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来信了!/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文才瞧着这些账本真是眼红至极啊。

短短半个月时间,你来我往酒楼就盈利一万多两,可他只能占据小小的二成,也就只能分得二千多两,真是天大的差距啊。

只是,羡慕嫉妒又如何了?他又不能从林月兰手中再抢夺这酒楼的分成利益,所以,也就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林月兰拿钱拿到手软了。

对于,卖这些菜竟然也卖到了一万多两,真是感觉很不可思议。

像春天的菜,最贵的二三文一斤,二三万斤,才一两千两吧,到她这,倒好,足足高出人家好几倍的差距呢。

“种菜种发财的,我周某平生就只见你一个,月兰妹妹。”周文才嫉妒心酸之后,就又惊叹的这么说了一句。

“臭小子,别说你的平生,就是老夫的平生,也只见过贩卖蔬菜发财的,倒是头一次见到,种菜能发财的,”林德山抚着他的胡须,很是自豪的说道,“丫头,你真不错!我林德山也不知道哪辈子修来的福气,竟然会有你这样一个好孙女!”

林月兰立马笑着说道,“爷爷,你也是孙女的好爷爷呐!”

林德山听罢,立即大声起来,“哈哈……,我林德山这辈子有此一孙,足以了!”

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说林姑娘,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懂的啊?”郭兵插科打诨的很是好奇的问道,“你看啊,种水稻,你能种出个亩产八石,做饭,能开出一个独一无二的酒楼,种菜,你同样的能发财,你这样样都能来,还能让人活下去吗?”

“就是啊,林姑娘,”小六子也突然插着嘴进来,笑着说道,“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们还会以为遇见的是一个神人呢。”

“哈哈……,可不是,这林姑娘不就是一个谪仙的姑娘儿吗?”小十二附和的道。

张大夫也抚了抚须,很是赞同的道,“可不是,她现在一个‘小神医’不就是带了一个神仙味儿嘛。”

“张爷爷说得是啊。”

可不是,“小神医”不就是带了一个“神”字儿。

况且,这里除了张大夫,林德山和周文才不知林月兰会飞檐走壁,武功高强的本事,他们会难道不知道吗?

要知道,当初他们的性命,可就是这个只有十二岁的孩子给救下来的。

因为你来我往酒楼是林月兰暴露的发展产业,因此,她一点都不介意在众人面前,微微暴露一下酒楼盈利。

要暴露的产业,还有林记药铺,粮食种植,及大棚蔬菜,这四个产业。

暗四个,明四个,任谁也不会想到林月兰,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竟然会有如此之大的野心啊。

“哎呀,说到小神医,让我想到前几天刚来到林家村,看到陈小青的模样,”周文才似乎有些不敢置信一般,“面色暗黄又发青,瘦骨如柴,浑身死气沉沉,如果不是亲眼听到月兰妹妹说,她是被人饿成这模样的,我还真以为她真是得了重病,快死了呢。”

周文才想到当初看到陈小青时,心里着实惊了一下。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那个林老三夫妻,及林三牛竟然真是如此心狠冷酷之人,为了要状告林月兰,坐实她的不孝,生生把陈小青饿成那副模样。

周文才一说这话,所有人都有些沉默了,随后,都带着一丝担忧的神色看向林月兰。

林家的事,他们不好多嘴,更不好管。

可不管怎么说,陈小青也是林月兰的亲娘,瞧着亲娘那副模样,任谁瞧着都有些可怜。

但是,可怜之人必定有可恨之外。

只是这一切,终归是陈小青自已太过迂腐与懦弱。

如果当初,她对于林老三一家子处理林月兰之事上,做过努力,又或者是在林月兰与林老三一家子断绝关系之后,暗中关照一下这个可怜的大女儿,或许现在林月兰根本就不会对他们这么冷心冷情。

怪就只怪他们,当初做事太绝啊。

瞧着大家有些担忧的眼神儿,林月兰似乎才反应过来一般,她有些“疑惑”的看向众人,不明所以的说道,“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不妥吗?”

“没有,没有!”大家瞧着林月兰脸上真没有一点异样,都一同摇头。

“嗯,那就好。”说着,她摸了摸自已的小脸蛋,轻轻的说道,“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我脸上有脏东西呢,让你们嘲笑了一翻。”

随后,她又像是反应过来一般,就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我。从他们要逼死我开始,我就跟他们无任何关系了。至于陈小青,我现在就保证她能起来干活,和她‘生病’之前的没有两样,哦,是更加健康红润才是。”

实际上,林月兰是知道他们的关心,所以,才会小小的开了一下玩笑,调节了一下气氛而已。

听到林月兰如此说,其他人都点了点头。

不过,只有一人有些茫然,这人就是送账本过来的张元彬。

他虽知道林月兰与她的所有有亲脉关系的亲人断绝了关系,但到底是如何断的,他倒是不清楚了。

现在提到的陈小青,他之前就听说过,是林月兰的亲娘,可是一般的孩子,不是会对亲娘有着浓浓的眷恋之情的吗?

即使是断亲缘了,也不应该这样冷漠无视的模样啊。

当然了,这是林月兰的事,他才不会笨的多嘴问林月兰呢。

……

林月兰与前几天一样,带着周文才来到林三牛夫妻那间从邻居家借来的牛棚,给陈小青看病。

还没有到屋子,林月兰三个黑瘦的弟妹,就在门口守着了,等看到林月兰之后,本是有些麻木呆滞的眼神,立即亮了起来,可是随即,眼神之中又带着一股犀利的愤恨和嫉妒。

如果是普通断亲之人看到这三个孩子,肯定会有心疼心痛,然后,一心软,就把他们带回自忆的新房子。

但是,很可惜,在末世经过嗜血嗜杀,及友情爱情双重背叛的林月兰,是个冷心冷情的冷人,对任何事,也不管是否多悲惨的事,或是遇见多可怜的人,她的心不会有丝毫波动,不会有任何同情。

她对人对事,只看心情,只看价值!

对于她的这三个弟妹,小小年纪就对她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仇恨,这让她的心情很不好,再加上这三人对于她来说,也没有任何价值。

所以喽,她对于这三个弟妹,无论在任何场合,她是个视而不见的态度。

就像现在,她眼色都不给他们一个,径直走进屋里,这让跟在她身边的周文才瞧了这三个瘦骨如柴的孩子,摇了摇头,叹道,“真是可怜又可悲的人啊!”至于谁可怜,谁可悲,又谁知道呢?

跟着林月兰走进屋子里,一张木板床上病躺着两个人,一个是陈小青,另一个就是林三牛了。

林三牛状告林月兰失败,不但没有得到任何钱财,甚至是丢失了财产,还让林老三挨了板子,为林老三治伤又花了一笔,所以,林家人可是恼火着林三牛了,因而,一行人,一回到林家,李翠花就把立即让林四牛和林大牛,把林三牛从林家丢出门外去,根本就不想管他的死活。

因为受伤严重,一路马车奔波,再加上没有及时处理伤口,使得林三牛伤口感染发烧,被丢出门外时,整个人烧得红红的,如果不是过路人发现了林三牛的异常,及时叫了一些人把林三牛抬回家,并且焦急的请了张大夫过来,处理了他的伤口,再给他开了几副免费的退烧药,或许,他今天就不是躺在床上,而是躺在泥土里了。

看到林月兰提着药箱进来,林三牛的眼里立即迸发出激烈的怒火,对着林月兰怒目而视,他怒喝道,“你给我滚,我们不要你来看病!”

只可惜他全身软绵无力,及时大怒大喝声,听在林月兰他们耳朵里,就像是一只狼最后的挣扎一般。

林月兰看也不看他,只是淡淡的说道,“本姑娘可不是给你看病的,我是给你家这可怜的婆娘看病的,这是可是作为你们曾经的女儿,给你们的孝敬!”

林三牛听罢,却是更加生气的道,“你这个逆女,你给我滚,我不要你的孝敬,你这个克星,克了你娘,又来克我!滚,滚!”

林月兰却冷笑着道,“呵呵,你不要本姑娘我孝敬,也已经晚了。我可是答应过县令大人,我可是要好好孝敬我这个亲娘的。所以,很遗憾,即使你再厌恶看到本姑娘,本姑娘还是天天要来,直到你旁边这个婆娘,脸色不再发青,身上有点肉,可以下床干活,看起来就是一个正常人,本姑娘才不会在你跟前碍你的眼。至于现在吗?”

林月兰冷眼瞧了一眼又恼又怒的林三牛,“呵呵,你也只不过半个躺在床不能动的废人而已。”

周文才听罢,微微皱了眉头,倒是没有说什么。

可林三牛躺在床上不动动弹,也想跳起来打林月兰,他又怒骂道,“你这个不孝女,就该遭天打雷霹,老天不开眼啊!”

林月兰继续冷笑着道,“没错,老天确实不开眼,否则,世上就不会有这么多恶人了,尤其还下毒手杀害亲生子女的父母!”

她一边回应着林三牛,一边收回在陈小青身上施下的银针,随后,动作利落的放回药箱,再也不瞧他们夫妻一眼。

出了门口,走了大概十几步远,头也不回的从她的手心里弹出去五六个铜板,一边说道,“去换些粮食吧,不然,把你们饿死,还得我这个断亲绝义的人来给你们收尸!”

林三牛一家五口,两个躺在病床上,连地都下不了,别说干活,没有活干,就没有饭吃,还有这三个小的,大冬天的,能去哪里找吃的,至于这些村民邻居的,寒冬他们自已生活都困难,省着吃,还能有什么多余的给他们一家五口吃。

这些天,林月兰每一次来给陈小青看病,在离开之前,都会给他们弹几个铜板,虽不多,但却足够他们买几个粗粮团子充食,也不至于饿死他们。

不是她对他们一家五口可怜一副有同情心,而是如果他们真是饿死的,除了证实她克星之名外,更是有可能天下的唾沫就会把她给淹没了。

所以,她是真不能看着他们就这么饿死了。

当然了,这钱也就堪堪够他们填个肚子而已。

后面跟着的周文才,看到林月兰那凌厉的动作,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这些天跟在她后面,他也以为她就真的一副铁石心肠的冷心人,实际上,她也只是嘴硬心软而已,对于这些所谓的亲人,没有真正的做到,让他们就这样活活饿死。

虽说真让林三牛他们饿死,败坏的是她的名声。

林月兰回到家里之后,蒋振南坐在客厅里,眉头紧皱,神情十分严肃,似乎有什么神情难住了他一般。

林月兰挑了挑眉,把药箱放在一边,然后坐在他的隔壁,笑着问道,“哎呀呀,我们的将军大人,似乎有什么烦恼啊?说来听听,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本姑娘开心一下!”

蒋振南却抬起头,犀利的双眸很是认真的盯着林月兰这双清亮透彻的眼睛,随后,他很是认真的说道,“月儿姑娘,来信了!”

林月兰先是一愣,随后,她的神情也骤然认真起来,她轻声的问道,“你是说……”

蒋振南点了点头,道,“是!”

……

京城

一栋隐秘的院子当中,一个身穿紫色锦袍,腰系金丝镂空兰花腰带的青年男子,站在小屋子的窗前,一手拿着碧绿玉杯子,一只手撑窗沿上,眼底高深莫测。

他淡淡的道,“听说父皇让人下旨到将军府!”青年男子后边站着一位拿着拂尘,头发微微发白声音带着女性的阴柔和尖锐之人应道,“是的,三殿下!”态度很是恭敬与敬畏。

“可知父皇有何要事,需下圣旨到将军府?”青年男子声音明显带着威严和凌厉。

“不知道。”这个人故意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咱家听皇上在嘴边说了两句,说年关将近,他有些想念蒋大将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