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赏梅赏得欢啊(求订啊!)/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县令笑着对林月兰说道,“林姑娘,真是才华横溢啊!”

林月兰轻笑着回道,“大人过奖了!”

张兴旺此刻要重新评估,这个林月兰在周家父子跟前的地位了。

只是,他仍有不甘心。

明明被他驱族除名的张家人,反而被一个没有任何来历的黄毛丫头给收留了,这可是导致他在张家位置的隐患,而这个隐患他不得不除。

随即,张兴旺先是笑着附和周县令,赞道,“不错,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才华,真是了不得啊。”然后,眼神一变,有些无意却又有些凌厉的问道,“我听说你来我往酒楼可是林姑娘自已开的?”

林月兰在与周文才合作时,就没有隐瞒任何人,关于你来我往酒楼的后台,她轻点头道,“没错,是我开的。怎么,张老爷有什么问题吗?”淡淡的一句话,同样以凌厉的气势反问回去。

张兴旺脸色立即有些阴沉的再问道,“没什么问题。只不过听说这个酒楼在街头买下一个人,可有这事?”

他特地说是买下,心里一直不认为那人运气如此之好,有人出了这么多钱,他还能是自由身。

林月兰面无表情的点头应道,“确实有此事。你来我往酒楼确实买了一个因为贫穷无钱,而要卖身葬父的秀才,不知张老爷有什么意见吗?”既然张兴旺想要装糊涂,她也跟着装糊涂好了。

张兴旺随即不顾周县令在场,厉声的说道,“你可知道那个被你买下做奴才的人可是谁?”

林月兰则是凌厉的回道,“他是谁已经完全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已经被本姑娘买下,就已经成了本姑娘的人了。”这话很有歧义好不好。什么叫做成了本姑娘的人了,明明只是一个员工好不。

张兴旺听到林月兰的话,怒气顿显,大声的喝道,“你买下的那个人,可是我张家嫡脉张元彬,堂堂一个张家嫡脉长子长孙,怎可去奴才?你识趣的话,赶紧把他的卖身契还回来?我张家就不去计较你的无知。”

张兴旺恐怕是忘记了,他这是在周县令和周文才面前,对林月兰如此难堪?他这是想要对林月兰发他三大家族之一的威严不成?

周县令和周文才此刻脸色分外难看。

他们对于张家发生的内讧或者权势争夺,互相算计什么的,他们不会去管,毕竟是属于张家自已内部之事。

可是张兴旺却当着他们客人的面,发火发怒,就是太不给他们面子了。

父子俩的脸色都是阴沉阴沉的,眼神也是犀利的盯着张兴旺,似乎在给他警告

“呵呵……”听到张兴旺如此强夺此理的话,林月兰低低的冷笑两声,脸上带着讽刺说道,“张老爷,抱歉了哦。恐怕我不能把那什么卖身契还给你,或者张家了。

当初本姑娘买下此人时,他是因为穷困不能为已故身亡的父亲下葬,他选择卖身葬父,而本姑娘只是买下一个为葬父亲而卖身葬父的孝子而已。

本姑娘听说张家是安定县的三大家族之一,想来也是富贵权势家族,这样的一个家族,难道真的需要一个嫡脉嫡子嫡孙卖身葬父?这不成了笑话吗?所以啊,张老爷,你是不是搞错了啊?哦,对了,”

说到这,林月兰像是想到什么一下,顿时惊讶了一下说道,“本姑娘想起来了。本姑娘前几天刚到县城时,倒是听说过一个故事,说有一个家族,说是为了家主之位,暗害了自已亲兄弟。

最后,这弟弟刚故去,尸体都还温热着,就联合着家族族老对这亲弟弟的唯一儿子,他的亲侄儿,一个有秀才功名的书生除族去名,迫不及待的赶出家族,害得他不得已,以秀才书生之名,卖了自已获得给父亲的安葬费。

这样一个这么冷酷无情的家族争斗之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张老爷,你既然是安定县的大家族之一,这消息肯定比我这个外来户更为灵通和准确,要不,你来告诉我,这故事到底是真是假啊?”

既然张元彬已经成了她的手下,就是她要护着的人。

对于她要护着的人,她又向来很护短。

所以,现在她就是要给张元彬出一出气。

听到林月兰说这么一段话,特别是林月兰讲了这家族故事之后,张兴旺又气又怒,可是又不能回应林月兰,说这故事是真的,实际上就是他们家族内部争斗之事。

因此,一张本是黑脸铁青的脸,却被憋的一红一白的,一双愤怒的双眼,对着林月兰横眉竖对,心虚极力大声的否认道,“你都说这是故事,我哪里会知道是真是假啊?”

林月兰状乎了然的点头道,“哦,原来张老爷不知道啊。我以为张老爷对这故事很是熟悉呢。要知道,这故事之中,那个卖身葬父的书生恰巧被本姑娘买下。而,”

说到这,林月兰话锋一转,带着十足的讽刺道,“刚刚明明是张老爷,你口口声声说我买下我张家嫡脉做奴才,还要我还卖身契之类的啊。”

林月兰的话音刚落下,蒋振南那低沉浑厚富有魅力的男性声音附和道,“没错,刚才这位张老爷确实如此说的。”

我靠,这是神捅刀啊!

这下子,张兴旺完全被林月兰和蒋振南的话,气得脸色更是一阵青一阵红更是一阵白。

他到没有想到,这个孩子小小年纪,心眼竟然会这么多,竟然在他跟前耍心眼,挖坑等着他跳呢。

现在倒好,这事不管他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之于他都是名声受损的问题。

一个大家族被一个正宗的嫡脉除族去名,还被人买去做了奴才,怎么看都是让人笑话的存在。

周县令和周文才本是在张兴旺对林月兰毫不客气时,就对他不满了。

本想开口教训他的,让他清楚这是在哪里,在谁的跟前说这话的。

可他们不曾想到,这林月兰这么冰雪聪明,嘴巴这么厉害,也同样的这么腹黑,就这么三言两语,就把张兴旺的毫不客气反了回去。

现在看到张兴旺那张又气又恼又窘迫的五彩变换的脸,心里偷偷发笑。

但很快周县令就敛了敛神色,很是认真厉声的对着张兴旺说道,

“张兴旺,虽说那张元彬是你们张家的嫡脉,但据本官所知,张家已经对张元彬除族去名了。既然如此,张元彬是买是卖,是良是奴,都是他自已的选择,与你们毫不干系了。

这又何来让林姑娘还卖身契一事?”

张兴旺憋红着一张老脸,又羞又恼的对着周县令点头应道,“大人说得是。既然张元彬已经不是张家人,草民确实不应该要求林姑娘还卖身契!”

对于张兴旺的识相,周县令算是满意了点头道,“嗯,既然如此,以后此事,休在提起!”

“是,大人!”张兴旺不甘不愿又无可奈何的应道。

心里却在捉摸着,以后看能不能给你来我往酒楼造些麻烦。

既然张元彬已经是那酒楼的掌柜,所以,只要酒楼出事,那么他必定难以辞咎!到时,他这个奴才,恐怕日子就不好过了。

想通了的张兴旺,脸色立即好看了几分。

林月兰有些狐疑的瞧着张兴旺脸上表情的变化,眼底流光闪烁,有了几分戒惕!

不过,周县令既然如此说,就想着当一个和事老,让张兴旺和林月兰化干戈为玉帛,不要因为张元彬一事,而伤了各自的和气。

周县令对于张兴理的识相点了点头,随后就对林月兰说道,“林姑娘,张老爷也只是因为担心张家的名声,才会有几分冲动,看着本官的面子上,此事,既往不咎,可否?”

林月兰又不是真的是个十二岁的孩子,不懂人情世故。

她听着周县令的话,就猜到了周县令不想她和张家闹出什么矛盾,和气相处。

只是,呵呵……,以这个张老爷这狭窄心胸,要和她和气,可能难喽。

不过呢,林月兰现在还是要给周县令面子的。

她故作疑惑的回应道,“咦,张老爷有做什么冲动之事吗?我怎么不知道啊。嘻嘻,我呀,”林月兰立即变换了一张孩子脸,笑嘻嘻的道,“我与张老爷和大人您在这赏梅赏的欢呢!”

她这话当然是在告诉周县令,她没有去计较这事了。

至于,张兴旺是不是记恨在心,也就只有他自已知道了。

周县令听罢,立即“哈哈”大声起来。

“哈哈,对,对,我们都是在很是愉快的赏梅,你说是不是?”后半句话,周县令问的是张兴旺。

张兴旺一肚子气,此刻也只能扬起笑容,对着周县令附和道,“对,对,我们都是很愉快的在赏梅。”

这有些僵硬的气氛算是过去了。

等林月兰和蒋振南回到你来我往酒楼时,就看到小十二站在酒楼前。

他一看到林月兰和蒋振南,立即迎了上去,然后,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林姑娘,果然如你所料,那林三牛进大棚里确实是有阴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