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首富柳逸尘/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德山有些忧心忡忡的对林月兰,“丫头,你这主意真行吗?”

林月兰却笑着道,“爷爷,你不用太担心。如果这个三皇子不是傻到底的人,他一定会答应的。”

不过,林德山很是好奇疑惑的问道,“丫头啊,这三皇子身上到底有什么毛病啊?”

怎么没有人听说过,这三皇子身上有病啊?

林月兰说道,“爷爷,一个男人身上有什么样的毛病不易让人发觉,且能严重影响继承大统?”

林德山一惊,道,“难道?”

如果真是那样难以启齿的毛病,治好还真是比一个女人重要。

林月兰笑而不语。

房间里的其他人一开始不太明白林月兰的话意思,但很快就反应过来,都很是惊讶,都笑了起来。

谁能想到平时好女色的三皇子,竟然是不行的。

就在此刻,这九号包厢里的房门,再一次被人敲起。

……

宇文非夜一脸黑沉,咬牙切齿的道,“你刚才说什么,再给本宫说一病!”

周行发却跪着叩头,不敢再说了,他面色青白的道,“殿下饶命啊,草民不是有意这样说,草民只是……只是被那丫头给说糊涂了,求殿下饶命。”

宇文非夜心里烦躁意乱的怒吼道,“本宫让你把话再说一遍,耳朵有问题吗?”

三个幕僚瞧着宇文非夜那明显不正常的状态,互相对视了一眼,表情闪过疑惑与不解。

按理说,一个皇子就算再震怒,但最起码的修养是有的,可现在,这三皇子可以是在他们面前完全是失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行发心里发颤,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说道,“她说可以给殿下您治病!”

“他是谁?”宇文非夜厉声的问道。

心里却有些疑惑,同时有一种羞愤和难堪。

没有想到,他身上的难以启齿的秘密,有一天,竟然会被一个陌生人得知。

周行发看着宇文非夜一直在纠结着这事上,心里也是嘀咕疑惑,难道这个三皇子身上真有病不成?

周行发小心的说道,“她就是九号包厢的客人!”

“九号包厢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宇文非夜真是憋着一肚子怒火。

周行发额头冷汗淋漓,他如实的汇报道,“她……她是林德山的孙女林月兰!”

这身份一报出,宇文非夜等人一阵愕然。

“你说九号包厢的人是谁?”三个幕僚都以为自已听错了。

“是……是林德山的孙女,叫林月兰!”周行发再说了一次。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都觉得分外意外。

但随即,他们又震怒起来。

“一介贱民,竟然胆敢三翻四次与殿下抢夺东西,真是放肆!”三个幕僚怒火中烧的骂道。

他们一直以为九号包厢里的人,会是谁?

是龙宴国内某个权势滔天的人物,亦或是临国某个王子皇孙等等,可却是没有想过,竟然是一介贱民,把他们三皇子给耍了一通。

不过,很快三人又立马想到了什么事一样,马幕僚问道,“那林德山是不是在九号包厢?”

周行发不知道马幕僚是如何猜到林德山在九号包厢的,但他不敢丝毫隐瞒的道,“是!”

马幕僚气极的哼声的道,“哼!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竟然敢随意监视殿下!”

随即,他就向三皇子说道,“殿下,那林德山及他孙女太过放肆,请殿下一定给他们颜色看看!”

只是宇文非夜的心思似乎已经不在这上面了,他的心里一直响着周行发所说的,她能治病,对于那个还没有到手的女奴,及那几次与他抢夺之事,暂时抛在了脑后。

不管那人是怎么知道他身上有毛病的,但是,如果她真能治,那么,他就暂时先放过他,等他病好之后,哼……

片刻之后,宇文非夜就冷声的问道,“本宫让你带来的女奴,没带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行发小心谨慎的说道,“回殿下,那个女奴已经是个自由身了!”

宇文非夜有些惊讶的道,“怎么可能?”

周行发有是有些气结的道,“殿下,确实是这样。那个林德山的孙女林月兰,花十万白银,就为了给那个女奴自由!”

“怎么会这样?”宇文非夜和三个幕僚很是疑惑。

周行发道,“回殿下,那个女奴天生神力!”

这下不是疑惑,而是同样的惊讶了。

“天生神力?”宇文非夜不解的道。

“没错。她一手就可以撕开一张凳子!”想到刚刚那女人一手撕凳子,一双眼睛却狠狠的瞪着他,他就惊得一身汗,仿佛在她眼里,撕的不是凳子,而是他一般。

只是,他心里有些可惜了。

如果当初知道她这人有这样的本事,再加上她美丽的容颜,那她的价值可是远远大于十万两,真是失算了。

周行发再次说道,“草民不曾料到,那林月兰一买到这个女奴之后,就把那张奴隶契约还给那个女奴了。”

一个自由身的人,任你权大势大,也不敢光明正大的抢人了,除非你暗中下手,否则就强抢良民,是犯了法的。

“周老板,那林德山的孙女到底有多大啊?”

季幕僚有些好奇的问道。

林德山的身份只是一个很是普通的百姓而已,如果不是他手上有株千年人参,殿下根本就注意不到他这号人物,而且据他们调查过来的消息,他的身价也是普通啊。

可是,林德山的孙女,能与三殿下三翻两次的争夺东西,这又靠得什么。

哦,不对。

这株千年人参是林德山的,那林月兰是林德山的孙女,如果她真需要人参,哪里需要来和大家一起争夺,林德山的还不就是她的。

想到这,季幕僚一脸的黑线,这个女人把所有人都给耍了一通,其目的,就是哄高人参拍卖价值,不然,这人参也不会从预估的三十万,到了最后成五百万的交易。

好深的心机。

季幕僚能想到的,其他两人同样能想到。

所以,一致的看向周行发。

周行发想了想说道,“瞧着只有十二三岁的模样!”

“什么?”这一次所有人都惊了跳起来。

十二三岁就能把所有人都耍了一通,还得到了一大笔利益。

宇文非夜却冷笑着道,“周老板,看来本宫必须会会这个女人了。”

他宇文非夜竟然会一而再,再而三被人给如此阴了。

就在这时,有人在外面敲了包厢的门。

齐护卫大声的喝道,“谁?”

“是奴才!”周行发的下人汇报道,“奴才请老板去结那人参的账!”

那千年人参可是一笔大账,必须要周行发这个老板本人出面。

听到是找周行发的,宇文非夜给属下点头,意思是放行。

周行发如同被释放牢狱的罪犯,心里顿时轻松了一下。

周行发离开之后,宇文非夜说道,“二号包厢的人,身份都调查清楚了吗?”

齐护卫道,“是!是我们龙宴国的首富柳逸尘!还有六号包厢的人,是青城首富李发枝,只有九号的人身份未查清,不过,现在也已经清楚了!”

当知道都是一介商贱之人,跟他堂堂一个三皇子作对时,宇文非夜的脸气都青了。

宇文非夜脸色怒红,咬牙切齿的道,“柳逸尘!”

知道了柳逸尘的身份,齐护卫有些犹豫的道,“殿下,既然这人参是柳逸尘给拍下来的,我们还要不要?”

他的意思当然是还要不要再继续杀人夺宝。

这柳逸尘虽是一介商人,但是其财富,富可敌国,现在朝廷库房内一半的库银,都是来自柳逸尘的贡献。

所以,即使是当今圣上,都要对柳逸尘客气三分。

现在殿下要从他手中夺走千年人参,风险有些大了。

宇文非夜道,“要,怎么不要!”

柳逸尘不是有钱吗?连他一个堂堂皇子,都不屑一顾。

哼,本宫现在要你有钱没命花。

三个幕僚面面相觑。

以他们殿下的性子,他们不知该如何劝说了。

他们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青丰城,竟然会给三皇子带来如此的困难重重。

现在殿下一心要得到千年人参,以他暴躁的性子,已经根本就听不进任何的劝说了。

不管成功与否,只要柳逸尘不死,那么他必定会追究责任。

既然劝说无用,不如破釜沉舟。

三个幕僚再次对视一眼。

然后,马幕僚说道,“殿下,我们必须一举成功,绝不能让柳逸尘活着的机会!只要我们这次行动了,不管是否成功,只要柳逸尘不死,那么我们必定会深陷窘境。如果柳逸尘死了,那么柳家必定会大乱,到时,殿下再扶持对殿下衷心上位之人,到时,柳家的巨额财富,全部归殿下所用!

所以,我们现在只有让柳逸尘当场死亡,一切都迎刃而解!”

其他两个幕僚也是点头道,“殿下!”

他们三个人不提醒,对于一直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柳逸尘,宇文非夜一直想要让他消失,就像蒋振南一直不站在他这边,想要毁掉一个样。

宇文非夜对齐护卫凌厉的?你现在所看的《克夫农女倾富天下》第263章:首富柳逸尘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香满路言情m.bookxml.com进去后再搜: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