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仗势欺人/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府

周家管家匆匆忙忙的往客厅跑去,神色焦急及一抹慌张。

到了客厅,看到客厅看到自家老爷和林老爷子在时,说道,“老爷,外面……外面……”

从没有瞧过管家如此慌张的神色,周行发心头猛得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他问道,“管家,外面怎么了?”

管家深吸了一口气,平了平心情,然后说道,“老爷,三皇子殿下来了,就在咱们府外!”

周行发立即震惊,他有些结巴和不敢相信的道,“你……你说谁?”

“三皇子殿下,老爷!”管家再重复了一遍。

“殿下怎么会突然来咱们府……”周发行说这,立马惊觉三皇子来的目的,“难不成他们是为了?”

除了那株放出风声去的千年人参,这三皇子殿下突然大驾观临,还能有什么目的。

这下子,周行发又气又急,但随即又很是无奈。

如果今天这三皇子真要这千年人参,他们也只能给,谁让人家是皇子呢?只要一个由头,三皇子很有可能就给他们加上一个罪名,到时,他还不是交也交,不交也得交啊。

周行发立即苦笑着对林德山说道,“林兄,看来我们今天也只能把这千年人参给送出去了!”

林德山倒是无所谓的道,“送就送吧!”

他们一介平头百姓,怎么与有权有势的皇子皇孙相斗呢。

周行发听到林德山这样无所谓的开口,他也就对着管家说道,“走吧,去迎接这个三皇子殿下吧!”

周行发和林德山匆忙的从里头走出来,一看到已经走进院子花园中央,带着紫色镶绿玉石头冠,穿着一袭紫色金丝线蟒袍,一双锐利狡猾的狐狸眼,眉角修长,肤色白净,高挺的鼻梁,薄薄的红润双唇,一看就是个长相俊俏的公子哥,再加上皇家的威严与气势,倒是让人看着有一种敬畏感。

宇文非夜没有带那三个幕僚,只是带了保护他安全的贴身护卫。

“草民周行发!”

“草民林德山!”

“叩见三皇子!”

周行发和林德山双双下跪,周围跪着的人,就是周府的下人了。

宇文非夜听到林德山的名字时,一双锋利带着阴鸷的狐狸眼微微眯起,狠狠的盯向林德山。

他不叫两个起身,而是冷声很是有威严的问道,“你就是林德山?”

其他人立即有些惊吓,有些担心林德山了。

林德山很是镇定自若的道,“草民就是林德山!”

宇文非夜说道,“哦,你就是林德山。本宫听说,二十年多年前,青丰城有一家林记药铺,乃是百年传承的药铺之家,是青丰城的所有药铺之首,声名显赫。

只是二十年前,却因为不按大夫配方胡乱抓药治死了人,这一下,一下子让林记药铺的名声全毁,林家因此走向末路。

不过,本宫还听说,即使林家已经末路,但是林记的两件传家至宝,林记药铺和一株千年人参,和林家大少一起消失不见,也不知这传闻到底是真是假?林德山,要不就有你来告诉本宫,如何?”

林德山有一种受宠若惊的神色,又有一种受到惊吓的模样,说道,“回殿下,草民……”

“哦,对了,本宫还听说那个消失的林家大少爷,也叫林德山,也不知道你们两个是纯属巧合呢,还是就同一人呢?”

在场的人,都瞬即明白,恐怕这三皇子是有备而来。

其目的,就是林德山,哦不,是林德山手中的千年人参。

周行发偷偷的抹了一把汗,心里暗自为林德山心惊和担忧!

“这是怎么回事?”暗中的林绪星偷偷问着林绪明。“这狗屁三皇子怎么会突然回周府,而且看样子还针对老主子呢?”

林绪明对于三皇子突然到来,也是有些想不通。

但是,这三皇子肯定是来者不善。

林绪明就悄悄对林绪星说道,“你在这盯着,我立即去汇报主子!”

林绪星摆手道,“去吧!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老主子的。”

林绪明却有些不放心的提醒道,“你可千万别乱来啊!”

“行了!我知道分寸的。”林绪星有些漫不经心的赶人说道,“你快去汇报主子吧!”

林绪明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道,“要不你去汇报主子吧?”

来人可是三皇子,即使他们有所不惧,但也不是他们可以随便招惹上的。

林绪星却一个劲的赶人道,“去吧,去吧,我不会惹事的,你放心好了!”

林绪星越是这样说,林绪明越是不放心,但是此刻他们也耽误不得了。

只能带着忧心忡忡的神情,去找林月兰去了。

福来客栈

林月兰听完林绪明的汇报之后,说道,“只要宇文非夜没有威胁到爷爷的人身安全,你们就不必现身!但是如果宇文非夜一旦对爷爷动粗,那么你们就不必客气!”

“是,主子!”林绪明接令道。

等林绪明出去之后,林月兰摸了摸小绿小尖芽,说道,“看来这个宇文非夜想以势欺人,想要明抢爷爷手中的人参了。”

小绿从林月兰手中游下来,滑在桌子上对着林月兰,说道,“那主人,你是想要看着那个宇文非夜抢走爷爷手中的那千年人参吗?”

林月兰却笑着道,“小绿,你认为宇文非夜可以抢走吗?”

小绿摇了摇尖芽,道,“小绿不知道哦!”

随即,林月兰就对小绿说道,“走,小绿,我们偷偷瞧瞧那上三皇子去,以前可只是听说皇亲贵族,皇子皇孙,听到的更多的父子之间的残杀,兄弟间的你死我活我。现在我倒想看看,这个曾经追杀暗害蒋振南的三皇子,是不是有什么三头六臂?”

小绿听到林月兰如此说,就又爬回了林月兰的手腕,说道,“嗯,走,主人,看看去!”

随即,林月兰就带着面纱走出福来客栈,然后,朝着周府的方向走去。

等到了周府后院外,瞧着四处无人,林月兰立即跳起到屋檐上,是慢慢走到前面院中的屋檐趴下。

宇文非夜非逼着林德山承认自已就是二十年前,带着林记药谱与千年人参消失林家大少爷。

林德山早在决定跟着周行发属下光明正在回到青丰城时,就已经做好暴露的准备。

现在事以至此,林德山很是冷静的回应道,“回殿下,草民就是二十年前那个林家大少爷林德山。”

听到林德山的回应,宇文非夜唇角勾起,问道,“哦,这么说来,你手上真有那宝贝千年人参喽?”

这个问题真是不好回答。

林德山和周行发对于三皇子的突然到来,已经心知肚明。

他来到周府的目的,无非就是刚刚放出风去的那千年人参。

所以,只要林德山一旦应道,手上有那千年人参,那么三皇子必定会步步紧逼,要林德山送给他,更说得好听一点,是转卖给他。

但是,承诺给周行发的人参也就没有人了,那么广聚源拍卖行,因此有可能是失信于人,而让广聚源拍卖行的名声,再一次跌落,即使可能知道这人参被强卖给了三皇子,但是众人不敢指责三皇子的仗势欺人,强买强卖,却是大骂广聚源拍卖行,明明把千年人参卖给了三皇子,竟然还想从这宝贝诱惑他们,获得崛起的名声,真是卑鄙无耻等等。

所以,现在周行发是暗暗的担心。

一是真是担心林德山因受不住三皇子的逼迫真把这千年人参给交出去,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损失。

二是又担心林德山倔强性子,会拒绝三皇子的要求,这样一来就算彻底得罪了三皇子,他本身的安全有危险不说,还有可能连累整个周府。

一时之间,周行发都不知道该如何取舍了?

林德山跪着镇定的应道,“回殿下,二十前,林家的确有一株千年人参,不过,在家父病危之际,这人参被家父所用,但被家父拒绝之后,家中恶仆趁着林记慌乱之际,暗中偷走了那半株宝贝。

因此,外界传言说草民带着至宝千年人参,消失无踪一事,纯粹有误!”

宇文非夜听着林德山的话,怒气立即涌了上来。

因为他认为这是林德山在狡辩。

现在外界又有一种传言,说广聚源拍卖行要拍的千年人参,就是林德山拿出的林家传承至宝。

现在这个刁民竟然还否认。

不过,这宇文非夜隐忍着怒气,冷声的问道,“哦,这么说来,现在外界的传闻,广聚源拍卖行即将拍卖的千年人参,并非是你的喽?”

说到这,他语气一转,分外凌厉与威严的警告道,“林德山,你可知道欺骗皇家贵族,是何种罪名,所以,本宫奉劝你,最好想清楚!”

林德山刹时间感觉到来自宇文非夜身上的杀气。

林德山要瞬即的慌乱。

不过,很快就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回殿下,草民不敢欺瞒殿下。二十多年前的那株千年人参,确实已经没了。不过,现在广聚源要拍卖的千年人参,也是草民的!”

宇文非夜却是冷笑着道,“林德山,还说没有欺瞒本宫。二十年前林家有千年人参,二十年后,你这个林家大少又拿出一株千年人参,你竟然告诉本宫,它们不是同一株?这真是笑话,难不成你林德山是人参王转世不成,每株难得的人参至宝都会自动跑到你手去?

林德山,你是不是把本宫当成傻子不成?”最后一句,是严厉的震喝。

“殿下息怒!”

眼瞧着宇文非夜要发火了,周行发等人连忙磕头让宇文非夜息怒。

周行发连忙为林德山辩解说道,“殿下息怒!林兄所说确实是事实,这千年人参,并非是二十年前林家的那株千年人参。”

“哼!”宇文非夜立即锐利的盯着周发行,“哦,看来这林家大少真是人参王转世了,这么罕见的至宝都能跑到他身上去了!林德山,”

宇文非夜话锋一转,直接凌厉的说道,“本宫不管你手上的这株千年人参,是二十年前的也好,或是你哪里弄来的也罢,本宫实话你,本宫就是为千年人参而来!”

他说这话,除了是开门见山,其实更大的用意,就是为了让林德山主动把千年人参给他。

他这话一出,周行发立即吓得脸色有些发白,他心里暗道,这三皇子果然如外界传言的那般,阴险无耻。

不过,这千年人参的主人毕竟不是他,他只能低着头,不敢吭声了。

藏在屋檐后面的林绪星听罢,小声的说道,“这三皇子真是够无耻的,这明明就是仗势欺人。不行,我得教训教训他,省得老是欺负老主子。”说着,他就捡起一快屋檐上的碎瓦片,朝着宇文非夜的脑门上丢去。

脑门上突然而来的剧烈疼痛,立即闷?你现在所看的《克夫农女倾富天下》第255章:仗势欺人(三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香满路言情m.bookxml.com进去后再搜: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