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卖身葬父/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来我往酒楼的开张,林月兰是打算在好大棚里的蔬可以采摘时,正式开业,把酒楼设计,酒楼的名气和大棚蔬菜的名声一炮打出去。

你来我往酒楼的开张事宜算是已经准备好了。

但唯一让林月兰有些蹙眉的是,这酒楼的掌柜还没有找到。

之前,周文才介绍了两三个过来,但是,林月兰都不是太满意。

因为这些人不是太老,就是在思想上有些固步自封垢,不太愿意上进改变。

这样于要发展的酒楼来说,是万万要不得的。

这天,蒋振南和林月兰走在街头。

蒋振南本是一个木讷的男人,平常嘴笨,不会说什么,所以现在一直沉默寡言的陪着林月兰在这大街上走动。

他们走着走着,就看到前面墙角处围着一大群人,在人群中还时不是的传出一些对话的声音,有人惋惜,有人可怜,更有人幸灾乐祸,总之,他们所针对的对象好像就一个人。

“哎,这张秀才真是可惜了。听说他是最有可能中举的,没有想到却发生这样的事,让他一个书生做出卖身葬之事。”

“切,谁说他就一定能中举的。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吗?百人秀才难得一人中举,谁能保证张秀才就能中举的?”

“不管张秀才能不能中举,他现在被张家除名除族,这辈了,他就甭想在走仕途了。”

“唉,说得也是。这张秀才真是可怜,这爹一去,尸体都还温热着,头七还没过,就被张家除名除族。别说继续读书,就是他爹的安葬费,还要卖身葬父来安葬。只是,”

说到这里,这人摇了摇头道,“如果他是个女人还好一些,可以被那些大户人家买回去当个小妾或奴婢什么的,但是,他卖身又不是死契,又要花上十来两高价,啧啧,恐怕没有几人愿意了!”

“呵呵,这张秀才看来只能以乞讨为生了!”说这话,明显有幸灾乐祸的感觉在里头。

林月兰和蒋振南挤进人群,一看,角落里一个二十来岁,书生模样的青年,面前竖着一个牌子,写着:十两银子,卖身葬父!

在他的面前,还有一具草席裹着的尸体。

因为天气寒冷,这尸体散发出来有恶气倒并不明显。

林月兰站在跟前瞧了瞧。

这书生眼里遭遇这么一个重大的变故,却并没有因此变得麻木不仁,或者是怨天尤人自抱自艾,更或者把一切不幸发泄无辜人身上。

他的眼底虽说有着浓烈的怒火和不甘,但更多的则是失去亲人的悲痛和心酸。

在大冷天,双腿跪在地上,双手握拳,却因为天气寒冷被冻得发紫发黑,可却仍然没有让失去卖身葬父的念头。

林月兰垂眉低眼,深思了片刻之后,清清脆脆稚嫩的声音,在这群中响起,她问道,“如果让你弃文从商,如何?”

她没有说买下,也没有说不买,直接说开门见山说目的。

听到一个突然突起孩子的声音,张秀才表情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斯文有礼不卑不亢的说道,“愿服从主家一切安排!”

这是在告诉林月兰,只要买下他,要他做奴或者从商都可以。

林月兰微微点了点,“嗯。”

随即她拿出二十两银子,对着张秀才说道,“呐,这是二十两银子,你先安排好你父亲的丧事,及处理其它事情,之后,再到你来我往酒楼报道!”

林月兰拿出银子的那一刻,惊诧了周边的围观群众。

这人卖身明明明码标价是十两,可她偏偏拿出的二十两,最主要的是,她一个孩子随随便便就拿出了二十两,这到底是哪里来的富家千金啊?

只是一听到,让人去你来我往酒楼报道时,心里更是惊讶不已。

这家酒楼横空出世,且周县令家的公子频繁出入,有时还能看到周县令的影子,所以,任谁都能猜测到,这家酒楼肯定与周县令一家关系扉浅。

张秀才之所以一大半天跪在这里,十两银子没人敢买,除了他是男人之外,更主要的是顾忌张家。

张家,是安定县的三大家族之一,买下张秀才就等于得罪了张家,因此,没有哪个会冒这个险的。

可是,偏偏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孩子随手二十两,就买下了,这是得罪张家啊。

然而,这人一报出你来我往酒楼之后,顿时所有人不吭声了。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来我往酒楼的后台,是周家周县令,就算是得罪张家也不怕了。

张秀才接过这两锭银元宝,看向林月兰的眼神,有感激,有希望,同样的也有酸涩,决绝等等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他带着感激之情,眼角有着泪光,对着林月兰说道,“谢谢,谢谢!”随后,他就坚定的说道,“主子,放心,奴才处理家父的丧事及个人事务之后,三天之后,一定到你来你往酒楼报道!”

说着,就把手中自已写下的卖身契约递交给林月兰。

谁知,林月兰却并没有接过来,只是摇了摇头说道,“不,”

林月兰摇头说“不”时,让张秀才心里“咯噔”一声,分外紧张和不安。

林月兰接着说道,“张秀才,本姑娘并没有把你买下当奴才,而是给你预付的工钱。”

预付的工钱?这么多?

不管是张秀才本人,还是周围看热闹的人群,都听得云里雾里,有些不明所以。

预付什么工钱?张秀才到你来我往酒楼到底是干什么啊?

林月兰并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她说道,“三天之后,你到了酒楼自会知道!”

说完,她和蒋振南就离开了这里。

没有接下契约,也没有做其它限制行动,也不怕张秀才带着银子逃跑。

这让周围的人再一次惊诧不已。

心里笃定这个孩子真是太傻了,钱都给了,没有契约没有行动,谁会这么傻呼呼的上门当奴才去啊。

林月兰不管别人怎么想,她就这么做了。

等她和蒋振南走出那地方,来到一个街头口时,一个穿小厮模样的青年人,站在他们面前,面露不善的表情对着两人说道,“二位,我家老爷有请!”

听说他们买下了张元彬,一听到消息,张家就派人来阻拦他们。

林月兰挑了挑眉头,嘴角抿着似笑非笑的笑意,她状似疑惑的问道,“你家老爷有请?你家老爷是谁,我认识吗?南大哥,或者是你认识的?”林月兰转过头很是疑惑好奇的问着蒋振南。

蒋振南十分配合林月兰,摇了摇头道,“我也不认识什么老爷少爷的?”

林月兰这下歪着头很是疑惑的道,“你不认识,我不认识,这就奇怪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老爷有请是哪位神圣啊?喂,你家老爷到底是谁啊?”总之,林月兰就是装糊涂。

这个小厮鼻孔朝天很是高傲的说道,“哼,我家老爷就是安定县三大家族之一的张家,张兴旺老爷!”张家可是安定县三大家族之一,作为一个奴才也是有高傲的资本。

林月兰立即了然的点头,说道,“哦,原来你家老爷是张家老爷子啊。”

这个小厮依然鼻孔朝天,对着林月兰和蒋振南就是“哼”的一声,很是不屑与轻蔑,仿佛他们能与那个所谓的张老爷是多大的殊荣一样。

只是,随即,他的脸色铁青起来。

“可是,你们家是不是三大家族之一,你家老爷是不是张老爷,与我何干?”林月兰嘴角带着讽刺和嘲弄的说道,“他说想要见我们,我们就要屁颠屁颠去见他?啧啧,你去回复你家张老爷吧,就说我林月兰没空,等哪一天我空时,我就会去见见他这个三大家族之一的张老爷!”

小厮听罢,气得脸色铁青。

他怒指着林月兰怒不可遏的喝道,“你……你太放肆了!你可知道得罪我家老爷,有什么样的后果?”

林月兰“嗤笑”一声道,“呵呵,什么样的后果,我林月兰都接着!南大哥,我们走!”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这个小厮气得直跺脚,最后,只能气势冲冲的往张府跑,向那个张老爷汇报去了。

张府

一个一脸胡子身着绫罗绸缎的中老年男人听到小厮的汇报之后,脸色铁青,眼底的神色灰暗不明,他厉声的问道,“她真的这么说的吗?你真确定她才十二三岁?”

小厮一脸怒气添油加醋的说道,“她真这么说的。她说,哼,那个张老爷是谁啊,我认识吗?想要我去他啊,那行,等着哪天我有空了再说。哼,老爷,您听听,她一个贱丫头这么不把老爷您放在眼里。老爷,我们必须给她一个教训不可,不然,那张元彬可能就会逃出您的手掌心啊,老爷!”

张元彬就是那个卖身葬父的张秀才。

“老爷,您好不容易抢回张家家主的位置,可不能因为这个意外而让您坐下这个位置有任何闪失啊!”

即使这个小厮不提醒,张兴旺也绝不让任何意外出现,尤其是让那个张元彬逃出自已的手掌心。

他立即吩咐小厮说道,“你去给周县令下个拜帖,就说我张兴旺要拜访一下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