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林三牛进蔬菜大棚/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郭兵瞧着站在他面前理所当然的林三牛,有些无语,同样有些头疼。

他有些狐疑的问着,“我说三牛叔,我没有听错吧,你要应聘过来做工?”

林三牛孤傲一副应当如此的态度,大声的说道,“怎么,我就不可以在这做工吗?”

郭兵心里暗道,“当然不可以。”

郭兵听到林三牛的话,嘴角立即扬起讽刺的笑容,说道,“三牛叔,你不是不可以在这做工,而是你在这做工,我们都有些担心呐。”

林三牛心里咯噔一声,以为郭兵看穿了他的目的,一张黝黑的脸,掩盖了变换的颜色,他有些心虚大声的为自已辩解说道,“我是在给我女儿做工,我能搞什么破坏?”

郭兵斜眼一瞄,有些漫不经心的应道,“谁知道呢。虽说你是林姑娘的亲爹,但是你与林姑娘在八百年前就断了亲脉关系,现在林姑娘发财了,也不知道你心里是不是平衡,进而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来。”

林三牛听罢,气得圆目怒瞪着郭兵,像是心虚的极力辩解的吼道,“你别胡说八道!”

郭兵只是撇了撇嘴,不过,对于要不要用林三牛,还要看林月兰自已。

毕竟,不管怎么说,这林三牛与林月兰有着割不断的血缘关系,有些事,还是不能做得太过份,不然,一个“不孝”的名声压下来,立即就让林月兰名声大折。

郭兵只得摆了摆手说道,“行了,我知道了,我去问问林姑娘,看她怎么说。”

郭兵,现在简直成了林月兰家的管事,不管是盖房子,还是搭建大棚招工,都是他来运作。

不过,好在他看人的眼光锐利又狠又准,招过来的人,都是老实巴交,诚恳做事的人。

但是,林三牛突然说要进入大棚里做工,让郭兵有些接受无能,心里一直心存疑惑。

郭兵向林月兰说出林三牛要进入大棚里做工之事后,林月兰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你把他安排到十二区大棚里做工去,然后,让工人们注意一下,如有不对劲,立即反映过来。”

一百多田地,并不是在一块,所以,分散在各地,林月兰就分为一区到十二区。

这样有个标志称呼,说起来做起来也方便。

林月兰之所以让林三牛到十二区,是因为十二离着林家村最远,也是最小的一个片区,但却是种植最为珍贵的蔬菜。

只要林三牛有任何动作,做作出不利之事,林月兰就完全有借口打发于他。

郭兵点了点头,道,“行。我吩咐林家唯,让他叫人监视一下林三牛。”

实际上林三牛这样的一个小人物,根本就用不着他们费任何心思,只是难就难在,对于林三牛,除了林月兰,其他对他轻不得重不得。

林三牛身着一套蓝色工人装,被人带进了十二区。

一进入蔬菜大棚,看到那一行行嫩芽的嫩黄蔬菜苗,顿时愣住了。

之前,林月兰闹这么大的动静,要在寒冷的冬天种出新鲜的蔬菜时,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是持怀疑态度,根本就不太相信,真的在冬天能长新鲜蔬菜。

可是,现在亲眼看到这些冒出嫩芽的蔬菜,无论是心里还是脸上所表现出来的神情,都是震惊与不可思议的。

“三牛叔,三牛叔,”林家唯拿着一个被针线缝装在一起的小本子,小本子上画一了一个个方格,手上还拿着一根用碳作的笔,正一脸认真的盯着林三牛,看着林三牛在惊讶在发呆,就多喊了几声。

林三牛听到喊声,反应过来,看到林家唯一脸严肃认真的看着他,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林家唯拿过本子,旁边一个红泥盒子,递在林三牛跟前,说道,“三牛叔,在这里,每天来做工的人,都必须签到,呐,在这里盖个手印!”

林三牛疑惑的道,“签到?什么签到?”

林家唯很有耐心的解释道,“哦,是这样的。为了防止每个工人偷懒,每天一到时辰,都必须到工头那里按手印报道签到,然后,每个区域的工头,就工人的名单上报到我这。

不过,三牛叔,这十二区是有我亲自监督,所以,你就直接到我这签到,然后,下工之后,再到我这签下班手印。”

林三牛给人做工这么久,还第一次听说,每天上工下工,要按什么手印签到的。

林三牛再次疑惑的道,“如果没有及时来的,或者是没有来的呢?”

“如果跟我说过有事不能来的,哦,就是说请假的,不会扣钱,就是当天的工资没了。但是,如果没有跟我说过的,无缘无故,半天没来的话,就扣一天的工资,一天没有来,那就扣三天的工资,如果连续两天没有来的话,那我们就作辞退处理,不会要他再这继续做工的。”

林家唯严肃着一张脸很是认真的解释道。

“再说那些迟到的,无缘无故迟到半个时辰或是早退半个时辰,就扣半天工钱,如查连续三天无缘无故迟到,那对不起,同样以作辞退处理了。”

林三牛听得云里雾里一踏糊涂的,但是大致的意思明白,要在这做工,不能无缘无故迟到早退,不能无缘无故的不来。否则,就是扣工钱,做辞退处理。

林家唯依然递本子的姿势,很是认真的说道,“三牛叔,你听明白了吗?如果明白了,请在这格子中按手印吧!”

林三牛糊里糊涂的就在本子格子里按了个红色手印。

林家唯收起本子,就一脸认真的指着一边的蔬菜,说道,“三牛叔,目前,你负责在这给蔬菜交水,还有那些长出草的地方,把草拔掉。还有最重要一点,三牛叔,这些菜可贵着呢,你千万不能错拔了啊,弄坏一棵,可是要赔十个铜板的,千万小心了啊,三牛叔。”

说完这些,他就对着附近一个同样穿着蓝色工装的人喊道,“刘叔,麻烦你带三牛叔认认菜,可千万不要把菜当草拔了。”

刘叔直起腰,笑哈哈的应道,“哈哈,行,林管事,我一定会好好带这位三牛叔的。”

林家唯点了点头,说道,“嗯,刘叔,那三牛叔就拜托你了!”

“林管事,你太客气了!放心,教会他认菜的事儿包在我身上吧。”刘叔很是爽快的应道。

林家唯出去之后,那个刘叔立即很是热情的对着林三牛说道,“来来来,兄弟,跟我一块认认这些菜,一会,拔草时,就不会把菜当草拔了。要知道,这些小菜苗可金贵着呢,一棵都值十个铜板,半天工钱就去了。可要认真小心了。”

林三牛听着拔掉一棵菜罚十个铜板,心里顿时咯噔一声,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很是厉害,他这是吓的紧张的。

不过,一想到即将得到的钱财,他握了握自已的拳头,随后就松开了。

蒋振南瞧着一个个大棚平地而起,尤其是大棚里面,那冒出的一行行还是嫩芽的蔬菜时,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

这样一来,以后冬天,不再是没有新鲜蔬菜的冬天了。

蒋振南一身蓝色工装,行走在一个个大棚区间,似乎领导视察一般。

那些工人,一看到人高马大,一脸严肃威严,浑身散发着那凌厉气势的蒋振南,个个都是紧张不安,心跳不已,害怕的手心里都冒汗了,他们也不知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感觉有一座大山压在肩膀上一样沉重,喘不过气来。

“头,”小六子一看到蒋振南,就兴奋的跑了过来,在他面前站定,说道,“头儿,你来瞅瞅,这是什么菜,我们好像根本就没有见过,也没有吃过,它的叶子,竟然是红色的。”

蒋振南走进一瞧,确实,这种蔬菜的叶子是红色的,不过,倒不是整片红色,而是叶子中间是红色,整株瞧着挺可爱的。

看到这菜,似乎想到某人的模样,他嘴角微微勾起,浮现一抹愉悦的笑意,他点头应道,“瞧着挺可爱的啊。”

小六子当然不可能猜到蒋振南想到某人,他听到蒋振南说菜可爱,立即点头应道,“是啊,这嫩芽都红红绿绿的,挺可爱的。哦,对了,头儿,林姑娘,今早又上县城了,你知道吗?你说,她这段时间,怎么隔三差五的都要上县城一趟了啊?”

蒋振南有些愕然。

他还真不知道林月兰今早上县城去了。

他一大早起来,就带着斑马一样的烈风遛弯去了。虽说冬天,但是烈风也不能养成惰性。

至于林月兰为何隔三差五去县城,他当然知道。

因为,林月兰与周文才合开了一家酒楼,叫你来我往酒楼。

蒋振南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管怎么说,林月兰还是个孩子,一个去县城,肯定很是危险,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办?

随即,蒋振南就对小六子说道,“小六子,你们好好监督他们干活,我去县城一趟。”

说完,不等小六子反应,就径直离开了。

留下小六子惊讶的表情,他嘴里小声的说道,“头儿,林姑娘本事大着你,就算你赶着去县城也没什么事儿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