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目前尚无婚配/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皇宫

下朝之后,太监拦住了蒋振南,对着他很是恭敬的说道,“大将军,皇上有请!”

蒋振南说道,“嗯,劳烦张公公了!”

张公公笑着道,“大将军,您太客气了!那咱家就先退下了。”

皇帝的书房中,皇帝宇文珑焱拿着一本奏折,紧皱着眉头,越拧越紧,但很快又龙民大悦的说道,“好,好,真是太好了!哈哈,朕以前怎么就不曾想到呢?”

旁边站着的刘公公,瞧着皇帝高兴的模样,立即好奇的问道,“陛下,您这是很高兴呢?”

皇帝点头道,“嗯,高兴,真是太高兴了。”

随即,他就放下奏折,看着书房门外,问道,“蒋爱卿还没有来吗?”

刘公公说道,“陛下,大将军来了,正在门外候着!”

皇帝一听,立马高兴的道,“嗯,快请蒋爱卿!”

“是,陛下!”刘公公恭敬的应道。

片刻之后,蒋振南就走了进来。

“叩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快快请起,蒋爱卿!”皇帝一看到蒋振南就龙心大悦。

蒋振南起身之后,皇帝就迫不及待的问道,“蒋爱卿,你在奏折说的,全国统一语言,然后编纂一本让所有人都可自已认字的书,你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

蒋振南躬身说道,“回皇上,臣这半年出去游历,经过一个小山村时,受到那里一个姑娘启发和提示,才炸悟有此想法。”

他一回京城,接过圣旨之后,就向皇帝禀明,这半年并没有在京城,而在外游历,并且一个村子里住下来了。

当然了,他受刺杀被人下毒之事,他隐瞒了下来。

皇帝一听蒋振南的话,双眼立即发光,很是好奇的道,“蒋爱卿,你刚才说,是一位姑娘吗?那姑娘多大了,有没有婚配?”

蒋振南立即有些尴尬不好意思,但因带着一张银色面具,皇帝老头并没有看到他脸红。

他说道,“回皇上,是一位十二岁的姑娘,目前尚无婚配。”

皇帝听到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眼神有些失望,但很立马兴致勃勃的问道,“哦,是一位十二岁的女孩子,她难道就不怕你吗?”

要知道,在京城,无论老幼妇孺,对蒋振南都是敬而远之,惶恐害怕的。

突然听到蒋振南与一个才十二岁的孩子有交流,当然燃起了好奇之心。

蒋振南笑着道,“回皇上,那个孩子并不怕我。”说到这,他又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那个孩子,是个妙人!”

皇帝竟然听到蒋振南夸人,一时之间是惊讶不已的。

尤其是夸一个孩子为“妙人”,这可是不得了的赞赏啊。

皇帝笑着道,“如果你说提示,朕的国家,需要统一语言,需要人人会读书认字的机会,这样的孩子,确实是一个妙人!”

蒋振南听到皇帝夸林月兰是个妙人,蒋振南继续说道,“皇上,那个孩子会的东西很多,只是臣一时半会,无法全部告诉皇上,只能等以后慢慢说与皇上听!”

皇帝就更加好奇不已了,“哦,那个孩子竟然会很多东西?”

蒋振南点头道,“是的,皇上!”

皇帝思考了片刻,说道,“那以后说就以后说吧。”说到这,皇帝又想到某件事,很是严肃的问道,“蒋爱卿,舟山知府姬忠才贪污拐买人口之事,可是你在后面推动?”

蒋振南早知就瞒不过皇帝,他点头道,“回皇上,是的。”

“为何?”皇帝有些不解了。

他是知道,蒋振南向来不参与这些事的。

蒋振南说道,“回皇上,臣在路过舟山城时,听到那里的百姓,对姬忠才载声怨道……”

舟山姬府

京城的刑部侍郎带着一队兵马,团团围住姬府。

刑部侍郎神情严肃凌厉的道,“给我进去搜,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许放过?姬家人,一个都不许离开!”

周府

“大人,林姑娘来了!”下人向周昌盛汇报道。

周昌盛都穿带好了官服官帽,突然听到下人汇报说林月兰了,有着片刻的呆愣之后,很快就回过神来,他说道,“快快有请!”

他算是领教了林月兰的神机妙算了。

或许,他儿子周文才取代周家,也并不是这么难的事。

林月兰被下人领进来之后,周昌盛快步迎了过来,对着林月兰态度算是恭敬的道,“林姑娘!”

林月兰笑着道,“周大人,看着你的模样,这是要办公事了吗?”

周昌盛苦笑了一下,说道,“这也托了林姑娘的福啊!”

他这话的意思,双方都明白。

林月兰说道,“我既然与你们合作,应了你们,自然得谋划好这一切不是。”

周昌盛抱拳对着林月兰,说道,“林姑娘足智多谋,智慧无双,本官佩服!林姑娘,请!”周昌盛再做了一个请入的动作。

林月兰点了点头,然后,两人都走进了客厅。

等下人上了茶之后,周昌盛直接问道,“不知林姑娘,这次来是?”

林月兰呡了一口茶之后,也开门见山的说道,“周大人,等一会公堂上要审的人,你我都知道是谁?那我就不拐弯抹角,直接说了。”

周昌盛点了点头,说道,“还不是林姑娘神机妙算,一会,本官就可以好好出一出前些天所受的怨气了。林姑娘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我的属下给姬家兄弟算过账,他们共欠了你来我往酒楼七万八千两。据我所知,这两兄弟从舟山带了三万两过来花费,除了周大人一些买账的东西,剩下的,都是他们玩女人玩了的钱,所剩的钱,也还有两万多。

只是,这两万多根本就不够赔偿。

不过,我知道姬长锦身上有一块玉佩,我希望周大人,趁着舟山的那些消息还没有传到他们兄弟耳中之前,让姬长锦交出来抵消这些债务。”

周昌盛有些疑惑的道,“林姑娘,你的意思,你需要姬长锦身上的那块玉佩?”

林月兰声音清亮的应道,“没错!”

那块玉佩是姬家的传家之宝,姬长锦作为姬家嫡长孙,在他周岁时,就被姬家大家长,也就姬长锦的爷爷,姬忠才的父亲,亲手带在自家嫡长孙身上。

这块玉配被姬家好几代人养着,所以,它比一般的玉佩都有灵气。

而她,是迫切需要这些有灵气的玉石翡翠。

周昌盛听罢,拧了拧眉,有些疑惑的道,“可万一他不愿意给呢?”

林月兰淡淡的笑着犀利的道,“所以,我需要周大人想尽办法,让他用那块玉佩作为抵押赔偿。”

周昌盛看着林月兰这些坚持,只得说道,“好吧。本官尽量!”

……

听到张元彬要报官高他们,姬长轩简直是笑乐了。

“哈哈,”姬长轩大笑着道,“那就去啊,我倒要看看那个周昌盛敢不敢接。”

随即,他又看向他大哥,说道,“大哥,让他去报官,我们也去去公堂成为被告的滋味,如何?”

姬长锦却在张元彬说要他们赔偿七万八千两时,心头猛然有一股不安在萦绕,尤其是从张元彬嘴里蹦出要去报官时,心里猛得一紧,不知为何,很是不详的感觉。

可他又说不上来,这些不安这些不详,到底是来自哪里?

如果真因为这些赔偿问题,他又觉得很是不可能的。

姬长锦脸色一沉,厉声的说道,“张掌柜,这多大的事儿,竟然要报官,你们这是看不起我们姬家,看不起知府大人吗?”

张元彬正色的道,“不敢,姬大公子。实际上,这事也不是非得报官不可,只要你们把所损坏的账务给全部赔上。

而且我刚才也说了,我们这里是小本买卖生意,可经不起这样故意的损毁。

如果今天你故意毁了这一些,他又故意损坏那一些,那我们酒楼的生意还做不做了?

因此任何人故意损毁了这些东西,那么,我们酒楼要赔偿,也是天经地义之事。如果执意不赔,那我们只有报到衙门来解决,不是吗?

所以说,不知姬大公所说的看不起姬家,看不起知府大人,是从何说起?”

张元彬说得头头是道,姬长锦就算想要反驳也不知从何处开始反驳。

张元彬再一次客气又冷冽的问道,“二位姬公子,你们现在是赔,还是不赔!”

姬长轩想也不想的大声说道,“不赔。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一家小小的酒楼能奈我何?呵呵……”说着,还嘲弄般的看向张元彬及几个手下。

张元彬冷冷的盯着姬长锦。

姬长锦被盯得双耳发烧,但他与弟弟的意见致,说道,“如果赔个三五千两倒还行,如果要个七八万两,这根本就不可能。”

张元彬随即冷厉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上公堂上见了。”

……

周昌盛与林月兰说话间的片刻,衙门前的大鼓,就被人敲起了。

林月兰听到鼓声,对着周昌盛笑着道,“周大人,那这事就拜托你了!此事办成之后,我会给大人您送一篮子圣女果,及一篮子的樱桃的哦!”

周昌盛听罢,心里吼叫,这是在贿赂收买他啊。

可是,这两种水果又是他最爱吃的,所以为了爱吃的东西,他就是拼了,也要把这事办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