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准备出发/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爱卿啊,姬忠才既然知法犯法,证据确凿,且所犯欺君杀头之罪。那么这么一下来,舟山知府这个职位就算是空缺了,爱卿,你这大半年游历,心里可有什么适合的人选来替补这个空缺?”皇帝问道。

一般来说,这政事方面之事,皇帝很少过问蒋振南。

但此次,蒋振南插手姬忠才之事,必定有他的目的,所以,皇帝才会询问一下蒋振南。

他也不怕蒋振南会趁此机会安插自已的人手势力,对于他这个皇帝来说,任何人都可能背叛他这个皇帝,包括他的妃子们,皇子皇孙们,唯有蒋振南不会。

他很是相信蒋振南对他这个皇帝的忠心。

所以,他才会如此放心的让蒋振南暗中插手一些事情。

蒋振南微微低着头,想了想说道,“皇上,臣在经过安定县时,发现安定县县令周昌盛是个勤政爱民,廉洁清明的好官。”

说到这,蒋振南没有说下去,皇帝肯定也是知道蒋振南的意思了。

皇帝听罢,皱着眉头,深思了片刻,有些疑惑的道,“周昌盛?周家人?”

如果是周家人,他必须谨慎命用。

这周家是三皇子的外家,权大势大,早就站在了三皇子那边的势力。

蒋振南回道,“皇上,这个周昌盛虽说是周家人,可周家人似乎忘记了周家有这么一个人。”

这是告诉皇帝,周昌盛已经被周家人放弃了。

皇帝说道,“可,他还是周家人。”

蒋振南突然跪下来,对着皇帝说道,“皇上,请你看看这个!”

说着,蒋振南从怀里掏出一封信给皇帝。

皇帝接过信之后,打开看了看,说道,“爱卿,你还是起来说话吧。”

蒋振南应道,“是,皇上!”

皇帝拿着这封信,神情很是严肃威严的问道,“信上所说可是真的?”

蒋振南点头道,“回皇上,是真的!”

皇帝沉思了片刻之后,说道,“那行,就按你说的办!不过,”皇帝话峰一转,还是有些顾虑的道,“如果重用了周昌盛,那周家必定不会放过周家父子,难道他们就会一直这么坚持吗?”这是说周昌盛父子回归周家。

启用周昌盛,不管周家人在五年前是如何放弃周家父子的,但一旦他们入了皇帝的眼,那么周家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么好用的两颗棋子呢?

如果周家父子真被周家人说动,回归了周家,那么他启用周昌盛,不就是给周家又增加了势力吗?

蒋振南说道,“皇上,只要您把周昌盛当成你的人,那么周昌盛父子就是所有人眼中的拉拢势力,尤其是周家人,更以为是一种筹码。不过,皇上,周昌盛父子既然已经下定决心,另起锅灶,那必定不会轻易的被说动。”

蒋振南把周家父子的事情敞开来说,为的就是给周家父子开个路。

既然林月兰已经决定“扶持”周家父子,那么周家父子,在以后必定会是林月兰的后台。

另外一层暗里的意思就是,皇上就是林月兰最大的后台。

到时,林月兰来了京城之后,那些想要打压她的势力,必定需要斟酌在三。

皇帝点头说道,“既然爱卿极力推荐,那么朕就下旨,命周昌盛即刻到舟山城,担任知府一职!”

……

周昌盛从公公手中接到圣旨那一刻,心里分外的高兴、激动、诧异,同时有些担忧与顾虑。

“恭喜周大人,贺喜周大人了!”拿着拂尘的公公满面笑容的对着周昌盛说道,“从明天起,您就是舟山知府了!”

“多谢公公!”周昌盛客气的回应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他从下从手中接过装着几锭白银的托盘,放在公公的面前,继续说道,“公公与诸位车马劳顿,这些小意思,拿去喝喝酒解解乏!”

公公也没有客气的接过这些银子,对着周昌盛说道,“那多谢周大人了!”

等把这些公公护卫送出去之后,周昌盛走进府里,林月兰就从里头走出来,笑着对周昌盛说道,“恭喜大人了!”

周昌盛却皱着眉头,眼神犀利,表情严肃疑惑的问着林月兰,说道,“林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这是在质问林月兰,他怎么会从一个七品县令直接跳级到五品知府,这升任的这么快,这简直就是做梦一般。

他知道,这个功劳非林月兰莫属。

可是,他明显跟儿子说过,他只是想当一个旁边者,可是现在这个样子,他能逃开吗?

林月兰脸上的笑容淡然随意,她很是自然的说道,“周大人,你急什么?我林月兰说过,扶持你们,就必定说到做到。”

周昌盛皱着的眉头没有松开,继续问道,“然后呢?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林月兰回道,“很简单啊!我让人把原舟山知府姬忠才的犯罪证据让人带到京城送到刑部侍郎的手中,加上你儿子周文才找到镇国将军蒋振南,然后,有蒋振南的插手,要姬忠才倒台,可是轻而易举之事。”

到了此时,林月兰也没有任何顾忌把计划说给周昌盛听。

“姬忠才倒了之后,舟山知府这个职位就空缺了,我曾写了封信给镇国将军,让您儿子带给他,我在信中吩咐过面具大叔如何做,然后,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周昌盛问道,“蒋振南就是之前与你来过里的那个人,是不是?”

虽说他们早知道蒋振南的身份,但毕竟没有捅这个身份,所以,他还是想要确认一下。

林月兰点头道,“是的。”

听到林月兰的答案,此时,周昌盛知道自已不得不按着他们的安排走下去了。

因为,就算不为他自已,也得为了儿子。

反正周家已经不可能放过他们了,那他只能一路走下去护着儿孙们了。

周昌盛拿着圣旨,严肃的问道,“那接下来,本官该怎么做?”

既然依然入局,他也就只能按着棋路走下去了。

林月兰笑着道,“大人,你目前什么都不用做,好好收拾收拾,好好做一个舟山知府就好。”

周昌盛立即问道,“那你呢?”

林月兰道,“至于我嘛,当然跟随周大人您了!”

周昌盛疑惑的眼神看着林月兰。

……

你来我往酒楼,张元彬对着林月兰说道,“东家,周大人即将去舟山城上任,那么咱们县的县令……”

之前,他们酒楼与周家人关系密切,这安定县内的人,不敢前来闹事。

可现在周昌盛调走了,也不知道新来的县令会是个什么样,他就担心,万一这个县令不是个好的,那么你来我往酒楼的很多利益,就有可能被盯上,这之于他们是大大不利啊。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不用担心,不管这个县令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都不敢对我们酒楼怎么样?难道你忘记了,周大人是升职了,且是管辖安定县的知府大人,凡是聪明点县令,都不会与我们酒楼作对。”

张元彬茅塞顿开,他一拍自已的后脑勺,笑着道,“是属下想左了。”

林月兰对着张元彬说道,“前段时间,让你培训的人员,都已经培训好了吗?”

“好了!三男三女!”张元彬说道,“他们都是没有家室的人。”所以,在安定县内也没有什么牵挂。

林月兰点头道,“嗯,让他们收拾收拾,就到舟山城!”

“是,东家!”

舟山城内,一座宅院内。

胡师傅问林金梅,说道,“林姑娘,东家什么时候到舟山城?”

林金梅拿着册子,似乎在什么统计,听到胡师傅问话,她说道,“主子三天之后就会到舟山!”

胡师傅一听到三天之后,林月兰就到舟山,他有些心急的道,“那东家落脚处都安排好了吗?”

“嗯,在东街富华苑!”林金梅应道。

“东街富华苑!”胡师傅惊讶的道,“那边可是富人区,那里的房子可不是一般的贵啊!”

林金梅抬起头,淡淡的说道,“也不是很贵啊,按着主子的要求,花了五万两银子买了一栋三进三出在大院子。”

这舟山的房子相对山村来讲,肯定是天价的贵了。

林月兰在林家村自己盖三进三出的院子,才花费不到万两,可舟山城直接买个二手房,都要花费五万两,可见城里与山里之间的差距。

胡师傅更加惊讶的道,“这么贵!”眼里满满是心疼。

挣钱不容易啊,林月兰这一出手就花费了五万两。

林金梅说道,“主子她做什么都很随意,但就是在住宿方面,有要求,必须要亮堂宽敞,人住着舒服,所以,我找来找去,也就在富华苑那边找到这么一栋符合主子要求的房子,当然要买下来了。”

听到林金梅如此说,胡师傅不知是在感叹命运的神奇,还是感叹命运的捉弄。

半年前,林月兰还是个只住在小茅草屋的一个可怜孩子,可短短半年时间,她就家里盖一栋三进三出院子,在舟山城又买一栋。

胡师傅点头说道,“那要买的东西,比如家具什么,都买好了吗?”

林金梅说道,“嗯,木工坊的林老板送了几样新款家具过来。”她所说的林老板,实际上就是林霜菊,她的大哥,同样是为林月兰办事的。

只是这个秘密,除了他们四兄妹及林月兰知道之外,外人根本就不知道彼此之间的关系。

听到是木工坊林老板那边已经送家具过来了,胡师傅点头道,“嗯,安排好了那就好。”

他及他的兄弟们都对林月兰是感激的。

如果不是林月兰提议成立一个房建公司,让他们兄弟成为主管,然后,再招人组成一个团队,这日子是越过越火,不然,或许现在他们还在乡下过着那种泥浆工呢。

现在林月兰又在舟山再建了一家你来我往酒楼,现在一切都已经搞定,就等着开业了。

他们不得不佩服林月兰的本身,才十二三岁,除了开药铺,还得开酒楼,而且这生意都是越来越好。

林金梅拿着册子图图画画,然后说道,“胡师傅,这两个单子,明天先安排人下去干活。”

接过册子,看到册上的房子图样,他说道,“这个华会长和陈员外已经确定了就要这样的样式了吗?”

林金梅点头道,“嗯,已经确定了。明天,你就把人手安排下去。”

胡师傅点头道,“好!”

……

林家村

大拗山上,林月兰坐在山顶上,闭着双眸,直接进入空间。

她手中拿着从姬长锦那里得来的玉佩,走到灵河边,对小灵河说道,“小灵,这块玉配放到哪里?”

只是不管是小空,还是小灵,它们目前都不会说话,能代替他们说话的,也就只有小绿。

小绿指着源头的一处泉眼说道,“主人,就丢入到这泉眼里就行。”

林月兰照着小绿的话去做,把玉佩丢入到泉眼之中,片刻之后,无论是这条小灵河,还是空间,都有着明显的变化。

这就是看着这灵泉河更加清澈清凉了,边上花草明显片刻间就冒出了一个头,而整个空间的变化,却也不是除她之前种的那些东西,剩下的就是光秃秃的地儿了,而是也有冒出一些树苗出来。

不过,这些也只是冒出个小芽头而已,再要有变化,好像已经不可能了。

林月兰知道,这块玉佩的灵气也就只能支持空间这个样子了。

林月兰轻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必须加紧时间去找玉石翡翠了。”

不然,以后她要种植的东西越多,就越需要消耗这些灵气,这么一来,这个空间的灵气很快又会枯竭的。

小绿与林月兰并排站在一边,对着林月兰说道,“主人,我打听过了,舟山那边有很多卖玉石的,我们可以去瞅瞅。”

林月兰道,“嗯。”

等林月兰出了空间之后,又以打坐姿势坐下来,随后,就看到四周有一种绿色的气源源不断涌向林月兰的左手腕上。

这就是来自大拗山花草树木的生命之源。

这一次去舟山,林月兰想要做一个充份的准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