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狼狈为奸/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老三家

“什么,三儿,你说的是真的?”林老三一边拿着烟嘴吸一口,一边神情严肃有些不可思议的问着林三牛,“严家家主真的给你五两银子,让你去状告那丫不孝?”

李翠花的关注点却不同,他一听到严林会给林三牛五两银子,眼睛立即变得发亮,她带着激动情绪说道,“三儿,那严林真打算给你五两银子?现在给了吗?快给我。”她倒是想迫不及待的把这五两银子拿到手。

五两银子对于他们来说,则是完全不少了。

林三牛一听他娘的话,又想要走这五两银子,脸上立即浮现为难的神色,他道,“娘,这钱是儿子要上县城衙门状告那丫头所需要上交的状告费啊。”他一旦交给了他娘,那他又无法去告那丫头不孝顺了。

李翠花却是眼皮子浅的老妇人,她想这五两银子归为所有,但是她也特别想要那丫头消失在她跟前。

因此,她眼珠子一转,立即摆手无所谓似的说道,“你先把钱交给我保管,等你那天出发时,为娘再还给你,如何?”等那一天时,可以让林三牛再去问严林要个五两银子,至于之前,就找借口说被人偷了就成。

相信对林月兰非常仇恨的严林断然不会拒绝再给林三牛钱。

李翠花这个小算盘倒是打得好。

然,她也别想把所有人当成傻瓜,这么好哄骗的。

林三牛更是为难了。

他向来不会拒绝他娘的任何要求,也不知如何拒绝他娘所说的任何话。

林三牛立即有些无措的瞧着他爹林老三。

林老三眼角一扫,便知他这个婆娘在打什么的主意。

他立即厉声呵斥道,“给给给,给什么给,给了你,你还能再拿出来吗?你的眼皮子怎么这么浅?这钱可是三儿拿去状告那死丫头的状告费。只要告倒了那死丫头,别说五两银子,就是五百两,五千两,你都可能要到手。”

现在那丫头的身家,就光那三进三出的大院子的价值,就不止五千两了,更别说那一百多亩地,那林记药铺等等林林总总加起来,至少有上万两的身家了。

李翠花听到林老三的训斥,然后,就听到五百两,五千两到手的金钱,表情立即闪现的是贪婪和那即将得到钱财的喜悦。

她立即“呵呵”的道,“对,对,老头子说得对。三儿,那五两银子还是你自已拿着,娘等着你拿大钱来孝敬娘,然后,咱们一家子欢欢乐乐的坐在那个大院子里。”

想像着未来的美好。

真是异想天开啊!

林三牛听到一家子住进那间大院子里,心里由来不住的激动,他做了这么多,实际上就是想要和爹娘住在一块,然后好好孝敬爹娘。

林三牛一直想着孝敬爹娘,却不曾想过,林月兰是他的大女儿,是他的亲生女儿,现在除了想要贪图她的钱财,还妄图霸占那栋大房子,简直是枉为人父啊。

林三牛从爹娘的房子出来,直接绕绕弯弯的往严家方向而去。

到了严家大门,林三牛警惕的四处望了望,然后,就向着对着大门敲了敲。

片刻后,大门被人打开了。

林三牛一进去,就看到坐在院中晒太阳的严林。

严林闭着眼睛,躺在躺椅上,似乎睡着了一般。

片刻之后,他闭着眼睛,说道,“你来了!”很显然他说的你来了,指得就是林三牛。

随后,他做了一个让人下去的手势。

下人们立即撤退在这个大院中。

严林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缝,然后,指着旁边的一张椅子,说道,“坐吧!”语气不冷不淡,随后,又闭着眼睛,睡着的模样。

林三牛坐下来之后,直接说道,“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掌握了那种冬季蔬菜的技艺,现在给你带出了一些菜苗,还毁掉了那大棚里部分菜苗。那五两银子什么时候给我?”

严林一听到林三牛的话,眼睛猛得一睁,然后坐了起来,对着林三牛惊讶的问道,“你真掌握了怎么种那些蔬菜了?”

如果真是那样,那么他家的一百多亩地,同样可以种冬季蔬菜了。

林三牛点头道,“没错。种那些菜,主要是盖大棚。盖好了大棚,下种,再浇水,那些菜就能生根发芽再长成蔬菜!”

严林听罢,有些狐疑的问道,“真就这么简单?”

如果真是这么简单就好,可是他怕就怕没有这么简单,林三牛对他有什么隐瞒。

林三牛虎眸一瞪,隐隐带着怒气的喝问道,“你不相信我?”

严林立即摇头,说道,“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这东西会不会太简单了?”

林三牛听罢,立即哼了一声。

“哼,这东西是不是简单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以前从没有人想过试过用盖大棚种蔬菜这种法子!”

严林一听,想想也是。

他心里暗道,“或许这种冬季蔬菜的关键就是搭大棚。”

随即,他就笑着道,“行,我相信你。哦,那你偷出的那些蔬菜苗呢,可带来了?”

林三牛道,“没有,放在我那屋子里。现在大白天带那些东西过来,被人发现,那就不好了。”

严林却笑着道,“发现又如何?只是摘了几棵蔬菜而已,而你又是那死丫头的亲生父亲,谁能奈何你?”

随后,严林就拿出五两银子给林三牛,说道,“三牛兄,那严某就在家静候佳音了!”

严林看着林三牛离开的背影,脸上的笑意,立马变成了讽刺,说道,“林三牛啊林三牛,世上有你这样冷血无情的父亲真是少见啊!”

不过心里却是有些暗自得意。

他道,“林月兰啊林月兰,你害我丢了面子,丢了这么大一个脸,又害得我失去了一个得力管家,此仇不报,我严林枉费为人。呵呵,现在就由你这个亲生父亲来对付你,多好!”

……

小十二到你来我往酒楼,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拿到一壶茶水,就立即牛饮起来,“咕噜咕噜”几声响之后,一壶茶水就见个底,随后,就用衣袖往嘴边胡乱一擦,就对着坐在对面的林月兰大声的说道,“林姑娘,你那个亲爹林三牛真不是个东西。”

蒋振南听到小十二如此说,眉头微微皱了皱,然后有些担心的看向林月兰,生怕她会伤心,毕竟碰上那样的爹娘和亲人。

只是他的担心有些多余的。

林月兰坐在桌前,两脚交叉,一手拿着一只白色玉杯把玩着,一双眼睛瞧着这杯子,嘴角微微翘起,明显带着一些冷笑和讽刺。

她轻笑着问道,“这林三牛怎么不是个东西,小十二哥哥,你来说说。”

小十二立即点头说道,“当初那林三牛要进大棚里做工,林姑娘你也让人安排让他进去。可是,这林三牛从一开始进大棚就是存了坏心眼的。”

“什么坏心眼?”蒋振南沉声的问道。

“他进大棚的目的就是为了熟悉冬季蔬菜种出技艺,只是,就在昨天傍晚,他不知出于什么心里,把十二区大棚的菜苗都给拔了大半部分。”

“还有这事?”蒋振南始终无法相信林月兰那个亲爹,心思真的这么歹毒,如此对待他亲生女儿。

小十二点了点头道,“嗯。还不止呢,我一听到家唯的汇报之后,就悄悄的跟着他。然后,就听到他回林老三家,对他爹娘说,那严家给他五两银子,让他来县衙状告林姑娘的不孝,更让人气愤的是,”

说到这,小十二的脸上全是怒容,他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一家子正白日做梦,等林三牛告倒林姑娘之后,一家子住进那个大院子呢!”

蒋振南脸色一黑,浑身的气势陡然散开,威严的不敢让人直视,让人跪拜于脚下。

小十二也感觉到头儿这凌厉威严气势的散开,只是他们是跟在蒋振南跟前的属下,对这股气势已经有些免疫力,但仍不免觉得心惊胆颤。

至于林月兰,她本身的气势强悍与凌厉,跟蒋振南不分上下,所以根本就无畏于蒋振南任何气势。

林月兰瞧着小十二对着蒋振南望了望,然后缩了缩脖子,她就淡淡的说道,“继续说下去。”

小十二立即好奇的问道,“咦,林姑娘,你怎么知道我后面还有事没有讲完呢?”

林月兰却轻轻呡茶,并没有答话。

小十二只能撇了撇嘴,继续说下去,他道,“林三牛从林老三家里出来之后,又绕着弯鬼鬼祟祟的朝着严家走去。”

“然后呢,他们又说了什么?”林月兰再轻云风淡的问道。

小十二对着林月兰竖起大拇指,惊呼道,“林姑娘,你真是神了。这又被你猜出来了。没错,林三牛和那个严家狼狈为奸。

原来是严家给林三牛五两银子当作状告费来状告林姑娘,不过,这严家家主还有个要求,就是要求林三牛掌握那冬季种菜技艺,偷一些菜苗儿,然后,再毁掉大棚里的那些菜苗儿!”

原来,她家种大棚蔬菜竟然被严家盯上了啊。

“这林三牛已经严家拿到了五两银子,他不会真想来县城状告林姑娘吧?”小十二有些担忧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