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所以喽,别不相信我的话哦/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天之后,周文才和他爹周昌盛秘密来到林家村找林月兰。

客厅之内,下人给他们上茶之后,就退了下去,厅里就留下了他们三个人。

林月兰坐在首座上,端着一杯茶,吹了吹,就轻轻的呡了一口。

放下茶杯之后,她扫向周文才和周昌盛,淡淡的说道,“二位既然来林家村找我,说明周大人和周大哥,已经考虑清楚了?”

周文才和周昌盛对视了一眼,之后,周昌盛把端着的茶杯放下来,很是严肃认真的说道,“林姑娘,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想要怎么做?那种种田方法,你不许本官上报,那本官依你,只是,现在,你到底有何种筹码,让我父子俩,从安定县走回京城?”

如果那个种田法子由他上报,当那些种植方法成功时,就是他升官前途无量之时。

但是,他因为林月兰本身的警告,再因为蒋振南本身的关系,他让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给错过了。

实际上,对于周昌盛并没有暗上手段从她手中弄到那种田法子之后,林月兰就对他们父子俩已经刮目相看了,不然,之后的一些合作,她就不会选择周文才,而现在同样的选择周昌盛父子俩来扶持,作为她以后的强大后台。

因为,她看中的就是他们父子俩不会因为利欲熏心,使用那些卑鄙手段。

听到周昌盛犀利的问题,林月兰先是笑了笑,随后,她就淡淡而又认真的说道,“周大人,你我相识这么久了,难道就只有那种植方法,可以做为你升官发财的手段吗?”

周昌盛被林月兰这话一噎,心里不自然的激动的起来。

林月兰说得没错,实际上,不是只有一个种植法子,可以作为他能升职的路子。

因为林月兰手中还有很多方式和手段。

比如,这些冬季蔬菜,又如这些特口水果,这些可都是让任何一个有野心之人,起着贪婪之心,他周昌盛也不例外。

只是,他却很清楚自已的能力和分量,除非他有能力与蒋振南抗衡,否则,他这一辈子就别想着打这些歪主意,最主要是别看林月兰是个孩子,她其实更不好惹。

周昌盛立即正了正身子,很是认真的问道,“那林姑娘,你的意思是想要怎么样做呢?”

林月兰立即正色说道,“不急,你们只要告诉我,如果你们真走了权力倾扎的大官场,利益熏心,只是为了更好的宏大前途,过上荣华富贵的日子,而被把我林月兰踢到一边,更或者为了霸占所有利益,而做出,‘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之事来呢?”

这是指周昌盛将来会不会做出陷害杀人灭口之事?

实际上,这是林月兰未雨绸缪的警告。

周昌盛和周文才父子听罢,立马脸色变了变。

随后,周文才立即严肃的道,“月兰妹妹,你放心,我和爹绝不会做出这种灭绝良心之事出来,否则……”

说到“否则”二字,他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很是坚定的说道,“否则宁愿遭受天打雷霹的惩罚。”

周昌盛听着周文才所发的毒誓,眉头微微皱了皱,似乎有些不满,但是看着似笑非笑的林月兰,再瞧了瞧很是认真严肃坚定的儿子,最终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都没有说。

林月兰听罢,点了点头,说道,“虽说本姑娘不信什么誓言毒誓真能灵验,只是,你们既然已经表明了态度,本姑娘暂且相信你们。不过,”

说到不过,林月兰的语气随即一变,凌厉慑人,有一股撞击人心神的震撼力量。

她继续道,“不过,如果你们以后真的官大势大时,想要做出那些泯灭良心,背叛我之时,相信我,这背叛的的下场,可不是你们能承受的。因为,既然我一个孩子可以捧你们上天,但是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把你们拉到地狱!”

周昌盛和周文才父子俩,立即感觉到来自林月兰身上传过来的威压。

这种威压是以前他们从未在林月兰身上感受过的,这仿佛一座大山压在他们的背上,让他们瞬间喘不过气来。

片刻间,父子俩的脸色苍白,额间冷汗淋漓。

好一会,他们感觉到身上的压力没了,轻松了,立即往额头上擦拭了一把,手心里全部都是汗。

以前,他们只是看到林月兰的那过人才智,及赚钱能力还有高超医术,在这一刻,他们却深深觉得面前这个孩子,根本就是深不可测。

难道她真因为克星命格,而被老天眷顾的人儿?

周昌盛不想这么多了,他知道,之前,他的心思还是有些波动的话,此刻,他不敢有任何心思了。

因为,这个孩子,这个才年仅十二岁的孩子,他一点都看不透。

周昌盛对着林月兰说道,“放心,我与文儿一样,是绝不会做出那种灭绝人性之事,否则,甘愿遭受天打雷霹的惩罚。”

林月兰只是未雨绸缪,对于未来最大的隐患做个防范而已,要的,只是他们父子俩的一个承诺,一个不会背叛的承诺。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嗯,你们只要记住你们所说过的话,同时,记住本姑娘所说的话就好!”

俩人真的一点都不敢轻视林月兰所说的话,都是神情严肃认真的对待。

周文才和周昌盛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随后,暗暗松了一口气。

林月兰瞧着,接着说道,“既然二位已经没有任何意见了,那接下来我们接着谈。”

“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必须问明,”林月兰说道,“你们返回京城,是打算继续做周家被他们利用的附属,还是想要重开一个势力周家,让原先的周家成为你们的附属呢?”

周文才和周昌盛听罢,心头猛得一惊一跳。

这个问题对于他们来说,太过尖锐,太过犀利。

他们是从周家出来的,从小的教育是长大有出息时,便是为周家嫡脉服务,而他们也是被这种教育灌输到脑海里,已经落下了印迹,很能挣脱。

说到底,这就像一种深入骨髓的奴隶思想,周家所有旁支是嫡脉向上攀爬的垫脚石及奴隶。

所以,在林月兰之前提着扶持他们回京城时,他们的想法,也只是在周家在京城有一席之地。

说到底,他们想回到京城,实际上就想回到周家主家扬眉吐气。

让他们把他们父子俩遗忘在角落,让他们把他们想要放弃了他们,这是,他们没有周家的任何帮扶,不也回来了吗?

这就是之前,他们回京城的最主要目的。

然而,林月兰的话,却如醍醐灌顶的感觉,震撼又不敢相信,心里却又还带着一些奴性。

周昌盛反应过来之后,表情异常的惊悚,语气也是哆嗦颤抖的问道,“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月兰很是认真又淡然的说道,“我的意思是,让你这个旁支夺取周家权利,自已当家做主。不然,以后,我跟你们合作,有个周家在前面,我可是不放心的。”

以后,她的一部分势力暴露在所有人面前,如果周家知道她林月兰与他们父子合作,才这么顺利的回京城,那么,在巨大的利益跟前,周家肯定会威胁这父子俩,让他们周家获得她林月兰的全部利益。

所以,这么大的一个隐患,她怎么能忽视。

周昌盛听到林月兰话,脸色立即变得铁青与难看,他两手抓着椅子的两旁,随后很是震惊的看向林月兰,大怒道,“这是大逆不道!这是大逆不道!你这是让我背叛周家,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林月兰却没有发怒,而是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虽不知道你们对你们本家到底有多忠诚,我只是知道,你们所努力的创造的一切,都是成为那本家嫡脉的资源。

他们用你们所创造的资源越走越高,越走越远,享受着你们用尽一切,所带来的荣华富贵,却站在高高的眼神轻蔑的藐视着,你们这些劳苦功高的旁支。

这些也就算了。

可是,他们把自已当成了主人,把你们当成了一条他们的狗,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甚至是把你们放弃抛弃在街头,而你们却还在苦苦等待主人的招呼。

这就是你们目前在周家的处境!”

林月兰的犀利,一针见血,刹时让两人的脸色血色全无。

“只是你们把自已当成了周家嫡脉的一只狗,可你们的子孙后代呢?他们也要一条被主人遗忘在角落里的狗吗?”林月兰尖锐又犀利的道。

父子俩脸色煞白,双手紧紧的抓着凳子的边沿,只是那暴露的青筋可显示了他们的暴怒又气愤。

林月兰不在说话。

然后,端着一杯茶水,慢条斯理的喝着。

不知过了多久时间,周文才突然说道,“我要重开另一个周家!”

他的话一落下,周昌盛就怒指着周文才,道,“周文才,你这是在背叛的周家,大逆不道!”

周文才大声的道,“爹,这不是背叛周家,我只是在会自已争取权益。如果周家还记得我们父子也就罢了,可你看看这五年,周家那边没有一点音讯传过来,我们写回去的信,也石沉大海。这还不明显吗?周家把我们给忘记了,哦不,是彻底的把我们给抛弃了放弃了。

既然如此,我们有能力回京城,有能力夺得周家,为何就不能去夺?难道就您就真想要你的子孙后代,都成为一个看着他们脸色,然后摇尾乞怜的狗吗?

爹,你不为自已想,可你也要为子孙后代想啊,爹?难道你就真的愿意看到你的孙子们再像我们之前那样,做周家的狗吗?”

说到子孙后代,周昌盛瞬间哑然。

没错,他的一生可以后一只狗样,尽自已所有能力,为着周家服务,可是他的子孙们呢?

难道同样的过着与他一样的生活?

周昌盛的愤然气势刹间消了下去,只是,他转头看向林月兰,犀利的问道,“如果我们都可以背叛从小教育到大的周家,那么我们也是轻而易举的背叛你,这你放心吗?”

很多人,能背叛第一次,就会选择背叛第二次。

就像林月兰自已所说的,那些誓言毒誓向来都是唬弄人,如果真有这么灵验,那么这个世上就真没有什么背叛了。

林月兰却挑眉笑着说道,“周大人,我应该知道,我是克夫之命,在我没有履行克夫之前,这老天向来很是眷顾于我!就比如,我能死而复生,因为阎王爷没有收我。

他不但没有收我,还在送我回阳间时,赐给了我一颗聪慧的头脑,及一些在你们眼里那些骇然的本事。

所以,本姑娘并不怕你们的背叛,因为别人的誓言或许不会灵验,但相信我,你们的毒誓一定会灵验。就比如,”

林月兰瞧着外面今天晴朗的天空,说道,“我说外面现在要打雷了,那你们猜猜会不会打雷?”

周昌盛和周文才父子立即惊骇了,他们瞪大眼睛,分外疑惑的道,“怎么可能打雷?现在可是冬天!冬天不打雷,这是所有人所知道的常识。”

六月不飞雪,冬天不打雷。

这是连三岁孩子都知道的事。

然而,林月兰却慢条斯理的说道,“哦,是这样吗?”说着,她瞧着外面,再次慢条斯理的说道,“如果我说,片刻之后,会打雷呢?”

说着,在周家父子不知道的情况之下,林月兰的两只手翻了翻,随后,一丝闪电,在她的指尖滑出,然后,超着外面的天空飞去。

片刻之下,外面就……

“轰!”

“轰!”

外面就响起了雷鸣闪电的声音。

周家父子听到这雷鸣声,表情有片刻的僵硬,但随即惊骇惶恐的表情,立即呈现在脸上。

他们很难置信的道,“怎……怎么会?”这冬天打雷,太不正常了。

然而知道,不整常的人,应该是眼前的这个人。

林月兰对着他们笑了笑道,“所以喽,周大人,别不信我的话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