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拍卖会开始/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咦,主人,那个面具大叔来了。”房间内,林月兰打开窗户看着下面的来来往往的人群。

小绿也是圈在林月兰手腕上,看着这热闹的街头,突然就发现乍然出现在人群中,鹤立鸡群的蒋振南。

听到小绿的提醒,林月兰头往下一看,可不是,那蒋振南就在楼下,看样子,也是要住时这福来客栈。

林月兰立即有些疑惑的道,“奇怪,面具大叔怎么会突然来青丰城呢?难道他京城的事都处理好了,随意离开会没事?”

小绿附和的道,“那主人,要不要我去打听一下!”

林月兰却摇了摇头道,“算了,他的出现,肯定不会对我们不利,不查了!”

如果每个熟人的出现,都必须上小绿彻查一翻,她也会感到累的。

虽说,她现在不会全心全意去信任一个人,但也用不着每一个要用的人,认识的人都去监督一翻。

蒋振南不知道林月兰会开哪一号的房间,不过,他却开的天字一号的随心房间。

“小二,麻烦你给我的马喂些食草。”

“好咧,客官放心,我一定好好喂养的你的马!”说着,小二就要去牵马。

不过,烈风却不让他牵,似乎鄙视了小二一眼之后,就自己径直朝着酒楼后院走去。

小二微微一愣,随后就笑着对蒋振南说道,“哟,客官,你这马成精了啊!”

随即就跟在烈风的后面走去。

蒋振南交了住房间的钱后,就径直走到天字一号房间而去。

就在蒋振南去了房间时,楼下又有一个很是长相俊美有些苍白的白衣人过来了。

“主子!”

掌柜一看到白衣人,立即是惊喜又是惊恐的叫道。

看着面色明显不对的白衣人,他又瞬间担忧的问道,“主子,你这是怎么了?”说着,就要上前扶住白衣人。

白衣人立即伸手阻止道,“没事!你让厨房烧些热水,送到我房间里来!”

“是,主子!”掌柜的很是恭敬的应道。

然后,白衣人就直接走去三楼,他那间主人的包厢。

掌柜却在嘴里嘀咕着,“奇怪,主子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说着,他又立即吩咐小二道,“去,吩咐厨房烧点热水,送到天字一号随风房间。”

“是!”

白衣人一到房间,就解开了他的衣服扣子,随即露出的就是与他本人不相符的光亮很是健壮胸膛上明显有一个刀口。

他轻轻摸着这个刀口伤白,脸上露出一抹艳丽的笑容道,“呵呵,那人的药真是神丹妙药啊,这药一吃下去,就止住了流血。”

说着,他抚摸着这胸膛上的伤口,有些不可置信的道,“真是不敢相信,这世上真有这么奇妙之人!我柳逸尘算是碰到一个有趣的人了,也不枉费心机演一场苦肉记。

看来以后,会更加精彩啊!”

柳逸尘抚摸着伤口片刻之后,外面就叫道,“主了,热水烧好了!”

“嗯,抬进来吧!”

说着,他就把衣衫全部脱下,露出修长又健壮的身材。

……

周府

周行发这两天一直战战兢兢的。

因为明天就是广聚源拍卖行拍卖千年人参的时刻,他一直提心吊胆的,总是担心这两天那个三皇子会再度莅临周府,威逼着林德山再度交出千年人参。

只是现在,这三皇子未出现,他又同样的担心。

明知道三皇子对千年人参势在必得的情况下,他们还大张旗鼓的拍卖这千年人参,这肯定是得罪三皇子。

他现在心里分外矛盾,选择两难。

他想这一次凭着挽回广聚源衰落的名声,可是,又因为得罪了三皇子,以后广聚源同样会被招来麻烦。

“林兄,这三皇子难道就真这么放弃了?”周行发满是疑惑的道。

林德山摇了摇头,有些苦笑的道,“周弟,看来我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或许,三皇子想在明天放大招也不一定了。”

拍卖会上,只要三皇子一个口令,青丰城的那些贵人,就不敢开口竞价,到最后,这千年人参,可能会是以最低价给卖出去的了。

林德山担心的没有错。

三皇子一行人正打算在拍卖会上,先下手为强,报上名号,然后,再以最低价买得这株千年人参。

反正暗抢威逼的法子,已经不可用了。

……

广聚源拍买会场上,穿着衣着华丽的贵人们,人影交错,陆陆续续的坐到自已预订的位置上。

这广聚源二楼十八个包厢,也已经全部被预订出去。

因为按着要求和原则,对于这十八个包厢的客人身份,都有着严格的保密,拍卖行的人不知道他们是谁,而他们彼此之间更不知道谁是谁!

周行发在大厅与属下一起招呼着那些尊贵的客人们,林德山这次作为千年人参的拍卖者,就坐在五号包间。

在包间里观察着来望人群。

突然当看一个人时,林德山向来冷静沉着的脸上,顿时扬起了怒气,看着此人,有些咬牙切齿的道,“曾亦铭!”

曾亦铭站在大厅中央,眉头微微蹙了蹙,然后,向四周望了望,脸上有些疑惑。

刚刚他明显感觉到有两道炙热的光射向他,可是他又感觉不到这光的来源之处。

就在此时,周行发过来招呼。

“曾兄,真是好久不见啊!”

俗话说,只有永远的利益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

二十多前,林德山、周行发和曾亦铭,是至交好友,谁知,一朝突变,兄弟之间反目成仇,曾亦铭为了家族利益,陷害同是兄弟的林德山,为此,导致林德山家破人亡。

周行发在得知真相之后,也是痛恨过曾亦铭,并发誓没有曾亦铭这个朋友。

然而,在林德山消失的二十年当中,因为周家和曾家彼此之间的利益纠葛,最终周行发与曾亦铭成了亦敌亦友的商业合作关系。

当然了,作为消失二十多年的林德山,并不清楚他们之间的相处关系了。

只是看着周行发与曾亦铭有说有笑的,心里颇不是滋味儿。

曾亦铭揖手回笑着道,“周老弟,确实好久不见了!不过,这一见,倒是让为兄我一个惊喜啊!”

他所谓的大惊喜,当然是千年人参在此拍卖一事了。

当然,他还有另一层暗指,是说林德山的出现,给他周行发带来了惊喜。

周行发笑着道,“曾兄,真是见笑了!”

没有正面回答曾亦铭,只是打个马虎眼,当作不知曾亦铭所说何事。

“曾兄,请!”周行发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周行发刚做完请的动作之后,外面瞬间有一道尖细的声音喊道,“三皇子驾到!”

会场人的所有人,楼下楼上的人,全都下跪,大声喊道,“三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宇文非夜这次的打扮似乎更加高贵。

带着一顶黄金镶嵌一枚翡翠发冠,身着金丝紫色莽袍,腰系一根镂空玉带,系着一枚光滑发亮一看就价值不匪的白色玉佩,一身皇家威严气势,在这个会场上全部散开来了。

宇文非夜走到大厅中间,一身的傲慢与凌然,但却看着相当的和气与平易近人,他轻笑着道,“诸位起来吧!本宫只是闲散路过,听说广聚源拍卖行热闹,就是过来凑个热闹而已,大家随意啊!”

任谁看着这样的平易近人的皇子,应该都会获得好感吧。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三皇子的风评名声在京城,在普通人眼里,就是一个难得的很是平易近人的皇子,这可是很难得的啊。

然而,却在那些京城少数人的眼里,这个三皇子就是一个心胸狭窄,卑鄙无耻的阴险小人。

周行发看到三皇子真的出现在这个拍卖会场,刹时异常的忧虑,这心啊七上八下的,不知这位三皇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然而,周行发却只能压制心头的不安与焦虑,对着三皇子宇文非夜毕恭毕敬的说道,“殿下,请随在下,到二楼一号包厢间!”

三皇子点头笑着道,“那就麻烦周老板带路了。”

周行发刹时受宠若惊的道,“不敢当,不敢当,这是在下应当做的!三殿下,请!”

三皇子点了点头,就大步往前走去,后面周行发小心翼翼的跟着。

至于不明真相的其他人,又是激动又是兴奋,很多的当然是雀跃。

他们可是第一次见到皇家子孙呢,而这个皇家子孙竟然会如此的和气与平易近人。

二号包厢是柳逸尘,一手拿着酒杯,一边透过窗户看向楼下的情景。

他看着那傲然上楼的宇文非夜,嘴角上扬,带着明显的讽刺,说道,“皇家人果然会装!”

六号包间的人,是青城首富,他同样冷眼盯着三皇子,只是莫不作声的喝着酒。

除了九号包厢,其他客人或是好奇或是激动,也同样或是兴奋的见到皇家子孙。

等客人们陆续到齐之后,这个拍卖会也要正是开始了。

当然了,今天要拍卖的东西,肯定不是只一件千年人参了。

千年人参是作为本场的压轴拍卖品的。

第一件拍卖品,为前朝著名诗人的一副作画,寄情于景的山水画。

开价为三百银两。

不过,这次拍卖或许是顾忌到这个三皇子在会场上,有几个人明显的对这幅画感兴趣,却不敢开口叫价。

谁让这著名的诗人是前朝的呢?

对于前朝的东西,有几个人敢在当今皇子面前叫买的。

就在主持人第三次叫卖无人叫价,想叫人拿下去时,却在这时,第九号包厢突然摇玲了,随即一道男人的声音传出,道,“五百两!”

这话一出,所有人先是惊讶一声,随即就转头看向一号包厢的三皇了宇文非夜。

只是,包厢里是封闭室的,只能从包厢里往外看到一切,却不能从外面看到里头任何东西。

&n你现在所看的《克夫农女倾富天下》第257章:拍卖会开始(五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香满路言情m.bookxml.com进去后再搜: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