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给饭给衣/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在自已屋子里进入空间,找各种种子的林月兰,听到外面的动静,微微蹙了蹙眉心,立即闪身出现在屋子,然后,就走出屋子。

只是当看到林月如和林大荣,也就是原身林月兰的弟弟妹妹跪在自家房门前,而林大牛则是阴沉着脸,站在他们中间,而陈小清站在旁边哭哭啼啼时,林月兰淡然气势,瞬间变得凌厉和摄人。

看着这模样,林三牛这是非要赖上她不可了,所以就利用两个小的,再利用舆论想要逼迫她给钱,或者非收留下他们不可了。

只是,哼……

一看到林月兰出现,林月如的眼睛立马变得闪闪发亮,她看向林月兰,带着激动之色大声的叫道,“大姐!”

另一边的林大荣胆子小一些,对着林月兰只是跟着林月如小小声的叫道,“大姐!”

林月兰凌厉的双眸,冷眼瞧着两个孩子衣服破烂,衣不蔽体,两张小脸清瘦,毫无血色,尤其是在临近冬天,天气寒冷的时刻,更是把他们冻得发青发紫,但两个孩子就是这么跪在林月兰家门前的。

林月兰扫了一眼两个孩子之后,再看向正在哭泣,对她欲言又止的陈小青,最后在看向脸色阴沉,好像欠他百万两银子的林三牛,眼梢轻挑,淡淡的问道,“找我有事吗?”

没名没姓,就这么问着林三牛。

林三牛瞧着林月兰那副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模样,气打不一处来,他愤怒的对着林月兰吼道,“当然找你有事了。你没有看到你弟弟妹妹们,这么可怜的跪在你跟前吗?”

林月兰瞧着发火的林三牛,冷笑着道,“弟弟妹妹?林三伯伯,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林月兰现在只有一个爷爷,没有父母,哪来的弟妹啊?”

不管怎么样,林月兰就是不会承认他们的。

如果他们品性良好,她倒可以考虑救助一下他们,或者改善一下他们的生活,可是,她瞧着她弟弟妹妹的眼睛,却透露出一种愤慨、不甘及贪婪,妥妥的继承了林老三和李翠花那些贪婪成性的性子。

一旦她答应收留他们,或者给他们救助什么的,他们就会像吸血虫一样,一直粘着你来吸你的血。

林三牛听到林月兰的话,更是怒吼道,“林月兰,你这是真的打算六亲不认了?”

林月兰冷笑着道,“呵呵,即使我想要认六亲,但也是有的认才行。至于是说你们,还是他们,”林月兰用手指了一下两个弟弟妹妹,很是犀利的道,“打从我与你们林家断绝了一切亲脉关系之后,我已经成了无父无母无兄弟姐妹的孤儿,我又哪来的六亲。

或者说,看到我这个断绝关系的林家人,有钱了,发财了,有新房子了,所以,不怕自已这个克星克亲命之克上了自已,也要把自已重新认了回去?”

说到这,林月兰满满是嘲弄的讥笑,凌厉的双眼满满是讽刺,再说道,“你想认回去,也要看看他们同不同意吧?”他们,就是说林老三一家子。

“再退一步说吧,”林月兰瞬间凌厉的说道,“即使你们所有人再同意我林月兰回归林家,也要看看我同不同意?”

这当然是不同意,那还用说吗?

林三牛一噎,这些反驳的话立即梗在喉咙里不上不下的,脸色瞬即被憋的青红交织,来回变换。

他爹娘他还不能了解,只要林月兰有克星名声在,不管她再有钱,多富有,他们都不会把她认回去的。

不是说他们不要这些钱,他们是怕有钱没命花,他们自已拎得很清楚的。

当然了,他们现在也没有打林月兰的主意,他们现在只是蓄事待发而已。

林三牛微微喘过气来时,他再一次问道,“你是打定主意不管你亲弟弟亲妹妹,不管你的亲爹娘了?”

林月兰立即好笑的道,“哼,林三伯,我都说了我现在只有一个爷爷,那就是林德山,以前镇上林记药铺的掌柜,至于亲爹亲娘亲弟弟亲妹妹什么的,在我最苦的三年,他们没有管过我,那么三年后,我为何要去管他们?”

林月兰怒指着林月兰,恶狠狠的说道,“好啊你,我要上衙门告你不孝去!”

林月兰听罢,没有一点紧张害怕之色,只是冷冷的说道,“那好啊,你们去告吧!”

随后,犀利的眼神扫了一眼几个人,冷声的道,“现在请你们离开我家门前!”这下逐令说得很是不客气。

林月兰下了逐客令之后,陈小青的眼泪立即哗哗啦啦的如雨下的“呜呜”大哭起来。

她满脸的愧疚之色,对着林月兰很是委屈的说道,“兰丫头,你就可怜可怜你弟弟妹妹吧。他们已经饿了三天,整个人也是冻得浑身颤抖和青紫。兰丫头,你现在有钱了,就不能照顾一下弟弟妹妹吗?”

这话说得多可怜,同样的,也把林月兰说得多冷血。

这就是陈小青对林月兰的母爱?

林月兰之于她,可以愧疚,可以无奈,可以伤心,偏偏没有一丝母爱。

如果哪怕有一丝丝母爱,三年前,也不可能任由自已的公公大伯,要把自已的女儿弄死。

这三年,林月兰过得如此凄惨,如此悲伤,哪怕陈小青这个母亲背着林家其它人,给林月兰一口吃的,一件遮体的衣服,也不至于现在的林月兰,对他们没有一丝情感。

看着他们为生活劳累奔波,没吃没穿,也不愿意给他们一个铜板,一个旧衣服。

瞧着陈小青把他们说得可怜样,林月兰同样的冷笑出声道,“呵,这位大婶,对不住了。我现在是有钱,但是这些钱,可都不是天下掉下来的,它们是我用性命安危给换回来的。所以,这些钱怎么用,怎么支配,是我自已的事。所以,我现在告诉你,我宁愿把十两百两银子给乞丐,我也不会给你们一个铜板,你就死心吧!”

陈小青听罢,哭得更是伤心了。

母子连心。

陈小青哭,另外两个小的,也直接哭了起来。

林月如大声的哭着,对林月兰说道,“大姐,我真的好饿,真的很冷,真的好饿,真的好冷啊!你给我一口吃的好不好?我知道你家有好多好好吃的东西,大姐,可不可以啊?”

林大荣瞧着姐姐这样说,也跟着说道,“大姐,我也好饿,好冷,我想吃饱饱的,我想穿暖暖的。”

虽说很是反感这两个孩子,但是瞧着林月如和林大荣的模样,也算是可怜。

林月兰却没有理会他们,只是对旁边的一个下人说道,“去,到厨房弄两碗米饭,及拿两个馒头过来,然后,再找两件小春梅不穿半成新的衣服,及小朱朱那套小了的穿不了的衣服,都给拿过来。”

小春梅和小朱子是林月兰的小仆人,与林月如和林大荣一般大小。

下人立即恭敬的应道,“是!”

片刻之后,两个仆人过来,一个端着米饭,一个端着几套衣服,然后,就恭敬的站定在林月兰的跟前。

林月兰从仆人的手中,接过碗,递给林月如和林大荣,一人一大碗,说道,“你们不是说又冷又饿吗?呶,这米饭和馒头,你们都吃完吧。”

两碗香喷喷的大米饭,还有米饭上的肉,林三牛一家子都咽了咽口水。

这段时日,别说吃好,就是吃饱也是一种奢侈。

现在,这两碗热腾腾香喷喷的大米饭,立即勾得他们立即扑上去开吃。

林三牛正想着以什么样的方式把两碗大海碗的米饭给过来,却又听见林月兰拿着两套衣服,对着林月如说道,“这两套衣服就给们穿!”一套浅红色,一套深绿色,而且这布料又细又软,真是舒服。

林月如端过米饭时,连筷子都没有拿,就立即扑腾扑腾的扒了几口饭,当看到林月兰拿出衣服时,眼睛立即变得更加亮了,尤其是听到林月兰说,这衣服竟然是给他们穿的。

刹时就顾不得吃饭,拿着新衣服就往身上穿。

林月兰给了吃的,给了穿的之后,就对着林三牛和陈小青说道,“你们说可怜这两个没有吃的,没有穿的。这不,我可怜了一下他们,给他们吃的,给他们穿得,我已经做到你们所说的要求,以后,就别再想我可怜他们了!”

林三牛和陈小青一听,脸色立即变得难看极了。

他们的目的,可不是让林月兰就只给两碗饭,两件衣服就行。

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进入新房子的入住,然后,从林月兰手中弄到钱,他就可以拿着这些钱,冲到李翠花面前去讨好,让她觉得他这个儿子不是没有一点用处的。他们要钱,只要他弄到钱来就行。

现在好了,林月兰就给两碗米饭,几个馒头,算是打发了他们。

真是可恶!

林三牛却也只重重哼声道,“哼!”

……

夜深人静

篱笆院里,有两个人影在会面。

“我现在还有一个要求?达到这个要求之后,我再添加五两银子。有这五两银子,你一家妻小,就不会挨饿挨冻了!”

“什么要求?”

“我要混进大棚里,然后,在里头搞破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