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公堂对峙3/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状还没有告完,林家父子,就惹来一堆罪名,招来一身的伤。

这让林家人,特别是受伤严重的林老三,他那三十棍子下去,老命都已经去了半条,好在他们是常年干着农活的人,身子骨硬朗,不然,别说还能剩下半条命,就是能不能活着回到林家村还是个问题。

可林老三十棍之后,他那挨打的屁股,已经肿得老高老高了,还夹着一股股鲜血渗出,瞧着让人触目惊心,但林老三硬是挨着,惨白的脸,冷汗从脑门上一汩汩滴下,却没有让自已晕过去。

不然,他就就真的来了公堂一趟,遭了大罪不说,还是什么东西都没有不得到,他怎么可能甘心呢?

至于林三牛呢,很明显他年青力壮,身子骨比林老三的更好。

之前挨了十个板子之后,后面加的二十个板子,除了脸色苍白的难看,额头上也是冷汗渗出,但也硬是咬牙,没有让自已在这公堂大叫一声。

两位当事人,该给的惩罚,已经惩罚过了。

可是,这两位击鼓状告不孝的案子,也要继续。

周县令拿着惊堂木,重重拍的一下,然后严肃的对着林月兰大声说道,“林月兰,不管以前,你与林三牛是否断绝父女关系,只要父母有需要,你这个断亲的女儿,就必须向父母孝敬。

龙宴国以‘孝’治天下。

父母即使再不对,有再大的错误,身为子女不言父母之过。父母的养育恩情,是天下所有子女们必须还报。

现,林家村林三牛状告其女林家村林月兰为不孝。本官依照本国国章律法,审理此案。

原告,林三牛为父,状告被告林月兰为其女。”周县令严谨认真的审理案件。

随后,他又重拍了一下惊堂木,大声的向林三牛喝问道,“林三牛,缘何状告已经断亲绝脉三年的大女儿林月兰?”

林三牛挨了三十个板子之后,苍白着脸色,浑身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再爬起来跪下,他直接躺在地下,微微抬起头,小心紧张害怕却又古板的说道,“回……回大人,草民三年前对大女儿林月兰所做之事深感愧疚,本是打算与此女儿除了默默关心,再无往来。

这三年,草民尽管对着大女儿不管不问,可是草民家的婆娘自从在大女儿分出去之后,日夜涕泪,身子也一天天垮了下来,直到前段日子,重病的下不了床。

只是奈何草民家里无钱,不能为家里婆娘请大夫买药。

而与之相反的是,大女儿林月兰的生活却越来越好,盖了一栋三进三了出的大院子,还花了很多钱买下几百亩的田地。

瞧着自家婆娘的病情,再看看大女儿的富裕日子。

为了给婆娘治病,让她不再受病痛的折磨,我下了下心,决定找大女儿给点钱。

可是,”说到这里,他惨白的脸上显示着痛恨疾首的表情,恼怒道,“这个不孝女,竟然以三年前那件事为借口,更为荒唐的是,她竟然以之前在林家干过活,给算工钱,说我们林家欠她的,不给一文钱不说,还很是不敬不孝的对林家所有长辈直呼名讳。

现在此女,有钱傲慢无人,林家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遭遇变故,根本就无力跟现在有钱有势的林月兰争执。”

林三牛在所有人面前,以当初的事件,真真假假的自已可怜,和林月兰不孝,全部泼了上来。

可以说,林三牛除了在陈小青生病的事情作了假,其它事情都算是真的。

然而,同一件事情,在不同人的嘴中出来,那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因此,林三牛的这些话,听在所有人耳朵中,是林三牛迫不得已的向大女儿要钱,只是因为自家婆娘病入膏肓,需要钱医治。

可是,作为他们的女儿,看到亲娘病情加重,卧床不起,竟然在亲爹请她出一点医治亲娘时,拒绝了。

这样冷酷无情的不敬孝道的子女,可是要遭天打雷霹的啊。

这一下子,众人本是对林月兰可怜同情的表情眼神,瞬间一换,又开始对着林月兰厉厉谴责与千夫所指的谩骂。

“这样冷心冷情的女儿,怪不得说她克亲的克星呢。”

“也是啊。这也怪不得那家人想要暗暗处置她呢,原来早就认清她是忘恩负义白眼狼的性子。”

“所以说,那家人也算是做的没有不对,这么说来,”有人说道,很快又惊呼起来,“那他们不是白挨板了吗?”

“对啊,这么说来,他们父子俩的板子就是白挨了啊。”

“啧啧,你们瞧瞧,虽说三年前断了所有亲缘,但毕竟还有九年前的养育之恩,就这样眼睁睁的瞧着亲爷爷亲爹挨板子。”

“就是啊,这么不孝的人,就得接受最严厉的处罚。”

“罚她,罚她……”

一阵阵“罚她”的呐喊声,在公堂之下响起。

坐在高堂之上的周县令,眉头紧皱,神情分外严肃,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些人情绪竟然会被林家父子带动。

他有些担忧的看向林月兰,毕竟形势如此不利于她。

片刻之后,他手拿惊堂木再重重一拍,大声的喝道,“肃静!”

他肃静一说口,两边的捕快,就拿着棍子蹬地板,嘴里大喊着,“威武!”

毕竟公堂之下,官老爷的威严在,这些人立刻禁了声,很快这公堂之上,就安静了下来。

周县令大声喝问道,“林月兰,林三牛所说可是属实?”

林月兰在林三牛把那些事件编制起来时,就知道,他们这些人完全是有备而来。

她最近在县城,根本就不知道陈小青到底有没有生病,或者真的病得下不了床。

但是,现在她知道,此刻的陈小青,即使没有病,也会被这些人给弄到一病出来,为得就是陷害于她。

她低眉垂眼,微微深思了片刻,就抱拳对周县令说道,“回大人,有些算是属实。对于林伯母生病且重病在床事,民女并不清楚。因为,这些天民女一直在县城,根本就没有碰见林三伯所谓的给钱一事。至于在民女来县城之前,林伯母还精神济济的拿着锄头下地干活呢。

所以,这位林三伯口中所说的,民女不给钱让林伯母医治,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况且,”

林月兰把话一转,犀利的说道,

“民女略懂医术,虽说不是很精通,但也在安定镇获得一个‘小神医’的名号。

试问大人,林伯母生病,这林三伯不把病人给民女医治,而是要民女直接给钱,这是何道理?

难道民女给曾经的亲娘医病,也需要诊费吗?然而,林三伯从民女手中要到钱,再给民女诊治费吗?”

林月兰口中的林伯母,指的就是陈小青,那很显然,林三伯,就是指的林三牛了。

这样的称呼,在公堂之上的人,倒是没有人认为不对了。

毕竟,之前说过,他们已经是完全断绝亲缘亲脉关系,在这称呼上,肯定不能再喊爹娘了。

林月兰的话一出口,这公堂之下,就一片惊讶之声。

哈?!

这孩子竟然还是个懂医术的主儿,在一个镇上被人称呼为“小神医”,可见这医术方面是不一般。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林三牛以婆娘,也就这孩子亲娘生病的借口要钱,根本就站不住脚了。

镇上的大夫虽不怎么样,但是,对于这些乡下人来说,镇上的大夫已经是最好的了,而这个孩子被人称为小神医,那么很显然,她的医术,肯定比镇上所有大夫的医术都高。

“再则,当实林三伯,和林三爷爷,及李奶奶确实来民女要过那所谓的赡养费,但是,大人,您可知道,他们问民女要多少赡养费?”林月兰很是认真的问道。

周县令嘴角抽了抽,很是配合的问道,“要多少?”

林月兰举手一只手,张开五指,把这周围之扫过一圈,说道,“五百两!”

“什么?”旁听者立即惊讶起来,“五百两!”

五百两,他们竟然向一个孩子要五百两赡养费,他们也开得了这个口。

林月兰继续阐述他们当初索要赡养费的过程,“当初民女偶得一身神力,在大拗山打到一只大虫。他们眼见着,就立即冲过来,以问民女要赡养费用为借口,想要抢夺那只民女冒着性命危险猎得的大虫。民女不肯,就以民女三岁开始下地干活,包揽所有家务,还喝着清汤寡水为借口,让民女给拒绝了。

当时,民女以为,他们不再找民女要赡养费,谁曾想,民女只不过来了县城几天,他们就筹集了本可以为林伯母治病的五两银,拿来状告民女。大人,民女实在冤枉啊!”

听着林月兰所说的真真假假,周文才的嘴角抽了抽,他不得不佩服林月兰的机警,能以将计就计的法子,又把一切泼回到林三牛他们身上去了。

林三牛以陈小青生病为借口诬陷林月兰,那林月兰也就以来县城之前,林三牛的婆娘根本就没有生病来反驳。

况且,林月兰医术傍生,不找女儿看病,却要钱找别人,这是大大的不合理。

再说,林三牛不是说没有钱给婆娘看病吗?那么,他状告林月兰不孝的五两状告费又是哪来的呢?

林三牛和林月兰父女两的真真假假,让在场所有人一头雾水,不知哪边讲的是真,哪边讲得是假?

不过,不管真假,他们也是乐得在一旁看戏就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