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蒋振南霸气维护林月兰/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次青丰城的花魁比赛,比以往任何一届,都热闹,这些妓院头牌,比任何时候的表演都卖力,就是以求一步登天的机会。

只是可惜,宇文非夜因之前的事,被影响了心情,而李发枝,根本就看不上这些青楼妓女,至于柳逸尘和蒋振南,一场场表演下来,他们连这些人长得什么模样,都没有瞅过一眼。

因此,这些想要从麻雀变凤凰,攀高枝,一步登天的愿望落空了。

林月兰从现代到古代,可是第一次见识到这什么花魁比赛,看得倒是津津有味。

宇文非夜瞧着林月兰那放光又兴奋的眼神,嘴角一勾,微带着冷笑道,“林姑娘,看来对于她们的表演很是感兴趣啊?”

按理来说,他这样尊贵身份的人,根本就不应该与一个孩子去计较。

可是在宇文非夜的眼里,他一切的不顺似乎都是从这个人开始。

先是到周府威逼林德山交出千年人参,被她给威胁了。

当初是不知道他的身份,所以一时之间有所顾忌,对林德山没有威逼成功。

后来拍卖会上,这人一而再,再而三的与他作对,他怎么可能有容忍。

可是奈何,身上有那不能启齿的病,还需要这个人。

不过嘛,现在那瓶药药性好,能治好他,所以估计也用不着她了。

因此,他才会去为难一个孩子了。

林月兰面纱之下的嘴角露出一抹淡然的笑意,轻描淡写的说道,“我只是一个乡下农女,哪有机会看过这么热闹双精彩这什么花魁比赛,哪像三皇子,这样尊贵的身份,天天可以在府内观赏歌舞升平的精彩表演呢。相对之下,本姑娘对此当然感兴趣了。”

林月兰说得很直面又直白,直让宇文非夜不知如何去反驳了。

再有,蒋振南在林月兰一说完之后,立即附和道,“确实,三皇子府天天歌舞升平,哪里会对这些胭脂俗粉感兴趣叫。”

这是**裸的给宇文非夜一巴掌啊。

他这话不是在暗示宇文非夜沉迷于声色犬马,歌舞升平的享乐之中的昏庸嘛。

宇文非夜脸色顿时极其难看,他锋利的眼神,直直的盯着蒋振南,严厉的警告道,“这位公子,小心祸从口出!”

李发枝立即出来打圆场,笑着说道,“哎呀呀,这次的花魁比赛虽说也是庸脂俗粉,但是,确实比以往的更加精彩。如果,几位真有中意的人儿,我李某直接买下,算是送给各位的礼物吧。”

“李大当家真是说笑了!”柳逸尘笑着委婉的拒绝道。

“不用!”拒绝的分外干脆,这是蒋振南。

“本宫还看不上这些人!”宇文非夜很是不屑的断然拒绝。

林月兰却在笑着道,“确实,这些都是庸脂俗粉嘛!”

周遭围在附近的女人,一听到林月兰的话,立即恨得咬牙切齿,暗恨道,“这个死丫头是谁啊?凭什么说我们是庸脂俗粉!哼,不管这人是谁,都给我等着!”

林月兰倒是不知道,只是一句话倒是拉来了这么多的仇恨值。

如果知道,她肯定也会觉得冤啊。

因为庸脂俗粉明明是这几个男人说的,她只是重复一遍而已。

要恨也应该恨这些男人才对,怎么就恨到她这个半大的小丫头的身上来啊。

然而,世上有些人就是如此,只会把责任恨意推到他们自以为弱小的人身上。

实际上,哼哼……

就在这时,左边的一条花船上,一个梳着云近香髻,头顶斜插着一支红珊瑚番莲花钗,身着一袭水蓝色的桃花云雾烟罗衫,脚上穿一双双色缎孔雀线珠芙蓉软底鞋的女人,低着头,看不清真容。

她对着宇文非夜的方向,盈盈一拜,声音婉转悦耳,如山间里黄莺,分外动听,说道,“民女宋清妍拜见三殿下!”

“咦,宋清妍,那是醉花楼的头牌吧?”

“是啊,就是醉花楼的头牌,刚刚一举夺魁的花魁啊。”

“她的声音真是好听。”

虽没有看清她的真容,但是光听着这声音,就能勾引得男人浑身酥麻,让人心神怦然心动,所以宇文非夜也不例外。

宇文非夜两指夹着小玉杯酒,双眸微眯,看向宋清妍,说道,“抬起头来!”

“是!”宋清妍带着一种分外吸引力的声音应道。

随后,她就慢慢的抬起她的头,较好艳丽的面容慢慢的露在人前。

真正叫她的容貌之后,那些看客们,立即“啊”了一声,惊讶又惊艳,“真是漂亮!果然如传闻中那样的美丽啊!”

“传闻中人宋清妍不但有一副如黄莺翠鸟般的动人嗓子,这容貌更是娇媚,又白又腻,尤其那双汪汪的大眼睛,更是吸引人。

宇文非夜看到她的长相之后,微微一愣。

本以为是个庸脂俗粉堆积起来的假面美人,可现在瞧着人家娇媚容颜,应该是天生来的。

只是对于他来说,他虽喜欢女人,但更喜欢那种未成熟稚嫩的女人,现在在大庭广众之下,他当然不可能给人留下淫欲的一面,否则,对他很是不利。

宇文非夜打算不理会她的。

“啊,姐姐,你真美!”林月兰看几宋清妍很是天真的说道。

宋清妍特意靠近来当然是为了取得三皇子的关注,然后,她站了半天了,结果就等来船上一个女孩子给她一句赞美。

她心里真是又急又气,可她必须维持温婉可淑的形象,不能乱发脾气,只能面色有些僵硬的笑了笑回应林月兰,道,“谢谢小姑娘的夸奖!”

林月兰轻笑着道,“姐姐,我喜欢你,我给你赎身,可好?”

她这话一出,立即让周围的人受到了惊吓。

她一个女孩子,买一个青楼妓女做什么。

连柳逸尘和李发枝都微微诧异的看向林月兰,不知她是何意。

宇文非夜拿着小玉杯的手一紧,微微皱着眉头,似乎有所不满,不过倒是没有再吭声。

其他倒是一致看向宋清妍,想要知道她要做什么样的决定。

倒是宋清妍,听到林月兰的话后,表情再次一僵硬,随后,看向宇文非夜欲语还休的模样,但是看到宇文非夜无动于衷,表情明显显得失望。

宋青妍表情有些僵硬,有些委屈,同样又显有傲骨一般,对着林月兰盈盈一白,拒绝道,“多谢姑娘的好意!我……我还是留在醉花楼,报答妈妈的培育之恩!”

哼,拒绝的好假。

对于这些人来说,谁不想赎身啊。

只是,这次有机会做皇子妾妃,哪里会愿意让随便一人给赎身。

万一,被她赎身之后,再她关在后院什么的,不让见人,那她一生不就是毁了吗?

听到宋清妍回答,林月兰显得很是失望的道,“哎,好可惜!本姑娘本来打算给你赎身之后,送给三殿下的,毕竟你这么美,而本姑娘之前都不曾送什么礼物给三殿下。

好容易觉得你合适当这个礼物,结果你又不愿意。罢了,你既然愿意继续呆在醉花楼,本姑娘也不勉强了!”

听了林月兰的话后,周围的看客们都显得惊讶,随后又以可惜的眼神看向宋清妍,不知她地不会后悔。

宋清妍不后悔吗?

当然后悔了。

如果早知道,这人为她赎身,是打算送给三殿下,她何苦拒绝来说。

可是现在,她只能木讷的站在那,不知如何回应了。

柳逸尘和李发枝听罢,先是疑惑,随即柳逸尘就笑着道,“小妹,你一一个女孩子出面买一个青楼女人送给三殿下,真不合适。如果,早知道你要买下她,让大哥出面也好啊!只是可惜,人家重情重义,咱们就得成全不是。”

“哈哈……”

周围人的大笑声,这笑声之中,有惋惜,有嘲弄与讽刺。

这下子,那叫宋清妍的人,脸色一白,又羞又恼。

最后,只得跺了跺脚,就离开了。

宇文非夜倒是没有想过,这林月兰竟然会想着买一个青楼妓女,而且还是个花魁。

她到底是何意?

她明明告诉他,这两个月内,绝对不能碰女人,现在又打算送个女人给他,难道就是为了让看他受折磨,看他笑话吗?

宇文非夜暗道,“哼,本宫偏偏让我看不了笑话。”

宇文非夜说道,“本宫最近清心寡欲,多谢二位的好意了!”

这些青洲湖买青楼女子一事,本以为就这么过去了,林月兰倒是没有想到,却给她引来了一些麻烦。

宇文非夜突然却在这时,话题一转,装作有些好奇的问道,“听说,这来福客栈已经成了你的,是吧,林姑娘?”

他今天来找林月兰,本身就是为了问清楚这件事的。

只是刚才一直被那些烦事干扰,还被质疑想要强取豪夺,所以这一直压在心头没问。

现在呢,就顺推着装作很是自然的问出来了。

林月兰没有回答,柳逸尘倒是先说道,“三殿下所问之事,确实是事实,就是不知三殿下有何疑问吗?”

宇文非夜很是疑惑的道,“本宫只是好奇,这客来人往,生意如日中天的来福客栈,怎么说送人就是送人呢?”

柳逸尘笑着道,“俗说,滴水之恩,当于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只是送家客栈而已,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救命之恩?”宇文非夜抓住这话来问,“柳大当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如果当初知道他在哪里重伤躺着,无论如何也要派人先把人杀了,或者掳过来已所用才是。

只是这个机会又没有了。

柳逸尘有些轻描淡写笑着应道,“三殿下,只是争权夺势之斗而已,不足挂齿!”

宇文非夜一噎。

蒋振南瞧着宇文非夜那有些吃憋的表情,冷厉的神情上露出淡淡的讽刺。

恰巧这个表情落到宇文非夜的眼底,眸底一暗,又立即暗恨起来。

“不知这位公子,家住何处?”宇文非夜咬牙问道。

他看着这人的身形气势分外眼熟,但是他自已很肯定没有见过他。

因此,还是先问清楚身份再说。

“我只是一个平民,不足三殿下放在心上!”蒋振南根本就不想搭理这个差点害他中毒身亡的罪魁祸首。

宇文非夜脸色一黑,厉声道,“你……”

“哦,三殿下如果真要追究他的身份的话,可以告诉你,他是我请来的保镖!”林月兰淡笑着给宇文非夜解释道,“哦,那所谓的保镖,就是贴身护卫!”

柳逸尘嘴角一抽,暗道,“镇国大将军被人当作贴身护卫,说出去,真是让人笑话。”

宇文非夜脸色再次一黑,凌厉的质问道,“这么说来,他只是一个下人了?”

“也不能这么说,”林月兰露出的面容,难得严肃认真的表情,“对于本姑娘来说,他是我的大叔,是我的家人,不是下人,所以,请三殿下慎言!”

“大胆!”宇文非夜隐忍的怒气在这一刻全部爆发!“一个小小的农家女,竟然让本宫慎言,你何来的胆子!”

一听到这个与这些大人物淡笑风声的女孩子,竟然是一个农家女,周遭的人先是一愣,随后,就很多人大笑起来,嘲弄鄙视的道,“哈哈,竟然是个农家女,我还以为是哪来的贵人千金呢?”

“就是啊。我以为能与三殿下坐在一起的,会是只真凤凰,没有想到,竟然是只假凤凰,假凤凰就不说了,还是只窝在田间里的小麻雀,呵呵,真是可笑!”

既然三殿下对此人发怒了,那他们这些人当然要讨好三殿下了,运气好,还能求得三殿下的青睐呢。

蒋振南听不得见不得任何说林月兰的不是。

他凌厉的眼神撇向那些人,提起内力,严厉的喝道,“住口!”

夹带着内力的声音,在这青洲湖的百米开外都能听见,有些胆小之人,还被他这一声音,给吓得面色青红交白,分外难看。

蒋振南随即眼神凌厉的射向宇文非夜,让宇文非夜的胆子一颤,心头闪过一些害怕与惊恐。

蒋振南对他喝道,“三殿下,如果不是你命好,出生在皇家,那你倒看看今天能不能享受这万人朝拜的高高在上的滋味吗?”

“还有月儿姑娘出身在农家怎么了?”蒋振南继续说道,“没有这些农家人的劳作,你们能享受这锦衣玉食,能有歌舞升平,能坐享权势滋味?所以,殿下,别瞧不起那些农家人!”

这是给宇文非夜拉仇恨值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