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暂时以和为贵/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林月兰的话之后,柳逸尘就算再淡定的人,此刻也有些傻了。

合着,绕了一圈,本是人家的东西,他又花着花价送还给人家了。

这个乌龙……

柳逸尘笑着道,“原来如此啊!”

然后,很是无所谓的道,“那就当柳某物归原主了吧!”

林月兰听罢,却在暗中想道,“我空间里还有一大堆千年人参,哪里需要你的物归原主啊。”

林月兰摇了摇头道,“柳公子,这宝贝,你还是收回去吧!如果,你真想报恩,那可否用其它方式?”

柳逸尘挑了挑眉,“哦,那林姑娘请说!”

林月兰睨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本姑娘看中了来福楼客栈,如果可以的话……”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可以合作。

“如果姑娘真对在下的来福楼感兴趣,那柳某把来福楼客栈送给姑娘,又何妨?”柳逸尘快速的接道。

林月兰道,“听说,来福楼的生意,是日斗千金,柳公子真愿意送给我?”

柳逸尘却轻描淡写,很是无所谓的道,“柳某送五百万两的谢礼,都不眨一眼,何况只是一家小小的来福楼。比起林姑娘对在下的救命之恩来说,别说一家来福楼,就是十家,百家也只是堪称小谢礼!”

反正他家的生意,也不是只有酒楼客栈!

“好,柳公子果然是个爽快人!”林月兰没有拒绝道,“既然柳公子如如此大方爽快,那本姑娘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只要不认为在下的谢礼轻,姑娘喜欢尽管要去就好!”柳逸尘大大方方的说道。

林月兰看中福来楼,实际上,就是要在这里再开个你来我往酒楼,看中了它的位置。

林月兰点头应道,“既然本姑娘已经拿了一份谢礼,柳公子还是把这千年人参收回去吧!毕竟,这可在世人眼中难得的宝贝!”

这次,柳逸尘同样的没有推脱了。

柳逸尘拿过锦盒,对着林月兰说道,“那林姑娘,柳某就此告辞!等姑娘回到客栈,在下会让人把福来楼的房契送给林姑娘!”

林月兰点了点头应道,“多谢!”

柳逸尘离开之后,林德山一直还处在梦中般,觉得有些不太相信。

林德山不是不敢相信的说道,“丫头,这真是那个柳逸尘?”

对于很多人来说,柳逸尘虽说是个商人,但却也是龙宴国的传奇。

只是因为这柳家本是一介小商人,却能在短短的时间,成为一国首富,朝廷的一半库银来自柳家,据说连当今圣上都要对他客气三分。

这份殊荣,可不知羡煞了多少商人。

商人身份卑贱,除了一身钱财,满身铜臭味,却无权无势,被人倾扎,但是做到连圣上都对他客气的商人,可见这能耐不是一般人可比的。

林月兰笑着应道,“爷爷,有一句叫,人不可貌相啊!别看人家柳公子年纪轻轻,人家是一国首富是不容的事实啊!”

……

从知道二号包厢的人是柳逸尘之后,宇文非夜就派人盯着了柳逸尘。

当属下的人汇报,说柳逸尘带着檀木锦盒去了九号包厢时,让宇文非夜有一时的惊讶。

这千年人参虽说是林德山,但是真正作交易的却是广聚源拍卖行,这柳逸尘去九号包厢做什么?

不久之后,属下再来汇报。

“你说什么?”宇文非夜略微疑惑的问道,“你说柳逸尘再出来时,手上已经没有那个檀木锦拿了?”

“是的,殿下!”属下人应道。

宇文非夜和三个幕僚这下子,更是疑惑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宇文非夜突然说道,“走,本宫去九号包厢,会一会这个林德山的这个好孙女!”

今天的意外和震怒,可是说完全是林德山这对爷孙给带来的,现在不好好会会,那他一个堂堂皇子以为是怕了一介贱民呢。

三个幕僚对于这个林德山出其不意的孙女,分外疑惑。

可以说,从拍卖一开始,在九号包厢公开竞价前朝诗人作画时,他们就觉得这个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可到了拍卖后面两件物品时,就已经完全无视了他们一号包厢里的三皇子,甚至剧烈抢夺了三皇子看中的女奴。

这让三皇子的面子放在何处?

……

在被一开包厢门的瞬间,宇文非夜就立即注意到了站在里屋里的阿奴。

他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阿奴,仿佛阿奴是他手中逃不掉的猎物一般。

阿奴面无表情的站在那,任他盯灼,也无动于衷,仿佛是个木头人一般。

“不知三皇子殿下大驾,有何贵干?”一道清亮悦耳又略微带些稚嫩的声音,突然在包厢里响起。

宇文非夜转过来一看,立即惊呼道,“是你!”

此刻,林月兰带上了白色面纱。

虽说穿着衣服的颜色不一样,但是宇文非野的眼色极好,立刻认出了这个孩子已经当初在周府屋顶上威胁他的人。

随后,他就大惊的道,“你就是林德山的孙女林月兰?”

跟在宇文非夜的三个幕僚,还没有走进房间,但是听着三殿下这完全有些失控又失态的语气,心里顿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马幕僚立即先踏进房间,就看到坐在桌子旁边坐立不动,没有见拜殿下模样的,一下子怒喝道,“放肆!见到三殿下,竟然不来拜见!简直是藐视皇家威严!”

林月兰却冷声的说道,“这位大人,本姑娘虽是一个农女,但是,本姑娘这个农女,跪天跪地,就是会跪任何人!即使是本姑娘见到圣上亦是如此!”

“你!”马幕僚没有想到这个少女竟然是如此的狂妄与傲慢,“放肆,一个小小一介平民,竟然敢如此天高地厚,无视皇家威严,来人,让他们下跪!”

马幕僚一喊完,就进来几个护卫。

而为首的护卫,就是齐护卫。

他的责任只是保护宇文非夜的安全,但是,这房间里闹了这么大一个动静,当然要进来看看,守在宇文非夜面前,才能放心。

可是,当他一进来,发现带着面纱,坐在桌子旁边的林月兰,然后,他惊讶的表情与宇文非夜如出一辙,惊呼的大叫道,“怎么是你?”

马幕僚立即起了疑心,他严厉的问道,“齐护卫,你们认识她?”

齐护卫满脸通红羞愤的道,“马先生,她就当日在周府威胁殿下的那个天……那个人!”他想说的是天山童老,但是,他不能当面说人,不然,再一次被她点穴,就糟糕了。

什么?

是她!

当日,三皇子回到驿馆时,宇文非夜已经说明,他们行动失败,是因为半路出了一个拦路虎。

现在没成想,这个拦路虎竟然会是林德山的孙女。

听说此人武功高强,能在高空完完的地方,就对齐护卫隔空点穴,而让他们自认为武功高强的人,毫无还手之力。

连齐护卫他们都没有办法拿下,他们这些文弱书生,更是让捏蚂蚁一般,轻轻一捏就没了。

想到这,马幕僚偷偷的后退了几步,来到了齐护卫的旁边,也就是说在宇文非夜的后面。

林月兰带着面纱露出的美丽双目,折射出冰冷的眸光,她冷声的道,“本姑娘不管你们是放四还是放五,但是你们未经允许,就擅闯进来,就是违王法!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现在请你们出去!”

她冰冷的目光,凌冽的语气,像是形成某一种凌霸的女王,不容违抗,让所有人臣服于她。

当宇文非夜及其属下反应过来时,他们已经站在了房门外面了。

三个幕僚惊了一身冷汗。

他们完全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走出房门的,又为何走房门?

如果在此期间,里面的人,有任不善的举动,杀了他们简直是轻而易举。

宇文非夜堂堂一个皇子,竟然不自觉的听从了一个贱民的话,让他再次敢到丢脸与羞辱。

可是,他怎么甘心,自已堂堂一个权势滔天皇子,竟然三翻四次败于一个孩子手下。

“殿下,这个孩子有些古怪,我们暂时不要再与她起冲突,先回去商量,再来行事!”

宇文非夜心里可是一直惦记,周行发所说的,她能治好他的病。

作为正值年华的男人,得了那样的病,让他怎么甘心就此把一切拱手相认,皇位,权势,及女人。

所以,他的病必须治好。

宇文非夜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房门里的人说道,“姑娘,方才周行发所说,你会医术?”

实际上,周行发只说了,她能治好你的病,并没有说她会医术。

但宇文非夜也是为了自已一个台阶上而已。

林月兰的话从里面传?你现在所看的《克夫农女倾富天下》第264章:暂时以和为贵(二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香满路言情m.bookxml.com进去后再搜: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