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一篮子樱桃引发的事件1/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家劳师动众的把严家全部田产都用搞大棚蔬菜去了。

“咦,你们说严家也开始搞这种冬季蔬菜,他们会搞吗?”有的人分外疑惑的道。

“我想肯定的能搞。”有人略微思索了一下,就立马说道,“你们想啊,以严家的谨慎,没有十足的把握,那严林地主儿会把那佃出去的农田给收回来搞这种冬季蔬菜吗?”

“你说的倒是有些道理,”立即有人附和道,“只是,严林这次会不会赌得太大了点儿,一百八十多亩,就关这些遮盖的料子,人工费,以及各种费用等等加起来的耗费的金钱可是一大笔啊。万一,他……”

“切,这有什么,”有人立即说道,“你也不瞧瞧,当初这兰丫头搞这种冬季种蔬菜,大伙儿都以为这人是不是想钱想疯了,想要逆天种出菜来,可现在你们瞧瞧,听说,人家每七天卖出去的蔬菜都万斤以上,一月下来,都至少四万斤,且这些菜的价格,可是比春季蔬菜贵上十倍不止,这么算下来,一个月就光卖菜的收入都不止五六千银子呢,真是让人羡慕啊。”

“是啊,这丫头,自从她说自已死过一次,被阎王爷送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更加凌厉和可怕,而她赚钱的方法,一出又一出,听说都是阎王爷派小鬼给她送过来的。”

“嘘,”有人立即眼神四处扫瞄,“那些话,可不要随便乱说,小心那些……”他用手指了指,所谓的那些是指那些小鬼听去之类的。

一说到阎王爷和小鬼,这些人的后背都整整发凉,他们信鬼神,当然也就怕鬼了。

他们一直相信林月兰所说,周边有小鬼在保护她,谁欺负了林月兰,那些小鬼就会报复回去。因为,凡是对林月兰有不好心思,想要对付林月兰的人,几乎都没有好下场啊。

不过,这也更证实了林月兰是克星一说了,村民几乎对林月兰就是敬畏,平时看着她,也是远远的躲着了。

当然了,如果有钱挣,他们肯定不会拒绝了。

林月兰家平时都要请大量的长短工,工钱不但高,还包一日三餐,每天只需要工作四个时辰即可,早上和下午不上工时,及中午有一个时辰的午休时间,有人不愿意休息,趁着这会工夫,回家干活去。

这样的福利待遇,别说龙宴国,就是整个天下,估计都找不到。

因此,即使林月兰是个克星,但她请工人,你不愿意干,还有一大批人抢着干,所以,别说沾上林月兰这个克星会出事什么的,别说这么多工人没有出过事,就是出事了,也不可能就是一两个,不是吗?

噢,话扯远了。

这些人虽对严家突然大搞特搞大棚蔬菜,虽说将信将疑,但大部分人还是希望严家能够成功的。

因为严家一旦成功,就代表着他们也是有机会在冬季不种粮时,搞搞大棚蔬菜,然后,就等着高价卖出去了。

严家

严家的一位新管家,至今还是有些不自信的劝道,“老爷,我们是不是应该先种几亩田试试,等试成功之后,再大搞啊?您这样子,万一……”万一种不出菜来,那就血本无归了啊。

他这话虽说没有说出来,但是这个意思,严林会不懂吗?

只是,他这话一出,严林就立马动怒起来,“哼,你是不是盼望着老爷我血本无归,啊!”

这个新管家的脸色一下有些苍白,他辩解道,“老爷,奴才不是这个意思?”

严林哼声道,“哼,那你这个狗奴才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的意思,那个小丫头能搞出冬季蔬菜发大财,而我严林却连个孩子都不如,弄个冬季蔬菜,就会血本无归吗?”

这个新管家的脸色一下从苍白变成了煞白,他弯腰低着头,似乎极力辩解的道,“老爷,奴才不……不是这个意思啊!”

“老爷我不管你是什么意思,就凭你不盼着老爷我好这一点,你就没有资格当严家管家,”严林愤怒的道,“一会,就让严六代替你的位置,你继续当你的下贱狗奴才吧!”

这个新管家的面色从惨白,又变成了铁青转眼又是通红的,最后,他只得忍着这怒气,下去与那新任管家交接去了。

此刻的严林是真的任何人的话都听不进去,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种冬季蔬菜发大财,然后把林月兰那死丫头的发财路给挡了,他一手掌控着整个安定县城的冬季新鲜蔬菜的销路,然后,再垄断全国冬季蔬菜。

那时,他就看着那死丫头,血本无归吧!

严林此刻算真正的在做着春秋大梦了呢。

殊不知,他的盲目自大及那孤高自傲的性格,恰恰让他本身陷入了林月兰给他设置的画饼之中,等待着他的结果,除了血本无归,就是倾家荡产!

……

林月兰踏入了空间,看到,这空间里种植的各种珍贵药材,及时在现代储存下来的珍贵植物蔬菜种子,现在长得一片片的,心里一片慰藉。

这些东西的简直,可是比外面一百多亩地,她外面所有的资产都贵重,所以,她肯定要想办法销售出出去了。

为了这些蔬菜出处来源,林月兰特地划出一亩地,作为禁地,除了她自已能自由出入,任何人禁止进入。

这些蔬菜和水果,有西红柿、鸡蛋茄子、金丝绞瓜,圣女果、樱桃、火龙果等等,这些龙宴国没有出现过的蔬菜及水果,林月兰除了留给自已食用或留着招待一些珍贵客人之外,其余的,林月兰是按特品来卖,且这价格高的离谱。

像金丝绞瓜这东西,是以二十两银子一个,而西红柿也要二两银子一斤,圣女果则是五两银子一斤,还有这些水果,都是很是稀有,林月兰甚至标价上百两一个或一斤。

当然了,这些珍贵的东西,那些有钱除了自已偶尔尝一尝,一般可都是用来作人情攀交情或巩固自已的人脉关系。

而这些收到东西的人,同样的尝尝过后,剩下的又拿来继续做他的人情,巩固他的人脉。

“大人,这是草民从一个偏远的地方给弄来孝敬老太太的,请您笑纳!”临安县郡的一个富人,提着一篮子的红艳欲滴的樱桃,送给了临安县郡的县令大人。

那大人虽说不是两袖清风的清官,但是在百姓眼中也算是比较清廉的官儿,很少收人钱财的。

此刻,看到一篮子红艳艳自已从没有见过的水果,心里又是好奇,又是想秉着自己的原则想要拒绝。

这位大人犹豫了片刻,“这……这……”

这位富人笑着说道,“大人,这种水果,叫樱桃,酸甜可口,大人,要不,你先尝尝!”

说着,他挑出一颗比较大的樱桃。

平时,他找过这位大人几次,也预备送过几次礼,无论是金钱还是礼物,可都一一被拒绝了。

这一次,这位大人明显的犹豫与迟疑,很显然,瞧着这一篮子的樱桃,是想要收下,又想要拒绝。

所以,不如,他推他一把,让他尝尝味道,之后,他就算再想拒绝就难了。

果然,这个大人犹豫片刻之后,就从这人手中接过樱桃,然后,放进嘴里一咬,刹那间,那股清香酸甜可口的味道,溢满整个口腔。

这位大人不自觉的咀嚼的速度加快了,只是第一次吃,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什么味道还没尝好,就下肚去,自然而然,就想吃第二次了。

所以,这位大人,自已伸手再去拿着一个樱桃放进嘴里。

这个富人趁此机会,问道,“大人,这樱桃的味道咋样?”

大人点头道,“嗯,不错!”随即又反应过来,有些好奇的问道,“你说这东西叫樱桃?”

“是的,大人,”这位富人说道,“那位卖樱桃的人说,这种东西之所以叫樱桃,样子看起来像桃子,且个小是红的,所以叫樱桃了。”

这位大人在吃了第二粒樱桃之后,虽还不是很明白这种水果取名樱桃的意思,但却不妨碍,他对这篮子的樱桃的心动。

只是,这稀有的东西,一瞧就很贵重,他又不能打破自已的原则,收上这篮子樱桃。

这位富人也是地察言观色的主儿,瞧着这位大人明显心动,却又仍然犹豫着的表情,他立即加了一针强心剂,说道,“大人,我听说老太太最近的胃口不太好,草民就挂在心上了,千万百计打听出可以调解食欲的东西,这不,总算让草民知道在偏远的一个乡村,有这种东西,所以,就买了一些来送给老太太尝尝的。听说,吃了这东西之后,年青人是越来越壮,老年人的身子骨则是越来越硬朗!”

这个大人是孝子,如果单说给他送礼物买东西,即使那东西再贵重或者再便宜,他都会拒绝,但涉及到他老娘的身体方面,他向来又很少拒绝。

所以,这个县令,不说他只是两袖清风的清官,他也会是偶尔贪一贪。

最后这个大人收下这篮子樱桃,虽然这位富人有些肉痛,毕竟,这一篮子应该可是花了他三百两银子啊,不过,相比大人承诺扶持他当商业联盟会长的一事,这点小钱花的还是值的。

这位县令提着一篮子樱桃回到后堂,看到他老娘对着一桌子饭菜毫无胃口样子,紧紧皱了皱眉头,这样一点东西都吃下去,长久下去,这身子一定会垮的。

不过,他一想到刚刚所尝的樱桃的味道,他的眉头又舒展开了。

他把篮子提到他老娘的跟前,笑着说道,“娘,你瞧瞧儿子给你带什么好的了?”

只是这位老太太却是看了不看一眼,靠在太师椅上,闭着眼睛说道,“行了,拿下去吧。现在什么好吃的,你老娘我啊,都没有胃口!”

大人却笑着道,“娘,这可不一定哦。娘,要不,孩儿与您打个赌,如果你吃了这东西之后,还没有胃口,那孩儿就拒绝那些送珍贵药材之人,如何?”

他一说完,老太太的眼睛立马一眼,神情有些激动的说道,“鸣儿,你说的可是真的?”为了她的身体,她这个孝顺儿子,对于那些有所目的,然后送珍贵药材上门的人,来者不拒。

这样一来,她的心里就有了郁结,郁郁寡欢,身体越发不好。她不希望他的儿子成为贪官。

自古以来,凡是贪官者,是从迫不得已,从小钱开贪,到后来越来越贪,控制不住自已的贪心,结果就成了巨贪。

只是,她儿子并不的理解她的一片苦心,以致于造成恶心循环了。

大人点头道,“娘,当然是真的。”

老太太的眼神才瞄向这篮子里的水果,不瞧不知道,一瞧则是吓了一跳。

这红红艳艳又小小的一粒的东西,真的是水果?这东西真不是有毒的?听说,吃的东西,越是鲜艳,可越是有毒的啊。

老太太有些狐疑的道,“鸣儿,这东西真能吃吗?不会有毒吧?”

大人摇了摇头道,“娘,这东西能吃,而且还很好吃,孩儿都吃了两颗,你瞧,孩儿不是好好的站在这的吗?”

老太太将信将疑的伸手拿出一粒樱桃放进嘴里吃了起来,然后眼睛猛得一亮,直说道,“这东西真是好吃,真好吃!”

说着,他又开始伸手拿第二粒,第三粒……

吃过一些之后,老太太又突然说道,“鸣儿,我突然我有胃口,想吃饭了。”

大人一喜,连忙吩咐下人道,“快,赶紧上饭菜!”

夜里,书房中

大人坐在书桌前,看着这还有一大半篮子的樱桃,很认真的深思起来。

他娘的话,句句在耳。

他娘说道,“儿啊,娘活着这一大把年纪了,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这种樱桃的水果,而且娘也相信,在咱们龙宴国的范围内,这东西也是罕见的。儿啊,你在这临安县坐了好几年了,也该走动走动了啊!”

他娘的意思,他明白。

就是希望他高升,做更大的事,更多的事。

所以,现在,这一半多的樱桃去留,决定着他以后的去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