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扭转名声/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月兰轻描淡写又带着冷厉音色说道,“凭什么?”

“放肆!”林月兰一说完,齐护卫立即大声的怒喝道。

齐护卫的一声怒喝,终是引起了周遭人的注意。

蒋振南立即以“护”的姿势,站在林月兰的旁边,双眸锋利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齐护卫,冷冽的道,“怎么三殿下可以做出来,就不能让人给说出说来吗?”

蒋振南的话一出,立即有人惊呼道,“啊,三殿下?那不是三皇子吗?”

“咦,三皇子抢人家的东西?这是哪一出啊?”

“嘘!你没有听说过吗?听说前段时间广聚源的拍卖会上,这位三皇子自报名号,然后,特意第一个竞价。”

“咦,第一个竞价怎么了?”有人不明白的说道,“这不是很正常吗?”

“嘘,哪里正常了?”有人很是了解的小声道,“他堂堂一个皇子,要一件东西,开口了,谁敢跟他抢啊!”

“嗯,说来也是!”这人立即附和道,“他第一个竞价之后,后面的人,就不敢竞价了,然后,他就能以最低价买到东西了。”

但是,仍然有人很是疑惑的道,“可是,他是皇子殿下,就算是第一个竞价,也算是很是公平的参与竞价了吧?这也不算抢啊?”

“切!”立即有人暗中翻白眼的道,“明知道自已皇子身份,还在拍卖会上大势招摇,这样的目的,何人不知,何人不晓,不就是想要仗着身份权势,让人畏惧,把东西拱手相让嘛。

如果真是一开始就打算公平竞拍,就应该像其他客人一样,隐瞒自已的身份,再参与竞价!”

“说得也有理!”

“不过,后来,有几个包厢的客人,也不知是什么身份,他们竟然大胆的与三皇子参与竞争。最后,听说那个千年人参拍到了五百万两的高价,与三皇子失之交臂。也不知道,当初出这么大手笔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

当初拍卖会场上,那样公开的场合,及当时激烈的精彩竞争,根本不可能隐瞒,也是当时发生的事,从上流层传到下流层,再一传十,十传百,这这么流传到民间。

刹时间,三皇子的形象,就从一个温和儒雅的翩翩公子,变成了仗势欺人的狂暴皇子。

听到民众的议论,宇文非夜脸色一黑,片刻之后,就变成了铁青,内心里隐藏着极大的怒气,暗地里咬牙切齿的道,“这群无知的贱民!”

只是,这极大的怒气,他就必须隐忍。

来了青丰城之后,他事事不顺,紫云花没有找到,千年人参被人给弄走了,断魂阁被人给灭了,甚至他现在的名声,更是一落千丈。

如果这名声不想再坏下去,此刻不管多大的批评、指责及侮辱,他都必须隐忍下去。

然而……

“住口!”齐护卫愤怒的大声喝道,“放肆!竟然妄评皇子殿下,该当何罪?”

这些周围的群众,脸色立即被吓得一片煞白,一致叩头的道,“求殿下饶命啊,求殿下饶命啊!”

这些群众一跪下来,又是叩头又是大声喊,“殿下饶命!”这下倒好,引起了连锁效应,后面的人,连忙也跟着跪下,莫名其妙的大喊,“殿下饶命!”

很快,围在青洲湖的百姓们,全部才敢往这个方向跪下,包括湖里的那些大大小小的船只上的人员,也跟着跪。

这仗势,想必就是当今皇帝亲自已来,也不遑多让啊。

现在唯一没有跪下,在人群中显得很是特别的人,也就剩下蒋振南、林月兰和柳逸尘。

三人瞧了眼这仗势,蒋振南嘴角直接呡着一抹冷笑,带着些讽刺与嘲弄的说道,“三皇子,真是好大的架势啊!想必圣上在此,也是如此吧!”

齐护卫听着蒋振南那讽刺的话,立即指着蒋振南再次怒喝道,“你……你放肆!”

蒋振南冷酷着脸,冷声的道,“哼,除了放肆,能否再换个词?何况,我所说属实,不是吗?”

齐护卫一时之间哑口无言,青红着脸,不知如何再说下去。

正待,他想要继续说,“放……”

“够了!”宇文非夜青黑着脸,对着齐护卫大声的喝道,“本宫看放肆的人是你才对!”

齐护卫立即跪下很是惊慌的说道,“殿下息怒!”

宇文非夜深吸了一口气,敛了敛神情,随后就换了另一副表情,脸上带着和风细雨般的微笑对着这些跪下的百姓说,“众位平身吧!本宫只是微服私访而已,不必兴私动众!方才,属下也只是护主心切,有些动怒,请大伙儿不要见怪!”

他不惜自降身价,和言细雨,讨好这些贱民,只是为了扭转自已那已经很是糟糕的名声。

不然,这种负面名声传到京城,传到他父皇耳中,对他是万万不利。

不过,不得不说,这宇文非夜这么一说,效果还是不错的。

这些人在听到宇文非夜叫他们起来后,就你瞧我,我瞧你的,都不敢站起来。

宇文非夜精光一闪,再说道,“众位平身吧!”

随后,这些人来稀稀拉拉的站起来,抬头看到宇文非夜脸上的笑容,个个都放下心来,然后,就都站了起来。

宇文非夜瞧着大家都站了起来,他又说道,“本宫是微服私访,大伙儿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本宫与几位朋友聊聊。”这话说得很是亲切,倒是很让人生出好感。

因此,很快,有些人又开始私底下讨论起来了。

“这三殿下明明这么和颜悦色,这么亲民,哪有什么仗势欺人啊!”

“就是啊,传言果然不可信!”

“瞧,三殿下说话多么亲切啊。不过,说来,就是他这个属下,似乎有些嚣张啊,看着模样就有些仗势欺人的架势。”

“你们说,这传言中三殿下仗势欺人,是不是被这属下给爱败坏的啊?”

……

很快,这黑锅就甩到了齐护卫的背上。

但是,齐护卫却不得不背。

对于宇文非夜来说,不管这黑锅谁来背,只要能扭转他的名声,都必须背下来,何况只是他一个属下。

啪啪!

是清脆的巴掌声,然后一道声音说道,“三殿下,做得真是不错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