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谋划/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哥,你听说了吗?”

将军府

郭兵有些忧虑的看向蒋振南。

蒋振南点了点头道,“听说了。”

郭兵皱着眉头说道,“今天舟山知府姬忠才送给刘丞相的贺礼,那叫樱桃的东西,有没有可能就是林姑娘给弄出来的?”

他们之所以有这样的怀疑,是因为安定县归属于知姬忠才的管辖范围,而林家村又是安定县的管辖范围。

姬忠才虽没有说那些东西的出产地,但是直觉告诉他们,这樱桃就是林月兰给弄出来的。

这东西现在在刘丞相寿宴上一亮相了,而且得到文武百官的赏识,都在打听这个东西的出处,那自然会引起那些有心人的关注和调查了。

蒋振南看着天上的发着银色光芒的月亮,很是肯定的说道,“那一定是月儿姑娘给弄出来的东西。”

他知道林月兰一些不平常的秘密。

她弄的东西很是有灵气,看着鲜艳水灵灵的,他知道这一定与那小绿有着很大的关系。

那种叫樱桃的水果,无论是从哪个地方运来,按理来说,怎么样也会失去一些水分和光泽,但听着百官的话,那东西就好像刚从果树上摘下来的一样,红艳光泽。

所以,这东西肯定是林月兰给弄出来的。

郭兵瞧着蒋振南说得这么肯定,面上的忧色立即露出,他说道,“大哥,这东西已经引起了京城达官贵人们的注意。以姬忠才那里入手,相信很快就会查到林姑娘那里。我们要不要阻挡他们的势力,以防查到林姑娘?”

蒋振南沉思了片刻,很是认真的说道,“不必全部挡!”

郭兵立马疑惑的道,“为什么?”

他们现在回到了将军府,虽说不能永远阻挡这些人查到林月兰身上去,但阻挡一些时日,还是可以的啊。

可为什么不全部挡呢?

蒋振南摇了摇头说道,“那姬忠才能顺利的把这樱桃的水果,从舟山带到京城,你认为月儿姑娘会不知道?”

郭兵一惊,他诧异的道,“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蒋振南说道,“兵子,你说以月儿姑娘的冰雪聪明和能力,如果她不想让人把东西带到京城,你认为今天姬忠才能把东西送给刘丞相作贺礼吗?”

郭兵诧然片刻之后,就冷静下来。

他说道,“所以,大哥,你的意思是,这樱桃是林月兰特意让人把樱桃带到京城的?”

蒋振南点了点头道,“没错。”

“可是,这是为什么?”郭兵很是不明白,更是担忧的道,“她虽有本事,可她明明说过,她不想要麻烦的啊。那她这种樱桃一旦出现,必定会在在京城引起轰动。这样一来,她就必定陷入了麻烦之中了啊?”

蒋振南看着天上的月亮,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我都知道,从她救下我们兄弟五个起,她就已经陷入了麻烦的漩涡之中。这次,可能是她打算出现在大众面前的一个引子吧。”

郭兵听罢,沉默着,不知说何是好。

林月兰说过,她会在半年后来京城。

或许这一次真的只是来京城的一个开始而已。

林月兰那诡异的本事,他们几个虽是很清楚,她那异样的能力,如果她愿意,可保国泰民安,如果不是那些贪婪野心之人觊觎她的本事和能力的话。

但是,但愿意那些人别惹恼了她,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郭兵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

林月兰拿着周文才递过来的信,看完之后,挑了挑眉,意味不明的笑问着周文才,道,“你们打算怎么做?诶,先说好啊,让我再贡献个四五斤,还是可以,但是,想要上百斤,那就别想了啊。”

她就算有存货,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来,给这些人做人情的。

周文才听罢,也是一脸苦恼,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也知道要上百斤樱桃,有些离谱。只是,月兰妹妹,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爹啊。你也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那姬忠才可不止大我爹一个官级啊,他现在写信命令要我爹弄上一百斤樱桃,即使我爹想要反抗也反抗不了啊,除非我爹真不要做这个官了。”

林月兰却一脸认真的说道,“只是周大哥,你爹做不做官,好像与本姑娘没有大多关系吧?”

周文才听罢,心头一噎,立即分析的道,“月兰妹妹,这话你可就不对了啊。你想啊,首先不说你我之间的深厚交情,就这一点上你也应该帮帮我是吧?再说,你现在在安定县所开的你来我往酒楼,及林记药铺可不是有我爹在后面给你罩着嘛,再说这安定县所有人都知道,你林月兰背后之人,可是我爹周县令吧?所以说,这可不能说没有关系不是。”

林月兰听罢,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只是,周大哥,你爹不当这个县令,再让其他人来做安定县的县令,本姑娘好像同样能说服做姑娘的后台吧?”

周文才一噎,但也立即反应过来道,“月兰妹妹,话可不能这么说啊。你瞧啊,我爹做你的后台,好像没有贪图到你什么便宜吧,可换一个县令来,就不一定了不是,就说这几百两一斤的樱桃,及这些高价的特品水果,这收入都让人眼红,再说了,你这种田方法,这冬季种菜法子,每一样都能让升官发财的啊,能不让那些人收纳手中,暗中下害毒手?所以,说来说去还是我爹最忠正不是,心甘情愿的做了你的后台,还没有贪到你的大好处不是。”

林月兰听罢,装作很是认真的思考了片刻,然后点了点头道,“听你这么说,好像我是理所当然的帮着周县令了,是吧?”

周文才表情一僵,说是也不是,说不是也不是,赧然的不说话了。

林月兰猛然笑出声道,“行了,周大哥,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竟然还当真了啊。就像你说的,以你我之间交情,以及周县令是个难得的好官,我怎么可能会不帮你们啊?”

周文才一喜,立即高兴的跳了起来说道,“月兰妹妹,你想要怎么做?难道真的卖百斤樱桃给我们不成?”

林月兰笑着道,“我这樱桃一斤涨价到四百两一斤了,一百斤,可是四万两的银子,你们真舍得出?”

一听到四万两,周文才神色立刻弱了下来。

上次让他拿二千五百两买下这樱桃已经很让他肉痛了,再拿四万两,可就不是肉痛,而是全部家产的心痛了啊。

算起来,他周家在整个安定县的总财产也不过四五万两。

难道真让他倾家荡产的买下这百斤樱桃不成?

这想也不想的。

周文才立即正色道,“那你的意思?”难道真送百斤樱桃他们不成?

林月兰却笑着道,“你倒是想得美。再说,我也不想便宜那个什么知府姬忠才不是。”

她让小绿打听过这个姬忠才。

简直是个披着人皮的败类,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让姬忠才拿着她的东西再升高发财,结人脉。

周文才有些疑惑了,“那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月兰立即正色道,“周大哥,如果我知道的没错的话,你们安定县的周家,实际上是京城周家下放下来的旁支嫡脉,是吧?”

听到林月兰如此一问,周文才心里猛得一惊。

这事在京城虽不是完全秘密,但是在安定县却是一个秘密,这林月兰是从哪知道的?

难不成是从蒋振南那里打听到的?

但转念一想,又不太可能。

这蒋振南是个武官,长期在外,也就最近半年,才回到京城,所以,对于京城各大家族秘事,他不一定清楚,那就更不能猜到,他周文才和他爹周昌盛是京城周家下放过来的旁支。

周文才喃喃的问道,“月兰妹妹,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很是认真很是严肃的说道,“你甭管我是从哪知道的?你只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就成?”

周文才心里纠结了片刻,然后,似乎下定决心的说道,“是!”

凭着林月兰的本事,及林月兰与蒋振南的关系,他与她交好,是对他绝对有利,很有可能是助他们回到京城的助力,既然如此,他就没有必要隐瞒林月兰了。

相信,此刻林月兰问他此事,必有用意。

林月兰点了点头,然后,再次认真的问道,“那你们想要回到京城吗?”

周文才愣住了。

他被这个突然而来的问话给惊住了。

但是,随即周文才就反应过来,他愣愣的应道,“想,当然想!”

他们来到安定县已经有五年了,他从一个小书生到秀才的过程,而他爹却一直坐在安定县县令这个位置。

这五年,父子俩一直等待着京城周家的召唤,然后,在京城出头人地,在京城占有一席之地。

在这个过程,他们从一开始的期待,到微微失落,再到失望,最后到绝望的境地,认定京城那边已经彻底把他们忘记,也彻底把他们给抛弃了,也放弃了他们。

所以,在心灰绝望之下,在安定县是过一天是一天,直到林月兰种出亩产八石的高产量粮食出来。

因为这是在安定县所发生之事,因此,他又突然升起了回京的希望。

然而,没有想到的林月兰却是强势的让他们压下这事,只是允许让安定县的百姓,按着林月兰的法子来种粮。

只是,因为已经过了秋季,又迎来了冬季,安定县内所有种植都没有开展开来,这样一来,也就看不到政绩,所以,他们只能耐心的等待明天春季的粮食收割。

但是,现在乍然听到林月兰问他们想不想回京城,他的内心突然涌了一股激动与振奋,他不知道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可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女孩子,能够帮他们。

林月兰听到他的回答,像是满意的点头道,“这就好。”

随即,她就严肃的道,“周大哥,因为我不想便宜那个姬忠才,所以,我想选择扶持你们,你可听懂我的意思吗?”

周文才真是震惊不已。

如果这话出自一个普通的孩子之口,他肯定会认为,这个孩子是异想天开,或者是有失心疯,疯言疯语,不能当真。

可是,这话出自一个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事迹传奇的孩子,他就不得不当真了,而且还很是当真。

林月兰虽说简简单单的一句,却包罗了很是深层的含义。

扶持,扶持,这又有多大的含量,才能说出“扶持”二字呢。

一个普通人,要扶持一个当官的,除了要金钱的支持,更需要人脉的维持,而林月兰这么个普通的农女,除了现在的几分资产,在村子里认识蒋振南这个凭空出现的镇国大将军之外,几乎无任何金钱,也无任何人脉了,可她就是能说了对他们扶持,而他心底却是油然的相信。

事情感觉就是这么怪异!

周文才到现在仍然有些不敢相信的道,“月……月兰妹妹,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林月兰很是认真的点头道,“本姑娘说的真的不能再真了,比金子还真,就是不知道你和你爹可愿意一赌?”

让她一个农女,去扶持一个县令走进京城,真就像是对一场命运的赌博,他们把一切交给了林月兰。

赢了,就是前途无量;败了,就是一无所有!

周文才感觉这个事太大了,他一时半会还真不敢应下来。

他道,“月兰妹妹,这事太大了,我必须回去跟我爹商量一下!”

林月兰说道,“那行。我只给你们三天时间。三天时间如果没有答复,我就当作你们不愿意一赌了。”

周文才很是慎重的说道,“嗯,我知道了。”

随后,他就匆忙离开了林家村,瞧着他仓促的背影,林月兰看着灰暗色的天空,冷冷的说道,“这天,应该是湛蓝色的!”

……

严家

新管家兴冲冲对着严林说道,“老爷,老爷,今天那一百多亩的大棚都已经搭置完毕,明天就可以下种了。只是,老爷,您打算下那几种种子啊?”

那死丫头家可是下了很多新品种,让见都没有见过的蔬菜。听说那些菜卖出去,也是死贵死贵的。

如果老爷也弄到这些新品种,那么两三个月下来,不就是发大财了吗?

严林听着却有些皱眉,他有些疑惑的道,“能有几个种,不就是白菜,卷菜那些种子吗?”

新管家瞧着自家老爷一副疑惑的表情,心里微微惊讶,不过,很快他就问道,“老爷,难道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严林更是疑惑了。

“那林月兰家种出来的菜,很多新品种,而且除了绿色,开黄花的菜,还有紫色,红色的菜,等等,那些菜还卖的死贵,比那些白菜什么的,至少贵上个两三倍呢。”

严林一听,面上一愣,惊讶的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事?为何从没有人跟我说过?”

新管家莫不作声了。

他也很不明白,这主家怎么这么孤陋寡闻,就在这林家村发生的事,而且还是传的沸沸扬扬的事,他竟然没有听说过,真是让太让人意外了。

严林随即怒气升起,大骂道,“好个林三牛,竟然给我留了一手。”

如果林三牛跟他说了这事,无论如何,他也要林三牛想办法给他弄到那些种子,或者是弄些苗子,等着现在种下去。

只是,现在,他只能再想办法,从林月兰那边弄到这些新品种来。

他突然问道,“听说那林三牛还在给那死丫头干活,是不是?”

新管家一愣,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听说是县令大人责判林三牛给林月兰干活,听说除了给他们吃外,一个铜钱都不给的。”反正,这是免费干活就是了。

“那就是说林三牛是很不愿意给林月兰干活的喽?”严林问道。

“是的,老爷!”

“那行,你去想办法联系上林三牛,就告诉他,我有办法让他不再给林月兰干活,就看他用不用了?”

新管家疑惑的应道,“是,老爷!”

只是,让他们意象不到的是,这一次林三牛似乎认命了一般,根本就不搭理这个找上门来的严家管家。

林三牛看到这个严家人,心里窝着火,他愤怒的对着要这严管家说道,“你去告诉他严林,除非他主动赔偿一千四百两给我,否则,就别再来找我。”

他这是一想到上次在县衙里,他因为偷菜盗菜挨了一身板子,还要赔一千四百两,他就异常气愤。

凭什么那严林是罪魁祸首可以平安无事,他就必须给那死丫头赔偿?

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跟严林合作了。

严林皱着眉头问道,“他真是这么说的?要我给他一千四百两,他就给我办事?”

“是的,老爷!”

随即,这个严林就怒了,“这个混账东西,他以为他是谁啊?哼,我就不信了,这么多工人,就他一个可以做事的?去,你去调查一下,林月兰的那些工人,有没有缺钱用的?给送去一些?”

“是,老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