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公堂对峙2/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三牛受着伤,紧着害怕的心,断断续续的把与林月兰断血缘绝亲脉的前因后果给说了出来。

当然了,或许是他们在林家村就商量好,打好草稿的,这会把林月兰是克夫克亲的克星之事,即使是结巴继续,也润色的很是丰满,把一切归于,为亲着想,不得已而为之。

“大人,事情就是这样,”林三牛小心翼翼的说道,“因为兰丫头是克亲克星命格,为了林家的安平及家人健康,我们都是不得已而为之,大人,草民属说句句属实,请明查!”

众人听到林三牛的解释,也算是理解的点了点头,一时之间在公堂之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起来。

“原来这孩子是克夫克亲的克星,这也怪不得这孩子的所有亲人要跟她断亲脉关系呢。”

“就是呢。如果我家有一个克亲的克星,我也肯定要跟她断绝关系的。任谁也不愿意一个克星把自已及家族人给克了的啊。”

“所以,这么说来,他们对这孩子断亲绝脉,也是情有可缘的。只是,为何,现在一个父亲要状告被断亲的女儿不孝呢?”

“就是啊。按理说,这样一个克亲的克星,躲都还来不及,缘何又要以父女之名拉扯上关系,难道就真的不怕被克吗?”

“嗯,看来又有一番隐情吧。”

……

周县令听罢,同样的一手拿着惊堂木,一手轻抚着自已的胡须,眉头微微皱了皱,然后就对林月兰问道,“林月兰,林三牛所说可是属实?”

可谁料到,林月兰嘴里却轻轻的吐出了两个字,震惊了周围人。

林月兰说道,“回大人,不是!”

周县令却是严厉的大声喝问道,“林月兰,本官再问一遍,林三牛所说到底是不是属实?”

林月兰清冷响亮的答道,“不是!”

“啊!”

周围一片惊讶!

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断了亲脉血缘,那肯定是事实,但是,这孩子又为何不肯承认呢?

就在周县令和旁众惊讶之余,林月兰把事情娓娓道来。

“大人,民女与林家断绝亲脉关系,起因虽是克亲克星命格,但是,”林月兰锐利又清亮的双眸,扫过林三牛及林老三,再轻扫了一下旁边的听众,最后又很是认真严肃的看着周县令,声音洪亮清脆却又犀利的说道,“真正的原因,却是民女想要活下去!”

想要活下去!

这几个多简单的字,又多么通俗易懂的话。

然而,真正的意义,却又让所有人触目惊心,心惊胆颤!

这话从一个孩子嘴里出来,更是让人感到惊诧及惊恐。

周县令神情十分严肃,大声的喝问道,“此话怎么讲?”

林月兰道,“民女九岁时,遇一道士路过林家村,到林家讨碗水喝,民女一时心善给他舀了一碗水,喝水过他,他就直接断言,将来民女克夫。此事,被村里一名妇人听了去,谣言变成了克夫克亲。

如果只是这样林家人害怕被民女克了,与民女断亲也变罢了,民女为着亲人们着想,我也就认命罢了。总归他们是民女的亲人,真克了他们,民女还真不如用命赔上吧。

然而,却在谣言的第二天,”

林月兰说到这,本是轻云风淡的语气,刹时间变得冷厉与隐隐的恼怒。

瞧着这个孩子那变化的表情,所有人都猜测到这里肯定又发生了什么事,才会导致一个孩子,对亲生父亲,对待所有亲人如此冷酷无情。

所有人都竖起耳朵,想要静听着接下来到底又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林月兰继续道,“却在谣言的第二天,民女的这些所谓的亲人,亲爷爷,亲奶奶,亲大伯,亲大叔们,全部人聚集在林家院子,威逼着一个作父亲的,在院中的大水缸中,亲手淹死自已的这个所谓的家族克星。

民女这位亲生父亲,民女的亲爹,且二话不说,就照办。

如果不是民女为着活下去的本能,趁着他们在议论如何处置民女,逼迫民女父亲时,逃出大院去求救,或许现在民女的尸骨已经化成了石头骨了。”

林月兰的叙述,却给除了状告之人,一股害怕与恐惧。

这是我冷酷的一个家族,一个多么无情的父亲,这样一个冷酷无情的亲人,竟然真的如此不给一个孩子活路,且这个孩子,还是他们的孙女,侄女,及亲生女儿呢。

就如这个孩子所说,如果他们真是害怕克亲克星命格的亲人,那就直接干脆的先行断亲绝脉,把一切亲缘割掉,那就不是所谓的亲人。既不是亲人,那克亲克星根本也就克不到自已身上来了。

可是,这些人又是如何做的?

事情还不确定,只是在谣言的第二天,就要对自已的亲孙女,亲侄女,甚至亲女儿下如此毒手。

这真是太可怕了!

听到林月兰的讲述,林老三和林三牛的表情,立即变得难看和愤怒起来。

这个死丫头,这个死丫头,竟然真把“家丑”扬到外面来了。

这真是让他们又气又恼又怒。

林老三脸色铁青的对着林月兰恼羞成怒的大声骂道,“死丫头,你胡说八道什么东西。如果当初林家真要把你弄死,你还能站在这公堂之上,对你亲爷爷亲爹如此无理不敬?”

“这个死丫头,你本来就该死,不然,我们林家就没有好日子过!”一道尖锐的女声从旁听者中传了进来。

“啪!”

林三牛的话一落下,周县令就拿着惊堂林重重的拍了一下,严厉的大声道,“到底何人竟然在公堂上咆哮,可知该当何罪?”

这尖锐泼辣之声,除了李翠花也没谁了。

她听到林月兰把他们当初想要弄死她的事说出来,也与林老三一样,异常的恼怒,才会本能似的脱口而出对林月兰说那些骂人的话。

此刻,被周县令一个喝道,立刻吓得缩着脖子禁了声,双眼躲着,不敢看向高堂上的周县令。

威慑到旁边大闹之人后,周县令又立即对着林老三严厉的喝道,“大胆林三斗,竟然在公堂上大声咆哮,可知该当何罪?”

林老三被周县令这一声,立即打个机灵,磕头求饶的道,“大人饶恕,草民知罪,草民知罪!”

周县令神情严肃的大声说道,“好,念你认罪态度好,本官暂且饶过你一次。如再犯,且受十个大板,无人可再替你受罚,可知?”

林老三一听,不住的磕头,“谢大人,谢大人,草民警记大人警告!”

周县令点了点头道,“嗯。”

随后,周县令又对林月兰确认说道,“林月兰,你所说可是事实?可有证据证明?”

林老三一听,又立即想要抢话,但是想到周县令的话,立刻不敢吱声了。

林月兰抱拳回道,“回大人,民女所说句句属实。当初民女逃出林家院子时,恰碰到林家村的里正及众位村民,他们可以为民女证明,当时确实是林家想要把民女置于死地。”

周县令听罢,又立即回过头反问林三牛,道,“林三牛,林月兰所说,可是属实?当初可是你们想要毒杀亲孙女,亲侄女,亲女儿?”

林三牛趴躺在地上,对着周县令的问话,有些赧颜不敢回答,但是又不得不回答,他硬着头皮道,“回……回大人,属……属实!”

这事可以在林家村查证的,就算想要撒谎都不能。

林三牛一承认这事,那门边旁听的众人,一下子“哄”的响起来了。

真不太敢相信这样的事实。

这样的亲人,真是太可怕了。

周县令拿着惊堂木再拍了一下,重重的“啪”的声响,立刻响彻在整个公堂。

周县令严厉的喝问道,“林三牛,林三斗,下手杀人,可知晓是死罪?”

一听什么死罪,本是毫无血色的林三牛,吓得立即惊慌起来,他不住的磕头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草民知错,草民知错!”

周县令继续道,“念你们当年最终没有犯下重错,留下林月兰一命,可免死罪。但是,死罪可命,活罪难逃!

林老三身为林家一家之主,林月兰的亲爷爷,主使自已亲儿子林月兰亲爹,亲自暗下杀手,此乃重罪,现判三十大板;林三牛,所犯故意杀害之罪,念你是听令行事,不得已而为之,微微减轻罪责,判二十大板。立刻执行!”

很快,就有捕快拉着两人到长板凳上,趴好,然后,那如婴儿手臂粗的棍子,立马重重落下。

对于这样出乎意料的结果,所有人有些吃惊不已。

这不是一个父亲状告女儿不孝的吗?

怎么现在,这……这结果,似乎……

被告的人没有一点事,原告就一上来几个罪名,然后落下一身板子。

实际上,这样的结果,却是使得跟随林老三和林三牛一起过来的林家人,更为惊愕。

他们来时,可是自信满满的能把林月兰给告下来,然后,就把林月兰的钱啊,房子,铺子什么的都得到手,然后就可以过着仆人成群,被人伺候的好日子。

可到了这公堂之上,任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状还没有告下来,他们这些原告就有一身罪名在身?

这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