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你来我往酒楼/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穿着一套浅白色衣裙,坐着马车,直接进入县城。

守卫城门的士兵,得到上头的吩咐,一看到林月兰的出现,就去向周公子汇报。

车夫把车子停在一家酒楼前面,在门前等候的周文才一看到马车,就已迎了过来,对着林月兰摆手作揖,说道,“月兰妹妹!”

林月兰直接从马车里跳了出来,对着周文才也很是客气的笑问道,“周大哥,别来无恙啊!”

周文才轻笑着道,“托月兰妹妹的福,无恙无恙!请!”周文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周文才请林月兰进去的酒楼,就是他与林月兰投资合计开办的酒楼——你来我往酒楼!

周文才占20%的投资股份,剩下的80%当然就是林月兰的了。

此家酒楼,共有五层,是林月兰按照现代宾馆的模式来设计,建工之人,当然就是胡师傅他们,请了几十号人,日夜赶工,花了一人多月时间,才竣工完成。

至于为何比在林家村盖的更快,其主要的原因,一是这房子所盖面积比林月兰家的三进三出院子小的多,二是,胡师傅他们已经有了与林月兰合作的经验,三是,这一次为了早日完工,完成林月兰酒楼规定开张的日子,胡师傅他们请了一大批的工人做工。

所以,你来我往酒楼,在短短的时间内,在宁安县商业中心赫然竖立。

一楼大厅是客人娱乐休闲的场所,有说书的,可以喝茶聊天的,可以在这以诗会友,还有棋牌等等各种活动,但是,唯一一点,必须要有素质,不能大声喧哗惹事,否则,以后禁止再进入酒楼!

二楼大厅是餐厅。

餐厅的模式多样,可以选择单点菜,也可以吃自助餐,可以与大伙儿一起吃,也同样有独立的包厢等等。

不过,让大家众为好奇的就是自助餐了。

听说,自助餐,里面的吃食品种多,样式也多,可以随便选随便吃,直到你喝足吃饱为止。

当然,这费用上,一般人,也是望而退切了。

吃一次自助餐,是三十五个铜板,这可比他们做工一天的工钱还多了呢,这还真让人舍不得啊。

不过,偶尔花个三四十铜板吃一吃,过个瘾还是可以的。

至于三楼和四楼则普通客房,单人间,双人标准间,商务间,其费用也不一样。

五楼则是总统套房,费用可不是一般的高了。

不过,这总统套房里的无论是陈设摆布,可都是让人耳目一新,高档品。

“月兰妹妹,你说单人间,双人标准间,为兄算是明白了,可是何谓是总统套房啊?”周文才分外疑惑好奇的问道。

林月兰听到周文才的问话,嘴角抽动了一下,随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所谓总统套房,就是招待那些有钱有权势力很大的人物的房间。”心里却在说道,总统可是国家元首的称呼呢,你当然不明白。

周文才听罢,心头虽依然心存疑惑,但也似明白似糊涂的点头道,“哦!”

林月兰从一楼检查,一直到五楼,看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林月兰指着走廊上的一盏吊灯,对着跟在身边胡师傅说道,“这盏灯挂得太低了,导致走廊光线过于亮了,有些刺眼,这又与浪漫情调有些不符,一会让人调整一下。”

胡师傅点头道,“好!”

周文才有些不理解了,只是走廊上的灯光而已,用得着这么认真吗?

林月兰不知周文才的想法,继续检查。

“这花摆在挨窗口位置。”

“这桌子再移动一下位置!”

“哦,还有这张床,铺得有些硬,有些低,再加床被子!”

……

林月兰很是认真的一一点出不足之处,底下的员工,在她指出的瞬间,立即做出行动调整。

跟在一边的周文才除了一开始觉得林月兰有些大惊小怪,但是在林月兰指点之下进行了调整一翻之后,确实比原来看得舒服,这让周文才不得不深深思考一下了。

看似微不足道的改变,很有可能改变的是整个格局与气势。

等林月兰从一楼到五楼终于检查完时,蒋振南骑着烈风匆匆的来了县城,很快就找到你来我往酒楼。

当看到一栋五层楼高的建筑时,表情上有些惊讶的,但很快敛去一切神色,快步走进了你来我往酒楼。

酒楼有护卫守卫,是周文才通过关系,暂时请的是衙门的捕快。

他们之前见过蒋振南与林月兰来过两三回,所以,蒋振南进酒楼,他们并没有阻拦。

蒋振南一进酒楼大厅,就看到林月兰和周文才楼梯间下来。

这个古代没有电,所以没有所谓的电梯,但却有升降梯,与现在电梯间一个模样,只不过这个升降梯子,是林月兰利用滑轮组原理设计,再用人力转动转轴,对梯子进行升降了。

这一个设计一出,周文才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随即双眼露出的目光,除了惊奇,更多的则是膜拜与崇敬了。

这林月兰简直不是人,而是妖孽,是神了。

这点子一出出的,让人应接不暇。

如果是一个年纪大的一点的人,还是能说得过去,偏偏这还是个孩子,一个半大十二三岁的孩子。

周文才不得不叹一句,现今的孩子真是不得了啊。

蒋振南看到林月兰下来之后,三步并两步就走到林月兰跟着,脸上的表情微微柔和下来,叫道,“月儿姑娘!”

周文才看到蒋振南走近,也立即上前打招呼说道,“南公子!”

心里却在不断疑惑,“为何将军大人叫林月兰为月儿姑娘,这么与众不同的称呼?”

蒋振南对着周文才颔了颔首,再用锋利的眸光扫视了整儿酒楼空间,随即又对林月兰说道,“月儿姑娘,这酒楼设计的真不错!”这哪是不错,简直是太不错了。

这样的酒楼,就是京城的最大最豪华酒楼景轩楼,都比不上它的半分,如果让景飒看到这酒楼的设计布置,也不道是什么样的感觉。

蒋振南心里很是好奇好友景飒看到这酒楼时的模样。

林月兰点头应道,“多谢夸奖!”

随即看了看外面的时辰,日头已经到了最中央了,她有些疑惑的问道,“南大哥,你这么匆匆的赶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看蒋振南风尘仆仆的样子,就知道他赶路赶得很匆忙。

蒋振南听到林月兰的话,表情一愣。

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匆匆忙忙赶过来到底是为什么?他只是听说林月兰一个人来了县城,怕她有事,就想也不想的就赶着来了。

可是,现在,这个理由他说不出口。

因为,他知道,林月兰自已也知道,以林月兰自已的本事,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担心和保护。

蒋振南窘着脸,有些不知所措,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找你是……是……是……”蒋振南“是”了几次,都没有说出一个合理的理由。

林月兰嘴角一抽,只能摆了摆手,轻笑着道,“算了。时辰不早了,该吃午饭了,你从林家村这么远的路程过来,肚子也肯定饿了。”

林月兰一说完,然后,就听到“咕噜”几声响,这明显是肚子饿的声响。

周文才一听,先是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嘴角有些抑制不住的笑意。

林月兰也是用那你看我就知道的眼光盯着蒋振南。

一下子让蒋振南这张俊俏的脸蛋,窘的一会红一会白,他喃喃的说道,“我……我的肚子确实饿了!”

林月兰轻笑着道,“既然肚子饿了,那么今天中午我下厨,填饱一下你的肚子。”说着,就朝着酒楼的厨房方向而去。

酒楼虽还没有开张,但因厨房却已经开灶了。

因为林月兰不喜欢外面吃,所以,每一次来这,都会让人去买菜,然后亲自下厨,做几个菜,大家一块吃。

这个时候,酒楼上上下下的帮工,都觉得分外的幸福和愉悦,就是听说林月兰很会做饭的周县令,只要一听到是林月兰来了,亲自下厨做饭,都会跟着周文才过来赠饭吃。

吃过一回之后,他觉得以前吃过的饭菜,简直就是在吃猪食。

只是,让他遗憾的是,这样美味无双的饭菜,他只能隔很长时间才能吃一次。

再说周县令已经知道这酒楼是他儿子和林月兰合开的,周文才已经告知过他,他没有阻止。

实际上,他知道自已之前这几年一直下放在这个小县城里,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金钱打点,就是连本家那边也对着他们有些不屑和忽视,这让他很是难受。

现在,他们自已努力筹钱,也没有什么不对。

虽说他一开始很是怀疑他儿子与林月兰合作的决定,是不是正确,不过,他还是给以支持。

只是结果出乎他的预料,这酒楼的壮丽和宏伟漂亮时,心里有些惊叹不已了。

林月兰几个人在县城在筹备酒楼开张事宜时,在林家村林三牛却在大棚里不住的转悠,眼睛不住往四处瞄,表情明显有些心虚、不安和紧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