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生意火爆,盈利万两/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色静谧如华,月色如冰!

一只白色的鸽子站在屋子的窗前,脚上绑着一根小竹筒。

蒋振南面无表情的取下信鸽脚底下的小竹筒,打开之后,神情分外严肃和复杂。

拿着纸条的右手,紧紧的握住,片刻间一缕白色粉末从手中掉落。

他轻轻的叹道,“该来的还是要来!”

林月兰的冬季蔬菜,在县城你来我往酒楼的一炮出名。

短短的时间,不仅安定县人人所知,冬季竟然有各式各样的新鲜蔬菜,这名声也传到了安定县的各个临县去了。

每个县城都会有些有钱有势之人,他们不怕花钱,他们需要的是,花钱得到享受。

所以,听说安定县竟然出了冬季蔬菜,尤其是去一家酒楼吃那火锅,那真是寒冬中的一股暖流啊。

因此,临县那些有钱有势的老爷太太,坐着一辆比一辆的豪华马车来你来我往酒楼的门前停驻。

一时间之间,车水马龙,络绎不绝的人群,使得你来我往酒楼的三四五楼的客房和所有空闲的总统套房,都住满了客人。

“掌柜,这可怎么办?又有一批客人来住房间,已经没有了啊?”小二焦急的问着张元彬。

张元彬对着那人没好气的说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让他们做别的客栈了啊!难不成还要我们把现在的住房客人赶走不成?”

小二有些难为的说道,“掌柜的,可是他们就是要住我们的酒楼啊,现在都还在外面,看着像要闹事的样子啊?”

张元彬处理这些事已经慢慢上手了,他说道,“行,你去告诉前台小二,他们要住我们酒楼可以,那只能先登记,慢慢排队,等有客人退房时,我们再通知他们过来住宿。”

那些客人听到小二转述过来的话后,心里一股怒气涌起,他们厉声的大喝道,“你们酒楼竟然让我们排队等入住?有没有搞错?我们去哪个酒楼,不是毕恭毕敬的,是先行安排我们入住的?可你们倒好,竟然让我们排队,等入住。

不行,今天我们一定住这里,就算没有房间,你们也要给我想办法。”

他嘴里是这样骂道,心里却是在想着:听说这你来我往酒楼的客房,与其它客栈酒楼的可不一定。除了装饰华美之外,那床是特别舒服的,软软的,有弹性的一种。他可是从来没有睡过这样的床,所以,特别想要进去享受一翻。

只是,没有想到,入住这里,竟然是需要提前预订,及排队等候。

小二却是微笑的说道,“这位客观,抱歉!本酒楼宗旨,任何客人一视同仁,即使是乞丐入住,我们也不会随意驱赶客人!所以,客观,如果要入住本酒楼,就只能到前台登记排队了。”

那客人气得都要跳脚,他指着自已的鼻子问道,“你可知道我是谁?你知不知道你们可惹得起我?”

张元彬从里面走出来,对着这位客人就抱拳笑着说道,“这位客官,本店规矩,凡是本店客人,不看身份,不看背景,同样的不看任何后台,本店就会好好招待。如果有闹事者,那很抱歉,我们一律赶出酒楼,然后,成为本酒楼的拒绝来往客户!”说着,指了指站在酒楼站前的那些护卫。

这是在告诉他,也是在告诉所有人,在这里住宿的人,必须安规守矩,且不看任何身份。

那人气得脸色铁青,可又不知如何再辩解,只能一脸难看去那个所谓的前台,预订排队等房间,再随后气冲冲的就找其它酒楼先行住下。

因为你来我往酒楼生意这样的火爆,又有这样的规矩,连带着带动了本县城其它酒楼的生意,就是之前生意最清冷的酒楼,自从你来我往酒楼开业之后,每天陆续都能招揽一些客人入住了。

一时之间,这些酒楼客栈东家掌柜,对你来我往楼,这是又爱又恨。

爱,当然是因为你来我往酒楼的名声传到临近的向个县城,导致外县的一批又一批客人过来,进而带动了他们酒楼客栈的生意。

恨,当然是因为你来我往酒楼生意的火爆,让他们眼红和嫉妒,同时又愤愤不平起来。凭什么他们可以拒绝客人,而他们却要费尽心机的招揽客人,且招来的这些客人,还就是他们实在没有空房间了,不得已,这些客人只能找他们的酒楼,暂时歇一歇。

要知道,这些暂时来他们这歇的客人,可都是在你来我往酒楼预订排队入住的客人啊。

当然了,实际上这些客人除了是享受了住宿的乐趣,为得更是尝一尝这冬季里的新鲜蔬菜啊,而且最主要的是带些菜回去。

自从入冬以来,他们基本就忘记了这青菜都是什么味了呢。

听说,这你来我往酒楼,可是各种各样的,见过的,没有见过的,青色的,红色的,紫色的等等都有啊。

“张掌柜,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买些蔬菜回去。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带些回去吧,我家上有老,下有小,可都紧想着这些菜味儿了呢。”一个看着衣着光鲜的富态老爷,带着些讨好的跟张元彬说道。

张元彬摇了摇头道,“抱歉,刘老爷,因为冬季蔬菜数量有限,除了要供应本店的需求之外,我的东家还与其它酒楼有合作,也需要供应,所以,要外卖的蔬菜很有限。

而且这些外卖的蔬菜,与这酒楼住宿一样,需要提前预订,且每个客户预订数量不能超过百斤。刘老爷,你同样的可以在前台先行作个登记,然后,我们会快马加鞭的把预订数量送到出产地,七天后,您就可以带着这些蔬菜回家了。”

这位刘老爷有些傻眼,“现在预购,竟然要到七天之后才能买到这些菜?怎么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啊?”

张元彬解释道,“因为我们要等着新一批蔬菜成长啊,所以,才会选择每七天摘一次菜。”

刘老爷皱了皱眉头,说道,“七天时间太长,我家里有事儿,不可能一直等下去。”

张元彬笑着道,“刘老爷,你可以安排一个下人在这等,或者是七天之后,你再过来拿菜也可以的。”

刘老爷听罢,想了想,“我就安排一个下人在这等吧!”他怕七天之后再赶过来,这些菜又被人给抢走了。

张元彬点了点头道,“那行,刘老爷,请您到前台作个登记,顺便先预付一半的订金!”

刘老爷点了点头,然后就派了识字的下人去前台作登记,只是片刻之后,这下人又跑回来,气愤的说道,“老爷,这家酒楼是黑店啊!”

不等刘老爷反应,张元彬脸色一黑,“这位小哥,请你慎言!本店向来公平公正,童叟无欺的透明买卖,怎可担当小哥口中的黑店名声?”

刘老爷的脸色也是微微难看,他训斥道,“不会说话就要乱说话。说吧,到底什么事,让你这些气愤慌张的回过来乱说话?”

这个下人立即气愤的说道,“老爷,这里的菜卖得太贵了,一斤白菜需要二十文,一斤芹菜要三十文。”

刘老爷平时对这些采购并不熟悉,他有些不解的问道,“这很贵吗?”

下人点头道,“当然贵啊。老爷,您可知道这些菜平时卖多少钱啊?白菜二文一斤,芹菜三文一斤,这里菜可是比平时贵上了十倍啊,老爷!这酒楼卖菜卖得这么贵,不是黑店是什么?”他说这话,心里就是愤愤不平了。

这些蔬菜有什么了不起的,竟然卖到了天价,一斤菜的价格就想当于一个工人做工的钱了。他们的钱来得也未必太容易了些吧。

张元彬听罢,立即冷笑着反驳道,“呵呵,这位小哥,你也说是这些菜平时价,那现在是平时吗?现在是冬季,除了你来我往酒楼出售蔬菜之外,你可见过其它地方再有菜卖?”

说到这,他声音立即变的更冷,甚至带着犀利,“张某现在可以保证,相信现在整个天下,也就只有你来我往酒楼有新鲜蔬菜外卖。这样一个天下独一无二的商品,俗话说,物以稀为贵,你会认为这是卖贵了?认为本酒楼是个黑店?哼,这些蔬菜是明码标价的价格,如果需要就请登记付订金,如果嫌贵,你们可以不订不买,没有人押着你们来买!所以,买不买请自便!”

这个下人听到张元彬的话,脸色“噔”一下,发白。

这张掌柜明显是发火了啊。

刘老爷的眼神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下人,他立即对着张元彬赔上笑容说道,“张掌柜,下人说错了话,请您别见怪。就像您说的,物以稀为贵嘛,这冬季的菜,卖贵点也是应当的。”说着,他又训斥着这个下人,“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给去把事情办完。”

下人反应过来道,“哦,是老爷!”

实际上,像张元彬和刘老爷这样的一幕,最些日子时常发生。

归根到底,是因为这酒楼的东西真是太贵了。

不管是吃的,用得,还是住的,这高消费可不是一般人家能承受得起。

本到这酒楼时常消费,可不是有些钱就可以的,这是必须很有钱的人家才能消费的起。

比如,这酒楼的普通客房,消费可要达到三两银子,这可是普通人家半年的生活花费啊,住一天就花费了人家半年的生活;又如那五楼的那什么总统套房,一天可是三十两,比普通客房可是贵上了十倍。

还有这酒楼的饭菜,吃一顿自助餐算是最便宜的,一次只需要三十个铜板,就足够自已吃饱喝足了。

但如果不想吃自助餐,想要单点菜的话,那消费就贵了,至少需要二两银子以上,还有在这吃所谓的火锅,消费同样要二两以上的。

所以,一天下来,这七七八八的花费算下来,普通的消费,至少是四五两以上,更别说住这些高级客房,吃高消费的客人。

半个月后,张元彬亲自把账本送到林家村,送到林月兰手中。

当林月兰打开这账的时候,瞧着这记录整整齐齐的收支情况,眉毛一挑,暗道,“这酒楼的生意,可真是比我预想之中的还要好啊。短短半个月时间,这酒楼就盈利万两了。”

一行人,哦,也就蒋振南、郭兵、周文才等人都围把林月兰围在中间,看到林月兰似乎快速的瞧着账本,片刻间,一页就翻了过去,分外的惊讶、疑惑、好奇及心里更有一张隐隐高兴的紧张感。

为何呢?

还就是因为,他们都知道这酒楼是属于林月兰的产业,呃,至于周文才这个股东可以忽略。

这一次的账本可是累计了这酒楼这半个月的经营情况呢。

他们可是一直听说这生意火爆的不得了,至于怎么个火爆法,相信除了张元彬这个新掌柜,其他人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久之后,这账本终于被林月兰翻到了最后一页,然后,林月兰就抬起头,对着一直站在旁边很是紧张的张元彬说道,“嗯,不错!”

听到林月兰说不错,张元彬那紧张的心里顿时放松了下来。

只要这账本没问题就好。

不然,他还真是不好交待啊。

“林姑娘,这酒楼这半个月的盈利到底怎样啊?”还是郭兵更为急切的问道。

“一万三千二百六十两!”林月兰淡淡的答道。

“什么?”郭兵掏了掏耳朵,有些不敢置信的再问道,“林姑娘,你说多少?”

“一万三千二百六十两,”林月兰再次淡淡的说道,“你来我往酒楼产这半个月的盈利!”

“这么多!”所有人都露出惊诧的表情。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就盈利一万三千二百六十两,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奇迹啊。

他们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酒楼盈利这么高的。

“包括这些外卖蔬菜的钱吗?”郭兵反应过来问道。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不包括!这些外卖蔬菜的钱,一共卖出去了二万五千斤,共得一万零二十两。”这些菜的价格有高有低。

卧靠!

这么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