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没错,就是火锅/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文才指这些生菜生肉,十分疑惑的问道,“月兰妹妹,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要我们生吃这些东西不成?”

林月兰嘴角抿着笑,说道,“周大哥,东西还没有上齐,别急,我说了会给你们一个惊喜的,你们稍等一会吧!”

冬天吃火锅最暖身子。

听到林月兰如此说,周文才和周县令只能压下心底的好奇和狐疑眼神,耐着性子等着林月兰口中的惊喜。

蒋振南瞧着两位的表情,也知道他们是不太相信,这些生菜生肉,能给人什么样的惊喜。

就如他当初狐疑的神情是一个样的。

瞧着蒋振南正襟危坐在林月兰旁边,周县令压抑着好几次激动的神色,想要跟蒋振南搭话,毕竟,以蒋振南的身份,他们这些小官小令平时少见到,更别说借近与他说个话,套个关系什么的。

以前传言说蒋振南的样貌,是丑得惊天地,泣鬼神,那样让人惊恐与害怕,可现在知道面前这个英俊潇洒相貌堂堂的青年男人,就是战神之后,偷偷疏了口气,之前那些惶恐,也慢慢的有放松。

周县令看着蒋振南问道,“南公子,听说您是林姑娘家的客人,不过,瞧着您的口音像是北方那边的,敢问南公子,可是北方地带之人?”

周县令有些小心的试探和拉近关系。

因为林月兰需要与周县令保持良好的关系,所以,蒋振南也不会对周县令太高冷不答。

蒋振南点头应道,“不错,在下正是北方偏向之人。”

周县令再问道,“那不知是北方哪方人士,幽洲、北林、兖州或是,京城?”

他说京城时,语气微重,像是要确认某事一般。

只是周县令的心里是有些忐忑不安的。

他倒是有些担心,这样目的发问,会惹怒蒋振南。

蒋振南拿过一杯酒,轻轻喝了一口,然后,就放在桌子上,有些响声。

他一双锋利的眸眼,犀利的瞧着周县令片刻,之后,他冷声的说道,“京城!周县令,可还有什么要问的,南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周县令顿时有些紧张了,知道自已的试探让他有所不悦了。

心中有些惋惜的暗叹了一声,也罢,守好自已的本份吧。

周文才看着了这会的气氛又些僵凝,表情的笑容有些暗淡了下来,片刻之后,他又扬起笑容,问着林月兰,道,“我说月兰妹妹,你说的惊喜到底是什么啊?我可真是好奇的很呢?”

林月兰笑着往向门口,说道,“这不是来了嘛。”

周文才立即狐疑的把头转向门口,然后,就看到两个女小二,端着一个罐炉及铜盆做成的鸳鸯火锅盆,走了进来。

“这是要做什么?”周文才十分好奇的道,“这是要在这时现场煮菜吃吗?”

林月兰笑着道,“没错。我们就是现场煮着吃,边煮边吃!”

两个女服务把东西放下,然后点上来,一股蓝焰色的火苗渐渐燃起,周围还放着黑色拳头大小碳。

周文才瞧着中间那燃着的白色晶体,分外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瞧着一个白色晶体点燃发出的蓝色火焰,周文才与周县令也是惊讶极了。

林月兰解释道,“这是石蜡做成的固体酒精!”

周文才惊呼道,“石蜡?这是石蜡!只是固体酒精又是啥东西?”

林月兰,“……”真多问题啊,真想给弄个十万个为什么给他。“就是可以燃烧的东西。”

等这些火焰慢慢燃起,周围的黑碳逐渐起火,铜盆里的水开始沸腾时,林月兰就把旁边放着的调料逐渐放在铜盆里,一边放着辣,一边没有辣椒的。

瞧着一边那红通通的东西,周文才再次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林月兰道,“辣椒!”

“辣椒?”

“这又是什么?”

指着桌子上一个装着黑红色的碗问道。

“这是酱油!”

“什么是酱油?”

“这个呢?”

“醋!”

“芝麻酱!”

……

以前是蒋振南这个好奇宝宝,现在变成了周文才这个好奇宝宝,外加另一个表情狐疑,双眼疑惑的大人。

等这些调料一一配好之后,放下锅里之后,片刻,这锅里就飘散着新鲜又吸引人的香味。

“好香啊!”周文才吸了吸鼻子,瞧着锅子里汤都要流口水了,“难道我们就吃这些汤吗?”

林月兰摇了摇头,然后动作却是端着旁边的一盘青菜,先用筷子拨了三分之一下去,再用公筷拌了拌,瞧着青菜变色,熟了之后,林月兰就说道,“大人,周大哥,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

林月兰的话音一落下,蒋振南就摔先拿起筷子先给林月兰夹了一筷子,放在盘子里,然后再夹了一筷子放在自已面前的盘子里,随即就酱着调料开吃起来。

周文才和周县令先是目瞪口呆的瞧着蒋振南的动作,随即父子俩再是面面相觑,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夹着锅里的青菜放到自已面前的盘子里。

然后学着蒋振南吃的模样,吃了起来。

只是,他们一进嘴,这火辣辣的赶紧立马占满整个口腔,让他们想要立即吐出来,可是,这又辣又香的味道,实在是让他们舍不得,所以,快速咀嚼几下,就囫囵吞枣般的吞下肚子。

很快那种火辣辣又热暖暖感觉从腹肚中传遍全身。

“哇哇……”

周文才辣得哇哇叫,一边用手朝着嘴巴的方向散风,一边急着找水喝,嘴里还不住的喊着辣辣,咕噜几声,一杯水就下了肚子。

等缓过劲来时,已经辣的满脸通红,全身热汗了。

“这是什么东西啊?这么辣!”

周文才喘着气问道,一边筷子仍然朝着那有红通通有辣椒半边锅里夹菜。

他感觉这种味道虽说辣,但却是辣得起劲,辣得过瘾,越辣越想吃的那种,所以喽,不由自主的又朝着辣椒锅夹去。

林月兰解释道,“这是鸳鸯火锅,按着大家的口味,一边放着辣椒的汤料,一边却是无辣椒的清汤。周大哥和大人如果受不了辣椒的辣,可以吃这边清汤的菜啊。”

“不,不,我就要吃这边有那什么辣椒的汤,”周文才一边辣得满脸通红,一边对于这种滋味爱不释舍,“真是又辣又好吃!”

一边的周县令虽说没有出声,但是瞧着他筷子夹菜的方向,很明显也是对这种有辣椒的汤料情有独钟啊。

之后,四人也就没怎么说话,都是在抢着唰自已想吃喜欢吃的菜,生怕一个疏忽,自已喜欢的菜被别人抢了去,即使是父子之间,口腹之欲也没有相让的。

吃了整整一个时辰,四人总算把这一桌子的菜给消灭完了。

周文才一边靠着椅子,一边揉着自已如怀了孩子般的肚子,再一次好奇的问道,“月兰妹妹,这东西真是又新鲜又好吃,真是太过瘾了。哦,对了,月兰妹妹,你还没有告诉我们,这种新鲜吃法,叫什么?这又不炒不蒸的。”

林月兰说道,“这是火锅!”

“火锅?!”周文才和周县令拧了拧眉,似乎在思考有没有在哪里听过这种吃法。

但无论是在京城,还是在其它地方,都没有听过这种“火锅”的吃法。

“难道是因为要一边用火源一边用锅罐煮涮着吃东西,所以叫火锅不成?”周文才有些打趣的道。

林月兰却很是认真的点头道,“差不多就是这样的说法。火锅很适合在冬季吃。冬季吃火锅,暖身暖胃!”

周县令听着,很是认真的问道,“所以,这酒楼你打算主推火锅?”

林月兰点头道,“没错。”

“可瞧着刚才的吃法,都是一些新鲜生菜,这个酒楼这么大,你真能提供这么多新鲜蔬菜不成?”周县令很是狐疑道。

冬季能培养一些蔬菜已经很了不得了,可是要种大批的蔬菜,简直有些痴人说梦。

林月兰却是认真的回答道,“大人,请您放心!我既然有这个打算隆重推出‘火锅’吃法,肯定要有所准备。我在林家村种植了一百三十多亩的蔬菜,足够供应这个冬季的销量了。”

周县令很是惊讶了,“一百多亩?”

他可是听说林月兰是被逐出家族,与所有亲人断亲绝脉的一个孩子啊。

一个孩子竟然有这么大的能耐,盖房子,继承林记药铺,与酒楼合作,还自已开酒楼。

现在又乍然听到她还种了一百多亩菜地,算一算这个孩子的身家,可是至少上万两啊。

这还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啊!

周文才听到林月兰种了一百多亩地的蔬菜时,同样的震惊,他睁大眼睛惊讶的问道,“这么多!那除了给这家酒楼供应,会外卖吗?”

如果会外卖的话,他一点都不介意,派人天天到林家村买菜去。

能新鲜蔬菜吃,总比吃那些干菜咸菜好吃多了。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一百多亩地的菜,除了供应自家酒楼和悦来客栈之外,还可以对外卖出。当然了,在价钱上,肯定要贵一些。不过,周府那边,价格降三成,每七天,我会派人送一次菜过去。”

周文才欣喜的点头道,“好,那先谢谢月兰妹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