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抛橄榄枝被拒/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人聊着聊着,只是周围不知不觉聚集了一些船只,就连那四只花船也似乎以这只李发枝这只船为中心,慢慢靠近。

其实,这些人的目的,很是简单,不就是想要近距离的接触三皇子宇文非夜,如果幸运的话,很有可能被三皇子看中,然后,被带到三皇子府做个妾。

在三皇子府做妾,那可不是一般的妾,如果三皇子能登上那个位置的话,那将来可就是皇妃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妃子。

多让人心动啊!

还有,这个李发枝可是青丰城首富,谁人不知啊。

即使没有被三皇子看中,但被李发枝看中,那这一辈子也是衣食无忧,不愁钱花,如果得到荣宠,那荣华富贵就是享之不尽了。

因经对于这些沦落到身份低贱青楼妓女来说,这可是一步登天的机会,万万不能错过的。

对于周围的人靠近,这船上的五个人心知独明。

柳逸尘轻笑着带着些调侃的语调,说道,“李大当家,你瞧这些如花似玉的女人,个个都眼睛发亮的盯着你,可有中意的姑娘?”

李发枝立即笑着回应道,“我瞧着那些姑娘盯着的可是柳大当家才是,毕竟瞧着柳大当家的长相最是俊美啊。”

宇文非夜却笑着说道,“哈哈,柳大当家,李大当家,本宫瞧着二位都是谦虚不已啊。”

随即眼神挑剔的看向四周的女人,有些不屑的说道,“这些女人也只是胭脂俗粉而已,哪能配得上二位大当家啊!”

说完这些,他的神情似认真又似玩笑的看向他们两人说道,“如果二位愿意,那些如花美眷是应有尽有啊!”

他这话明示是指二位财大气粗,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实际上他却在暗中抛橄榄枝,以示试探或收揽他们二位的追随。

毕竟,这天下最多美人的地方,就是皇宫。

他这话暗示的意思,只要二位愿意追随他,那些美人随意他们挑。

对于**重的人来说,这话确实很是吸引人。

毕竟,就算他们再有钱,也不能跟皇家抢女人。

只是……

柳逸尘和李发枝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柳逸尘就笑着道,“三殿下,天下的如花美眷虽多,只是要合自已心意的倒是难寻啊!”

李发枝也附和的笑道,“柳大当家,没有想到,我们互有同感啊!”

两人装作听不懂宇文非夜那暗示的话,简简单单的就这么拒绝了宇文非夜。

柳逸尘笑着回应宇文非夜的时,眼角却撇向对面的蒋振南,有些讽刺的暗道,“呵呵,明明最应该拉拢的,是对面坐着的那个男人,拉拢了这个镇国大将军,何愁登不上高位?”

当今天下,谁不知道圣上最信任的人,非蒋振南莫属。

曾经有人诬陷蒋振南通敌卖国,起兵反兵的罪状,结果,那告状之人,当即被圣上拉下去斩头,尸体在城门口爆晒三天三夜。

圣上这一举动,完全是因为偏袒和对蒋振南的信任。

只是,谁也不知道,圣上为何连自已的亲生儿子都不信任,偏偏信任蒋振南。

难道就是因为蒋振南在帮他守护着这个国家吗?

没有人知道答案。

这个宇文非夜在以后知道,曾经尽在只尺,可以与蒋振南镇国大将军交好的机会,竟然被他给无视了,不知会不会后悔的捶胸顿足啊。

听到两人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一只拿着筷子手,突然紧紧握着,另一只在桌子底下的那只手,紧紧的拧着自已的裤子,青筋清晰可见。

他这是在压抑着极度的怒火。

这两个贱民,竟然真的敢直接拒绝他?

柳逸尘也就罢了,这个李发枝,竟然也是哪此不知好歹。

这一刻,宇文非夜想要立即杀了李发枝的心都有了。

“哇,那些姐姐们在这么冷的天,穿这么少,不冷吗?”突然一道带着稚嫩的惊呼声,把宇文非夜给惊醒了。

他看向发出惊呼声的林月兰,嘴角扬起一抹讽刺,暗道,“真是没有见过识面的小丫头!”

周围的丫鬟小厮听到林月兰的惊呼惊讶声,个个都面露讽刺与嘲弄,暗中道,“这哪来的乡巴佬,连花魁比赛,需要穿着轻薄的事,都不知道。”

甚至有人还在私底下议论,林月兰这个没有见过任何世面的乡巴佬。

“这人是谁啊?简直是乡巴佬一个,少爷怎么会请这样的人上船啊?”

“嘘,小声点!”有人看向主子这边,看到林月兰,带着些嫉妒羡慕恨的说道,“这还不清楚吗?少爷明明请的是三殿下和柳大当家,这两个人倒是脸大,竟然跟着上船来了!”

“就是啊!”

林月兰本是瞧着柳逸尘和李发枝与宇文非夜之间虚情假意,互相打太极,看戏就看得过瘾。

只是这个宇文非夜的忍耐力,怎么说呢,是忍耐力是有,但似乎有限。

在听到柳逸尘和李发枝拒绝时,这脸色难看得发青,林月兰也只是淡淡的嘴角一个讽刺,瞧着宇文非夜快忍不住发火时,林月兰出声了。

她可不想今天看花魁比赛的好心情,被这个宇文非夜给搅了。

只是,她这一出声,倒是引来其他人的讽刺和嘲弄了。

不过,对于这些声音,她倒是无所谓了。

可蒋振南哪里能忍受,林月兰这样一个慧质兰心的可人儿,遭受这样的嘲弄和侮辱。

蒋振南冷酷无表情的脸上,此刻带着薄怒,看着李发枝,带着讽刺生冷的说道,“李大当家,看来你的下人,受到很是很好的训练啊!”

李发枝先是一愣,随即脸色发冷,瞧了一眼那些窃窃私语的下人,冷厉的说道,“放心,明天就不会见到他们了!”

这些下人吓得脸色立即发白的跪下求饶道,“少爷饶命啊,少爷饶命啊,奴才(奴婢)再也不敢了!”

李发枝对于他们的哀求,无动于衷。

然后,这些下人哀求可怜的目光,看向了林月兰,似乎看她是否心软,为他们求一求情。

林月兰也不是圣母白莲花,被他们如此的鄙视与谩骂,还会他们求情。

林月兰眼光看那四只涌动的花船,淡淡的说道,“看,花魁比赛似乎开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