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结拜兄妹/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宇文非夜出来时,脸色分外难看。

在临走时,他紧紧的盯着面纱下面那张脸,想要瞧清楚,到底是长什么模样,然后,无功而返。

随后,他的眼睛再一次瞄了眼阿奴,眼神里的不甘心一闪而过,不过,心里已经自有打算。

“殿下,你没事吧?”宇文非夜一出来,齐护卫和三个幕僚就上前很是关切的问道。

因为三殿下的脸色太难看了。

“本宫没事!”宇文非夜说道,“走!”

“事情安排的怎么样?”

“殿下,一切顺利!”

“只是,殿下,万一柳逸尘手中没有那东西,那……”齐护卫有些担忧的说道,“毕竟,从他进了九号包厢之后,他身上就没有那锦盒了。那东西,柳逸尘会不会留在九号包厢了?”

宇文非夜也不确定,柳逸尘手中到底有没有东西了。

不过,想到马幕僚分析的事,只要柳逸尘一死,柳家必定大乱,那么,他就可以扶持衷心于他的人继承柳家,那到时候,柳家的巨额财富,还是归他所有。

所以,不管柳逸尘手中有没有东西,现在机会在前,他必定先除去柳逸尘。

不过,宇文非夜还是有个疑问。

他又再一次吩咐道,“你去调查一下,这柳逸尘,或者是柳家,跟林德山及他孙女到底是什么关系?”

“是!”齐护卫应道。

就待齐护卫转身离去之时,他又喊道,“等等……”

“殿下……”齐护卫再一次恭敬的应道。

宇文非夜瞧了瞧四周,随后,他就对着齐护卫耳语道,“你去抓一个人,来试试这药!”

齐护卫作为他的忠心不二的贴身护卫,他的情况,齐护卫是唯二知道的。

另外一个知道的,则是太医院的一个御医,同样是站在他边的心腹。

齐护卫先是惊讶,随即就反应过来,立即应道,“是!”

等宇文非夜立刻之后,周行发带着属下过来,与林德山结这千年人参的账目。

说实话,周行发根本就不曾料到,这千年人参竟然会卖出这样的高价,五百万两,他抽两成佣金,就有一百多万两,这可是广聚源半年的利润都没有这么多。

可是对于林德山一下子拿到了四百多万,更是羡慕嫉妒恨啊。

“林兄,恭喜啊!这千年人参卖上了一个好价钱!”一进来周行发就满面笑容,很是好友客气真诚的向林德山恭喜,仿佛刚才的争吵不存在一般。

林德山对此前只顾自已安危利益的周行发,是有些失望的。

不过,想想,也是人之常情。

作为商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不会有永远的朋友,更不会有永远的敌人。

只是林德山这个人实在不喜欢虚情假意,逢场作戏那一套。

但是,看在以往的面子上,他还是很客气的说道,“谢谢!”

随即,他又说道,“为兄也只是运气好!”如果不是柳逸尘,这支人参估计也就百万两。

周行发拿出协议,让林德山盖手印,代表着这交易完成。

之后,周行发就让属下把手中一个上了锁的铜制小箱子,放在桌子。

周行发拿出一枚钥匙,“当”的一声,这小箱子就开开了。

箱子里面放置的全部是汇通钱庄的银票,最大面额是万两一张,最小也是百两一张,这个小箱子全部装满了。

周行发指着这些银票说道,“林兄,这里共五百万两银票,你来清点一下!”

林德山却摇了摇头道,“不用清点了,这点为兄还是相信你的。”

周行发的一百万两还没有拿走,他不需要在这事上做手脚。

林德山从箱子里抽出一踏银票,共计百万两,随后,就递给周行发,道,“也恭喜周老弟,这一下子,广聚源的生意又能回来了!”

这株千年人参已经在广聚源拍卖行出现,那不曾失信于人,那外界对于广聚源拍卖行的交易是信任的。

经此拍卖,广聚源总算恢复了以往的名声。

周行发的脸皮也是厚的,他笑着道,“都是托了林兄的福!如果不是林兄慷慨解难,老弟我啊,恐怕都要急白了头发了。”

不管是真情也好,还是假意也少,至少这一刻,周行发说了这一句感谢他的话,林德山心里也算是有所安慰,没有说是帮得一只真正的白眼狼。

周行发说完,他又瞧了眼站在一旁的阿奴,然后,看向林月兰说道,“丫头,周爷爷真是感谢你了,你让我转告那句话之后,三殿下真的没有再给我找麻烦了。”

说着,他却有些好奇的问道,“丫头,那三皇子身体真是有病?是什么病啊?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林月兰淡淡的笑道,“周老板,有些事,知道的越多,可是对知道秘密的人越是不利,周老板,这你还是想要知道吗?”

虽说周行发自来熟热的称周爷爷,叫林月兰丫头什么的,但是,之前,周行发把他与林德山的情义全部挥霍完了,因此,林月兰对周行发也只是一般人的客气上。

听到林月兰的话,周行发只是讪讪的笑了笑,不再强求答案了。

确实,对于那样身份的人,他知道的越多越是不利。

瞧着外面陆续散去的人群,林月兰淡淡的说道,“周老板,曲终人散,我们也该走了!”

周行发已经完全不能小觑林月兰这个孩子的本事了。

她能用一句话,就能让三皇子不在追究他的办事不利,也同样没有再究根儿要阿奴隶,可见她会有多大的能耐。

普通人,谁会知道,三皇子是个需要治病的病人?而且一瞧那病不是个天大的秘密。

但之前,因为怕三殿下的追责,与林德山瞬间翻脸无情,他心里有些后悔的,不知道现在弥补还来不来得及。

林德山听到林月兰的话,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周老弟,我们确实告辞了!”

他之前根本就不曾想过,他匆匆忙忙的赶来为周行发解决生意窘境的,结果,到了最后,反而是两人的情义给帮没了。

以后,他还是回林家村吧,那里安静祥和,没有这么多的人情世故,是是非非,他也不用操什么心。

周行发有些心急的道,“林兄,你不在留在周府再呆几天?刚才是老弟我不对,你再留周府几天,就当老弟的赔礼道歉,可否?”

“周老板,不用了!”没等林德山回应,林月兰替林德山拒绝了周行发,“爷爷,今晚住在来福客栈,明天一早,我就派人把爷爷给送回去。否则,继续留下,爷爷的安全都难保!”

说这话,林月兰说的是指林德山的几个仇家,但是周行发心虚啊。

他自动的认为,林月兰所说的是指那天他没有派护卫保护之事,让林德山深陷危险之中。

不过,他现在的已经达到,他也自认为林德山身上除了这些钱,也没有什么宝贝了。

因此,他也没有强硬的一定要跟林德山恢复友好关系。

他点头说道,“那行,那祝你一路顺风!”

林德山点了点头道,“谢谢!”

……

等林月兰带着林德山一到来福客栈,柳逸尘就带着掌柜,拿着来福楼的房契,过来找林月兰。

“林姑娘!”柳逸尘有些苍白微微露出微笑,“这是来福楼的房契,你查看一下!”

说着,就从掌柜的手中,拿过房契递给林月兰。

“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按个手印,这家来福客栈,就归林姑娘所有了!”

跟在柳逸尘身边的掌柜一直黑着脸,表情也隐隐有着怒气。

好好的一家客栈,说转让就给转让了。

就算这个姑娘真对主子有救命之恩,就些银子就好,为何偏偏就要一家客栈。

林月兰瞧着掌柜的哀怨的表情,接过房契,有些好笑的说道,“掌柜的,你这是有所不满啊?”

掌柜是个白白胖胖,圆头圆脸四五十岁的小老头,瞧着挺可爱的。

掌柜的淡淡的说道,“不敢!姑娘对主子有救命之恩,这家小客栈对于主子的性命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林月兰手一边沾上朱砂,往房契上按着手印,一边笑着问道,“既然如此,那掌柜的,你在一旁不高兴什么啊。”

“不敢!”掌柜的淡淡的道。

对于掌柜的高兴不高兴的事,林月兰才管不着,她只是看着这个小老头,黑着脸,觉得好玩,就想着逗逗而已。

“如果掌柜的觉得真舍不得这家客栈,要不跟这家客栈一起转给本姑娘得了?这样我省得再去找一个掌柜,你呢,也就不用再纠结客栈换人之事了,你说是不?”

只是不成想,掌柜的脸一黑,眼一瞪,有些怒道,“你……”

他的主子只有柳逸尘一个,怎么可能就因为一家客栈,把自已再卖一次。

柳逸尘也在旁边看出林月兰只是想要逗逗掌柜,因此,眼波一转,也笑着问道,“柳伯啊,我觉得林姑娘说得也算是有理,要不主子把契约转给林姑娘,以后你就跟着林姑娘做事,如何?”

这下子这个小老头立即气呼呼的道,“不要,我死都要跟着您!”这脸色不是黑,而是通红通红的,不过,这是又气又急的。

林月兰此时却摆了摆,拒绝道,“你不要,本姑娘更不要一个爱耍脾气的小你现在所看的《克夫农女倾富天下》第265章:结拜兄妹(一更)只有小半章,要看完整版本请百度搜:香满路言情m.bookxml.com进去后再搜: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