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吟诗/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兴旺听到周县令介绍这一小一大的身份时,脸上的笑容明显一僵。

他想过周县令与他们的任何关系,比如裙带关系,比如亲戚关系等等,但无论却不曾想过,他们只是与周公子是朋友关系。

与周公子朋友关系,与周县令的朋友关系,这地位可是千差万别的啊。

他张家可以不能得罪周县令的朋友,却可以不屑周公子的朋友。

张老爷愣神片刻之后,就反应过来,只是神情微微冷淡了一下,对着林月兰和蒋振南二人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对周县令说道,“大人,草民无意中在浏阳江边寻到一棵寒冬腊梅,特意送来给大人您欣赏评价一翻。”

说着,张兴旺指着一个半人高的花盆,一棵凛冽的寒风中独自开放的腊梅,傲然挺立绽放,也同样有半个人高。

这样一株腊梅,张兴旺使得三四人下人抬过来的。

周县令也是个爱梅之人,尤其是腊梅。

林月兰以前是个南方人,听说过,在书上看到过腊梅,但却没有亲眼见过腊梅。

可以说,这腊梅是她两世以来第一次见过腊梅。

虽说这腊梅并没有牡丹的娇媚,没有玫瑰的妖艳,没有罂粟花极致艳丽,腊梅只是在寒风中凛冽开放的一朵很是清纯的小花儿,可却唯一它能在风雪中傲然挺立,坚强不屈。

蒋振南瞧着林月兰眼底对腊梅的欣赏与喜欢。

他低下头,对着林月兰的耳尖悄悄的问道,“喜欢腊梅吗?等我回去之后,我会让找许多的腊梅送给林家村,如何?”

蒋振南温热的气息喷在林月兰小小的耳尖上,让林月兰的耳尖蓦然一阵发红发热,随即红晕爬满了林月兰的两个脸颊儿,一张小脸红红的,仿佛一个红苹果一般,很是可口。

周文才眼尖发现林月兰满脸通红,他很是疑惑问道,“月兰妹妹,你很热吗?”

说着,瞧着天空中的太阳。

说来,今天确实是个好天气,没有寒风阵阵,或者阴雨绵绵,而是风和日丽,是个出来晒太阳的好日子,所以,他们都是坐在院中欣赏这腊梅。

被周文才这么一问,向来冷静镇定林月兰,没来由的一阵害羞,但随即敛了敛神色,很是镇定的说道,“没事,今天太阳好,确实有些热。”说着,她的两只小手捂了捂脸蛋儿。

她做这个动作时,简直是可爱萌死了,让蒋振南和周文才都看得发呆。

被四道炙热目光盯灼,林月兰有些懵的后知后觉得问道,“怎么了?难道我脸上有脏东西不成?”

蒋振南和周文才反应过来,脸上也瞬间染上红晕,随后两人同时摇头,有些羞涩的道,“没有,没有,你脸上一点脏东西没有。”有的像胭脂一样可爱。

蒋振南耳尖微红的回答林月兰之后,立即反应过来,这个周文才似乎盯着林月兰的脸,看得发呆了。

一下子他脸色一黑,锋利的双眸狠狠的盯着周文才,似乎要把周文才盯出一个洞一般,也似乎给周文才一个严厉的警告。

周文才接受到两道强烈灼热,仿佛能把他刺穿的锋利目光,虎躯一振,全身立即变得僵硬起来,绷得如一条弦。

他这是得罪了蒋振南不成?可他也没有做什么啊?

周县令和张兴旺只是在听到周文才问林月兰话时,眼神有些狐疑的瞧了瞧,但毕竟是一个孩子,他们也没怎么去注意他们之间的微妙气氛。

周县令一边欣赏着绽放的腊梅,一只手不断的抚着自已的胡须,不住的点头道,“不错,不错,这寒冬腊梅自有一翻芳香。”

张兴旺立即附和道,“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周县令听到张兴旺所吟诵的诗句,立即诗兴大发,他也随兴作诗说道,“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

“好诗,好诗!”周县令一说完,张兴旺就拍后叫好,“大人不愧是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学者,随后一说,就能做出这么好的诗。”

虽说周县令作诗是不错,但瞧着张兴旺的兴奋劲,很是明显的在讨好拍着周县令的马屁。

林月兰暗暗撇了撇嘴,但也没有说什么。

谁想到,就这么一个小动作,竟然被张兴旺眼尖的发现。

张兴旺之前顾忌林月兰与周县令有什么关系,但现在得知,她只是周文才的一个朋友而已,也没有什么也顾忌的了。

哼,谁让你得罪了我,不让你丢丢脸,就枉费我是张家家主了!

张兴旺“哈哈”大笑两声说道,“瞧着林姑娘自信满满的样子,又与周公子是朋友,想必也是有才学的女子,何不以‘梅’做首诗给大家欣赏欣赏如何?”

我靠,这个张兴旺还要不要脸了。

他竟然要一个孩子作诗,最主要的是,这人竟然如此不给他面子,明知道林月兰是他的朋友,竟然就在他跟前为难她。

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周文才面上带着些冷意,说道,“张老爷,我这个朋友只是个女孩子,难道你不知道,女子无才便是德吗?你就这样要她做诗,给你欣赏欣赏,好大的面子啊?”

林月兰只是一个农女,没有上过学,能认识字就算是好的了,还要她应景做首诗,这不是为难她吗?

张兴旺刚才毫无顾忌的为难林月兰,此刻,听到周文才语气中明显的怒气,心里“咯噔”一声,暗叫“糟糕”。

这周文才比他想像中的不一样,很是明显的看中她这个朋友啊。

只是,说出的话,泼出去的水,根本就收不回来了。

收不回来,也就只能极力挽救了。

民不官斗!

这周文才虽不是当官的,可他爹是个做官的啊。

再说,在安定县谁不知道,周县令疼他儿子如珠如宝一般,谁欺负了他儿子,他必定要十倍还回去的啊。

正待张兴旺想要挽救之前估摸的错误时……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林月兰清清浅浅的声音在这小院中响起,立马惊诧了所有人。

尤其是蒋振南,眼神耀耀闪闪发光的盯着林月兰,看林月兰仿佛就看到那发光的金子一般。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好,好,真是好诗!”周文才从林月兰的诗句中回味过来,“月兰妹妹,你这诗句做得真是太好了。”

林月兰颔首示意了一下,笑着道,“周大哥,过讲了!只是随口胡掐的,哪有周大人和周大哥那样的才情啊。”这是既谦虚了自已,又恭维了周县令和周文才两人了。

周文才大笑着道,“月兰妹妹,我真是太谦虚了。这样渲染梅花清绝高洁的风骨,极富神韵的诗,说是随口胡掐的,那如果你认真做起诗来,又是一个怎么样的杰作啊!”

林月兰只是笑了笑,心里却暗道,“什么杰作不杰作的,我也只是抄袭了古人而已。”

嘴上却应道,“周大哥,您夸大我了,我只是认识几个字而已,要做诗,还真是不行了哦!”

周文才可是一点都不相信林月兰的说辞,只是笑着摇头道,“月兰妹妹,你刚刚这一首诗就可堪称经典之作了啊!”

瞧着二人你来我往,你夸一句,我谦虚一句,蒋振南立即觉得心酸酸的。

他是个粗人,除了认识几个字,根本就不懂得文人墨客的文雅和风趣,更别提随口呤诗一首。

现在瞧着林月兰和周文才的互动,所以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张兴旺和周县令很是诧异林月兰脱口而出的这精辟的诗句。

周县令再次对林月兰刮目相看。

没有想到,林月兰竟然是个如此有才华的孩子。

一个有聪明绝顶,有商业头脑,且如此有才情的孩子,简直是天下难寻啊。

此刻,周县令才真正思考林月兰这人的价值。

……

林家村第十二大棚蔬菜区

下午下工时,林三牛在林家唯这里按了下班手印之后,就一直徘徊在大棚的周围。

刘大叔从大棚里出来,看到林三牛在大棚的周围来回走动,立即大叫道,“三牛兄,都下工了,你怎么还在这啊?”

林三牛表情有些僵硬的笑道,“你先走,我在这里站一会。”

刘大叔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但还是点头道,“哦,那你站吧!”

第十二大棚蔬菜区的员工陆续离开了,到了天完全昏暗下去之后,大棚口就出现了一个人影。

这个人影鬼鬼祟祟的向四周瞧了瞧,似乎没发现有人,随即闪身就进了里面。

片刻之后,他又从大棚时鬼鬼祟祟的走了出来。

然后就朝着林家村房屋方向回去。

等他离开之后,林家唯和刘大叔从一个黑暗角落里走了出来。

刘大叔很是好奇的问着林家唯,“林管事,这林三牛进去做什么啊?还有啊,你又是怎么知道他今晚会再进去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