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你来我往酒楼正式开张/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十二的担忧实在是不是没有道理的。

龙宴国以“孝”治国,对凡是不孝顺之人,不管是真不孝,还是假不孝,只要亲生爹娘状告了,就是不孝,就必须接受“不孝”的严厉惩罚。

林月兰勾了勾唇瓣,轻笑着安慰道,“不用担心!他想要告就来告吧,这一次,只要我全身而退之后,他们就再也不能以那什么狗屁‘孝’来纠缠本姑娘我了。”

小十二立即好奇人的道,“林姑娘,难道有什么对策不成?”

林月兰笑而不答。

……

一切准备就绪,你来我往酒楼正式开张。

这酒楼的开张,给了所有人惊讶与震撼。

而他们惊讶和震撼之后,出名的不仅是酒楼的宏伟高大,五层楼啊,那些金碧辉煌的设计和装修,还有那设计建工这酒楼之人,而最最出名的则是,这酒楼竟然出现了新鲜蔬菜。

这冬季出现新鲜蔬菜,就仿佛太阳从西边升起一般,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然后,在这酒楼里偏偏又出现,而且各式各样,他们熟悉的,不熟悉的蔬菜,应有尽有。

因此,总得说来,你来我酒楼的开张,代表着酒楼、设计者及冬季蔬菜的出名。

“哇噻,这是小白菜,这是油菜……”

“咦,这种紫色的菜真好看,是什么菜,我们怎么没有见过呢?”

“你们看,这是什么菜,红色的叶子,也是这么好看?”

……

开张的前三天,酒楼的一切食物都是免费的。

但是,只取前一百名。

这一百名,这些人必须在酒楼门前排队拿到酒楼发放的竹牌,没人限领一张,当天有效,在离开这酒楼之后,这竹牌必须归还。

本来看到这么漂亮的酒楼,所有人都想着进去一睹酒楼真容,更别说,这酒楼横空出世的冬季新鲜蔬菜,那就更加勾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和进去尝一尝的跃跃欲试的心态,最最主要的是,这酒楼所有食物,还全部免费吃,虽说只有前一百名。

林月兰早早就吩咐了张元彬对酒楼做好了宣传。

因此,酒楼开张的当天,前来排队领牌子的人,排了两条大长龙,从酒楼的门口,直接排到了街头巷尾,远远的超过了一百,两百,甚至是五百人……,看样子,大半个安定县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过来排队了。

截取了前一百名之后,张远彬作为酒楼的掌柜就走了出来,对着那些排队的众会举手作揖,带着些歉意的说道,

“不好意思各位父老乡亲们,今儿个前一百客人已经满额,如果还要吃免费食物,各位请明天再过来等候。如果要进酒楼尝一尝的,今天、明天、后天,三天都按五折优惠,一律十五个铜板。

三天之后,本店恢复正常价格,按三十铜板一位,同样的,三天之后,已经没有免费名额了,请各位父老乡亲,街坊邻居谅解!”

既然是开酒楼的,当然不可能有天天免费的食物,这大家都能理解。

可是,要出钱进酒楼吃饭,竟然要先交十五个铜板,哦,不对,三天之后是要恢复三十个铜板,这是哪门子道理啊。

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还不太明白自助餐的意思。

以为交十五个铜板,或者三十个铜板,就以为是去戏园子听戏一样的门票费。

这下子,立即惹来一些人的恼火了。

有人立即怒问道,“张掌柜,我们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进酒楼吃饭的人,还需先交门票费的,而且还这么黑心,一要就要三十个铜板。这你来我往酒楼简直是个黑店,大伙儿,你们说是不是啊?”

他的话一落下,当然获得大家的一致支持。

“对呀,对呀,这酒楼真是黑心黑店。进去吃饭,竟然还要先交门票费用的。他们这是要钱要疯了不成?”

“嘘,你还别说。他们不是要钱要疯了,而是我听说这酒楼背靠周县令呢,所以,他们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这么要钱的?”

“咦,这周县令也算我们的好官,他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事?这可是涉及到他当官名声的问题啊?难道他也是要钱了?”

“嘘,你小声点。你这样说,可别让周县令的人听了去啊。”

……

林月兰就二楼餐厅的包厢里,一手拿着一只碧玉杯子,眼睛犀利的瞧着楼下的一举一动。

听着这本是自助餐费的事儿,他们这些人竟然拐弯想到这酒楼黑心黑店上去了,更离谱的是,竟然因此引起了众人对周县立的不满上去了,这可是败坏周县令名声的事儿了。

脸上顿时一阵黑线。

这些人的想像还真够丰富的。

张元彬瞧着大伙儿你一句我一言的,对着酒楼和周县令不满了,心里顿时有些心慌。

他之前一直是个只读圣贤书的书生,对于外界之事,充耳不闻,更别说放在心上,因此,对于处理这些事情,还是有些凌乱。

但是,他在这三个月之内,必须锻炼自已当好一个掌柜,不然,他就会失去自由。

张元彬双手握拳,暗自压下内心的惊慌和不安,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抱手作揖,对着门前的客人们,说道,“大家请安静,大家请安静!各位请听张某解释解释!”

只是,之前大家对于酒楼要收门票费用之事,有些人过于恼怒及偏执,而张元彬的声音,有些弱小,有些压不住场子,因此造成了现场有些混乱和喧闹。

林月兰和蒋振南在楼上瞧着,眼看着就要出乱子了。

蒋振南有些担心的问道,“他这个样子,一会会不会出大乱子啊?要不,我下去一趟?”毕竟他有内力。他说张元彬这个样子,就是指他那有些怯弱的模样。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轻云风淡的说道,“既然他要做你来我往酒楼的掌柜,这一关他必须自已闯过去。不然,一个没有用的人,也就没有资格做我的人。”

这是考验张元彬的第一关,如果连这关都过不去,那张元彬这个人就算废弃了,之于她来说,就是一个没有用的人。

她向来不会要一个没用的人。

一听到林月兰说我的人时,蒋振南心里有些暗暗吃醋。

不过,他瞧着面色明显有些慌张,额头隐隐有冷汗渗出的张元彬,还是很认真的说道,“下面的人太多了,而这些人明显有些偏执和暴躁,一不小心,这些人可能就会不顾一切闯进酒楼,张元彬一个懦弱书生真能压住吗?”

不是他小看书生,只是在他的印象之中,那些口中天天念叨着“之乎者也”的书生,都是手无缚鸡之力,性格孤傲却又自以为是懦弱之人。

相信这个张元彬也不例外。

只是现在林月兰要考验这个书生,没有得到林月兰的准许,他又不能出手相帮。

所以,同样也就在一边静待旁观吧!

张元彬瞧着这慌乱躁动的场面,心急的全身冒汗。

他不住的劝着自已,冷静,冷静,必须冷静。

然后,他就真的慢慢的冷静下来。

既然无法大声制止这些人的躁动,还不如想个办法,让这些人安静下来,听他说话。

他眼睛往四周看,突然,他看到旁边有人拿着锣鼓。

他立马计上心头,从那人手中拿过锣鼓,然后,猛得“当当”的敲了几下。

这锣鼓的声音,确实是大的,有些震耳欲聋了。

所以,前面这些议论纷纷又带着怒色的人,最先停下来,一脸的疑惑望着张元彬。

前面的先停了下来,后面的瞧着前面的人安静了下来,一时好奇,也立马安静下来,顺着他们眼光的方向盯去。

这样一来,没过多久,这满场的躁动和喧闹,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张元彬把锣鼓还给旁边的人,然后,再抱手作揖,对着众人说道,“请各位安静的听张某说一说。张某知道众人对于这先交十五个铜板和三十个铜板的事儿不太理解,那张某现在就跟各位解释清楚。

不管是十五个铜板,还是三十个铜板,都不是大伙儿认为的进酒楼吃饭的门票,而是,”他眼光扫视一眼这前头前尾的人,很是认真严谨的说道,“就是食物费。”

这话一出,立即让很多人惊讶了。

于是立马有人疑惑的问道,“张掌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元彬继续解释道,“是这样的。这酒楼一楼是娱乐休闲的地儿,听书喝茶吃点心,二楼则是本酒楼的餐厅。只是客人们在这吃饭有些特别,就是,酒楼所有的菜做出来,放在一个平台上,客人可自主选择爱吃喜欢的吃,而且可以随意吃,管好吃还管饱。

这样的吃法,就自助餐。

只是,本酒楼毕竟是一个酒楼,除了一些特定免费赠送的食物之外,其他肯定要收取一定的费用。

现在你来我往酒楼新开张,前三天,没有抢到免费名额的客人们,只要出十五个铜板,只要出十五个铜板,就能让你吃到在冬季吃到新秀新鲜蔬菜,管够管饱还管好,赶快行动吧!先到先有优势哦!”

“噗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