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再有一个种大棚蔬菜的?/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暗中,一个看不清任何五官表情的男人,站在一个院落的屋檐之上,在这破陋的院落之中,却站着一位衣着华贵的妇人。

“你的第一个条件,杀了蒋田平,我已经给你办到了,”屋檐上的男人用着吊儿郎当的语气,轻描淡写的谈论着杀人之事,“你的第二个要求和第三个要求是什么?”

贵妇人似乎想要看清上面男人的五官长相,但无论如何,她却只看到一团阴影,听着男人的话,她凌厉带着愤恨的语气说道,“本夫人的第二个要求,就是查清楚蒋振南这半年时间,到底在哪藏着?是不是神医无涯子给救了,如果是,你把神医无涯子给本夫人杀了!”眼底的戾气和怨毒,在黑暗之中却暴露无疑。

屋檐上的黑衣男了,听到贵妇人的话,却是冷笑一声道,“我只会再答应你两个要求,而你现在则是三个要求!镇国公夫人,还请想好!”

贵妇人听罢,顿时心底有着极大的怒气,可是却又不能对他发火,只能说道,“那就前面两个要求吧!”

只要确定是神医无涯子把蒋振南给救了,那么以后也可以派其他的杀人,把人给杀了。

黑衣男子点头应道,“行。那么,这两事过后,你我互不相欠了,你的救命之恩,就算还清!”

贵妇人听到他的话,脸色顿时有些僵硬,说实话,她其实一点都不想放过千面人这个极好的帮手。

然而,她深知千面人也根本就不是她能控制住的,也不是她能指挥的了的。

贵妇人点头应道,“好,这两事过后,你与本夫人互不相欠!只是,”她有些迟疑的说道,“本夫人以后还可以再找你吗?当然,本夫人肯定会出高额的报酬!”

千面人作为一个江湖中的最为神秘人物,即使有钱,也是难请动他。

这个贵妇人说这样的话,也只是试探性而已。

屋檐上的男人说道,“到时看本公子心情吧!有可能心情好或者心情不好时,就应了你,那就看镇国公夫人你的运气了!或许夫人你每天烧烧香拜拜佛,那你的运气就好,也说不定,你说是不是?”

贵妇人脸上刹时隐隐有着怒气,但是,偏偏又不能对着这个人发火,不然的话,以后他们的合作可能就真的变成了泡沫,这可不是她希望看到的结果。

因此,她咬着牙根,应道,“我本夫人是要多谢千面大人你的提醒了。”每天烧香拜佛,他以为他是谁啊。

如果不是还要利用他,如果不知道他真容,她一个镇国公夫人会容得他在她跟前嚣张。

黑衣人男人却摆了摆手,说道,“夫人,你真是太客气了!那后会有期了!”

随后,“咻”的一声,一道黑影就消失在这黑色之中。

闻玉静看着失去的人影,真是咬牙切齿的骂道,“千面人,你千万别落到本夫人手中,否则,本夫人非把你教训成一只听话的狗!”

瞧着闻玉静的影子消失在这个破败的院落之后,一个人影逐渐大树里走了出来,看着闻玉静的背影冷哼一声,就迅速离开了。

……

“东家,这七天预订的蔬菜,已经达到了万斤了啊?”大院中,一个二十多岁的书生向着一个穿着绿衣裙子的女孩汇报道。

林月兰听到七天预订的蔬菜就达到了上万斤,眉头微微一皱,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么多?”

预订的,加上两个酒楼供应的蔬菜,数量也是达到了一万五千斤了,这个数量有些超大了啊,一百多亩地,虽每七天采摘一次,但是,这些也是有一定量的啊。

张元彬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立即说道,“东家,你难道不知道属下已经推拒了至少四成的量了,这还算多啊,如果再推拒下去,我们你来我往酒楼可是把周边所有客户都得罪光了哦!”

这样的结果,虽在林月兰的预料之中,却仍然觉得有些意外。

因为,这些菜可是比春天时贵上十倍以上,却仍然还有这么多人来买。

林月兰低眉垂敛的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以后,接单子就控制在一万斤范围之内,过了一万斤之后,让他们再重等七天!”

张元彬有些担忧的道,“这会不会太得罪客户了!”

林月兰却眉梢一挑,淡淡的道,“他们爱买不买,得罪客户,我林月兰向来不怕!”

张元彬应道,“是,东家!”反正,卖冬季蔬菜,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那些人爱吃不吃,爱买不买!

“不好了,不好了,主子,”突然一个下人匆匆忙忙的,满头大汗的跑进来,神色十分焦急的大喊道,“主子,不好了!”

林月兰翻了一个白眼,对着这人说道,“啊福,你主子我好得很,哪里不好了啊!”

林福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立即焦急的说道,“不是,主子,我是说,严家仿照我们要种大棚蔬菜了啊!”林月兰的奴才,自称一律是我,而不是奴婢奴才。

只是没有想到,林月兰听罢,却只是淡淡的回应道,“哦,就这事啊。知道了。”

林福一瞧着林月兰这平静的心态,立即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不过,他却自以为林月兰没有听清他所说的话,他又再说一遍,道,“主子,我是说严家也要种植大棚蔬菜啊!”

林月兰再一次淡然的应道,“本姑娘不是说知道了嘛。”

林福却焦急的问道,“主子,难道你不着急吗?那严家要种植大棚蔬菜啊,如果真让他们种出菜来了,那不是要抢着我们的生意了吗?听说,严家可是要种一百八十多亩,可是比我们种的多啊。”

可是,林月兰已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一般,只说道,“我说阿福啊,你家主子我又不是聋子,需要你把这事说三遍吗?那严家想要种那大棚蔬菜,就让他们种呗,如果他们能种出来,也算是一种本事,反正,天下间,做任何生意不都是有人抢的嘛。所以啊,阿福,你们就放宽心,该干吗干嘛去,知道吗?”

林福只得应道,“哦,那主子,我下去干活了啊!”

林月兰摆了摆手,道,“去吧,去吧,好好干。你跟大伙儿说说,谁因为这事影响心情不好好干活的,这个月的俸禄和奖金都没了,知道吗?”

“是,主子,我会转达出去的。”说完,林福就退了下去。

林福一出去,张元彬却在一边偷着冷笑。

林月兰睨了他一眼,有些疑惑的问道,“笑什么?”

张元彬摇了摇头道,“刚刚我们才讨论一万斤的数量太多了,这不,一下子又有另一家也要种大棚蔬菜了,估计,要跟我们抢生意了,到时,如果他那边价格便宜的话,估计,都一窝风的往他那里买去了,那我们的生意就惨了哦。”

毕竟,林月兰一百二十多亩地,产值都这么惊人,那个严家种一百八十多亩,也不知道可以种出多少蔬菜来呢。

林月兰听罢,嘴角浮现一亩讽刺的弧度,她冷笑着说道,“呵呵,那就等严家种出菜再来说!”

张元彬立即好奇的道,“东家,你这话听着咋有些不对劲啊?难道说,那严家根本就种不出菜来吗?”

林月兰却作出一个很是神秘的表情动作,笑而不答。

瞧着林月兰这副吭死人不偿命的表情,张元彬惊觉,那严家恐怕有血本无归了。

更有可能不是血本无归,而是连着老底儿都要搭进去,也就是俗称的“倾家荡产”啊。

想到“倾家荡产”四个字,张元彬立即打了个机灵,背后阵阵发凉,打定主意,得罪谁也不要得罪林月兰这个女人又是小人之人。

实际上,张元彬猜测的没有错。

林月兰要的就是严家倾家荡产。

严家害了她几次,她怎么可能放过他。

所以,既然严林与林三牛勾结,暗中谋夺她家大棚蔬菜的种植方法,她就来个将计就计。

一来,可以成为状告林三牛的原因,二来,当然就让严林踏入陷阱之内。

不然,林月兰可不会在状告林三牛之后,而严林严家这个罪魁祸首抛到一边,让严家自以为,自已真不敢惹他,因此,立即就开始如翘起尾巴,招摇起来,然后,就兴师动众的搞个大动作起来。

呵呵,严林真以为这大棚蔬菜有这么好种的吗?殊不知,当初,他派林三牛作卧底,就是一种大错特错,所以喽,她就吩咐下面的人,该给林三牛知道的就让他知道,不该他知道的,绝不能透露一丝一毫,所以,到现在,别说严林,就是林三牛自己,都不知道,那些他所谓知道的怎么种的大棚蔬菜,只是特意露给他看得而已。

至于严家如何想的?

呵呵,也确实如林月兰所料那样。

在林三牛之事东窗事发之后,严林也是心惊胆战了了好一些日子,生怕衙门那边的人突然上门来抓他。

不过,等了一些日子之后,却丝毫没有动静,他又立即派人以县城打听情况,然后,他得到的情况,就是县令大人对这事睁一眼闭一眼。

得到这样的消息之后,他立即明白,这事是县令大人看在以往的情面上,给他开恩的,即使是林月兰也奈他不何。

所以,他又立即开始勃发起来,兴致冲冲的搞大棚蔬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