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无题/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看着那远去马车,嘴角勾勒出一定弧度,脸上露出的微笑,如这寒冬中的一缕阳光,融化着这冰冷的白雪。

马车上,周昌盛有些忐忑不安的问着周文才,道,“文儿,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

周文才很是坚定的说道,“爹,你没有听到林月兰说嘛,我们这些周家的旁支,一直都是他们嫡脉的一只狗,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把我们的价值和手中的资源,利用殆尽之时,就把我们抛在一边不管不问。

爹,即使你想继续当周家嫡脉的一只狗,可我不愿意我的子子孙孙走我们的路子,当成他们的狗。

所以,爹,我想要拼一拼,即使不为自已,我也想要为孙子后代拼出一个前途来。”

听到周文才的话,周昌盛已经动摇了自己的那周家灌输的根深蒂固的奴性,可是他仍然很是担心的道,“可是,儿子,要知道我们与林月兰这个孩子合作啊,万一失败,我们周家将会一无所有啊!”

周文才却说道,“但是爹,你也说这是万一失败,如果我们不失败呢,那我们周家就真的当家作主,成为京城的一个大家族啊!”

周昌盛沉默着道,“虽说我们是与林月兰这个孩子合作,可你爹却觉得是被她深深的控制做啊!”这才是他不太愿意合作的真正原因。

那种被一个小姑娘牵着鼻子的感觉很不好,而更不好的则是,被一个小姑娘给威胁。

不说,他们以后合作不合作,即使以后不合作,也说不上背叛啊,可那个小姑娘却不允许他们那样做。

也就是说,与林月兰的合作,至始至终的主动权都在林月兰的手中。

所以,他虽想要回京城,但却不并不想要这种无法控制的感觉。

然而,目前回京城的路子,仅有一条,否则,他们永远会在这贫瘠的安定县内。

听到他爹的话,周文才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爹,只要我们不要触及林月兰的底线,相信她不会对我们怎么样?”

他想到了那几道雷。

他越发感觉这个林月兰深不可测。

她竟然说打雷就打雷!

冬天打雷,这可是前所未有之事。

他不认为林月兰真是个妖孽或者妖怪,因为听说妖孽妖怪是最怕雷鸣闪电的,可是他又不敢往深处去想林月兰的神秘之处。

他的直觉告诉他,那几道雷就是林月兰给引发出来的。

所以,他相信只要不触及林月兰的底线,林月兰也不是那种背信弃义的小人,绝对不会对他们怎么样。

不过,他也与他爹一样,那种被人牵着鼻子走,尤其是被一个小姑娘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很是糟糕,可目前,他们却只能接受。

……

“你们都听到了吗?”

“嗯,听到了!冬天里的大晴天,这天儿会打雷。”

“你们说,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一种异与平常不一样的天象,很是让人担忧恐惧不安。

“你们说,会不会是……”会不会变天?

而他要变天的意思,却是指最上面那位的变动。

只是,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他们却不敢随意说出来,因为传出去,却是杀头灭九族的事儿。

“嘘,说不得啊,说不得啊!”有上立即惊恐的阻止。

“可是,这天儿真的很不正常啊!”

“是啊,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

几乎整个村子,都在议论昨天的冬雷震震。

他们所有人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好奇及惊喜的,有的只是惊疑,恐慌,害怕、不安及惊恐。

然后

安定县

“你们听到了吗?”

“嗯,听到了雷鸣之声。”

“是啊,这大冬天的,哪来的雷啊?”

“就是啊,太不正常了。明明是大冬天,竟然会有雷!太不可思议了!”

周府内

周家父子很是安静的坐在客厅里,相视无语,但是他们的内心却很不平静。

随后,周昌盛就叹了一口气说道,“文儿,现在整个安定县的人,都在议论昨天的那几道雷啊!”

周文才点头道,“是啊,爹,他们都在议论这个事儿。”

可是他们却心有余悸。

他们现在不敢去想,这个林月兰到底是人还是妖,更或者个神仙儿,然而,不管是什么,他们都没有退路了。

片刻之后,周昌盛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文儿,以后,我们周家就靠你了!”

这是在告诉周文才,他已经把与林月兰合作之事,完全交给他了。

周文才又惊又喜,有些激动对他爹说道,“谢谢爹!谢谢爹!”

只要有他爹支持,那么,之后与林月兰的合作,他就可能完全放开了。

周昌盛走到他跟前,拍着他的肩膀,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道,“文儿,爹老了。就像你说的,为了子孙后代,我们也应该振作起来!不过,爹,还是留在安定县当一个七品芝麻官就好!”

周文才一愣,很是疑惑的道,“爹,你……”

周昌盛伸出手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的话,“爹说过,爹已经老了,没有了这股拼尽了,只想着安逸的过完这一生,以以后,我们周家的荣耀,周家的一切都交给你了。”

看着他爹两鬓间的几缕白发,周文才突然明白了他爹的意思。

他做不到背叛周家,也同样不想以后子孙后代做一条狗,所以,他选择旁观。

周文才哽咽的道,“是,爹!”

第二天,周文才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安定县。

周昌盛拿着姬忠才那封信,对着火炉,直接从纸角点燃,然后,直到整张纸变成了灰烬。

周昌盛看火炉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随后,他就铺开纸张,写了一封信,装封好,对着管家说道,“你让人把这封信送到舟山知府姬大人手中。”

“是!”

舟山城姬府

书房中,站着三个男人。

“可恶,好个周昌盛!”姬忠才拿着从安定县那里寄过来的信,大发雷霆。

“爹,这个周昌盛既然这么不识趣,我们一定要给他些颜色看看,”一个油头粉面的男人,很是气愤的说道,“只是让他在山村角落里弄到这些点东西而已,竟然还敢推三拖四的!”

“就是啊爹,你一个知府大人,问着他一个小小的县令要点东西,竟然还敢拒绝,真是可恶!”另一个男人的年纪,看着比姬忠才小,却比油头粉面大,年龄二十有三的模样。

“哼,”姬忠才拍着桌子,一脸怒色,“这个周昌盛,只是一个七品芝麻官,小小的县令而已,竟然敢以没有樱桃这种说辞,来搪塞本官,简直不可原谅!本官怎能饶恕他!”

两个儿子立即点头附和道,“对,爹,他简直不可饶恕,爹,不能饶恕他!”

随后,两人就对视了一眼,这个油头粉面的男人,眼珠子转了转,对他爹说道,“爹,我和大哥去安定县一趟,去瞧瞧这个周昌盛在信里所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如果他真的有意欺瞒爹您的话,我和大哥肯定不会放过他,爹,你看可以不?”

姬忠才听罢,想了想,说道,“那行,你哥两去一趟安定县,瞧瞧周昌盛到底是如何欺瞒本官的,然后,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记住,谁是他的上级。”

说到这,他又想了一会,很是认真的看着两个儿子说道,“锦儿,轩儿,你们这次去了安定县,无论如何,把那一百斤樱桃给爹带回来。要知道,爹这次好不容易因这东西与各大官员有了联络,以后,爹再要往上升,我们姬家京城坐享荣华富贵,还要看这一百斤的樱桃,知道了吗?”

哥俩立即慎重严肃的说道,“是,爹!孩儿定不负辱命!”

姬忠才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那行,你们准备准备,明天就去安定县!”

“是,爹!”哥两异口同声的说道。

等姬长锦和姬长轩走出姬忠才的书房,觉得他爹听不到他们谈话的声音之后,两人立即就开始兴冲冲的说话了。

“哥,我听说安定县有家你来我往酒楼,住得可舒服了。”姬长轩,也就是油头粉面男雀跃的说道,“那里的床,很软很暖,那里的饭菜可香可好吃了,还有更为稀奇的是,那家酒楼竟然招了好多女小二,这些女小二可是比倚翠园的姑娘们还漂亮,她们是专门给客人们端酒送茶的。”

只是,这个姬长锦听罢,却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三弟,我们这次去安定县,可是带着爹给我们任务而去的,不是让你去吃喝玩乐玩女人的。”

姬长轩却毫无在意的挥了挥手说道,“切,我说大哥,我们却安定县肯定是要找住宿的地方吧。既然如此,我们肯定是要住那里的。既然是要住那里,那了解一下那家酒楼,也是人之常情的么。话说,”说到这,姬长轩笑问道,“大哥,难道你就真的不好奇,这家你来我往酒楼吗?我可是听说,那家酒楼,这一个冬天都有新鲜蔬菜供应的哦。”

姬长锦瞧了姬长轩一眼,然后,一眼不发就大步离开了。

安定县

周府

这天,周府来了两个傲慢不逊的青年男人。

周昌盛对着两位抱拳很是客气的问道,“二位公子秀抱歉,最近本官的耳朵有些不好使,请你们再说一遍,你们二位是?”

姬长轩鼻孔朝天,挑刺儿是傲慢无礼的说道,“哼,既然周大人耳朵不好,那本公子就再说一遍,我是姬长轩,这位是我大哥姬长锦,我们乃是舟山知府姬忠才的两位公子。这次,周大人可听清楚了?”

周昌盛听着这个姬长轩的介绍,心里“咯噔”一声响,隐隐有些不妙,不过,他把不安隐隐压在心底,随后,再次抱拳对着二位,媚笑般抱歉的说道,“哈哈,竟然是姬大人二位公子。二位公子远道而来,本官有失远迎,真是失敬失敬!”

周昌盛是属于有官职之人,而姬长锦和姬长轩二人虽是知府大人的儿子,可是二人既不是读书人有功名在身,又不是有官职之身的官员,只是一个平民而已,所以,周昌盛对他们的自称仍然是“本官”。

姬长轩听着周昌盛的话,一颗头颅仰得高高的人,仿佛一只高傲的大公鸡,他对着周昌盛哼声道,“哼,周大人知道就好。”

周昌盛立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二位公子,请坐。”随后就对着下人说道,“看茶!”

之后,他自已坐在首位上。

他们二位来的目的,周昌盛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不过,他自已仍然不动声色的说道,“哎呀,二位公子来本府,真是让本官这简陋屋里蓬荜增辉啊!二位既然远道而来,那么本官一定好好安排二位,不知二位现在有否落脚点?如果没有,本官立即安排下人,给二位公子客房去?”

听到这,姬长轩立即有些不悦的道,“谁要你安排这破烂的客房了,我们要住你来我往酒楼的房间!”

说到这住宿,姬长轩就来气了。

他们一来到安定县,就打听到了你来我往酒楼的位置,然后,兄弟俩就带着下人,去了你来我往酒楼,一看到酒楼那高大宏伟的模样,所有人的眼睛一亮,然后,很是盛气凌人的就走进了你来我往酒楼,说要住宿,赶紧安排最好的房间什么的。

只是很可惜,你来我往酒楼的房间,向来是事先预订好的,没有预订好的,那就对不住,没有房间了。

所以,一听没有房间,气得他们直接报上家门,本以为,他们会恭恭敬敬给他们安排好一切,结果,那什么掌柜直接给他们来一句,“没客房了,如果真要住客房,就请到那什么前台去预订排队。”

等他们问到什么时候可以住上房间时,结果,要排在三天后。

当场他们就火了,闹了起来。

又结果,被那些什么护卫给架了出来,堂堂两个知府公子,什么里子面子全部丢光了。

后来,有些人偷偷告诉他们,这酒楼与这县令大人有关。

所以,他们又气势冲冲来到周府,逞威风来了。

“周大人,我们要住你来我往酒楼,你赶紧给我们安排去!哼!”姬长轩再次高傲的强调了一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