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周文才到了将军府/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接到周昌盛的来信之后,就对着送信的下人说道,“你让周大人放心,本姑娘一定会好好的招待那两位知府大人公子的。”说到好好招待时,嘴角却抿着一丝冷笑。

周昌盛得到下人的回复之后,不知怎么的,心里突然安定了下来。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事林月兰真能解决。

周昌盛一出书房,就碰到了从外面回来气势汹汹的姬家兄弟俩。

姬长轩一进来,就指着周昌盛大怒的喝问道,“周昌盛,你到底是怎么办事的?为何那你来我往酒楼还不能让我们住下?”

他们一让周昌盛去安排酒楼住宿问题之后,周昌盛也答应跟那酒楼东家说说情,看能不能安排一下他们住宿问题。

只是,姬长锦和姬长轩兄弟俩真是太好奇那酒楼里头模样,所以在周昌盛还没有安排好的情况之下,又兴冲冲的朝着酒楼的小二和掌柜大声嚷嚷,说如果不立刻给他们安排住宿,那么周大人一定会给他们好看的。

张元彬以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盯着他们兄弟俩说道,“二位公子,不管是谁入住,都必须要来个先来后到的顺序,即使是周大人本人也是如此。二位公子,请吧!”

看到这酒楼的人如此对待他们,姬家兄弟俩再次气得气不打不一处来。

姬长轩指着张元彬,狠狠的说道,“哼,你们给本公子等着,我让我爹,哦不,让周昌盛下令把你们这家酒楼给封了。”

说着,一行人又气势冲冲走了出去,然后一回到周府,就对周昌盛大发雷火。

周昌盛忍着这股无端的怒气,抱拳对着二人道歉的说道,“二位公子,请少安毋躁。本官虽与这酒楼东家有些交情,但是,这东家却不在安定县内,所以,要联系上那东家,还需要一些时间。”

姬长轩却不听他的解释,很是生气的道,“哼,周昌盛,本公子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我今天必须住时你来我往酒楼,不然,我就告诉我爹去,说你没有好好招待我们哥俩,那你就等着撤官职吧!”

如果真可以的话,周昌盛是真的气的喷他们几口唾沫,让自已出个气。

只是,现在他却必须忍下这口气,当着他们的受气包。

周昌盛道,“那行,今晚本官必定给你们安排好!”

姬长轩高傲的抬着头颅,说道,“这还差不多。”

姬长锦从与周昌盛见面之后,一直都是纵容他这个弟弟,对周昌盛颐指气使,任他在周昌盛面前逞知府小公子威风。

现在,瞧着周昌盛那种忍着怒气无奈顺从的表情之后,他的眼珠立即转了转,然后,装作很是随意的问道,“周大人,听说那樱桃是你们安定县出产的,只是我们逛了一天了,也没有见着那樱桃的影子,不知这樱桃是从何人手中所拥有?”

看着姬长锦一身蓝色绸缎,方正脸,眼睛不大不小,但是,这气势明显是比姬长轩内敛多了,看着就像一个书生。

然而,周昌盛瞧着他一直任他这个弟弟在他面前乱闹,而不制止,就知道这人更加阴险有城府。

听着姬长锦的问话,周昌盛敛了敛心神,暗中小心的应付,他说道,“大公子,很抱歉,樱桃这东西,并不会在集市上出现,所以,你们找不着也是情有可原。”

姬长锦眯了眯眼睛,锐利的眼神盯着周昌盛,淡淡的问道,“哦,那樱桃到底出自何处?周大人,也实话也不怕跟你说,我们哥俩从大老远的舟山来到你这小小的郡城,只是为了那一百多斤樱桃。我爹他可是跟我们下了死命令,让我哥儿俩务必从这安定县把那一百多斤樱桃给带回去!”

周昌盛当然知道这姬长锦话里的意思。

这是在告诉他,这一百斤应该,你弄到也好,弄不到也罢,你都必须给我弄到。

“就是,周昌盛,本公子告诉你,我们这次来安定县,就是来监督调查你是否刻意隐瞒我爹,私藏了那樱桃。本公子可是警告你,你最好立马交出来,否则,这欺上瞒上的罪名,可足够让周大人你呀喝一壶的。”

这一百斤樱桃关系到他爹官途,他们当然要办好了。

周昌盛敛了敛脸上的表情,很是严肃的跟着姬家兄弟俩说道,“两位公子,你们这话是在告诉本官,本官有意私着樱桃那东西,而不上交是吗?”

随即,脸色就沉了下来,语气凌厉的说道,“哼,不知姬大人是否也是这种想法?如果是,那就是让周某太失望了。姬大人是本官的上级,他下达的命令,本官必须执行无可厚。姬大人要那一百斤樱桃,如果真还有,即使让本官赴汤蹈火把这东西弄到,也在所不辞。

然而,这东西,现在虽说弄一百斤,就弄到一两,那也是难如登天,因为根本就没有了,你们让本官如何去弄到这一百斤,难不成就凭着这一张嘴,动动嘴皮子,他们就会凭空出现的吗?”

对于他们质疑他的居心,他是绝不能承认的。

听着周昌盛的话,二位兄弟的脸一沉,很是难看的问道,“你的意思,在安定县已经没有这东西了,是不?”

周昌盛点头说道,“是。”

“不可能!”姬长轩一点都不信的说道,“这几天时间,这东西就没了,谁信啊?”

一般的水果,不都是能在吃人一个多月,有些果皮厚的,不易腐烂的水果,能撑好几个月呢。

樱桃这东西的食用期为何会这么短?

周昌盛严肃的道,“不管二位信不信,事实就是如此。如果不信,你们可以外在打听打听,看有没有人再买到樱桃这东西了。”

二位姬公子神情立即有些丧气。

不过,他们来的目的,虽说是樱桃这东西,但是呢,他们来的最大目的,却是来这吃喝完乐。

……

京城

周文才一到京城,并没有直接去周家找存在感,而是来到……

周文才带着童来到将军府门口,眼神犀利的瞧着四周时,确定无人注意他时,他抬手敲了敲将军府的大门。

片刻之后,大门就被拉开,走出一个小厮,问道,“你找谁?”

周文才说道,“我来找镇国大将军!”

小厮瞧着他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很是狐疑的问道,“你是谁?为何找我家老爷?”

周文才报上姓名说道,“鄙人周文才,与镇国将军是旧识,麻烦你去通报一下?”

小厮听到姓周,疑惑的问道,“姓周,难道是周家人?”

周文才摇了摇头道,“并不是。”

小厮“哦”了一声之后,说道,“那你等一下,我去通报一下。”

小厮一关门,刚走到院子里,就碰到从里头走出来的郭兵,小厮向郭兵打完招呼之后,就又匆匆的走了。

守门的另外一个小厮看到郭兵要出去,忙拉开门,郭兵立即发现了站在门口的周文才。

周文才也看到了郭兵,神情很是惊讶。

以前,他只是知道这个是蒋振南的属下,却并不知道他是具体什么人,再说,之前,他们也没怎么有交流。

现在看到郭兵很是惬意的从将军府出来,他张大了嘴巴,指着郭兵道,“你……你……你是?”

郭兵立即上前笑着说道,“我说周公子,也才短短数日未见,怎么就变成结巴了呢?”

说这话时,虽是笑着,但是眼里表情却满是警惕和戒备,他犀利的眼神朝着四周望了望,确定真没有人注意发现时,他又回头对着小厮说道,“让这位周公子进去,他与大将军与本公子是旧识!”

小厮立即应道,“这位公子,请!”

周文才糊里糊涂的就走进了将军府,然后,他乍然大惊的说道,“你……你是郭公爵府那个小公子郭兵,是不是?听说郭小公子是大将军的属下。”

郭兵笑着道,“不错!”

眼里却瞧着一直跟在周文才身边的一个小童,因为小童两只手提着的篮子让他很是好奇与心痒痒的。

因为,他闻到一股水果的甜香味。

周文才一拍自己的额头,大声又激动的说道,“我早该想到的。”

当时,只是猜测到了蒋振南的身份,对于其它几个属下,他以为只是普通的属下而已,根本就没有想到,郭兵就是郭家小公子。

郭兵只是摇了摇头,随即就好奇的问道,“周公子,你怎么会来京城,还来将军府?”但是好奇之外,却是分外的严肃认真。

因为,周文才的到来,意味着,他们这半年的藏身之处可能会遭受暴露,这样一来,会给林月兰带来麻烦。

在林家村时,周文才已然认出了蒋振南,不过,却被林月兰警告了。

可是,现在他一来京城,就来找蒋振南,如果被有心人发现,一经分析,就立即发现破绽。

因为,周文才的身份很好查,一查就能查到安定县,然后,再从安定县找蛛丝马迹,很是容易找到他们以前出现过的踪迹。

周文才也不是笨蛋,一听到郭兵这样表情,就知道他对他随意来将军府,有所不悦。

他立即说道,“郭少爷,是月兰妹妹让我来找大将军的。”既然知道这人是郭家小少爷,他也没有隐瞒这一次来这的原因。

他知道,他必须实话实说,否则,这后果……

郭兵却有些狐疑的道,“哦,是吗?因为什么?”

周文才说道,“因为……”蒋振南没在,他也不好说。

郭兵知道他的顾忌,然后,他说道,“走吧!”

那个去汇报的小厮,看着郭兵和这个周文才一快进来,有些愣了愣,但随即又快速的离开。

“等等,”郭兵喊住他们,严厉的警告道,“不许跟任何人提起这位周公子的到来,否则……”否则后果虽没有说远,但是他们却知道否则的后果。

小厮脸色一白,立即躬身弯腰说道,“是,郭少爷,奴才们一定警记!”

之后,郭兵又对周文才说道,“我们走吧!”

很快俩人就来到客厅,蒋振南已经在首位上坐着了。

看到郭兵去而复返,却没有一点惊讶的表情,仿佛早就知道他会回来。

也确实,如果是别人来找蒋振南,郭兵才不会管,早就离开了,但是,这个周文才是从安定县来的。

以周文才和林月兰之间的交情,再加上林月兰已经有意无意的开始在京城闹一些动静,那么周文才来京城,肯定会让他带一些话来。

这事,郭兵怎么可能错过。

周文才一见到蒋振南,以之前任何一次见面的方式都不一样。

这一次更慎重,更紧张,眼里有着对蒋振南的敬仰和崇拜,他激动的叫道,“大将军!”

蒋振南淡淡的“嗯”了一声之后,就对着周文才说道,“周公子,不知您远道而来,找本将军所谓何事?”

周文才让小童把两个篮子放在桌子上,对着蒋振南说道,“月兰妹妹让我带些东西给你们尝尝。”

之后,从袖口里拿出一封信,递给蒋振南说道,“她还让我带封信给大将军!”

郭兵在小童一把篮子放在桌子上之后,就满怀激动拉开那块遮挡布。

看到红红艳艳一粒一粒的东西,很好奇的问道,“这是不是樱桃?”

说着,还挑了一粒最大,放进了嘴里。

那樱桃的模样早就这京城上流圈子传得沸沸扬扬的,郭兵能一眼认出来,一点都不奇怪。

小童一边应道,“这就是樱桃。”

小童一出声,蒋振南犀利的眼神就射向了他,然后,叫着下人说道,“来人,带这位小童到隔壁房间休息一下。”

“是,老爷!”

下人叫蒋振南小厮,属下叫蒋振南头儿,或大将军。

蒋振南让人把小童带下去之后,就立即展开信函来看,之后,他的眉头微微蹙了蹙,随后很是严肃的对着周文才说道,“你们真决定要这样做了吗?”

周文才很是认真的说道,“是,大将军!”

瞧着蒋振南那严肃的表情,郭兵巴咋巴咋着嘴巴,问道,“什么事这么严肃?”

蒋振南冷冽的说道,“让他取而代之!”他的话虽很是简洁,但是郭兵却很明白。

郭兵一惊,嘴里的樱桃立即掉了下来,睁大眼睛震惊的问道,“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