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按原价十倍赔偿/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姬家兄弟在安定县玩的不亦乐乎,比如今天去街头调戏了一下良家妇女,之后,看到临悦阁的衣服很是漂亮,还有可以让人量身定做一套自已特色的衣服,只是需要五百两银子一位。

他们哥们两个,就需要一千银子,再买店里其它衣服的话,花费至少要一千五百两以上。

还有他在大街头上看到好多孩子手上都抱着一只毛绒绒的东西,有些看着像狗,像猫,像老虎,他一开始以为是真物,吓得脸色都青了,后来,才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假的,而且都出至于一家梦悦阁的梦工厂。

他一进店里,就立马开始狂够,一下子又花出去了很多银子,因为这些东西,也是有高档货低档货之分,而他们买的几倍是那种高档货,这价钱日子就贵了。

总之,在安定县的短短几日,他们就花钱如流水,花出去了几千两银子,这还不包括在你来我往酒楼的消费。

他们在这里的消费,可是比之前加起来的都多啊。

林月兰让人把张元彬叫进来,嘱咐道,“现在可以去向姬家兄弟俩算算总账了!”

张元彬听罢,有些不解,他有些顾虑的道,“东家,这两人可是知府大人的两位公子,而且之前,他们可是威胁周大人之后,才让他们住进来的,且听说,他们是要周大人给买账的啊。

如果我们现在真去跟他们算总账,会不会对酒楼太不利,对周大人太不利了啊?”

毕竟,人家的身份摆在那里,只要,他们的爹微微发一句话,就可让自家酒楼封楼。

谁让人家是官,他们是商呢?

商是斗不过官的。

更何况,这还涉及到周大人的官场问题,万一姬忠才给周大人穿小鞋穿,那么至于林月兰也是很不利的。

林月兰并不解释,脸上浮现的自信从容的笑意,说道,“你尽管去收账,不要再想多余之事!”

林月兰这样说了,张元彬只得满腹狐疑的遵从,他应道,“是,属下立即带人去收账!”

与此同时

周昌盛收到了来自京城儿子周文才的信函。

一打开信函,看到内容时,他满脸的诧异和吃惊,看完这些信函之后,他震惊的神情满是复杂与不明之色。

他把信函给烧了。

之后,他立即大喊道,“来人,通知李铁,准备升堂!”李铁,就是李捕头。

张元彬带着两个人来到515总统套房时,又听到里面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他先是皱了皱眉,之后,就又松开了。

他让属下去敲门,里头传来凶巴巴的说话声,“谁呀?”

属下应道,“掌柜的!”

“噶啦”一声,金色的木门被打开了。

姬长轩一脸粉白出现在众人面前,看到张元彬立即轻蔑的笑道,“哟,掌柜的,是不是考虑清楚了,把李悦那个婆娘给本公子送过来了。”

说着,还特意瞧了瞧张元彬的身后,当没有看到李悦那个女人时,姬长锦脸色立即大变,他大怒问道,“李悦呢?”

张元彬表情冷厉,眼神发冷的看了一眼姬长轩,然后,对着房门一推,果然,看到的又是狼藉一片。

他对着旁边的属下说道,“统计一下,这次又毁坏了多少?”

属下立即应道,“是!”

随后,两个属下很是娴熟的一边清点房间里的东西,一边拿着册子做个详细的登记。

片刻之后,两人就回到张元彬身边,对张元彬汇报,说道,“碎了一花瓶,一套茶具,坏了一张转椅,弄坏了一张花色桌布。”

张元彬点了点头,然后,从他手中接过册子,翻了翻,就对着姬长锦说道,“姬大公子姬公子,你们二位住在你来我往酒楼,七天时间,总共损坏了,花瓶十二个,茶具十五套,皮质沙发一套,转椅三张,鱼缸两副,金鱼弄死了二十二条,损坏字画六幅,弄坏席梦思床一张,床单床套三套,床罩两条,再加上失踪的两副琉璃珠跳棋,你们看看,是不是这些东西?”

说着,张元彬就把册子递给了一直在旁边没吭声冷眼瞧着的姬长锦。

姬长锦先是蹙了蹙眉心,之后,满腹疑惑的接过递过来的册子,看到上面清清楚楚的登记的东西时,皱着的眉头就一直不曾松开。

之后,他满是疑惑的问道,“掌柜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元彬先是笑了笑,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姬大公子,我们这你来我往酒楼只是一家小小的酒楼,做也只是小本买卖。

但是,来这里的顾客,我们都会以最真诚真热情的态度,给客人服务,让每一位客人来到你来我往酒楼是一种安心逸致的享受。

只是,你来我往酒楼也是有规矩的。

凡是来这里的客人,就必须遵守酒楼的规章制度。不许骂人打架,不许毁坏酒楼的一切财物,不许调戏女小二女客户,否则,就别怪酒楼这边不客气。”

“所以呢?”姬长锦抿着嘴唇,脸色阴沉的问道。

他心里隐隐猜测到了张元彬说这些话的意思了。

张元彬笑着道,“所以,凡是损坏酒楼财物的客人,按无意和有意两个方面的解说来赔偿。

如果是不小心无意毁坏的财物,经过调查后,事实确实如此,损坏的财物,按损毁程度原价赔偿;如果是有心的毁坏的财物,那对不起了,一律按原价的十倍来赔偿!”

姬长锦脸色黑黑的,他深沉的眼眸紧紧盯着张元彬,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要我们赔偿这些全部毁坏的财物了?”

如果这些东西只是个几十两,几百两,他们拿出来赔偿一下,也就当作奖赏了。

可是这些东西,明显是价格不菲,要赔偿,肯定是一大笔数目。

姬长锦的话音一落下,姬长轩的立即很是不可思议的大叫道,“什么?叫我们赔偿?”

随即就反应过来,大怒喝道,“要我们赔偿,简直是做梦!”

他宁愿拿着这些钱是喝酒*,他也不会拿来赔偿。

张元彬听着兄弟俩的话,脸色一沉,正色的道,“二位公子,刚才我说了,凡是损毁酒楼财物的,都必须赔偿。而你们,不但要赔偿,还要以原价的十倍来赔偿!因为,你们是有意损毁酒楼财物行为。”

姬长锦听罢,脸色立即变得更加阴沉难看,一双带着阴鸷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张元彬,他说道,“你说我们是有意损毁酒楼财物,是吧?”

旁边的姬长轩却不以为意的大声嚷嚷怒道,“哼,我们就是故意听损毁财物又如何?看你们这小小的酒楼能奈我何?”

说着,双手抱在胸前,一颗头颅高高抬头往天花板。

就是一副我就是特意弄坏这些东西的,看你们怎么能拿我怎么样的模样。

张元彬却没有生气,而是继续说道,“花瓶三十两一个,茶具八十两一套,皮质沙发三百五十两一套……”

张元彬把每一样东西的价格都报了出来,“最后,这琉璃珠跳棋,则是一千五百两一副,全部东西加起来,总共是七千五百两。只是,因为你们是有意损毁,需以十倍的价格赔偿,所以,二位公子,你们总需要赔偿七万五千两银子!”

在张元彬一开始报这些花瓶茶具的价格时,姬家兄弟是不以为意的,可是越在后面,他们自己听着这些数字都是心惊肉跳的。

尤其在乍听到要赔偿七万五千两时,两个都很是不可思议的瞪大了双眼目,大叫道,“这么贵,你们怎么不去抢啊?”

张元彬一本正经很是严肃的说道,“二位公子,我们这里的每一样东西,可都是按着原价最低价来赔偿。即使你们认为贵,那是因为你们损毁的东西太多了!”

姬长轩和姬长锦平时就任性惯了。

更别说来到这个小地方,他们的任性妄为更是肆无忌惮了。

他们每天都是摔东西,扔物件,哪里会想到,有一天,这些在他们兄弟俩里需要拍着他们马屁讨好他们的小酒楼,竟然会追着他们要赔偿,真是笑话。

姬长轩立即嘲笑的说道,“哈哈,难道你们说赔偿就赔偿吗?也不看看我们哥俩是谁,竟然问我们要赔偿,真是笑话!你信不信,我立刻让周昌盛把你们的酒楼封了?”

张元彬仿佛没有听到姬长轩的话,依然很是认真严肃的说道,“那请你周大人封酒楼之前,把所有账目给结了,包括这赔偿,即使,这几天你们吃喝住宿七天时间的总消费三千两,所以,总算起你们要给七万八千两。”姬长锦的脸色一冷,冷声的喝道,“张元彬,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七万八千两,真把他们傻子嘛?

张元彬却坚持的说道,“姬大公子,我们酒楼只是就事论事,按事办事,并没有过分之处。所以,你们是拿银票,现银,更或者有其它物件抵押,进行赔偿?”

“没有,没有,”姬长轩立即大声嚷嚷的道,“别说我们没有这么多钱,就是有钱,我们也不会赔给你们的。”

张元彬神色严肃的问着姬长锦道,“姬大公子也是这个意思吗?”

姬长锦沉默不语。

这就表示默认了。

张元彬沉声的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只能报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