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离开和道别/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听到蒋振南说京城来信了之后,沉默了片刻,再清的问道,“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京城来信了,蒋振南这样跟她坦白,肯定是因为这封信是他们回京城的一个机遇。

蒋振南有些沙哑磁性的声音,说道,“三天之后!”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蒋振南望着林月兰的那小巧玲珑的影子,表情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他实在不明白,林月兰这到底是何意?是无所谓,还是生气了?

他想起刚进林家村初时,一直盼望着有机遇回京城。

因为回京城,不是为他的那镇国将军的荣华富贵,而是为了他手下的几十万将士,为了整个国家的安危。

他一个镇国将军,统领龙宴国三十万的兵马,他也是百姓们心中的战神保护神。

因为暂无战事,他领命回京,协助当今圣上暗中处理一些棘手事务。

当初回京城时,他带了三万兵马,驻扎在京城的围墙之外,然后,他再带着三百名属下近身护卫,回到镇国将军府。

他被人下毒,性命危急,然后仓促离开将军府,生死难料,发生这样的事,是除了一些近身护卫知情之外,是绝不能往外泄露一点风声的。否则,不管是京城郊外的那三万兵马,还是边域的三十万兵马,都很容易人心涣散,一旦被敌人所知,他们很有可能趁乱而入,所以,相信暗中毒害他的敌人,也不会这么愚蠢,把他失踪之事,往外宣传,一旦圣下追查下来,那他们更有可能吃不完得兜着走的狼狈局面,因此,他们更是要暗中隐瞒他消失之事,然后,等待时机,给他一个罪名,把他打下深渊地狱。

只是,他这个大将军,已经在众士兵面前,足足快有半年没有露面了。

再不出现,那就真的有大问题出现了。

一是军队人心涣散,二是,那些暗中敌人,估计正蠢蠢欲动找着借口,让他出现,如果不出现,那么,就会给他按一个藐视圣上,更或者有异心,企图夺权等等各种罪名压过来。

所以,现在,有个机遇,他不得不赶回京城去了。

只是,他现在很不舍。

不舍这里的一切,不管是这里的幽静,还是这里的人。

如果可以,他真想放下镇国将军的身份,归隐山村,在这里,过一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普通农民,他很想享受这里的宁静与平和,虽说这里的人与人之间有些小吵小闹,他更想享受,与这喜欢的人谈天说地,说一些日常。

然而,从林月兰救下他们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的这个田园生活的愿望要完全落空了。

先不说林月兰现有的能力,已经是锋芒毕露,财富如高楼耸起,等等,这些都很会让那些有钱有势又贪婪野心的之人的觊觎,如果没有一定的势力保护她,那她一定会有很多麻烦的。

所以,他就要做站在她后面保护她的那一方势力,有镇国将军府罩着,相信任何一个势力要动林月兰,都必须思量再三,不敢轻举乱动。

二是,是林月兰当初救下他们所有人。那些暗中暗害他的那些势力,肯定会在他们所得消息的第一时间内,找上林月兰,肯定会对她不利的。

这也是导致他要尽快回京,拦截那些人的追查。

因此,回京城,他势在必行啊!

……

“头儿,我们就要这样离开吗?”

夜深人静时,五个高大的人影站在一个路口,而刚刚说话的人,明显郭兵,语气里满是不舍。

蒋振南回头,锋利如鹰的双眸,瞧着这黑夜中若隐若现的高大房子,眼里满是不舍,眼底还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片刻,他冷声的说道,“走吧!”

“头儿,我们真的不要跟林姑娘说声告别吗?”郭兵明显有些担心的说道,“自从三天前头儿跟林姑娘说我们三天之后,就要离开,她就再也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跟前,一切事务,都交给管家安排。也不知道,这三天,她到底在干什么?”

“是不是林姑娘舍不得我们离开,所以,她躲到一边去了。”小十二猜测到,“毕竟,五个人差不多与她相处半年了啊。说实话,我也很舍不得林姑娘的。”

听到小十二说很舍不得林月兰,蒋振南犀利的眸光,立即直直的射向小十二,小十二顿觉得更加寒冷刺骨,不由的缩了缩脖子,小声的嘀咕道,“这天可真冷啊,尤其是冬夜里的天儿。”

不过,当他不由得对上蒋振南的目光之后,立即反应过来,他所说的话,可能让蒋振南误会了。

小十二很是聪明的说道,“头儿,可别误会,属下的意思是,属下很是舍不得林姑娘,是因为很舍不得林姑娘所做的一手好饭菜啊。”

说到一手好饭菜,所有人再一次沉默。

他们回京城之后,哪能再吃得上这么好吃的饭菜啊。

“是啊,说起来,我更是舍不得林姑娘,舍不得她做菜的一手好手艺啊。”小三子和小六子也低眉垂敛说道。

“你们呀?”郭兵给了他们一个一个板栗子,说道,“怎么也不想想,怎么让林姑娘把那些好吃的弄到京城来啊?她小小年纪能在安定县开一家酒楼,京城有我和头儿罩着,为何不能再开一家你来我往酒楼呢?这个样子,虽说不是林姑娘亲手做菜,但肯定比京城那些大酒楼的饭菜更香更好吃吧!”

几人的眼前一亮,拍了下自已的后脑勺,大声的道,“对呀,可以让林姑娘到京城开酒楼去。”随后,几人的眼神立即一致的看向蒋振南,有着浓烈的求问征询*。

黑夜中,蒋振南脸色猛得一沉,在黑色中变得更加黑了。

他给大伙儿泼了一盆更加清凉的冷水,说道,“那你们现在去找月儿姑娘说,让她现在到京城开个酒楼?”

嗯,这盆清水果然更加清凉。

因为,让林月兰现在到京城开个酒楼,根本就不是一个现实问题。

不说京城寸土寸金的地儿,林月兰那手上的几万两,根本就不够买下一家酒楼,就是林家村都还有林月兰的全部家当,房子、田地、药铺,她根本就可能立即撇下它们,就跟着他们上京城的。

还有,这一次他们回京城,危险难料,更不能让林月兰处于时刻的危险之中吧。

几个人都低着头,不再说话。

但是,在这里生活了半年时间,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安逸和平静,快乐和祥和,所以,让他们骤然离开这里,他们是一千个一万个不舍,可奈何,他们不会忘记,他们身上另一个职责,那就是,他们是一个军人。

是军人,就必须履行军人的职责。

蒋振南瞧了一眼低着头闷闷不乐的几个属下,再望着村尾的那栋高楼,蒋振南的眼帘底下掩去一切不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凌厉的说道,“我们走吧!”

蒋振南拿着手中缰绳,牵着烈风,和众人打算一起离开。

烈风并没有恢复本来样貌,蒋振南打算回京城之后,再给烈风恢复本来面貌,包括他脸上的面具,他也打算直接回到将军府时,再带上。

现在带上,肯定也很惹眼。

除了郭兵,这个郭府的小少爷有些扎眼之外,其他人,那些人并不识。

好在,郭兵也算是个易容高手,他给自已的脸部微微调了一下,整个人,无论是气质还是面相,都与之前很不太一样,相信只要不是特别熟之人,那肯定不会认出来了。

所以,他们这样的模样,倒是可以省去那些被人监视的麻烦,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就可以很是顺利的回到将军府。

烈风也知道,它要跟着主人离开了。

可是,它也真的很舍不得啊。

虽说,那个小魔女,动不动会过来搓揉一下它,让它干这干那的,可干完这些活儿之后,它都能喝到那种香香的东西,让它意犹未尽的感觉。

所以,它每天都是痛并且快乐的在这林家村,或者是那荒无人烟的地方来回。

现在就要离开这两人地方了,它很不得离开,更舍不得小魔女啊。

但是,它又必须跟着主人离开,然后,再跟着主人回到战场上去拼杀。

“走吧!”蒋振南摸了摸烈风的头部,轻轻的说道,“我知道你也很舍不得离开,可我更加舍不得啊。但是,你知道吗?如果我们不离开,那等那些人反应过来之后,月儿姑娘就很危险了,知道吗?所以,为了不给月儿姑娘增加危险,我们就必须离开,尽早回到京城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烈风似乎听懂了他的话,它蹭了蹭蒋振南的手心,表示自已知道了。

蒋振南嘴角一咧,道,“风儿,很乖!”

之后,一行人,就这么沉默的朝着村口的方向而去,越来越近。

只是等靠近村口时,他们刹时间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盯着那一抹白色影子,白色影子的黑色影子。

很显然,白色的银子是小白,而这抹黑色的影子是……

“怎么,打算不告而别了吗?”一道稚嫩清冷的声音传进了每一个的耳中。

“林……林……林姑娘!”小三子他们几个惊讶结巴的叫道,“你……你怎么会在这?”

“嘻嘻……,小六子哥哥,才三天没跟你说话而已,怎么就变得这么结巴了啊?”林月兰嬉笑着道。

小六子脸色一红,更是有此不好意思和紧张的应道,“我……我这不是是意外你出现在这里吗?”

只是他这话一落,林月兰声音却是一冷的道,“所以说,如果我不出现在这里的话,你们几个是真的打算不告而别,是吗?”

郭兵几个人微微低着头,然后,眼神表情一致的看向蒋振南。

这意思很明显,让他们不告而别的人是他们的头儿蒋振南。

蒋振南在微微惊讶之后,脸色立即恢复平静,但内心里却颤动和激动的。

他的心里不断重复一句话:她竟然出现了,她竟然出现了……

只是瞧着这些属下把责任推到他的身上,他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放在唇边假咳了几声,说道,“咳咳……,月儿姑娘,我们真不是想要不告而别的,而是你……”而是你一直对我们避而不见。

这话虽没有说出来,但在场的谁都秒懂。

只是林月兰站白虎背上,居高临下眼神犀利的瞧着他们几个,随后目光就对上蒋振南,声音更是清冷的问道,“所以,你们就干脆来个不告而别,是吧?”

说到这,她立即冷笑一声,再说道,“本姑娘自认为,一是救过你们的性命,二是这半年的好友相处,即使不是朋友,也算是你们的救命恩人吧?你们就因为要迫不及待的回京城享受荣华富贵,就连救命恩人道别的时间都没有了,是吗?”

林月兰几个“是吧?”“是吗?”把他们几个人说得面红耳赤。

蒋振南瞧着林月兰对他们心冷态度,立即心慌紧张起来,他向前几步,很是急切的解释道,“不是这样的,月儿姑娘,不是这样的,你可不千万不要误会我们的意思啊。我们不跟你及其他人告别,是因为,是因为……”

蒋振南几个“是因为”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林月兰却仍然只是冷眼瞧着,站在那白虎背上,似乎要听到蒋振南的解释。

蒋振南蓦然对上林月兰的眼神之后,他的目光骤然变得凝聚着很多不舍及深情出来,他突然很是严肃认真的对着林月兰说道,“我怕我们一旦去了告别,就更加舍不得走了,不舍得这里的田园生活,不舍得这里的村民,不舍得张大夫,不舍得林爷爷,还有不舍得……,”他的眼神凝望着林月兰,随后继续道,“不舍得月儿姑娘你!”

蒋振南说最后一句话时,简直惊掉了郭兵几个人的下巴,但随后,又似乎松了一口气般,暗道,“哇噻,头儿总算把话说了出来。”

说完那句话时,蒋振南才反应过来自已说得什么,随即,脸色蓦然一红,微微低着头,显得很是不好意思和紧张。

他紧张,他害怕,他惶恐,但却更加担心,担心,林月兰对他的反感。

“这个玉瓶里有十二粒急救丸,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在,吃下这药丸之后,就能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半年后,我们京城见!”

等蒋振南回过神,抬起头时,就看到一个白色的幻影朝他来,他伸手一接,然后听到的就是这么两句话,最后,就是一个远去的白色影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