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千年人参的争夺/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敲门声,林青松就走过去开门。

看到来人之后,林青松叫道,“周老板!”

周行发不知他们的任何信息,他点了点头,表示应答,随后就有些疑惑的道,“你是?”

在门口,看不到房间里的任何情况,所以,他不明林青松的身份。

林青松立即揖手说道,“我是我家主子护卫!周老板,您有事吗?或是说,这钱没有付齐?”

这里的买卖可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

人已经到了他们的手里,这钱肯定已经到了拍卖行人的手中啊。

周行发却摇了摇头道,“这位客官,你多虑了,在下并非这事。”

他伸头想要看清里面的情况,但被林青松挡着了,什么也没有看到。

他立即有些无奈的说道,“你可否转告一下,就说我周发行来拜访?”

就在此时,林月兰淡淡的说道,“松护卫,让周老板进来吧!”

听到是一道有些稚嫩的声音传出,周行发有些微微疑惑,但还是按捺住自已的好奇心思,对着门里的人说道,“这位客官,我周行发特意过来拜访,请允许!”

林月兰淡淡的说道,“周老板,何必这么客气呢?请进来吧!”

当周发行走进屋子里时,看到里面的人,立即有些惊愣。

他有些语无伦次的指着林月兰说道,“你……你就是九号包厢的主人?”

林月兰点头应道,“是的,周老板。不知有何贵干?”

对于周老板此行的目的,林月兰心知独明。

但她偏偏不挑明。

只是此刻周行发看到已经一身着装好的房间里另一个少女时,很是震惊,他直指着她,看着周围的人,结巴的道,“她……她……她是……”

林月兰笑着道,“周老板,她是阿奴!就是刚刚人你家会场上给买下来的。”

周行发虽觉得有些不可置信,买下这个女奴的人,竟然真是一个女孩子。

不过,周行发此前毕竟是一个做大生意的人,打过交道的人,上至皇亲国戚达官贵人,下至平民乞丐,经过的风浪也是大半辈子。

因此,他很快就镇定下来,随后,她就想到自已来此的目的。

他对林月兰说道,“这位小客官,真是打扰了。”

但让他说出三皇子要她转让人一事,他又有些开不了口,因为这确实是太无耻了。

然而,他只是依命行事。

他躬身揖手实话说道,“一号包厢的客人,让在下来询问一声,可否把这个女奴转让,他依价而赔!”依价而赔,完全是他自个说的。

如果三皇子真能依价而赔,那他很有可能会继续竞价。

然而,他却没有。

周行发这样的说,实际上,心里也是在打鼓。

因为,他猜不准九号包厢里的客人,会不会明白他的意思。

林月兰听罢,嘴角向上扬了扬,有些趣味的说道,“哦,周老板,一号包厢的三皇子真是这样说,可以依价转让吗?周老板,我年纪小,你一个大老板所说的话,我这个小孩子可是会当真的哦!”

周行发立即有些尴尬的笑道,“这……这……客官……”这半天,也无法给林月兰一个准确的答案。

此刻的他,实在摸不准,这个本还是孩子的客人,买下这么一个美丽异与常人的少女做什么?

难不成她买来送人的?

又或者,就这么一个孩子,买来一个奴隶来玩的?

更或者是特意跟三皇子作对而来的?

总之,周行发的心里是直犯嘀咕。

两边的客人都不能随意得罪,但是比起一个不明身份的孩子来说,三皇子更不好得罪。

所以,如果真要得罪一方,他就宁可得罪这九号包厢的客人。

定了决心,周行发就实话实说道,“这位客官,一号包厢是什么人,你知我知大家都知,他是我们龙宴国三皇子殿下。现在这位三殿下看中了这位女奴,希望这位客人,忍痛割爱,把人送还给三殿下!”

“送还?”林月兰听罢,有些嘲弄的说道,“周老板,这人嘛,明明是本姑娘花十万两白银给买下来的,怎么在周老板嘴里却成了送还了?难不成,周老板的意思,本姑娘的十万两白银子买下来的姑娘,免费送给三皇子殿下,是这样的意思吧?”

周行发被林月兰这么一说,弄得有些害臊,但此刻,却只能忍着害臊,低着身子,说道,“这位客人,您既然明白这意思,又何必说出来呢?”

林月兰却轻笑着摇头,问道,“周老板啊,我就是有个问题有些弄不明白,请周老板给本姑娘解解惑呗!”

周行发说道,“这位客人请说!”

林月兰说道,“周老板,既然你的意思是要本姑娘白花这十万两银子,然后把人无偿送给那位三殿下,其实这也未尝不可。但是呢,”

林月兰的话锋一转,语气立即变得有些凌厉的道,“本姑娘根本不想白花这银子,所以啊,周老板,你看你们这拍卖场不是收了我的钱嘛,你现在立马把这钱全部给退回来,我就把人送过去如何?”

阿奴听着林月兰最后一句话,心里顿时发紧,眼神闪过失望,和再一次绝望,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她有些不明白,明明刚刚说要给她自由的人,怎么一转眼,又要把她给转送人了呢?

或许是感受到阿奴心里的不安与绝望,林月兰偷偷给她使了一个眼色,让她少安毋躁。

阿奴接受到了林月兰的眼神及传达的意思。

虽还是不明白林月兰的做法为何,但是直觉告诉她,只要相信眼前的人,就好。

周行发听到林月兰的话,脸上的表情立马一僵,随后,有些尴尬的道,“这位客官,俗话说,钱货两讫。既然拍卖行已经交了货,这钱再退的话就……就有些困难了。”

“可是周老板,刚刚明明不是您说的,要我把人无偿送给那个三皇子殿下的吗?既然如此,本姑娘的损失,当然是要找周老板您了,您说是不是?周老板,您不想做亏本的买卖,本姑娘可更不想做亏本的买卖的哦。”

反正,林月兰的意思,要她送人可以,拍卖行必须把十万两白银退回来。

周行发被林月兰反驳的无话可说。

一笔交易十万两,这对于他来说,可是一笔大买卖啊。

这个女奴是他从一个外地人手中买回来的,当初是花了五十两。

五十两,一转手就变成了十万两,基本上他拍卖行的纯利润啊。

连他都未曾想过,这个女奴的交易额竟然达到了这么高。

在他的预估当中,这女奴至多可以卖个一万两。

但也不知是他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呢,这交易大是大,可是……

现在真要他退这十万两白银,他可是肉疼啊。

瞧着周行发这有些艰难选择的表情,林月兰再瞧了瞧楼下,休息了片刻之后,千年人参要正式开始拍卖了。

林月兰说道,“周老板,本姑娘不着急。倒是你,随时想好了,就来在这个包厢找我。不过,这时间嘛,当然是在千年人参拍卖之后了。”

周行发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要怎么做,既然林月兰已经给了他台阶下,他也就顺其着下来。

周行发揖手说道,“那行,这位客人,等拍卖会之后,在下再来。”

周行发离开之后,林月兰眼神一冷,微微蹙着眉心,问道,“松护卫,这个周行发真是爷爷的好朋友吗?周行发此人,一看就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他与爷爷交朋友,真是真心的吗?”

之前,听林绪明汇报,爷爷在周府休息的西院,除了两三个小厮丫鬟伺候之人,却没守护他安全的护卫,后来在林绪明和林绪星处理完宇文非夜派过来的人之后,这个院子才出现了六个守卫。

周行发此举的目的,很简单,就想要爷爷的仇家找上门来,然后,再来个意外身亡什么的,那么那株交出来的千年人参,就变成彻底是他的,价值可是至少三十万两啊。

一条人命换个三十万两,多值的买卖。

后来是良心过不去,再加上有管家劝说,才亡羊补牢般的派了六个护卫。

这是林月兰第一次放过周行发。

毕竟,最后算是周行发良心发现,没有泯灭自已的良心。

第二次三皇子去周府时,要这株千年人参。

爷爷之所以迟迟不愿意开口,说赠送给三皇子,为的就是周行发。

他拿出千年人参的目的,本就是为了挽救周行发的广聚源的生意,如果这千年人参就这么给了三皇子而去,他就失信于老友了。

所以,爷爷宁可得罪三殿下,还不忘是给老友帮忙的事。

可周行发是怎么做的呢?

在三皇子殿下威逼爷爷时,在一旁一声不吭,又是害怕又是紧张。

或许如果不是林绪星的举动,爷爷真可能就被三皇子一个借口给带走了。

其实当初他只要开口,劝说把这人参送出去,爷爷肯定会听的。

然而他却没有,其目的就是想要靠这千年从参翻身,又不想得罪三皇子,所以就干脆让爷爷一个人去面对了。

现在呢,他既不想得罪有权有势的三皇子,又不想失去这白白而来的十万两银子,就把主意打到她的头上。

真是好算盘啊。

只是可惜,她林月兰向来不是个怕事的主儿。

听到林月兰的问话,林青松很是认真的应道,“回主子,人心本身就易变!何况,这商人本就是以利益为主。老主子与他只是二十年前的交情,这二十前都未曾来往过,不了解也是情由可原!”

这是说林德山并不知道周行发已经完全变得唯利是图的商人了。

林月兰听罢,想了想,说道,“算了。爷爷只是想拿出人参,还了二十年前周行发的救命恩情。我们就不用插手了。”

你现在所看的《克夫农女倾富天下》第259章:千年人参的争夺(七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香满路言情m.bookxml.com进去后再搜: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