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林三牛一家的怨恨/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林月兰家热火朝天的赶着大棚蔬菜时,这几个月一直没有再上门要钱要赡养费的林三牛,在这时候又闹出事来了。

林三牛自从被赶出林家之后,就带着妻小,住在一个邻居村民家的牛棚里。

他们一家简直是净身出户,除了身上所穿的一套衣服之外,连根线都没有分到,这让林家村的人,对着林老三一家更是鄙夷和不屑,都在暗中腹诽道,林三牛简直就像垃圾堆里捡来的,哪像是亲生的啊。

这林老三和李翠花心里也不知怎么想的,一个对自已百依百顺十分孝顺三儿子,竟然如此不屑一顾和看轻,真是个掂不清的。

至于林三牛,虽说孝顺是孝顺,但也未必太孝顺了,这样愚孝的后果,竟然是带着妻儿一起受苦受累,甚至是家族要他杀自已的亲生女儿,竟然也是二话不说,就照做。

现在好了,父母,父母不要他了,女儿,女儿也不认他了,更何况,这个女儿,一跃成为一个林家村最有钱的人。

这个林三牛啊,就是作,就是蠢,就是这么贱!

很多人就是这么评价林三牛的。

这天,林三牛带着妻儿,去农田里翻泥土,想找一找,看一看,有没有藏在泥土里的野味,比如青蛙,冬眠的蛇,或者是田鼠之类的。

林三牛之所以找这些,是因为他家里实在没有什么吃的了。

从林家净身出户之后,没房没田没地,根本就连自已就难养活,更别说养一家子人。

不过,好在林老三在林家村是个有名的勤快之人,在那些忙活的日子,只要家里稍微宽裕一些,需要日子的人家,都会叫林三牛过来帮工,工资按日结算,在这段日子,林三牛算是赚到一些工钱的。

只是,李翠花听说林三牛手上有钱之后,三翻两次以孝顺为名,要走了大部分的工钱。

她要走了钱不说,还忿怼林三牛,说藏钱了呢,不然哪会有这么少的钱,骂骂咧咧的离开。

实际上,李翠花也不想想,她这个三儿子可是净身出户,连个锅碗,连颗米都没有,难道林三牛及他三个妻儿不要吃不要喝吗?

好在,陈小青算是聪明了一回,在林三牛把工钱交给她的时候,她是真暗中藏下了一部分,没有完全交出来,不然,他们这个大冬天就等着饿死冻死吧。

“哎呀,我说三牛啊,你瞧瞧你家大女儿兰丫头多么有钱啊,你再看看你自已一身破烂的样子,真是可惜啊!”有人看不惯林三牛那种沉闷不吭,却又害人不浅。

这林三牛,就像是那种不会叫的狗才是最会咬人的狗,且是最狠的狗,咬自已亲生子女的狗。

陈小清,这个从嫁给他,就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的妻子,除了每天任劳任怨任林老三夫妻蹉跎,也不疼惜疼惜,再瞧瞧,他现在的三个子女,哦,林月兰这个大女儿就不说了,就瞧着老二和老三他们,面黄肌瘦,瘦骨如柴,一双双本是清澈的眸光,现在个个都变得暗淡无暇,麻木不仁了。

如果是他们,就算父母让自已受苦受累,那也肯定首先要保护自已的妻儿吧。

瞧瞧这林三牛,这做法,啧啧,简直让人无语,更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大女儿,就因为那道士随口一言,克夫克亲,就被着下杀手,他也能下得去手,这小儿子小女儿,才三四岁,就得包揽林家所有的家务,甚至跟着父母下田劳作。

总得说来,这林三牛,就是一个不负责任更是愚蠢的男人。

现在被父母净身出户赶出来了,不说怨恨偏心到底的父母,还要像以前一样,一到农忙儿活的时节,被李翠花叫回去,把活儿全部干完再回去,还要上交工钱。

这简直一方愿打一方愿挨的奇葩做法。

“哎呀,就是啊,三牛,如果当初你没有下这么狠的心,一心想要弄死兰丫头,说不定,你此刻,已经成了林家大老爷了,哪里需要大冬天的到处觅食去?就是兰丫头手指缝里露出这么一点钱,就足够你们一家大小吃饱穿暖了。”

三两银子就够一户十来个的农家人半年的温饱,林三牛一家只要得到这么些银两,就足够他们一两年的生活费用了。

只是可惜,所有人都很是清楚,及时林月兰从手指缝里漏出的一些钱,林三牛也用不了,只能在李翠花的口袋中。

所以,现在大伙儿对林三牛既是调侃,更是不屑与轻蔑。

“唉,我说如果早知道兰丫头会突然有一天这么有钱,我想林老三他们肯定舍不得弄死,肯定当金佛一般的供起来吧。”

“哈哈,我说得你说的玩笑真是逗的。兰丫头,是被判断为克星克夫之命,那林三老三和李翠花怎么可能相信兰丫头,会是一遵金佛,一尊金娃娃啊。”

“嘿嘿,你说的也是哦。哎呀,我说三牛,你都已经净身出户了,没食没衣穿的,你家妻儿也跟着你受饿受冻的,你怎么就不去问问兰丫头要些钱啊?”有人立即好奇疑惑的问着林三牛了。

林三牛这些时日也习惯了村里人这些风言风雨的,一开始是对着外人指指点点也是充耳不闻,一味的埋头干自已的事儿。

但是随着日子越来越苦,往往吃了上顿没有下顿,一天饿的两眼发晕,又加下天气慢慢变凉,他们连件保暖的衣服都没有时,他的心头逐渐再生起了一股怨恨。

别误会,他怨恨的对象不是造成这一切源头的林老三夫妻,而是把怨恨强加到林月兰身上去。

他想道,如果当初,林月兰这丫头能给三百五百两赡养费,他肯定不会被亲爹亲娘给赶出家里的,还被净身出户了,这简直是给了他一个重大的打击。

他一直以为,只要他给家里好好干活儿,爹娘的眼里就会看到他,这样一来,就会对他关心一些,看重他,这样他就算再苦再累,也甘愿。

可偏偏出了林月兰是克星这一事故,结果他就变得成了爹娘恼怒的对象,把对大女儿的不满,全部发泄到他们头上来。

可更让他不能接受的则是,他因此还被赶出了林家。

所以,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他那个克星大女儿。

现在,也同样的因为大女儿,他被村民们嘲笑和奚落。

所以喽,林三牛的奇葩思想,再一次拐个弯,怨恨上可以说完全无辜的林月兰。

这一天……

林月如和林大荣站在林月兰林月兰家围墙外,远远瞧着这恢宏气派的房子,林月如满眼是好奇盯着围墙内那高高的楼房,满是期待的问道,“爹,这房子是我们大姐姐家的吗?看着好大哦。爹,你跟大姐姐说一说,可不可以住在里面。我们住在大爷家的牛棚里,实在是又臭又冷,冻死了。”

他们毕竟还小,三年前,林月兰被迫断绝关系小,他们都还在嗷嗷待哺之中,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是知道哭啊哭的。

而这三年来,他们逐渐懂事之后,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们,他们的大姐林月兰是个克星,他们必须远离她,不然就会有不好事的发生。

随即着日积月累这种思想的浇灌,再加上村里人,及爷爷奶奶亲爹亲娘的做法,他们也逐渐对林月兰产生了恼怒怨恨之色。

认为就是因为这个大姐是克星之命,所以现在才造成他们的日子不好过,难过,天天受爷奶大伯大娘的责骂,明明这一切,都是她该受的。

只是,现在又所有人告诉他们,这村里建大房子的人,是他们家大姐,他们大姐有钱了,作为她的弟弟妹妹,完全可以享受那有仆人伺候,天天吃好,穿暖穿得漂亮的衣服,只要他们去找林月兰。

这样说的人渐渐多起来,渐渐频繁时,他们那小小的心里面,也自认为,只要他们上门,这个大姐姐必定会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们。

然而,事实上即使是在路上,碰到了林月兰这个大姐姐,她只会冷眼瞧着他们一眼,随后,就从他们跟着经过,完全是对着他们视而不见。

一开始他们真以为林月兰这个大姐姐真的没有见到他们,所以,第二次再次满心欢喜的叫着大姐姐时,场景依然如第一次一般。

然后,他们就明白了,这个大姐姐根本就不想搭理他们,根本就不想认他们,这样的认知,再一次又让他们怨恨上了林月兰。

至于陈小清,她是个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以夫为天的命。

林月兰是她的大女儿没错,但是,当林家所有人包括她丈夫,都厌恶林月兰的存在时,她选择厌恶,选择视而不见。

当林三牛把一切不幸加注在林月兰身上,对她产生怨恨时,她也跟着怨恨起林月兰这个大女儿,也认定他们这一切的不幸,都是林月兰造成的。

而这一次,他们找上林月兰家的门,为得就是,能入住这样她见过最漂亮最宽大的新房子里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