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归来之后1/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镇国公府

闻玉静在一双儿女从将军府强制送回镇国公府时,内心里就慌乱不安起来了。

“娘,这可怎么办?那贱种竟然回来了,”蒋雯很是愤怒不甘的说道,“他一回来,不仅把他最信任的大管家给关起来,还把我和大哥,给强制送回来。娘,那个贱种真是太可恶了!”

一听到蒋雯说蒋田平竟然被蒋振南给关了起来,内心里的不安恐惧更甚,她不断的安慰自己,说道,“冷静,冷静,必须冷静,不能慌了手脚!”

当初给蒋田平毒药的人,就是她,所以,她一定不能让蒋田平把她给供出来。

那现在的唯一办法,就是杀人灭口了。

没有了蒋田平这个人证,即使蒋振南心里很清楚,是她给的毒药,也同样拿她没有任何办法。

可现在的问题是,要怎样才能悄无声息的把蒋田平给灭口了?

蒋振南已经回府了,而那些护卫也不是吃素的,一旦有人闯进将军府,肯定会很快发现的。

现在要怎么办啊?

任是闻玉静平时有些计谋,但此刻,却想不出好办法。

“哎呀,娘,你到底有没有听我在说什么?”说了大半天,骂了大半天,口水都干了,才发现,她娘根本就在走神,蒋雯立马有些不高兴了。

闻玉静有些茫然的问道,“雯儿,我说了什么?”

蒋雯撅着嘴巴,不高兴的说道,“娘,我就知道你没有听我说话。我说那贱种嚣张也就罢了,可恶的是,那贱种府里的那些护卫,都是那样的嚣张,真是气死我了,娘,你一定要想办法教训一下那些人。”

闻玉静听罢,眼前立马一亮。

对呀,护卫!

……

京城某隐蔽宅院的一个屋子里。

“碰!”

这明显是东西摔裂的声音。

随即,屋内就传出一道怒吼。

“没用的东西,竟然连个人都没有拦住,让他悄无声息的就回到了将军府!”

发火之人,是个穿着紫色锦袍的青年男人,脸上的怒气,阴沉寒森的色,显得一张本是英俊秀气的脸蛋,分外的狰狞与扭曲。

“主子息怒!”

黑衣人跪在地上,低着头,向着面前的男青年不住的磕头道,“主子息怒,是属下办事不力,请主子责罚!”

紫衣青年阴沉带着生气怒火的脸,看向黑衣人,阴冽的说道,“本宫早就跟你说过,再有下一次,你这个首领也就不要当了。现在,蒋振南,他竟然毫发无损的回到了将军府,这样重大的失责,可就不是不当首领这么简单的一个惩罚了!”

黑衣人听罢,脸色骤然一白,他不住的磕头谢罪道,“主子饶命,主子饶命啊!”

他口中的饶命,并不是饶他一个人的性命,而是他家人的妻儿的性命。

他们虽是死士,同样也是杀手组织,有些人,也会娶妻生子,同时,这也是他们主子控制他们的中心。

紫衣青年却冷笑着道,“哼!”随即就大喊着道,“来人,把他给我带下去!”

随即,就进来两个同样穿黑衣的护卫进来,二话不说,拉着这个黑衣首领,就离开了,履行主子的命令去了。

在被拉走的那一刻,黑衣首领的脸上露出了绝望之色,但他嘴里仍然不住的大喊道,“主子饶命,求主子饶命啊!”

黑衣首领带下去之后,一个拿着拂尘的太监走了进来。

一进来就对着紫衣青年弯腰叫道,“三殿下!”

紫衣男子对着这个太监,还算客气,他点了点头,问道,“张公公,蒋振南竟然毫发无损的回到了将军府!”

张公公听罢,脸色微变,随即,他就笑着道,“三殿下,他回来了,这又何尝不好?”

这位三殿下一挑眉,然后,声音一冷,厉声的说道,“张公公,你是在跟本宫开玩笑吗?他蒋振南回来了,就是对本宫争夺皇位的最大威胁,哪里好了?”

张公公却依然笑着道,“三殿下,朝廷所有官员都知,这蒋振南除了衷心于圣上之外,对于其他皇子皇孙位的争权夺位,一直处于中立。换句话说,陛下宠爱蒋振南,所以,谁与他蒋振南拉好关系,就有可能获得他的鼎力支持,那么获得那个位置,也是就算成功了十有*了,三殿下,何不试着与蒋振南拉好关系呢?与其多一个敌人,还不如多一个朋友!”

三殿下听罢,低眉沉思了片刻,眉头紧锁,他道,“张公公,你说的,何尝不是本宫曾经所想的。只是,这个蒋振南油烟不尽,任凭本宫怎么示好,他都无动于衷,甚至是在一旁冷眼看着笑话。但本宫瞧着,本宫那好大哥太子殿下,倒是与他有几他交情的模样,所以,本宫一心急,才会对下如此杀手!只是,本宫似乎已经对他下过杀手,如果日后,被他查到了本宫头上,你还认为他能扶持本宫上位吗?”

张公公支依然笑着道,“三殿下,此言差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只要三殿下许给他一定利益好处,相信以后,即使蒋振南没有表明支持殿下您,他也同样不会支持其他皇子皇孙们,这也是加大了殿下您的胜算不是!所以,三殿下,不如化干戈为玉帛吧!”

三殿下疑惑的道,“之前,本宫示好蒋振南,都毫无效果,就是本宫送去的那些美人,都会被退回来。不知,这次本宫要怎么做呢?请张公公赐教!”

张公公依然笑着道,“三殿下,有时讨好一个人,不一定是讨好本人!”

三殿下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问道,“那张公公你的意思是,示好蒋振南身边之人!”

张公公只是笑而不答。

“可是本宫还是有些不明白,蒋振南身边之人,除了大管家,就是他的那些同生共死过的属下,可是这个蒋田平,可是在他蒋振南回来的第一天就给关起来了,”说到这,三殿下有些恼怒的道,“难不成,要本宫对那些下人护卫示好不成?”

张公公却摇了摇头道,“三殿下,您是不是忘记了,伯爵府郭家小少爷!”

三殿下再次一愣,片刻就迅速的反应过来,微微惊讶的道,“你说的是郭兵?”

张公公再次笑而不答!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