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菜坏了?/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和林老三两拨人同时回到林家村时,简直是震惊了整个林家村,心底更是疑惑不解。

他们就不明白了,林月兰和林老三他们是怎么会一块回来的?

哦,对了,之前林月兰没有在村子里,林三牛不是在告诉大伙儿,他是去上衙门状告林月兰不孝的吗?

难道是林三牛真把林月兰给告倒了?

所以,他们才会一块回来的?林月兰不得不屈服林老三一家子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之前,李翠花在村子里所说的,林月兰家的钱财,房子及那林记药铺,都会是他们林家的。

等她再回来时,她就有仆人成群伺候了。

毕竟,之前林月兰已经买下了十几个伺候的下人,是众所周知的事儿。

但是,以林月兰的那盛气凌人孤傲脾性,难道她就真的这么容易妥协?

要知道,之前,她可是把她的亲大伯,亲奶奶毫不留情的扔到大拗山过了夜的啊。

之后,更是亲手让暗害林明清的几个凶手,先是相互怨恨,再把林二牛送入了大牢,毫无一丝情意可言。

这样对林家如此冷心绝情的林月兰,真的会这么听话的把手中所有钱财,房子和店铺交给林家人?

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的。

果然,等两辆马车靠近回到林家村之后,村民们才发现,虽说他们一块回来的,可状态却完全与他们想像的不一样。

本应得到林月兰财产神彩济济的林家人,现在都是一脸惨白的坐在后面的马车上,尤其是李翠花全身还在发抖,似乎受到了严重惊吓,因为脚底子下还有着不明的黄色液体,而坐在她一旁周桂香微微皱着眉头,脸色很是不好看的微微远离着李翠花,一只手还捂着鼻子,另一只手不住的扇啊扇的。

可是让所有人更为诧异的则是,林老三和林三牛父子俩。

他们俩并排着屁股朝天的躺在板车内,明显人一看他们那老高的屁股,就明白这肯定不正常,更何况,那屁股上一块块的红色血迹,而林老三的屁股,似乎都还在淌血呢。

这到底又发生了什么?

林三牛他们几人不是去了县衙状告林月兰不孝的吗?

就算状告不了林月兰,也不可能被打啊?

怎么个个弄得这么个狼狈模样回来?

林大牛和李荷花及几个孩子从人群中跑出来,很是惊讶的道,“爹,娘,你们这是怎么了?谁把你们打在这样的啊?”

两人都要过去搀扶李翠花,但一凑近,有闻到一股异味,两人都不由的皱了皱鼻子,再用手散了散。

林大牛很是疑惑的问道,“娘,你身边怎么会有一股难闻的味道?”

“就是啊,好像是一股尿味,娘,你身上怎么会有一股尿味呢?”李荷花却快速的接着,但随即就更加惊讶的大叫道,“爹,你这是咋了?怎么这屁股看着老高,还有血迹呢?”

好了,本来大家只是看到林老三和林三牛躺着,李翠花和周桂香的脸色苍白,有些奇怪的,这下子,被林大牛和李荷花夫妻俩暴出李翠花身上有异味,还是尿味,这是在告诉大家,李翠花尿失禁,林老三真挨打了。

“哈哈……”有些人实在忍不住的大笑起来。“这么大的人啊,竟然还尿失禁,真是笑死我了,哈哈……”

“哎,我说李翠花,你之前不是在跟我们炫耀,你家马上就有钱,有新房子,还有成群结队的仆人伺候吗?”有些平时与李翠花不对付的老妇人立即开始嘲弄奚落起来,“怎么才半天时间没见,你就变成这副难堪狼狈模样啊,真是笑死人了。”

“瞧着他们个个脸色发白,魂不守舍,老三哥和三牛这受伤的模样,你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有些与林老三年纪相仿的老人很是疑惑的问道,“老三哥,你还好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二牛家的,你来说说。”

本来是林大牛和李荷花陪着林老三夫妻俩去县城的,可奈何那天,也不知道林大牛暗地里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拉泻拉了一天,浑身发软无力,根本就去不了县城,而李荷花则要留下来照顾林大牛,至于林四牛,则需要留下来干活儿,还有当事人陈小青,此刻,被林家人弄得到现在病倒在床上起不来。

因此,去县城的人,就只有林老三,李翠花和周桂香一起陪同林三牛上衙门去了。

只是,现在周桂香真是懊悔极了,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她宁愿留在林家村,省得自已担心害怕了一天,这一路上还得忍受这难闻的尿骚味。

周桂香跳下马车,似乎紧张害怕的瞧了林月兰那一边一眼,然后很是小心的回答,说道,“四大爷,爹和三弟被县令大人用刑挨了三十个板子呢。”

一听林老三和林三牛去县衙,竟然挨了板子,都是吃惊不已。

“二牛家的,你具体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们不是去县衙状告兰丫头不孝的吗?怎么却变成了自个儿挨板子了?”

周桂香说道,“四大爷,你有所不知,那丫头提起三年前那件事儿,然后,爹和三弟就被判了一个故意杀未遂罪名,然后,就……就两人挨了板子了。”

“混账!”四大爷勃然大怒的道,“竟然把家丑外扬了!”家丑外扬,指得就是林老三指使林三牛毒杀林月兰之事。

这事虽说是林老三家,但也可以说是林家村的家丑。

既然是家丑,当然是遮掩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往外捅呢?

“那丫头,到底有没有把自已当成林家村的人?”四大爷怒道,“再说,一个是她亲爷,一个是她亲爹,竟然就这么不孝的在公堂上让县令大人不行刑吗?”

听到四大爷对林月兰的严厉苛责,周桂香心中暗喜,只是表情还是很害怕的小心翼翼的说道,“四大爷,您老恐怕不知道,那县令大人与这丫头可是熟念,瞧着那县令大人明显是偏向于那丫头的,而那丫头,看着亲爷亲爹被打,就这么站在一边冷眼观看,哪里会阻止县令大人那样的做法呢?”

“什么?”听到县令竟然与林月兰很是熟念,这些围观的村民立即惊讶起来,“那丫头竟然还与县令大人熟悉?”

周桂香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跟在林月兰旁边的那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说道,“那个是县令大人的公子!”

大伙儿听罢,立即回身转头一看,表情立即有些吃惊,问道,“我记得他以前来过林家村的,他真是县令大人的公子?”

周桂香点头应道,“是!”

对于他们这些只窝在山村里,面朝黄土背朝天,没有见过任何世面的人来说,能见到镇长,与镇长说上几句话,就是他们见过的最大最有威严的官了。

至于县令大人,他们想也是不敢想的,除非是官司在身,否则,要见县令大人,并与之交好,这简直不敢想像的。

可现在倒好,县令大人他们是没有见到,但是,县令大人的大公子却出现在了林家村,这让林家村的村民心里涌动着激动,兴奋又有些激动欣喜同时又感到紧张忐忑害怕。

“喂,如果你们有闲心,赶紧把人给搬走,我还要在天黑之前赶回去呢?”

正在大伙儿意外周大公子出现在林家村时,一道陌生的声间,突然响起。

这人接着说道,“虽然那姑娘给了一个挺高的价让我拉他们回来,可你们林家村太过偏僻了,万一回去的晚,路上出个什么事,我找谁说理去。

真是晦气,本以为给个高价有个好赚头,结果这马车上又是血又是尿的,气味真是难闻,以后,我还怎么做生意啊?”后面几句虽说是自已在嘀咕一般,可他的声音并不小。

他这话一说完,大家算是明白了,有些人却跟着害臊起来。

毕竟,被人说的人,是他们林家村的人。

只是,林老三和林三牛父子俩倒是可以让几个小伙子给抬下来,但这李翠花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不言不语,身上又一股难闻的气味,都没有几个人想要靠近她的身。

“老三家的,你给我下来!”年纪比他们的一个大爷严厉的喝道,随后,他又吩咐李荷花及周桂香,“把你们婆婆给拉下来,坐在人家马车上,丢不丢人啊?”

听到长辈的吩咐,李荷花和周桂香不得不忍受着李翠花身上的异味,一只手捂着鼻子,一只手就想要把李翠花给拽下来,叫道,“娘,到家了,下来吧!”

拽了这么久,叫了这么久,总算把李翠花给叫醒来。

只是一把她叫醒来,就开始原形毕露。

她大声问道,“那个贱种呢?”

那个大爷和四大爷脸色一黑,厉声的训斥道,“什么贱种不贱种的?如果兰丫头是贱种,那你作为亲奶奶,又是个什么种?你瞧瞧你自个,赶紧给我滚回家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李翠花却不服气的大声骂道,“那个贱人,竟然害我们白白丢失了五两银子,我要去……去,你去找那贱丫头要银子去!”本来她说自已要银子去,只是对于林月兰有一种本能的害怕,就指使了周桂香去。

周桂香脸色一白,有些为难的道,“这……这……娘……”她对那丫头更是发怵啊。

那大爷又呵斥道,“去,去,去什么去,都赶紧给我回家,然后,去请张大夫给老三和三牛给看一下伤势。难不成,就这样让他们烂着这屁股不成?”

真是丢人丢到外人眼里了。

很快,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人,七手八脚的把林老三和林三牛给抬回了林家大院。

在后面发生的事,走在前面的林月兰一行人,就并不是很清楚了。

不过,反正不管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对于林月兰来说,只要不惹到她的跟前,就不关她的事,她当作没有听见,没有看见就好。

从他们进村开始,这些村民也就只在远远的瞧着,虽是有好奇疑惑之色,但却没有人敢上前去询问一二。

到了兰阁大院,哦,也就是林月兰现在的新家后,周文才从车上一下来,看到如此宽大漂亮的宅院时,惊讶的眼神,一直都没有落下去。

他一直不敢置信的问着旁边小十二,道,“小十二兄弟,这房子真是月兰妹妹家的?真的是她让人这么盖房子?”

小十二很是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对着周文才说道,“周公子,都已经告诉你五遍了,这房子确实是林姑娘一个人的,这房子也是她请人这么盖的。还要再问吗?”

对着周文才这么失态的神色,有些不屑的道,

“周公子如果没有什么要问的,那么小的就要把马拉回马棚里去了啊。我可是很忙的,可没有什么空闲,一直这么回答你的傻瓜问题。”

周文才被小十二的说得一愣,等反应过来时,脸上立即浮现红晕,很显然是不好意思啊。

确实,他像个白痴一般,一直在重复问着这么个问题,也怪不得人家会厌烦了呢。

可也不能怪他啊,他只是三四个月没来啊,谁能想到,再来时,那间破烂的摇摇欲坠的小茅草屋,却变成了雕梁画栋的大宅院啊,这简直是神转折啊,更是让人无法相信的是,这还是一个孩子白手起家给弄起来的。

瞧着小十二牵着马去了马棚,周文才拿着扇子,摸了摸后脑勺,就踏进了大宅院,然后,眼神更是稀奇的这瞧瞧,那看看。

至于林月兰呢,她一下马车,连家门都没有进,就直接去了十二区大棚蔬菜。

蒋振南跟上。

十二区大棚,就在林家村。

所以,片刻之后,就到那里。

林家唯手上拿着一个本子,正低着脑袋,似乎在想什么一样。

“家唯哥哥!”林月兰叫道。

林家唯听到林月兰的声音,立马抬头,眼睛登时发亮,他欣喜的道,“兰妹妹,你回来了!”

算算日子,林月兰离开了林家村将近半个多月的时间啊。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家唯哥哥,我回来了。我瞧着你是在思考什么,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林家唯听罢,立即把手中的本子拿给林月兰看,指着几处写的地方,说道,

“兰妹妹,我按照你说的,在林三牛拔掉破坏的秧苗,给重新填上,可是,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有很大一部分,长得歪歪拧拧的,似乎长不大,更有些叶了开始发黄和腐烂。

我请了一些种菜颇有经验的婶娘们过来,瞧瞧是不是这些菜是不是生病了,但是,她们却摇头,说不像是生病,至于原因,她们也是不知道。

现在你回来了,兰妹妹,你来瞧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不成被拔过一回,就真种不了吗?”

林月兰把本子递还给林家唯,说道,“走,我们进去瞧瞧,看看是什么问题。”

实际上,是什么问题,林月兰心里很是清楚。

这些菜不是生病长虫,而是,她离开的半个多月时间,没有及时给供应灵泉水。

所以看着长势特别的慢,叶子发黄腐烂的样子。

一行人进了大棚。

之前被林三牛破坏的那些菜苗子都已经补上了。

至于为何早准备了这些菜苗子呢?

那是因为林月兰早就算到了林三牛去大棚里干活,肯定有一翻企图,很有可能最大的目的,不是想要偷学技术,就是想要搞破坏。

因此,早就吩咐好了,让人在其它大棚里先育苗。

林月兰看过之后,就对林家唯说道,“别担心,家唯哥,这些菜只是根部少了些水,一会加上些水就好。”

“少水?”林家唯有些疑惑,“这些天好像一直在浇水啊,怎么还会缺水啊?”

不过,他还是按照林月兰的吩咐去做了。

让几个工人,挑了几桶水过来。

随后,林月兰在衣裳长袖遮掩之下,悄无声息的在每个水桶里滴一滴灵泉水,然后说道,“这些菜只是少一些水而已,因此一颗菜,只要浇上这瓢的二成就行。”

“是,东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