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剧烈争执/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千年人参拍卖会结束之前,会有谁来敲门,除了奉令过来的周行发,还能有谁。

林月兰没有让林德山藏起来,而且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在这个包厢里喝茶。

阿奴去开房门。

看到阿奴开门,周行发还是有些发呆,反应不过来。

在他的意识当中,那些被拍卖出去的美丽奴隶,一般都是会被主人家给限制行动。

可这个阿奴,这买这就这么大大方方的让她来往走动,也不怕她逃跑?

周行发有些云里雾里的走了进来。

然而,当看到坐在包厢里林德山时,他的表情立即变得更加惊讶与不可思议。

他惊呼道,“林兄,你怎么会在这?”

林德山没有隐瞒的笑道,“周弟,为兄弟不是跟你说过,为兄有个孙女吗?这个就是为兄的孙女。”

林德山指着林月兰介绍道。

这样的介绍仿佛给周行发在脑袋上锤了一铁锤,疼痛又不敢相信。

他结巴的道,“林兄,你说什么?你说她是你孙女?”

林德山点头道,“是!”

周行发简直是反应不过来的道,“那……那刚才你是……你是自已的走的?还是你孙女叫你走的?”

林绪杰站出来说道,“抱歉,周老板,是我用了劈晕了老主子,然后,把他带到这里的。”

这是替林德山与周行发走着走着,突然消失一事解释。

周行发继续问道,“那你方才也是劈晕了我,是吧?”

林绪杰点头道,“情非得已,请周老板不要见怪!”

这一下,可把周行发给气倒了。

他从林德山失踪之后,就一直处在心惊胆颤之中,一边担心三皇子的怒火,发泄到他的头上,一边又担心的林德山真被人给掳走,有个三长两短什么的,可他更担心的是,这林德山一失踪,那千年人参就变成了无主至宝,拍出去的一大笔钱,同样会被三皇子盯上。

然而,到现在得知,这竟然是林德山孙女给搞出来的恶作剧,让周行发的怒气冲天。

他朝着林德山大吼道,“林兄,亏我周某真把你当兄弟,你就这样让自己的兄弟独自去面对三皇子的怒火,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林德山听罢,立即有些愧疚,同样有些尴尬的解释道,“抱歉,周老弟,你真没有想到你一个人面对三皇子,会面临他的怒火!”

他本来就是同周行发一起去见三皇子的,但中途却被孙女弄到了这里,等他再想去一号包厢时,已经晚了,所以,干脆就没有去了。

周行发大怒道,“林德山,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你会不知道三皇子叫我们过去是为了什么?他想要千年人参,他要千年人参,当然是从你的手中要,难道能从我手中要去不成?如果我能给他,我早在三天前就给了,何必等到现在?”

“周老板,你说的真是好啊。”林月兰脸上轻笑着,笑容掩饰了她一切表情,根本就看不出喜怒,“如果这千年人参真是你的,你在三天前就给了。可是周老板,这人参不是你的,三天前,你也同样可以给啊,你为何不给呢?是因为这千年人参能给你带回名声吗?”

“这是他林德山的东西!”周行发心里有些心虚的大吼道,“他自已都没有开口,我能作他的主吗?”

“可以啊,为何不可以?”林月兰犀利的反问道,“我爷爷从宁静的安定县赶来这四周遍伏仇家,性命安全都不保的青丰城,是为何?周老板,你难道会不知吗?所以,只要你一声开口,我爷爷定会把人参奉上。只是,你好你像并没有开口吧。”

周行发心虚的不吭声。

林月兰冷笑着道,“怎么,不说话了,周老板?当初你一句广聚源的生意遭到重创,需要我爷爷的帮忙,我爷爷二话不说就过来了。

然后,到了周府,立刻就把这株千年人参给拿出来,在你这广聚源拍卖,以此找回广聚源以往的声望。

可你倒好,拿了宝贝之后,让我爷爷一个住在西院,除了手无寸铁的伺候人的小厮丫鬟,连个护卫都不派一个,周老板,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还要我直接出说来吗?”

周行发被林月兰说的脸说的一阵红一阵白,他这是又恼又气又羞的。

他一开始是有那样让人刺杀林德山的打算,后来不是派人去保护了吗?

然而,一开始就没有派护卫保护林德山,这事还真做得不对,可是被人直接点出来,就不是失面子的问题,而是失信失德做人问题了。

周行发无法反驳林月兰,就直接朝着林德山大吼道,“林德山,你难道就这么任一个小辈,在你面前羞辱我吗?”

林德山却没有像以前一心的维护周行发,而面色沉静很是认真的问道,“周老弟,当天晚上你一开始真没有派人保护我的安全吗?”

周行发被林德山这么一发问,眼神有些漂浮,以大声掩饰自已的心虚,说道,“林德山,我们三四十年的交情,你还不了解我,不信任我吗?要知道二十年,还是周行发不顾自已的安全和族人的安危,把你藏在周家,救了你一命。

你今天就是这样报答恩人的吗?就这样任一个小辈羞辱我,还怀疑我的的的人品,是吗?”

周行发没有正面回答林德山,只是以二十年前的恩情,来要挟林德山相信自已一般。

林德山早已经不是当初当小伙子时的傻瓜模样。

瞧着周行发心虚,岔开他的疑问,就能看出,林月兰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

林德山的眼神刹时闪过失望。

二十年的深厚友情,竟然抵不过一株千年人参所带来的利益诱惑,他就这样想要任人在那个院子当中宰割他。

看到林德山不信任他的表情,周行发立即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他大声的承认道,“是,当初我没有派护卫保护你,是有让人随意能刺杀你的打算。后来,我不是真没有这样做,派了六个护卫保护你的安全吗?”

“是,你后来是派了六个护卫,可是在你没有派护卫之前,你可知爷爷住的那个小院发生了什么事?”林月兰却有些不依不饶。

周发行有些不明,问道,“发生了什么?”

他派过去的护卫,一直汇报说,林德山很安全,没有人上门来刺杀他。“有人派了皇家护卫打算暗中掳走爷爷。”林月兰冷厉的说道,“如果不是我派去的人,暗中保护着爷爷,恐怕你今天这拍卖会场没有这般热闹吧?”

林月兰把这事一说出来时,林德山和周行发眼里都是分外的诧异。

西院竟然还发生这样的事?

哦,是了,三皇子对千年人参是势在必得。

在得知千年人参所属林德山时,恐怕就有了掳走林德山,威逼他把人参交出来的打算吧。

只是不曾想,派出去的人行动失败,所以,第二天,他就大驾莅临周府,想要再次以身份让林德山主动交出,也或者是以权势威逼,让林德山交出来。

可谁能想到,中途又冒出几个程咬金,把三皇子的计划完全打碎。

所以,三皇子他们又计划在拍卖场上,夺得这千年人参。

他们自以为只要报出身份,所有人都会拱手相让。

可是,他们再一次没有想到,又出来几个拦路虎,处处与他作对。

因此,他又把主意打到了林德山身上,可没有想到,在中途,林德山又消失不见,他们的计划彻底失败。

这样也就能理解了这三皇子为何要把怒火发到他身上来了。

这一而再,再而三的计划失败,到了最后,恐怕这人参宝贝就要飞走了。

然而,想通了的周行发,却一点都不认为自已的错。

他说道,“林德山,我只是一时迷茫了心窍而已,难道就非得把我死罪不可?你现在不好好的站在,完全没有事吗?那再追究以前的事又有何意义?”

林德山瞧着周行发到现在还没有悔过,也没有给他道歉,他心里对周行发是真的分外的失望。

他轻叹了一句,点头道,“是啊,过去发生的事,再追究又有什么意义啊?”

他说这话,就是代表不追究以前是非了。

随后,他就问道,“周老弟,不知你来这里是?”

周行发脸色一僵。

他刚才一看到林德山好好的坐在这,心里就一肚子怒气,所以,就把正事给忘记了。

不过,现在林德山在这里更好了。

周行发神色一敛,对着林德山说道,“林兄,你好好劝劝你这个好孙女吧,”他说到好孙女时,都有些咬牙切齿,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真是气死他了,“人家三皇子已经下令,必定要到这个女奴!所以,林兄,为一个奴隶,得罪三皇子,这样不划算的事,还是少做为妙吧!”

看到林德山在这,他已经绝口不提,给林月兰退钱之事。

只是不等林德山说话,林月兰就“噗嗤”的笑出声,道,“周老板,是说你忘性大呢,还是说我记忆有错啊。”

周行发脸色一黑。

他当然是明白林月兰所指何事。

周行发厉声的道,“放肆!你爷爷都不敢跟周某这样说话,你一个晚辈怎敢跟周某如此大逆不道!”

周行发给林月兰摆起了长辈的谱来了。

林德山立即变得有些不高?你现在所看的《克夫农女倾富天下》第261章:剧烈争执(九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香满路言情m.bookxml.com进去后再搜: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