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林月兰,你真是让人好找啊/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宇文非夜来到来福客栈时,正瞧客栈外面挂着“本店歇业”一牌子。

宇文非夜微微蹙了一下眉心,就继续往前走去。

然后,就被一个店小二给拦住了,很是客气的说道,“这位公子,本店现在歇业!”这是在告诉他们,这里不接待来客了。

齐护卫立即上前喝道,“大胆,这位是三皇子殿下!”

店小二立马变得惊慌惶恐的说道,“请三殿下饶命,小民有眼无珠,不识古峰山!”

宇文非夜当然不会自降身份的去搭理这样一个小溅民。

齐护卫大声的喝道,“行了,这次三殿下有事找林月兰姑娘,她在哪里?”

店小二小心的说道,“今天是林记药铺义诊的第一天,林姑娘可能去了林记药铺?”

齐护卫问道,“她没在客栈里?”

店小二摇了摇头道,“小民并不是很清楚,只是今天早上瞧着她带着一些人出去了,到这个时刻都还没有回来。所以,小的估摸是在林记药铺了。”

齐护卫看向宇文非夜,说道,“殿下,这……”

宇文非夜当即决定,“走,林记药铺!”

待宇文非夜一离开,立即有人向柳逸尘汇报道,“主子,宇文非夜来找林月兰。”

柳逸尘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轻声的说道,“哼,他的断魂阁刚被灭了,他背后支持的势力也算被剪断,这会不是急得怒火攻心,竟然还有这个闲情逸致的来找小妹!”

属下站在旁边没有吭声,随后有些疑惑的道,“就是,这位三殿下怎么会在这时候来找林姑娘呢?”

柳逸尘嘲弄带着些讽刺的道,“在当初的拍卖会场上,与这位三殿下作对的还有九号包厢的小妹,小妹当时除了拍下前朝一幅字画,还买下了被他看上的那个阿奴,之后,那株千年从参,小妹也是参与了竞拍,恰与这位三殿下又对上了,后来调查恐怕得知,小妹是林德山的孙女,顿觉的愤怒难堪,恐怕是要发怒火,只是为何到了现在却偃旗息鼓,没有听到这位三殿下发火呢?”

这让柳逸尘有些疑惑。

他的手下,却没有调查到任何信息。

属下在旁边附和的道,“主子,你说这原因会不会与这次这位三殿下找她有关?”

柳逸尘一只手轻敲桌面,一脸的表情似乎在思索这位属下的话,片刻之后,他就说道,“嗯,你说的很有可能!”

随即,他就站起来说道,“走!”

属下立即疑惑的道,“走?主子,去哪啊?”

柳逸尘说道,“找我那小妹啊!”

青丰城的林记药铺与前几家林记药铺的经营模式一样,会开办诊堂,有坐堂大夫,还有义诊时间。

今天虽说是林记药铺开业的第三天,但也是林记药铺义诊时间。

虽说很多人对义诊秉持着狐疑和不信任的态度,但是,对于没钱治病的穷人来说,有人给他们免费看病,总比在家拖着病强,反正他们这些穷人,也看不起病。

因此,很多人也就再次秉持着试一试的态度,在林记药铺门前排队看病。

林月兰既然已经把所有事情交给了林青竹,也就没有再参与林记药铺的事,在林记药铺不远处站了片刻之后,就对蒋振南说道,“面具大叔,我来青丰城这么久了,还没有好好逛一逛,走,今天陪本姑娘逛一逛去!”

蒋振南嘴角勾一勾,冷酷的脸上,浮现一抹柔和,他道,“好!”

林绪杰和林青松各被林月兰派去协助林青竹和林欣月了。

而彩霞和明月,平时很少跟在林月兰身边的。

所以,此刻,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人。

这像不像两人在约会。

蒋振南暗暗的想到,心里不由的涌出一股欣喜。

这青丰城确实比舟山城更加的繁华与热闹,林月兰和蒋振南走向各个地主看热闹去。

“走,走,今天四大青楼竞争花魁,我们去看看!”

“嗯,我瞧着百满楼的李诗诗能夺魁!”

“我倒觉得醉花楼的宋清妍能夺魁!”

“不,不,不,我是认为群芳院陈圆圆能夺!”

“可我认为最能夺魁的是金凤楼苏小婉!”

得,四大青楼的头牌,看来都能夺魁!”

林月兰立即很感兴趣的拉着一个路人问道,“大叔,听说这里是选花魁,为什么要选花魁啊?”

这位大叔瞧着林月兰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子,立即好脾气的解释道,“这是青丰城历来的风俗,就是各大妓院各自的头牌,竞争花魁。

谁竞争到花魁,这人的身价立身百倍,坐着花车,绕城走一圈。听说,这运气好的,还可能被达官贵人看中,赎身当妾,享受荣华富贵呢。”

“那大叔,在哪里选花魁啊?”林月兰问道。

那大叔指着一个方向,说道,“就在那青洲湖!”

“那大叔,这花魁又怎么选?”林月兰又笑着问道。

那大叔快被林月兰笑容迷了眼,脸微微红,有些不自在的说道,“这花魁比赛,除了比容貌,更多的是比才艺,歌舞及琴棋书画!哎呀,不跟你说了,去晚了,我连位置都站不了。”说完,他就跑走了。

林月兰立即很感兴趣的对着蒋振南说道,“面具大叔,我们也一起去看看花魁大赛吧!”

说着,不等蒋振南应道,就朝着人流方向,走去了。

蒋振南在后面笑着摇了摇头,他是发现了,别看林月兰平时很稳重成熟,但有时这林月兰的好奇心特别重。

蒋振南快速的跟上了林月兰的脚步。

宇文非夜带着一行属下来到林记药铺时,属下人一问才知道,这林月兰根本就没有来林记药铺。

“那你知道你们东家去了哪里吗?”齐护卫问到的刚好是林青竹。

林青竹没有好气的说道,“东家去哪里,又不会向我们这些属下报告,我们哪知道她会去哪里啊!”

林青竹虽不认识宇文非夜,但是瞧着后面那位主子一身贵气,但却是目中无人的样子,他就不认为他们是什么好人,再加上他们一来就问主子的行踪,一定不安好心,他才不会告诉他们,主子的行踪呢。

瞧着林青竹的态度,齐护卫一时也来气了,他顺势提着林青竹,想要警告他,眼前的人是三殿下,就在这时,林绪杰走了过来,对着宇文非夜态度算是恭敬,“三殿下,请息怒,林管事确实不清楚主子的行踪!”

宇文非夜和齐护卫都认识跟在林月兰身边的护卫。

宇文非夜冷声的问道,“那你知道林月兰现在在哪吗?”

林绪杰也同样很是客气的道,“抱歉,三殿下,主子的行踪,我们这些做下人的,确实不清楚。”

宇文非夜锐利的眼眸射向林绪杰,冷冷的道,“那你们的主子到底在哪?”

林绪杰说道,“主子去了哪里,我们确实不知道。不过,我家主子最爱热闹了。哪里有热闹,她就会在哪里。如果三殿下真有急事寻主子,可往最热闹的地方,如果殿下不着急,也可下次来找主子,我会转告主子!”

宇文非夜冷冷的瞪了一眼林绪杰之后,没有再说话,直接带着一行属下直接离开了。

走了几步之后,齐护卫很是有眼色的人路人口中打听到,最热闹的地方。

“殿下,青洲湖那边举办三年一届的花魁大赛!”

“走!”宇文非夜立即就带着一行属下往青洲湖方向而去。

很明显,也不知道他是想去看这花魁大赛,还是特地去找林月兰。

林月兰人小,在人海人山的地方,很是灵活的钻到了前面,让后面的蒋振南跟着有些吃力,他虽有一身武艺和内功,但这里是发挥不了啊。

不过,好在这些东西还是有些优势,能灵活的避开这些人多的人群,跟上林月兰。

青洲湖上停着五艘大船,四大妓院一家一艘,然后,评委一艘,每艘大船都装饰的很漂亮,用着花花草草及花布装饰的。

这些看客们,有条件的同样是坐船,在周边欣赏,一般来说,能坐船的一般都是有身位地位的人家;没有条件的,就是这些普通百姓,只能或坐着,或站着岸边观看。

林月兰和蒋振南就站在连船最近的岸边观赏。

此刻,这花魁大赛还没有开始。

林月兰有些好奇的说道,“听说妓院的头牌,都是长得美若天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是不知道这四大妓院的头牌长得怎么样?诶,大叔,你就不好奇吗”

蒋振南面无表情的说道,“不好奇!”

他又不会喜欢她们,他有什么能好奇的。

林月兰听到蒋振南的话,有些无趣的撇了撇嘴,随即眼珠子一转,对着蒋振南说道,“大叔,听说竞争出花魁的人,不仅人长得漂亮长得美,而且是个多才多艺的才女,大叔,等下,你要不要把人赎出来,做自已的妾,听说你还没有过女人吧?”

蒋振南先是脸一红,随即心里就有股怒气,同样也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他冷冷的说道,“我是孤煞之星,娶谁都会丧命!还是不要害了人家姑娘才行。”

他才不会要这些乱七八糟的女人,要娶也是娶……

呃,他要娶谁?

蒋振南立即脸色红红的看向站在自已旁边林月兰。

林月兰瞧着蒋振南红红的脸色,晕红的耳尖,立即有些狐疑了。

她就是开个玩笑而已,有必要害羞个大脸红吗。

“小妹,原来你在这啊,”正待林月兰想要调戏调戏这个剩男大处男时,柳逸尘的声音给闯了进来,说道,“害得为兄好找啊!”

林月兰立即笑眯眯的寻问道,“大哥,这么着急来找我有什么事啊?”

柳逸尘说道,“方才三殿下来客栈找你了,听说你不在,又往林记药铺那方向寻你了,瞧着他们的样子,像是有急事。”

林月兰微微皱了皱眉头,不应该啊,这断魂阁被人给灭了,他不是应该焦心愤怒震惊的吗?怎么还会有时间来找她?

“他来找月儿姑娘做什么?”蒋振南紧皱着眉头,眼神不善的盯向柳逸尘。

柳逸尘立即缩了缩脖子,有些冤枉的说道,“哎,别这样看着我。不是我让那个三殿下来找小妹的啊。”

但是很快,柳逸尘立即眼尖的发现宇文非夜他们正朝着他们这边来。

“小妹,你也不用想了,这不,这三殿下已经来寻你了。”柳逸尘这表情明显有些不屑与看戏的成份。

柳逸尘说完这一句,宇文非夜就在属下的保护之下,来到了林月兰跟前。

他一来,就弄了些动静,立即吸引了这周遭人的注意,很快就发现林月兰、蒋振南、柳逸尘及宇文非夜这些人的气质不凡,立即引起了更多了人的注意,暗暗猜测这些人的身份。

林月兰人小,站在人群堆里有些难寻,不过,他的属下很快就发现了柳逸尘的人影,毕竟以柳逸尘的穿着在这群粗衣麻布的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

宇文非夜来到林月兰跟前,脸上似乎隐藏着怒气道,“林月兰,你真是让本宫好找啊!”

此刻的林月兰在宇文非夜到来之前,就带上了面纱,听着宇文非夜饱含怒气的话,只是淡淡的笑问道,“民女竟然不知自已所犯何事,竟要麻烦三殿下亲自来寻?”

宇文非夜立即怒气冲冲的质问道,“哼,林月兰,本宫不知道你到底哪来的胆子,竟然敢欺瞒本宫!”

林月兰却是耸了耸肩膀,很是无辜的说道,“不知三殿下说我欺瞒殿下,是指何事?”

宇文非夜厉声的道,“你手中明明有五百年的人参,天山雪莲,冬虫夏草,为何就独独给本宫一支五百年的灵芝?”

林月兰有些冷笑的反问道,“那殿下的意思是我除了要给那五百年的灵芝,还要把五百年的人参,天山雪莲,冬虫夏草等这些稀有宝物,都拱手送给三殿下,是吧?”

宇文非夜立即有些吱唔起来。

如果林月兰识趣的话,这些林记药铺出现的宝物,当然都得送给他了,而不是单单只一支五百年的灵芝。

但随即他就又气又恼了。

因为林月兰说道,“可是凭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