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剧烈争夺/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会场上,蒋振南眼神瞄了一眼一号包厢宇文非夜的地儿,嘴角闪过一抹讽刺,而且随着这千年人参,越喊越高的价钱,到现在已经到了三十万两。

他就是隔得远,也能听到他气极败坏的声音。

本来这个三皇子与其他皇子争权夺势与他无关的。

可这个三皇子心胸偏偏这么狭窄,瞧着他不站任何一党,可心里又怕他被其他皇子皇不必给拉拢,所以,就来了既然不为我所用,就干脆来个毁掉一了百了。

所以,宇文非夜与闻玉静联合起来,暗算他,让他从没有想过很以为衷心的管家,给他下毒。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就在他们真以为人丧失性命,国恨家仇难报的绝望之中,竟然会被人给救了。

说来,他现在倒是很感谢当初宇文非夜和闻玉静的暗害,否则,他怎么会遇见对于他来说,很是与众不同的人儿呢。

他现在更是知道这个人就在二楼的包厢里。

这些天到了青丰城之后,他并没有直接去找林月兰,只是在暗地里保护她。

其实,以她的本事,她肯定也觉察到有人跟踪她了吧。

想到这,蒋振南心底里有些好笑起来。

他从没有想过,向来光明磊落的他,有一天,竟然会做暗中跟踪之事,虽说这是好意跟踪,暗中保护,可主人家不知道,就是属于跟踪吧。

现在听着她与一号包厢二号包厢竞价越来越激烈,他的嘴角不由的直抽搐。

别人不知道,他难道会不知道吗?

这株千年人参说是林德山的,当初还不是她送给林德山当作林记药铺的镇铺之宝嘛。

现在喊价喊得这么兴奋,可把人家一号包厢二号包厢给玩死啊。

“三十六万!”一号包厢喊道。

“四十万!”六号包厢。

“四十五万!”二号包厢!

“五十万!”九号包厢!

听着这越来越是高的价钱,宇文非夜一阵恼火,他对着属下的人大吼道,“怎么回事?一大半天了,周行发和林德山怎么还没有过来?”

齐护卫也感觉到不太正常,他对着宇文非夜说道,“殿下少安毋躁,属下去看看!”

片刻之后,齐护卫就带着有些狼狈的周行发过来。

宇文非夜一瞧就周行发一个人过来,又怒了,“怎么回事?本宫不是让你把林德山一块带过来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周行发,你这是公然违抗本宫的命令吗?你可知道该当何罪?这可是杀头罪名!”

碰!

一声宇文非夜摔了不知第几个杯子的声音。

周行发立即吓得面色苍白的跪了下来,辩解的道,“殿下饶命啊,殿下饶命!不是草民没有带林德山过来,而是……而是林德山他消失不见了!”

“什么?”宇文非夜锐利的双眼紧紧盯着周行发,似乎想要确认他的话真假,“你再说一遍,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行发叩着头说道,“殿下,草民是按照您吩咐去五号包厢找林德山。可是,在草民和林德山在来这里的拐角处,被人……被人给霹晕了。直到齐护卫过来,把草民叫醒……”

“所以,你的意思是,林德山是在你被劈晕之后,消失不见的?”宇文非夜厉声的问道。

“是!”周行发战战兢兢的应道。

马幕僚却立即问道,“周老板,是谁劈晕的你?是林德山还是另有他人?”

如果是林德山劈晕的周行发,那么林德山此人就是在公然违抗殿下的命令,罪名可大可小。

往大的说,这是公然藐视皇家权威,是个杀头的罪,往小的说,只是无心之故,也是要鞭刑伺候的!

如果,林德山被他人给劈晕了,这就说明,他们殿下的一举一动,都受人监视着,而且他们很清楚殿下找林德山的目的,所以就干脆掳走林德山,不让皇子殿下的计划成功。

一想到这,马幕僚后背就涌起一股人汗。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这对他们大大不利,甚至是威胁三殿下性命的存在。

周行发却很是肯定的说道,“是另有其人!”

心底的猜测被印证,马幕僚心里一惊,但还是有些不甘心的问道,“为何这么肯定?”

周行发说道,“因为我和林兄是并排走的,突然他的身子就软了下去,没等草民反应过来,草民随即就被人劈晕了过去。”

“那周老板有看清是何人所为?”姜幕僚立即问道。

周行发摇了摇头道,“没有!”

此刻包厢内一阵沉默。

随后,马幕僚叹了一口气说道,“殿下,除非我们在拍卖会结束之前找到林德山,不然,我们只有继续拍下去,拍了多少,给多少!”

宇文非夜听着他们所说,紧握着的两个拳头,青筋暴凸,像是随时要暴列一般,可见这三皇子殿下的震怒。

“可恶!”宇文非夜怒喝道。

季幕僚瞧着,想了想,然后,对着宇文非夜的耳朵耳语了几句,随即宇文非夜的怒气就缓和了下来。

马姜两个幕僚不知这个姓季的跟殿下说了什么,让他的火气瞬间下降了

许多。

宇文非夜厉声的对着周行发说道,“没你的事了,你下去吧。”

但是,很快他又问道,“那九号包厢的事问的怎么样了?”

周行发惶恐的道,“殿下,九号包厢的客人说,她……她不会转让!”

宇文非夜眼睛一瞪,咬牙的再问道,“你说什么,再给本宫说一遍!”

周行发很是慌张的说道,“殿……殿下,九号包厢的客人说,要她转让可以,必……必须依价而赔!”

“混账!”宇文非夜一阵气怒。

如果要他们依价而赔,那么当初他就不会把那个女奴给让出去。

宇文非夜立即给周行发下命令道,“周行发,本宫不管是你假懂,还是对方假懂,本宫命令你,让人立刻把那个女奴送到本宫面前,否则,哼,你这广聚源的老板算是做到头了。”

周行发脸色苍白的应道,“是,殿下!”

待周行发走出去之后,宇文非夜立即吩咐齐护卫道,“立刻安排人在各个出口方向守住!还有立马暗中找到林德山,然后格杀勿论!”

齐护卫一惊,很是惊讶的道,“殿下,这?”

宇文非夜阴狠的说道,“杀人夺宝!”

至于林德山,一个小人物,杀了也死不足惜!

“杀人夺宝”四字一出,包厢内有片刻的安静,随即所有人一片了然。

九号包厢

林德山一头雾水的瞧着自家的孙女,很是疑惑的道,“丫头,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就到你这个包厢里啊,明明我记得与周弟说去一号包厢的啊?”

林绪杰立即上前谢罪道,“抱歉,老主子,让你受苦了!”

他这是指劈晕林德山一事。

林德山反应过来,摆了摆手无所谓的道,“没事,我只知道你是奉丫头命令做事的。”随即,他又转向林月兰,有些疑惑道,“丫头,这是怎么回事?”

林月兰给林德山倒了一杯热茶,递给林德山,笑着道,“爷爷,别着急,等这千年人参的拍卖结束之后,孙女再慢慢跟你细说。”

听到林月兰有正事,林德山就压下心里疑惑,也就安静的坐在包厢里。

此刻,这千年人参的竞价已经达到了1万白银了。

瞧着这形势,好像还在继续啊。

林绪来按着林月兰指示,继续摇玲竞价,喊道,“11万!”

“12万!”二号包厢!

“13万!”六号包厢似乎不甘心示弱!

“15万!”一号包厢更是不示弱。

只是他这边的话音一落下,会场上所有人都一片震惊。

一个皇子,竟然会花一百五十万两去拍一株人参。

看来,这三殿下是真的对这人参势在必得啊。

听到已喊到一百五十万两白银了,林德山的心肝都颤了颤,这可是比他们之前预估的价三十万高了太多了。

林月兰似乎觉得不够热闹一般,让人继续喊道,“一百八十万!”

“二百万!”一号包厢跟着道。

“二百二十万!”六号包厢。

“二百五十万!”二号包厢。

林绪杰认真的问道,“主子,还继续喊价吗?”

林月兰点头,“继续!三百万!”

听到这个天文数字,林德山拿着杯子的手一颤,随后,他就放下手中的杯子,有些担忧的道,“丫头,这会不会太高了?万一,没有再喊价了……”

他的意思,三百万这么高的价,万一别人不跟价,要自已买下自已的人参,这就有些过头了啊。

林月兰却笑着道,“爷爷,放心,这东西价再高,都会有人买下。他们可不是缺钱的主儿。”

林德山有些不明。

林月兰跟他解释道,“一号是三皇子宇文非夜,这是所有人知道的事。但是二号包厢和六号包厢,恐怕就几个人知道身份了。”

林德山疑惑的道,“二号包厢和六号包厢,都是什么身份的人?”

林月兰道,“二号包厢是龙宴国首富柳逸尘,六号包厢则是青丰城首富李发枝。”

&n你现在所看的《克夫农女倾富天下》第260章:剧烈争夺(八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香满路言情m.bookxml.com进去后再搜: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