意!”

他和夫人膝下无儿无女,一直想要个孩子,但是他夫人在二十年前因为伤心过度,伤着了身体,再也怀不了孩子了,他们也一直想要收养一个孩子来给自已填享安乐。

可是,他想要收养孩子之事一出,那些打着他家家产的人,立即就把自已的孩子送过来,目的当然是因为他家的钱了。

多次之后,他就心灰意冷下来,直接对外公布,不会收养任何家的孩子,就和夫人一直相携到老。

然而,经过夫人突然病重,而他既要管事业,更要管夫人,连个搭把手的人都没有,忙得几乎脚不沾地,累得气嘘喘喘,那时,他就想着,如果有一个孩子在身边,那改多好,最起码,能在照顾夫人的的事情上帮一下忙吧,让他没有这么累,这么苦。

不过,当初他只是想一想,如果真要有个儿有个女,肯定也会像十多年前一样,那些人家把自已的嫡子嫡孙送过来给他当儿子,等他和夫人百年之后,也或许还到不了百年之后呢,那些继承李家家业的嫡子嫡孙们,又被他们的族亲给认回去了,认回去的,更有可能是他李家几十年的家业呢,到时,人财两失,他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悲剧了。

因此,直到现在,他都不敢再开口说要收养或认干亲。

可是,现在,他的东家,竟然开口要他认一个干女儿。

他与林月兰之间的关系,从某种意义来说,他们是雇佣关系,林月兰是雇主,而他是佣人,可这又不同时签了契约的奴才,因此,他们又所属于一种合作的关系。

因此,按理来说,这认亲认女之事,是属于李怀生私事,即使是林月兰作为主雇,也干涉不了。

但是,李怀生与林月兰合作这么久以来,很是清楚,林月兰绝对不可能只是让他认亲这么简单,肯定有其它目的。

当然了,如果他不愿意,林月兰也不会强逼着他的。

可是,他和夫人确实想要身边有一个孩子。

如果这个人是林月兰介绍的,那么至少说明一个,林月兰实际上也是除了目的,也是出于好心。

因此……

李怀生应了之后,立即就把目光盯向站在林月兰旁边的十七八岁姑娘,猜测的说道,“难道是她吗?”

林月兰点头道,“没错,就是她。”

不过,有些事情她也不想隐瞒李怀生,直言的道,“她是我从官府中买下的一个官奴,不过,我承诺过他们,只要他们这三年内,为我创造足够的价值,忠诚于我,不会有背叛的心思,那么,三年之后,我就归还他们为自由身,成为良民。”

这也是告诉李怀生,他要认的这个女儿,现在虽是奴,但是三年之后,就是一个民了,在身份地位上不要去太过计较。

李怀生一听这孩子竟然是个官奴,面上立即诧异了一下,内心里也是惊讶的。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林月兰要他认的女儿是个官奴。

他虽是商籍,但却也是个平民之家,认官奴为女,则是明显有些,呃,有些降低了自已的身份,有点下贱了吧。

不过,林月兰又说,三年之后,这个孩子会是个自由身,这就表明,这个孩子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了。

李怀生稍微思考了一下,就说道,“这个孩子,眼神纯净,沉稳冷静,是个好孩子,既然如此,孩子,如果你意愿认为我干爹的话,那么,我就是你的干爹!”

林金兰惊愕了一下,她倒没有想到竟然这么顺利,随即,她不作其它思考,立即屈身对着李怀生盈盈一拜,甜甜脆脆的叫道,“干爹!”

李怀生听到叫干爹,立即眼角抹泪,对着林金兰虚扶了一下,说道,“好,好,以后,你就是我的好女儿!”

林月兰坐在旁边,有些无语了。

这事竟然会如此顺利,也是出乎她预料。

毕竟林金兰官奴的身份在这里,一般人还真不会自降身份去认一个官奴为亲的啊。

她本以为,至少要找些理由或者好处说服一下李怀生呢。

实际上,林月兰也不太清楚,李怀生就这么思考片刻,就做了决定,是因为相信林月兰这个东家,绝不可能会害他,她自已不简单,那她找的孩子,肯定也是不简单。

与其让林月兰为难,还不如干脆认下来。

不过,林月兰要林金兰认李怀生的目的,当然要现在讲明,不然,李怀生就会觉得这是对他的一种欺骗,那么他们之间的信任,也会如走钢丝一般,很是危险了。

林月兰摆手说道,“李伯,你先别忙,请听我话讲完。”

她眼神犀利,神情严肃认真的看向李怀生,直言道,“李伯,实际上,我要你认金兰为女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我要让她逐渐接管临悦阁和梦悦阁。

现在,除你,我,和小李子,知道这两个店铺是我林月兰的,其他人自认为这店铺就是你的。

但是,我要发展的目的很明确,我不仅要在宁安镇上开这两个店铺,我还要在县郡城,府城,省城,京城,甚至是把店铺开遍全天下。

所以,我需要一个年轻有能力之人,代替我出面执行这一切,我说的这些,李伯,你可懂?”

其实,林月兰对李怀生说这些话,就是暗示李怀生的年龄有些大了,不太适合为这些奔波,其实最主要的是,李怀生能力有限,没有这个执行能力。

李怀生当然明白林月兰的意思,可他更震惊于林月兰那雄心勃勃的野心。

把临悦阁和梦悦阁开遍天下,这得多大的宏远志向,而自问他,且只安于现状,居于宁安镇上的铺子。

李怀生心里有些颤抖的问道,“东家,真要把临悦阁和梦悦阁开遍天下?这真能成功吗?”要知道,完成这些东西,除了能力,还要有人脉啊。

而林月兰从小生在林家村,长大林家村,哪来的人脉去发展啊?

林月兰应道,“这当然。”这还不能成功,那她就枉费了一翻计划了。

李怀生看着林月兰信心满满的样子,也随即冷静下来,从林月兰的话里思考片刻之后,他也很是认真的询问道,“所以,这个孩子是在认属下为干爹之后,在李家就有了女儿的名份,而我只要逐步把临悦阁和梦悦阁交给她,就不会有任何起疑,怀疑这两家店铺,与东家您有关,是吧?”

林月兰点头应道,“没错。我现在不想暴露,所以,只能找个代替我出面之人。而在这之前,所有人都知道,这两家店铺,都归属于于您。”

李怀生点头应道,“嗯,我明白了。这样吧,三天之后,我办个三天流水席,宴请街坊邻居来吃个饭,顺便告诉大伙,我有女儿之事。”

林月兰应道,“嗯,那最好不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