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酒楼出名,状告不孝!/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来我往酒楼出名了。

你来我往酒楼的建筑负责人林金兰和工匠胡大一出名了。

你来我往酒楼的冬季新鲜蔬菜出名了。

你来我往酒楼的自助餐出名了。

你来我往酒楼的火锅更是出名了。

总之,涉及到的你来我往酒楼的一切,似乎都出名了。

现在安定县的你来我往酒楼,提起你来我往酒楼,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都是兴奋唧唧的开始讨论起你来我酒楼的各种特色,及各种好吃的菜极色。

他们一见面,就会发问,“你今天准备去你来我往楼吃自助餐,还是火锅呢?”

自助餐开业前三天,收费是一半十五个铜板每一个人,那会儿,酒楼天天爆满,大冷天的,一天都晚都有人在外面排着队,就是想要尝一尝鲜。

不过三天之后,因为费用相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有些高了,所以,这排队的客人相对少了很多,但酒楼客人还是天天爆满。

至于火锅,价位虽高了一些,但却没有阻挡他们对于火锅的热衷,尤其是那些家里有些钱以上的人家。

因为凡是吃过火锅的人,都知道,在这大冷天吃火锅,别有一翻滋味。

这菜一进肚子,全身就暖暖的,还有一种滋味——这就是辣。

谁也不知道这种东西是什么,红红的尖尖的一个东西,竟然是如此的辣人,可是这种辣,简直让人又爱又恨。

爱的当然是这种辣给以的一翻滋味,越吃越上瘾,恨的就是这种东西实在太辣,辣得人满脸通红,辣得人全身出汗,只想喝水。

总之,对于火锅,那些只要稍微有钱人,就想偏爱的一种吃法。

你来我往酒楼生意的火爆,让周文才这个二老板都未曾料到。

他现在心底有些暗暗后悔,提供的资金少了些,占据的份额少了些,这样一来,他所得到分成就少。

瞧瞧现在这火爆的生意,这酒楼所赚利润肯定很多很多,可他只能可怜的看着林月兰赚钱,他却只能数着可怜的那些小钱。

你来我往酒楼的营业已经逐渐进入正轨,张元彬从第一天的有些惊慌失措,到现在能够井然不紊的管理处理酒楼的各种事务了。

呆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了,林月兰打算回林家村。

毕竟,林家村还有很多事要做的。

正在林月兰和蒋振南启身打算回林家村时,县衙门前,有人“鸣冤击鼓”了。

小十二急急忙忙从外面跑进来,一看到林月兰和蒋振南手上的包袱,立即惊讶的道,“林姑娘,头儿,你们这是?”

蒋振南道,“我和月儿姑娘,正打算回林家村。你这匆忙过来,有事吗?”

小十二立即想到自已匆忙赶过来的目的,心急的说道,“林姑娘,林三牛带着状纸在衙门前击鼓了!”

虽说林月兰一直说等着林三牛来告状,可是小十二心里还是不由的担心起来。

毕竟,父状告子女,在龙宴国,可都是能告赢的。

传闻中,三年前,一个身居高位的官员,小时被父母抛弃,然而,当那对无良的父母找到他之后,就是告他不孝,害得他身败名裂,最后只能以死谢罪。

一个高官都能被告倒,更别说林月兰还只是一个毫无靠山的农家女。

小十二有些担忧的问道,“林姑娘,就这样让他来告真的没有问题吗?”

林月兰嘴角浮现一抹嘲弄的冷笑,她道,“呵呵,有没有问题,只有等他们状告之后,方能得知。”随即,她就安慰着小十二道,“小十二哥哥,不用担心。我们走一步,看一步吧!”

三人站着说话没有多久,衙门的捕快就过来了。

这两个捕快还是先前到过林家村,请林月兰的人。

现在二人一看到林月兰和蒋振南有些发愣,之后两人对视一眼,顿时有些疑惑起来。

林月兰瞧着两位熟人,立马上前,很是熟练的打着招呼,说道,“周大叔,李大叔,你们好啊!”

两位衙役点了点道,“托林姑娘的福,我们很好!”

因为酒楼请了不当值的衙役们过来临时当了一下护卫,威慑那些有企图有打着主意有心思之人,酒楼一般都会好吃好喝招待他。

所以,衙门的衙役捕快不当值时,都很乐意在这做护卫的兼职,除了酒楼给一些额外的工钱之外,更重要的是,他们可以满足一下自已的口腹之欲。

因此,县衙的那些衙役捕快们与酒楼的掌柜和小二们关系都很好。

林月兰这段时间在酒楼内,衙役隐隐知道林月兰与这酒楼的关系匪浅,但却不知道她就是酒楼真正的老板,但也不妨碍他们与林月兰熟悉。

至于林月兰为何要请衙役过来当兼职护卫呢?

除了威慑那些想要闹事的人,最主要的是,这家酒楼突破传统,请了一些女人来当小二,所以为了防止那些客人骚扰女小二,就必须要有人来保护她们。

至于这些女服务员们,大多数是因为孤儿寡妇,生活实在贫困,实在生活不下去,听说这酒楼招女小二,就过来了。

毕竟,这妇女抛头露面的活儿,总是会被人指指点点闲言闲语被人大骂不要脸荡妇等等,来这应聘,也是鼓足了极大的勇气。

唉,说来说去,实际上也是被生活所逼!

本以为她们来这当女小二,会受到男人们的骚扰,也准备了容忍,只是让她们这些女人没有想到是,这酒楼会保护她们的安全,保护她们不被骚扰和侵犯。

这让她们感到尊重和幸福快乐!

她们知道,这一切源于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你来我往酒楼的东家,一个孩子——林月兰。

两位差大叔互相瞧了一眼之后,看着林月兰有些疑惑的道,“林姑娘,你是林家村的林月兰,那么你父亲是不是叫林三牛?”

一个才十二三岁的孩子,竟然会被亲生父母状告不孝,而这个人还是他们所认识的人,这让他们心里有些不接受。

毕竟,一个对父母不敬不孝之人,是会受到大众的鄙夷和指指点点的,而上告的不孝之人,可是要受到官府严厉惩罚的。

因此,这两位衙役心里有些惊恐,很是希望林月兰回答,“不是。”

果然……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不是!”

刹时让两位衙役提着的心放了下来,然而,他们似乎放的太早了。

林月兰继续道,“从三年前就开始不是了。”

两位衙役一头雾水,不解的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月兰道,“意思就是三年前,那个林三牛是我的亲生父亲,但是,在三年前,林三牛与我林月兰断亲绝义了,断了亲缘血脉的亲人,还算是亲人吗?”

两位衙役震惊的表情显然有些不可置信,他们摇了摇头道,“当然不算了。如果还算,那算什么断亲缘血脉啊!”随即两人就立即反应过来,问道,“所以,这么说来,你与这个林三牛确实没有一点关系了,他也不是你的亲爹了。

只是三年前就把你剥离了家族,与他们断绝了一切关系,那时你才九岁吧?他们是打算让你自生自灭吗?”

一个九岁的孩子,怎么养活自已啊?

“是啊。”林月兰点头道,“这三年,除了村里人偶尔给出的一点救济,其它都是我自已到处找吃的。运气好,可能会捡到一些不要的菜叶子之类的,运气不好时,也就只能自已上山找一些吃的,你们也知道,我一个孩子上山是多么的危险。但是,为了有一口吃的,又不得不上山了。”

听着林月兰说的这些话,两位衙役顿时觉得这孩子可怜,他们气愤的怒道,“他们真是混账!”

只是随后,他们又有些疑惑的道,“林姑娘,那家人为何要跟人断亲绝脉?”

“因为有一个道士说我克夫,然后,所有人随即把我说成克亲的克星,”林月兰反应淡淡的说道,“所以喽,他们就在谣言的第二天,就迫不及待的把我赶出去了。”

听到林月兰说自已是克星,两位衙役又互相看了一眼,表情有些微妙。

那个李衙役眉头皱了皱,有些疑惑的问道,“难道从宁安镇传出来的克星,据说是克夫克亲克身边人的克星,是你吗?”

林月兰微微愣了愣,她倒是没有想到,自已的克星名声,竟然传得如此远了么?

“胡说八道!”林月兰没有反应过来时,蒋振南却怒了,“他们这些人如此说这么一个可怜孩子,还有没有同情心啊?如果这样说他们自已的孩子,他们愿意吗?”

每一次听到有人说林月兰克夫克亲的克星,蒋振南的胸腔就是一股怒火,很为林月兰打抱不平。

蒋振南的突然发怒,林月兰有些愕然,但随即她反应过来安慰蒋振南,心定淡然很是平静的说道,“南大哥,我都不气,你倒是气什么呀。反正嘴长在他们身上,我们也无法控制。如果每听到一次别人说我克星,就要气一次,那这么一下来,还不把自已给气倒了,这都不值当啊,你说是不是啊?”

蒋振南却仍然有些愤愤不平的道,“可你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啊。一个孩子,就不应该承受这些。”

林月兰却轻描淡写的说道,“谁不是孩子中过来的。南大哥,你放心,即使我是一个孩子,我也是一个坚强的孩子,才不会为了这些流言蜚语而气坏自已的。所以,南大哥,你也不要生气了。那些话听过之后,就当作那些人在放屁就是了,不听罢了,否则,熏得还是自己。”

“噗嗤!”两位衙役听到林月兰的比喻,顿时觉得好笑,“林姑娘的心态真是好啊。”

随即他们又立即严肃的说道,“林姑娘,我们已经在这耽搁的时间太久了。不管林三牛现在是不是你的父亲了,现在他拿着状纸来状告,那就请林姑娘随我们走一趟吧!”

虽是很是熟悉之人,但不得不公事公办。

林月兰也没有拒绝,说道,“好。”随即,她就了一个女服务员,把手中的包袱,递过去,吩咐道,“你把我们的包袱送回房间去!”

服务员很是恭敬的应道,“是!”

张元彬之前一直在处理后勤上的事,听到汇报,说是衙门有人来找林月兰,心里有些发慌的立即走了出来。

张元彬一出来,就对着两位衙役作揖,有些心急的问道,“二位官差大哥,是我家少东家惹什么事了吗?如果她真惹事了,我来赔礼道歉,请不要为难我家少东家,可好?”

两位衙役有些不明所以,不过当反应过来时,他们笑着应道,“张掌柜,你放心,你们少东家没惹事。只是,”他们敛上笑容说道,“她也确实有些麻烦在身,不得不去一趟衙门。”

张元彬听到麻烦,脑袋里立即“轰”的一下,有些空白和思考不过来人。

在他的心目中,林月兰这个东家,虽说年纪小,但却是无所不知很是从聪明的一个人,任何事情在她眼中,她只要挥挥手就能解决。

可是,现在却有“麻烦”二字放在了她身上,看来确实不是一件小事啊。

张元彬有些哆嗦的问道,“什么麻烦?”

两位衙役也没有隐瞒直言道,“就是有人状告林姑娘不孝!”

张元彬听罢,脸色吓得立即变成苍白苍白的。

这哪是有些麻烦,明明是个大麻烦啊。

子女被状告不孝之后,那多半会受到严厉的惩处。

除了要无条件要听父母话,无条件赡养父母之外,脸上还必须刻“不孝”二字,走到哪,都会被人扔石头扔菜叶子的局面。

可少东家还是个孩子啊,这到底是怎么样无情父母,竟然要如此置于自已的女儿如此地步啊。

林月兰瞧着张元彬有些被吓得有些苍白的脸色,她立马安慰道,“张大哥,放心吧,没事的。我一定会好好解决的。”

张元彬依然有些害怕担心的道,“少东家,那可是不孝罪名啊?”

小十二瞧着张元彬那担忧的脸色变成苍白苍白的,有些不忍了,他过来安慰道,“张掌柜,你就放宽心。以我对林姑娘的了解,林姑娘说她能解决的,就一定能解决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