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一篮子樱桃引发的事件2/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人,下官从别处搜罗一些小小的东西,来孝敬孝敬您,请您笑纳!”临安县的吴鸣提着那半篮子樱桃,递给这位大人。

这人本来是不屑接见这位贫瘠县令吴鸣,毕竟一个穷县令,又不会讨好人,所以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他另眼相待的。

不过,这位吴鸣平时很少来拜见他这个上司,怎么无缘无故的,想要突然来拜见他这个上司呢?

因此,好奇之下,这位不待见贫瘠县令的上司,及这位清高的县令很少拜访上司的两人,见面了。

只是,一见面,这个贫瘠县令就递给他这个上司一个篮子。

姬忠才对于吴鸣递过来的篮子,如对吴鸣一般,同样的不屑。

但很快,他就发现在这篮子里装的东西,好像是他从没有见过的东西,红红艳艳的,小小一粒,煞是好看。

本来从临安县运到舟山城是需要一天时间的,这些一直装在篮子里的樱桃,即使不是鲜艳如刚摘下来,也应该会失去一些水份,看起来没那么新鲜的。

只是,这些水果,是林月兰直接在空间种植,吸收的空间灵气灵水长大,所以它们能保持半个多月的鲜艳,味道也依然如初。

所以,这篮子里的樱桃依然红艳欲滴,舟山城知府姬忠才一下子好奇了。

他诧异的问道,“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红,还水灵灵的?”

吴鸣笑着应道,“这东西叫樱桃,是偏远山区的一种水果,酸甜可口,大人,您先尝尝!”

说着,他就拿出一个樱桃递给了姬忠才。

姬忠才接过吴鸣手中的樱桃,他的表情与吴鸣当初初尝樱桃表情时一样,先是好奇,再是惊讶,随即就变成了震惊表情。

他很是诧异的道,“这是水果?”

“是的,大人,这是水果。”吴鸣笑着应道。实际上,心里却是紧张的要死。

他拿着这半大篮子的樱桃送给姬忠才,实际上,就是为了做人情,想要动一动了。

他不知道这半大篮子樱桃,能不能打动这个上司,然后,给他提一提。

姬忠才尝过几粒樱桃之后,面色明显大悦,他笑着道,“好,好,本官还真从没吃过这么清甜可口的水果,我说吴大人啊,这东西,你到底是从哪弄来的啊?”

吴鸣不敢欺瞒的说道,“说出来不怕大人笑话,这东西是下官下面一个商人送给下官的,本官瞧着稀奇,就特意送给大人您尝尝。听他说,这东西是安定县偏远的一个山村村民手中买来的。”

姬忠才分外好奇了,“安定县一个山村?”

吴鸣道,“是的,大人!”

姬忠才再问道,“那个村民还有这种水果卖吗?”

吴鸣顿时有些迟疑的道,“大人,下官不知!”

姬忠才再问道,“本官记得安定县县立好像是周昌盛,是吧?”

吴鸣皱着眉头,微微思索了一下,说道,“是的,大人,确实是周大人!”

姬忠才点头说道,“嗯,本官知道了。放心,本官一定会在上面,给你说说好话!”

吴鸣面上一喜,连忙对姬忠才弯腰作揖道,“谢谢大人!”

……

周昌盛拿着一封来自舟山城知府姬忠才的信函,拧着眉头,有些疑惑。

周文才恰巧来寻他爹,瞧着他爹的表情,似乎被什么问题所困,立即疑惑的问道,“爹,你怎么了?这封信有什么问题吗?”

周昌盛把信递给周文才,说道,“奇怪,姬大人怎么知道樱桃这东西?竟然特地写信给我,问我是不是有一种叫樱桃的水果。”

周文才拿过信一瞧,可不,这个姬大人眼光向来很高,对着这些属下向来都是不屑,现在倒是头一遭,让他这个上司给下属写信,问的居然是一种吃的水果。

周文才把信递还给他爹,笑着道,“爹,这还不简单,肯定是有人给送过樱桃这东西,再一听说,这樱桃的产地归属于爹您的管辖范围,所以,特地来信问您,这意思不就是想让爹您,再送些樱桃给他。”

林月兰卖出的那些特品水果,不仅价格昂贵,还是限量售卖,即使是有钱也是买不到的。

如果不是林月兰与他们有交情,然后,过一段时间,就会送些那特品水果给他们尝尝,就算他爹是个县令,也难买到那些水果,再说了,如果要买,买一回两回,还是可以的,但天天买,即使他们有些家底,他们也消耗不起啊。

可是,这知府突然来信,要樱桃,还真是有些难办啊。

周昌盛看向周文才,脸上立马有些讨好的笑意,说道,“文儿,你看……”

樱桃这东西,即使是他,也从林月兰手中买不来,所以,就要看周文才与林月兰两人之间的交情,看能不能弄到,哦或买上一些送去给知府姬忠才。

周文才听到周昌盛的话,有些苦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爹啊,那月兰妹妹平时是好说话的样子,但是她这个人也是有原则的。她能送这些圣女果,樱桃给我们尝尝,已经是看在交情份上了。如果,我们却因此不满足,还要厚着脸皮问林月兰讨要,恐怕有些难了。”

周昌盛立即有些惊讶的道,“儿啊,我们这不是讨要啊,我们向她买来,不成吗?”

周文才却摇了摇头道,“这些特品水果,那丫头是会卖,可是,她按着价高者得来卖,自已出价,她认为这价可以了,她才会卖啊。爹,你说这东西,我们能出多少价来买啊?再说,樱桃这水果,那丫头早就发话了,已经卖完了,如果再要买的话,还得等一些时日了。”

周昌盛听罢,一手拿着信函,一手抚着胡须,有些愁眉苦脸的说道,“这可怎么办?”

周文才无奈的笑着道,“这知府大人的意思这么明显了,看来也就你儿子去林家村走这么一趟了。”

周昌盛点了点头道,“嗯,那你去吧!”

周文才的脸立即有些发黑,朝着他爹,说道,“爹,我可是去帮你啊,你这漫不经心的态度是啥意思啊?”

周昌盛只是笑而不答。

……

林月兰正在家思考着,下一次要卖榴莲好呢,还是要卖哈密瓜好时,立即有下人来汇报,“主子,周大公子在客厅等你了!”

林月兰挑了挑眉,有些意外周文才在这天寒地冻的时刻,来林家村找她。

林月兰把放在桌子上的榴莲和哈密瓜立即收到空间里,然后,走出屋外,瞧着坐在客厅里喝茶的周文才,笑着道,“稀客呀,这天寒地冻还跑来林家村挨冻的,恐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周文才喝了一口热茶暖了暖身子,随后放下茶杯,听到林月兰的调侃,有些苦笑的道,“月儿妹妹,你还真说对了。这一次周大哥上门来,还真是有事想要请你帮忙的!”

林月兰立即稀奇的道,“哦,在安定县内,竟然还有事能难道周大公子您啊?”

周文才摇了摇头道,“如果只是安定县范围之内的事,可能还真难不倒我,现在难倒我的,恰恰就是安定县范围之内的事啊。”

林月兰挑了挑眉梢,有些好奇的道,“哦?那说来听听,到底何事,需要我一个农女出面解决?”

周文才没有说话,只是拿出一封信,递给林月兰说道,“月兰妹妹,你先看看这封信,自然知道我所难为之事。”

林月兰拿过来一瞧,随后笑了笑道,“哦,周大哥,这只不过要几斤樱桃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会,我就给你装两篮子回去,然后,送给这个知府姬忠才姬大了。”这给周大人作人情,为何不肯给。

一个篮子是五斤左右,两篮子也就十斤而已。

听到这话,周文才立即有些愕然了。

他明明记得林月兰这个孩子是个爱财的小财迷啊,一般人真的很难从她的手中抠出一个铜板的啊,而且她所卖的东西,可都是昂贵昂贵的,即使熟悉的人,也不会打一点折的。

可现在,他忐忑紧张,在心里张罗了一大堆讨好林月兰的话,却一句说不上,烟消云散了。

怎么她突然间这么好说话了啊?

瞧着周文才的表情,林月兰就知道这人一定在心里看扁了她。

她立即笑问道,“怎么,瞧着周大哥的表情,难不成我送两篮子樱桃给你爹周大人作人情,有这么奇怪吗?如果真的很奇怪的话,那要不,我不送了……”

“哎,别、别,千万别,”周文才反应过来立马阻止道,“月兰妹妹,你一时这么大方,周大哥我不是没有反应过来吗?”他这话一出,立即就掩了嘴,心里暗叫道,“遭了,一时之急,竟然把实话给说了出来。”他言外之意,不就是说林月兰小气嘛。

周文才一边瞧着林月兰的脸色,一边有些焦急的辩解的说道,“哦,周大哥不是说你不大方这个意思……”说完,他又差点给自已扫了两巴掌,他这不辩解还好,一辩解,这是越描越黑的感觉啊。

他捂着嘴,捂着眼睛,小心翼翼的瞧着林月兰的脸色,果然她的脸越来越黑。

林月兰黑脸片刻,随即又恢复轻云风淡的表情,意味不明的朝着周文才笑着道,“哦,原来在周大哥眼里,你月兰妹妹就是这么个小气的人啊。既然如此,那这两篮子樱桃本姑娘就不送了吧……”

周文才立即阻止道,“诶,别,月兰妹妹,别,”然后,他一副知错认错的模样,说道,“周大哥错了还不成吗?可千万别把这些樱桃收回去啊。”

林月兰立即笑着反问道,“周大哥,谁说我要把这两篮子樱桃收回去的啊,我只是说了不送给你而已,又没有说不卖给你了。”

这一下,周文才又些呆愣。

“这样吧,我嘛,这些樱桃卖给别人是至少三百两一斤,只是周大哥和我是如此之熟的人,我就便宜一些吧,二百五十两卖给你,”林月兰趁着周文才发愣功夫,继续说道,“一篮子是五斤重,那么两篮子就是十斤重,总共收取二千五百两银子,周大哥,你是现在给现金呢,还是从酒楼的利润上扣除分红,更或者是你想要赊账呢?”

林月兰说了一大堆,等周文才反应过来,他的耳边,一直响着,“要付二千五百两的银子。”

我勒了去,这是明抢啊。

只是两篮子樱桃而已,竟然要二千五百两银子。

不过,话说回来,这樱桃还只是在安定县你来我往酒楼售卖而已,如果这东西放到舟山城,更或者京城,别说是三百两一斤,三千两一斤,那些达官贵人都抢着要吧。

想一想这些,周文才心里又微微平衡起来,甚至是觉得有些可惜,林月兰只是在这山旮旯角落里卖这些东西,如果弄到京城去,那就发大财的发大财啊。

但是,这些樱桃明明是免费送给他的啊,眨眼之间,他就要大出血,买下来,这滋味,还真让他……

周文才讨好的说道,“月兰妹妹,你看以你我之间的交情,谈钱都伤感情,你说是吧?要不,你就送给周大哥吧,放心,周大哥一定记下你的人情的。”

谈钱都伤感情啊!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啊?

林月兰微微皱了皱眉,随即她就想起来了。

这话是当初,她与蒋振南和郭兵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郭兵当时也是为了省下一些钱,而用交情套感情,再用感情免谈钱。

现在再听到这句耳熟的话,林月兰一下子又开始怀念起蒋振南他们这些人了。

他们也离开个把月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有时间,让小绿请它的小伙伴们打听一下。

周文才有些奇怪林月兰的表情,瞧着林月兰那神色不明的状况,立即心里嘀咕起来,“难道我说错了什么不成?怎么看着月兰妹妹的表情这么奇怪啊?”

不过,他立即小声的叫道,“月兰妹妹,月兰妹妹,”

林月兰瞬间反应过来,有些疑惑的瞧向他,问道,“怎么了?”

周文才更是觉得不太对劲了,不过,他也没有说出来,只是继续讨好的笑着道,“你看,以你我之间情义,说那钱啊钱的事,是不是太俗了,太伤感情了,是吧?所以,你就像刚才那样,把这两篮子樱桃送给周大哥,如何?”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笑着道,“周大哥,你都说了,说这些钱啊钱的事,太俗了,太伤感情了,那你就干脆一些,把这些钱直接给了,不就是不谈钱,不伤感情了嘛,再说,亲兄弟还明算账不是。”

周文才被林月兰一话一噎,知道自已多嘴,这个便宜是讨不了,恨不得真给自己两个巴掌,长长教训。

最后,周文才真真实实花了两千五百两银子买下这两篮子樱桃,不过,他却一点都不亏。

因为临走时,林月兰又送给一个他们又没有吃过的水果,叫什么哈密瓜。

闻着这哈密瓜的香甜味道,就肯定这东西一定很好吃的。

既然是新鲜的水果,林月兰肯定一定卖得贵,这东西至少五六斤的大个儿,无论是按个卖,还是按斤卖,这价钱肯定不会便宜。

让人送周文才出去之后,林月兰就打算卖哈密瓜了。

不过,说起来,无论是樱桃还是哈密瓜,都是热天的水果,她竟然冬天拿出来卖了。

林月兰立即觉得自己都有些无语了。

好在,这里的人,不知道这些水果,更不知道这些水果的采摘季节,不然,又有新流言蜚语产生。

十天之后,京城的某个大官作寿时,收到舟山城知府姬忠才送的一份让人意外的贺礼。

不是说这贺礼有多差劲,而是恰恰相反,这份贺礼让在场所有官员很惊讶不已。

然后,在某个大官尝过之后,心头大悦,一个劲的说道,“不错,不错,本相可是从未尝过这么新鲜可口的水果。诸位大人,你们也尝尝这叫樱桃的水果!”

随后,这位大官,让丫鬟,在每位官员的果盘面前,加一粒樱桃。

没错,就是每人一粒,这已经显得这位大官很是大方了,不然,这么好看又好吃的新水果,他是一粒也不想给,何况,这时来给他祝贺的文武百官不下百人,一人一粒,都已经给出了很多了。

很多人在惊奇又疑惑的情况之下,慢慢品尝着这一粒樱桃,片刻之后,纷纷对姬忠才说道,“姬大人,您真是有心了。”

“姬大人,本官下月初十也是生辰,你看你能不能也送一篮子这樱桃给本官祝寿啊?”

“姬大人,这种叫樱桃的水果,本官真是闻所未闻,见也不曾见过,这是哪的出产地啊?”

姬忠才尽管高兴得到大人的赏识,可猛然间,个个比他大的官员,这般的和颜悦色跟他说话,让他受宠若惊啊。

……

周昌盛再一次接到上司知府大人姬忠才的信函时,脸上隐隐有着怒气。

他紧紧抓着信函,愤怒的道,“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爹,你咋了,怎么气成这副模样了?”听到周昌盛的大怒声,周文才立即有些担心的过来。

“那姬忠才又命令我给他弄到百斤以上的樱桃,说是京城很多大官都等着他手中的樱桃呢。他还告诫我们,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说,这气不气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