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算计/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定县

“大哥,你看看这你来我往酒楼,东西这么好吃,这寒冬季节,还有着各种新鲜蔬菜,新鲜水果,简直是一种安乐享受,还有你瞧瞧这房间,摆着古瓷玉画,这床又软又暖,还有这坐椅,也是软绵绵的,一坐下,真是舒服啊!”

已经住进你来我往酒楼的姬家兄弟两,看着房间里的一切,眼睛发亮,流着口水来数着全部。

“也不知道这家酒楼东家,到底是谁?”姬长轩皱着眉头说道,“大哥,听着外面的传言,说这家酒楼有着周昌盛儿子周文才的份,可我们来了两天时间了,怎么也没有见着他这个人啊?”

对于他来说,他们作为知府公子过来,周昌盛就得带着全家老小一起来迎接。

所以,周文才没有出现,让他心里很不高兴。

尤其是,得知这酒楼竟然有周文才的份时,心里更是不满。

因为,既然这酒楼周家有一半,那么,他们一来这里,就应该给他们安排好一切的,而不是,让他们被酒楼的掌柜小二给赶出来,使得脸面丢尽。

这才是周文才很是不满的地方。

“大哥,你瞧见没,”不满现在也出不了气,姬长轩又想到了另一个让他高兴激动的事,“这家酒楼真的招了女小二,而个个脸蛋水灵,身材修长美丽,真比那些倚翠园,倚红园什么的女人,更加美丽漂亮。”

他说着,似乎想到哪个吸引他的人或是物,两个眼神里都发着淫秽的光芒,哈着嘴流着口水。

姬长锦瞧着弟弟的模样,嫌恶的厉光一闪而过,不过,他这个神情并没有让还沉浸在淫秽之中弟弟瞧见。

不过,姬长锦很快同样皱着眉头,只是他皱眉思考方向与只会吃喝玩乐的姬长轩并不一样。

他脑海里一直在思考,这个周文才,到底去了哪里?

他派下人去周府打听过,问问这个周文才在哪里,结果,却没有一个人能告诉他们,这个周大少爷,人往何处去了?

本来,周文才到底去子哪里,他是管不着,可是为何会这么凑巧,是这人是在他爹信函到达了安定县才消失不见的。

算算日子,他爹的信函可以说是十多天之前的达到的,那也就是说,这周文才在安定县已经消失了十多天的时间了。

怎么想来有些不正常啊?

姬长锦越是想越是疑惑,突然心头隐隐有股不安,不过,这不安也就瞬间飘过。

“大哥,你到底在想什么?”姬长轩有些好奇的问道,“我都叫了你好几声了,你都没有一点反应啊。”

姬长锦皱着眉头疑惑的说道,“我在想那周文才到底去了哪里了?”

姬长轩立即不屑的说道,“哼,甭管他去了哪里,他没有出现招待我们,我们一定要向爹说说。听说他这人现在还是秀才,正在香林书院学习,到时让爹跟那院长说说,一定要好好的惩罚惩罚他,绝不能让他这么轻松的就过了院试。”

姬长锦眼角微微斜瞄了一下姬长轩,这眼神里透露出的更是一种厌恶与烦躁。

随后,他就说道,“行,那你说吧。”

周府

周昌盛很是疑惑林月兰就这么把让姬家兄弟两安排到了你来我往酒楼,而且无论吃的,还是住的,全部免费。

无论怎么想,周昌盛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可是听他儿子说过,这个林月兰可是个财迷,铁公鸡,别说是陌生人,就是这些很是熟悉的人,都很难占着林月兰的便宜,现在,这姬家兄弟俩虽说知府二位公子,可对于林月兰来说,就是两个陌生人。

所以说,陌生人,林月兰会给便宜吗?

答案,显然不可能。

所以,此刻,他心里一直在捉摸着林月兰,这个神秘莫测的孩子,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来我往酒楼

一间VIP包厢里,林月兰一个坐在窗前,拿着一杯小酒细酌,眼神看向窗外斑驳屋檐。

旁边张元彬很是认真的汇报,说道,“515总统套房里,目前,弄坏了一张椅子,打碎了一套玉瓷茶杯,掀了桌布,弄坏一副山水画,打破了一副鱼缸,弄死了三条金鱼,毁坏了一张地毯,还有,丢失了一副跳棋……”

这些损坏的东西,都是在姬长轩想要调戏漂亮的女小二,被人制止之后,发怒发大火给弄坏的。

等汇报完这些东西之后,张元彬神情有些气愤的说道,“东家,姬家兄弟毁了这么多的东西,偷了这么多珍贵之物,还想要调戏这些女小二,难道就不要采取什么措施,制止他们的行为,或者是直接把他们赶出去,就这么任他们胡作非为下去?”

林月兰把着一只玉杯子玩耍,嘴角扬着一抹恣意的笑容,她说道,“除了制止他们调戏女人,其它一切行为,你们只冷眼旁观便可!不过,该记下的账,都必须一笔一笔记上,即使是哪里少了一根线,也给记上,可懂?”

张元彬很是疑惑林月兰为何会有这样的命令,更让他不解的是,姬家兄弟明明毁了偷了这么多东西,竟然还任其这些嚣张狂妄行为,这根本与东家平时作风不一样啊?

只是,林月兰下了这样的命令,他们这些属下只要遵守就可。

张元彬恭敬的应道,“是,东家。”

……

皇宫金銮殿上

蟠龙附住,金光闪耀。

大殿正中是一个约两米高的朱漆方台,上面安放着金漆雕龙宝座,背后是雕龙屏。

此刻,龙坐上的男人,端正威严,一双犀利透着精明锐利的双眸,瞧向下面的臣子们。

他左边的一位拿着拂尘的太监,尖细着嗓子大声说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启禀皇上,臣有事奏!”就在此刻,刑部侍郎秦静站出来说道。

坐在高位上的皇帝点了点头之后,太监就大声的说道,“准奏!”

刑部侍郎秦静说道,“启禀皇上,臣接到密报,舟山知府姬忠才贪赃枉法,欺压百姓,最让人不耻的是,此人让下人偷拐漂亮男童,关在一家姬府一个别院之中!证据确凿,请皇上发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