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按部就班/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临悦阁和梦悦阁的老板李怀生,认了一个干女儿。

这事,一时之间在宁安镇上造成轰动。

李怀生虽说认的是一个干女儿,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干女儿是最有可能继承李怀生所有财产的继承人。

很快,很多人刹时对李怀生的这个干女儿充满了好奇之心。

当李怀生办酒席,宴请所有街坊邻居来喝认亲酒时,看到一个身材高挑,一张秀气瓜子脸,肌肤细白嫩滑,五官秀美的漂亮女人,娉婷袅袅从屋子里走出来时,简直惊讶了所有人。

这姑娘简直就画儿里走出来的仙女,真是漂亮美丽。

这李怀生真是哪来的运气福气,找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孩子认干女儿啊。

当然,也同样有人怀疑这个女孩子出现的突然,很有可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李怀生看到林金兰走出来,举手作揖对着众人介绍说道,“各位,这位就是我现在所认的干女儿林金兰,以后,金兰可能要多麻烦各位街坊邻居各位乡亲的照顾了!”

李怀生这话一出,又一次诧异了所有人。

他话里暗示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以后他李家的家业可能就是她来继承。

有人交头接耳的嘀咕道,“这李怀生会不会做得太草率了啊。他现在的家业可不比以前啊。以前只是一间小布匹店,现在可是有两间大铺子,每月的营业利润,我可是听说不下于三四千两呢,最主要那什么量身定制服装天价的设计费和制作费用,让人连羡慕都羡慕不来的巨额收利啊。

就这么把这家业交给一个不知打哪冒出来的黄毛丫头,这李怀生夫妻不会是魔障了吧?”

“就是啊。这李怀生这一二十年都说收养认亲,可这十几年来一直没有任何动静,没成想,一转眼,他就认了一个不知底细的女人,会不会太草率了啊?”

“瞧着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一定是狐狸精转世,然后,肯定用了什么狐媚法子,迷惑了李怀生夫妻俩,所以,他们才会突然间告诉大伙儿,认亲,还有打算移交家业继权利,这简直是不可理喻的决定啊。”

……

总之,大伙儿对于李怀生突然认了一个女儿,还打算把家业交给她来继承这事实,大伙儿都是满心疑惑,更多的是狐疑和猜测。

更多人的想法,就是这个被李怀生认亲的女人,心怀不轨。

毕竟,这个女人,不是宁安镇上土生土长之人,而是不知从哪突然冒出来的一个对于大伙儿来说,完全陌生的女人。

当然了,他们说他们的,至于李怀生夫妻俩是何种想法,也就是他们自已知道。

李怀生瞧着大伙儿脸上惊异和惊疑的表情,他立即说道,“这孩子叫林金兰,是老夫的救命恩人。”

被介绍到林金兰上前,对着众人盈盈一拜,清声清脆的说道,“金兰拜见各位父老乡亲,以后,金兰可能要拜托大家照顾了!”

李怀生一说救命恩人,所有人有些诧然,不知这救命恩人,是从何说起的。

而这个女人瞧着她说话神态语气,也是个有涵养之人,要说真是心怀不轨之人,大伙儿心里又有些否定了。

李怀生给大家解惑说道,“前段时间,经过一处山林小路时,被一条毒蛇咬伤,就在这时,金兰这孩子刚好路过,看到我伤势严重,二话不说,就帮老夫把腿上的毒液用嘴给吸了出来。

所以,现在老夫才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跟大伙儿说话呢。”

“李掌柜,怎么会这么巧啊?你刚被毒蛇咬伤,她就路过,还二话不说,冒着被毒的危险,也要把你给救回来啊?

会不会有可能那条毒蛇本身就是她放的啊,你路过被毒蛇咬伤,然后,她同样路过,就这么巧的救了你一命啊?”

这人说话明显是在质疑,这一切都是林金兰的阴谋。

李怀生没有应答,林金兰却笑着回应道,“这位大叔,如果我在不知情情况之下,很有可能也有这种猜疑。不过嘛,现在事关到我本身,我就有必要解释一下,省得各位叔叔伯伯的误会了。

小女本是青城人士,因家道中落,就带着丫鬟投奔亲戚,只是不想,小女与丫鬟失散,只得自已带着微薄的盘缠来寻亲。但没有想到,”

说到这里,林金兰欲泣啼泪,面带忧愁,瞧着可怜楚楚,很让人怜惜,刹时引起了很多人同情与可怜,他们有些好奇的接着问道,“没想到什么,姑娘你莫伤心,你接着说。”

林金兰拿着绢布擦了擦眼泪,面带忧容的继续说道,“只是没有想到,我那亲戚因天灾*,一家子全部丧身。不得已,我只得往回走。也就这么巧,我返回的路上,一进入一处丛林,就看到干爹面色发白青紫的坐在地上,一问之下,才知道他被毒蛇给咬了。

当时,我想着,反正我已经无亲无故了,能救一人就救一人吧!所以……”说到这,林金兰没有再说下去,大伙儿也是懂得。

所以,她是怀着抱死之心,就这么把李怀生给救了下来。

“是啊,就这么把老夫给救下来,”李怀生也是面色很是动容的说道,“这孩子也是福大命大,她把老夫给救下来了,自已却中毒了。好在,我及时把她送到有小神医称号的林月兰那里去医治,总算把她的命给救回来了。

这孩子已经无亲无故,而老夫无儿无女,所以,老夫才会突发奇想,认这孩子为干女儿,让我夫妻俩在晚年,也安享一下晚年安乐!”

李怀生和林金兰的一唱一和,把这故事圆编了上去,最后的目的,是在告诉大伙儿,是他李怀生先提出认亲一事的,而不是林金兰自已所提,所以,那些什么心怀不轨,阴谋诡计等等都不成立。

听到李怀生和林金兰的解释,大伙儿也算是理解了这认亲的由来。

有人羡慕李怀生的福气,在晚年了竟然会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伺候,更有人羡慕嫉妒林金兰的好运,一个无亲无故的孤女,一下子就成了一份家业的继承人。

李怀生和林金兰顺利的认亲,而后,就如计划中的那般,李怀生慢慢把临悦阁和悦阁的权利,交给林金兰的手上。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一段时日。

在这些日子里,林月兰暂时把她手中计划中的产业,已经全部分配了出去。

林霜菊管理木工坊,林金梅管理房建公司,林金兰管理店铺,而林青竹则是为林月兰代管林记药铺。

四人分别拿着林月兰给以的计划,按部就班的发展着各自产业任务,只等有朝一日,一鸣惊人!

至于这个正宗老板林月兰呢,除与周文才计划开一家别具一格的酒楼之外,在林家村也没有闲着。

稻谷收割完毕,晒干,打理干净之后,就要对谷粒脱壳了。

对谷粒脱壳,林月兰又发明一种舂碾。

这舂碾脱壳,比他们之前脱壳法子,真是有效多少倍呢。

这东西一出,再一次惊讶了十里八村的。

不过,这东西比之前的打谷机和车稻谷风车,大的多,且可以几人同时运作脱壳,效果又快又好。

在农村,种这种水稻,一般都是为了卖,而自已全家都是吃粗粮。

至于,农村人怎么卖,这就是看水稻的品质了。

有人就是卖谷子,二百文一石,有人就打算脱了壳,以卖大米。

卖大米的价钱比较高,一般般的大米,都要七八文一斤,那些更精致的细米,则价钱更高一些,能卖上十三四文,这样一算下来,明显是卖一石大米更是划算。

因此,就算谷子脱壳,再苦再累,他们也宁愿脱壳做出大米来卖。

现在林月兰发明的这舂碾,简直给他们解决一大难题啊。

不过,这东西大,且效率高,这十里八村的,都打算买一只作为公用的,这一次倒没有几个私人买下来,再出租出去,收获报酬。

因为,很多村民要对谷子脱粒,也水着急这一时半会的,他们完全可能慢慢来,慢慢等,所以,这东西这些私人买下来,没有人愿意租用。

林月兰再次大赚一笔。

随即时间流逝,也慢慢临近寒冬了。

在古代的冬天,要吃上一两口青菜,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林月兰现在在家里根本就不缺人手了。

除去蒋振南几个之外,还有四五人奴仆。

林月兰随即指挥着大家,建一间大型的大棚蔬菜园。

“什么,冬天能吃到嫩嫩的青菜?”听到林月兰搭建大棚的目的,郭兵再一次震惊的不能自已了。

要知道,冬天太过寒冷,根本就种不到任何的蔬菜,更别是吃到那青青绿绿的蔬菜。

一般,他们想吃青菜,可都是焯了水份,之后太阳晒干的干菜。

这干菜无味又柴,真是分外难吃。

林月兰点头道,“没错,我要在冬天种青菜,然后,吃到又鲜又嫩的青菜!”

郭兵立即好奇的问道,“林姑娘,这建大棚,又是怎么种到青菜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