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天下掉下一个李大哥/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着林月兰这不知是褒义还是讽刺的话,宇文非夜心里都是有怒气,只是现在在大庭广众之下,他明白,不能义气用事,暂时只能忍耐,不能再谈刚才之事。

否则,好不容易微微扭转的名声,又被人冠上一个“仗势欺人,强夺他人宝物”的坏名声,那他之前自降身份所做的就白费了。

宇文非夜微微笑了笑道,“多谢林姑娘夸奖啊!”

随后,他就看向对他一脸戒备的蒋振南说道,“别误会!本宫今天只是来看花魁大赛的,看到林姑娘在这,就过来打个招呼而已。不是来什么寻事问罪的!”

连忙来这做个解释,似乎刚才一上来就厉声质问的人,不是他一般,简直如一条变色龙。

林月兰不得不感叹一下,皇家人的确会做戏啊,如果放在现代,那就是得奥斯卡金奖啊。

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她一个农女也实在不能跟宇文非夜撕破脸,也不想因他的出现,而把自已的好心情弄得很不愉快。

林月兰轻笑着点头道,“看来三殿下也是很有闲情逸致啊!”

恰在这时,湖里一只小船划到他们跟前,一个穿着锦衣绸缎的青年男子,站在小船上,对着上面的宇文非夜很恭敬的躬身揖手,说道,“三殿下,请随草民到船上观赏大赛吧?”

宇文非夜瞧着眼前陌生的男人,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是?”

青年男子忙介绍道,“草民李发枝!”

“李发枝?”宇文非夜似乎有些惊讶,“青丰城首富?”

李发枝很是谦虚淡淡的笑道,“正是在下。只是,比起咱们龙宴国首富,不足挂齿而已,是吧,柳大当家!”

看来是认识柳逸尘的啊。

柳逸尘同样很是谦虚的说道,“李大当家真是太客气了!”

宇文非夜瞧着两个首富之间的互动,猛然心神一动。

两个首富都在他的跟前,简直是天赐良机,只要能取得其中一人的追随,他的资源财富不就有了吗?

想到这,他又有些懊悔之前听了谗言,一时冲动之下,就派人去刺杀柳逸尘,搞得他现在是赔了夫人又折了兵。

他现在有些侥幸,希望柳逸尘不知道这断魂阁的背后是他。

宇文非夜立即笑了笑道,“看来二位有惜惜相惜之意啊。不如,二位一起上船上聊聊,如何?”

先与他们交好。

柳逸尘立即看向林月兰,对着宇文非夜说道,“三殿下,我小妹在哪里,我这个大哥就在哪里。”

宇文非夜又立即疑惑起来,“你小妹?”

瞧了眼林月兰,再看向柳逸尘,分外疑惑的道,“你小妹难道是?”

柳逸尘笑着道,“哈哈,说来是在下粗心。”

随后,他就开始介绍道,“没错,林月兰现在就是我小妹。在几天前,我和小妹在皇天后土,天地见证之下,结拜了兄妹。所以,小兰就是我小妹了。”

听到这里,宇文非夜心头一惊,眉头一皱。

这样的一个情况,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本来,他是打算他的病情完全好了之后,打破与林月兰的承诺,再重新跟这个林月兰算这笔账的。

可现在,她与柳逸尘莫名结拜了兄妹,这意思就是一国首富成了林月兰这人黄毛丫头的靠山了。

如果柳逸尘之前被他派去的人,杀了也就算了,可偏偏柳逸尘请了鬼面组织的保护,安然无事。

那么柳逸尘的地位就摆在那,所以,现在他再要动林月兰,就必须有顾忌,考虑再三。

“三殿下,三殿下……”柳逸尘叫了好几声宇文非夜。

等宇文非夜反应过来时,立即有些尴尬的笑着道,“恭喜二位!”

柳逸尘立即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应道,“在下叫了殿下半天没有反应,还以为殿下不高兴在下与小妹结拜兄妹呢?”

“怎……怎么会呢?”被人揭穿了心思,宇文非夜更是尴尬了。

只是,心里却是狠狠的记了一笔。

等他……等他……

等他如何?

当然是等他继承高位时,不管是柳逸尘还是柳家,都必须在他权势之下消失。

然而,在那来临之前,他就必须忍耐,忍耐,再忍耐!

宇文非夜一而在,再而三的如是安慰自已。

李发枝很是有眼色,他立即对着所有人说道,“殿下,柳大当家,这位……呃,这位姑娘公子,请上船,咱们到大船上一观这花魁大赛,二来畅聊,如何?”

宇文非夜点了点头,柳逸尘则是问向林月兰,道,“小妹,如何?”

林月兰点了点头道,“恭敬不如从命了。多谢李大当家!”

林月兰没有拒绝上船。

之后,一行人很快就到一张有二十来米的大船上。

林月兰瞧了瞧这些大船,虽没有现代化油轮设施之类,但倒是有帆,只是现在还没有升起来,然后,船身的两头,两个侧边,都绑着一根手臂粗的大麻绳,一想,就知道,这船除了用帆,人工划桨,还需要人工拉力,俗称的纤夫!

林月兰微微暗叹了一口气。

虽看着有些残忍,但是这个时代的建设本身就是这个水平,所以,一切都需要靠人力。

当初隋扬帝挖了大运河,不就是为了行走大船只,然后,在船上吃喝玩乐的嘛。但太大的船,只靠船浆根本就动不了,就只能让人力来拉这只大船,因此受苦就是那些农民了。

看来得想办法,造一只半人工半机械化的大船,不然,稍微去一些需要走水路远的地方,就是各种麻烦。

想到这,林月兰就回想起,那些出海大船只的结构设计。

“月儿姑娘……”瞧着林月兰在发呆的模样,蒋振南立即有些担心的叫唤着,看到林月兰回看向他,他立即关心的问道,“月儿姑娘,你晕船吗?”

林月兰摇了摇头,“没有啊!”

“哦,这就好!”蒋振南听罢,似乎松了一口气。

方才瞧着林月兰不声不吭的,他以为是晕船呢。

大船的船头有很大的一块空间,四周扎了一些鲜艳的绸布,至于这些鲜花,好像都是用花布或涂抹颜色的纸,结扎的各种各样的鲜花。

这一点,林月兰倒是有些佩服这些人的智慧和心灵手巧了。

方才,她在岸上看到大船上摆放的那些鲜花,她还以为是真花呢。

好还纳闷儿,这寒冬料峭的,哪里来的花啊。

现在凑近来才发现,都是剪出来,扎出来的假花,简直是古代版塑料花。

可是,林月兰更是疑惑和纳闷了。

这些人没有毛病吧。

一般人举办什么花魁大赛,不是选在繁花似锦的春季来的吗

怎么会选在春寒料峭的时节,还特地选在湖里,也不怕被冻死啊,尤其是那些要参加比赛的各个妓院的头牌们,要参加唱歌跳舞比赛,又要展现自已的惊艳美丽,就必须穿得少。

当然了,林月兰也只是疑惑和纳闷了这么片刻,毕竟,不管这些人什么时节比赛,也不关她的事不是。

然后船只间摆放了一张矮方桌子,桌子上摆放了一些对于其他人来说很是稀奇的,对于林月兰来说一点都不陌生的水果,比如紫葡萄、圣女果……

桌子的四边还摆放着一只火炉,就是不冻着人。

“各位请坐!”李发枝招呼好他们几个,当然了,坐南向东这个尊贵位置,就必须是宇文非夜了。

随后,就依次是柳逸尘、李发支、林月兰和蒋振南落座。

蒋振南的位置属于最末落。

柳逸尘暗暗瞧了眼眉头都不皱一下就此落坐的蒋振南,还是有些吃惊的。

按身份来说,蒋振南的位置还要排于柳逸尘之上呢。

毕竟,一个是实打实权的镇国在大将军,一个只是空有钱却身份微落的商人。

当然了,蒋振南不挑明,没有什么不满,他也就乐着看戏罢了。

宇文非夜一落坐,看到这些水果,非比寻常。

眼睛先是眯了眯,随后心里暗道,“这些水果,即使是皇宫,除了皇帝恩宠之人,都难得吃到,这李发枝倒是享受啊。

看到宇文非夜盯着这些水果,李发枝笑着道,“殿下,这些水果,还都是新鲜的,滋味香甜,请尝尝!”

说着,他的眼神立即示意了丫鬟,服侍宇文非夜吃水果。

丫鬟不知道宇文非夜想要吃什么水果,她就用个牙签,插了一根最贵的水果,放在宇文非夜的小碟子里。

不过,小碟子里的水果,先是被齐护卫用银针试一试有没有毒,随后被齐护卫给吃了。

当然,齐护卫的吃,其实就是所谓的试吃。

片刻之后,瞧着齐护卫安然无事的站着,宇文非夜就开始吃。

一进嘴,就被水果的香甜味道,填满了整个口腔,很是舒服。

林月兰和蒋振南两个却是没有这么多花样,两人对视一眼之后,就开始捡着自已爱吃的水果,开始开吃起来。

瞧着两人像是没有吃过一样。

实际上,没有吃过的,是其他人才对。

“小妹,你慢点!”柳逸尘瞧着林月兰那越来越快的速度消灭这些水果,心里直忍笑。

如果他不是把林月兰的底细查清楚了的话,他也以为她没有吃过这些东西,所以现在在贪吃。

然而,实际上呢……

林月兰就爱吃樱桃,她嘴嚼着一粒樱桃,笑眯眯的说道,“这些水果真好吃!不知,李大当家在哪买的?”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她的樱桃早在一个月前就不再外卖了。

可是,这樱桃明显是从她那出产的。

李发枝说道,“是一个朋友给送来的。”

李发枝在林记药铺之前,根本就不认识林月兰,也不知道她就是林德山的孙女。

直在林记药铺开张之后,方得知林月兰这个人,且是林德山孙女。只是,他与林德山没有交情,也无怨无仇,所以,林德山这个人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也没有看在眼里,因此,连带着林月兰在他跟前也没有任何存在感。

只是这次,却突然得知柳逸尘竟然与这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结拜,先是惊讶,再是立即好奇起来。

能得柳逸尘另眼相待,且与之结拜兄妹,就能看出这个小姑娘很不简单,因此,也勾起了他对林月兰的好奇之心。

林月兰有些疑惑,“朋友?”

这个时候,能有樱桃这水果的,必定是近半个月前,她送出去的,或者是她身边的人给送出去的。

只是她送出去的,她就只有周昌盛,刘家兄妹及蒋振南,而她身边送出去的人,除了林德山也就张大夫。

那这到底是谁?

李发枝笑着道,“嗯,在下一个刘姓兄弟!”

其实,李发枝可以不解释的,但他却解释了。

说到这,林月兰也算明白了。

刘齐是商人,跑南走北的,在远方有朋友也肯定的。

不过,林月兰还是微微惊讶,暗道,“刘齐这个臭小子,竟然还有个首富朋友。瞧着,连这么稀奇贵重的水果,都送给了李发枝,可见两人的交情也不是一般。”

林月兰笑着问道,“不知李大当家说得可是安定县宁安镇上的刘家刘齐?”

听到林月兰一口说出刘齐,李发枝立即惊讶的道,“林姑娘如何得知?”

林月兰说道,“因为本姑娘就是来自宁安镇,因缘巧合之下,与刘家兄妹成了朋友,这东西我曾在刘府有幸吃过!刘齐曾告诉我,这东西很贵又稀奇,一般人很难得到吃到。所以,方才有这样的猜测。”

“哈哈,还真是缘分啊!”宇文非夜突然很是愉悦开心的大笑道。

心里却有些鄙夷林月兰了,竟然真是一个来自乡下的小丫头。

李发枝立即应声道,“没错。刘老弟的朋友,就是我李发枝的朋友。林姑娘,以后你在青丰城遇上什么事,尽管来找李大哥,我李发枝在青丰城虽没有多少势力,但是能帮上忙的,李大哥一定帮。”

林月兰心中暗暗翻了一个白眼,一城首富没有多少势力,呃,这话听着很谦虚啊。

看花魁比赛,就天下掉一个李大哥下来,还是青丰城首富。

宇文非夜内心里却是一阵黑线,一阵咆哮。

这林月兰倒底走了什么狗屎运,轻轻松松就靠上了两个首富,一个一国首富,一个一城首富。

可他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