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狼狈为奸/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看花魁比赛的人,多数可是那些普通农民。

听到蒋振南的一袭话,看着宇文非夜的眼光立即带着愤怒与气愤。

这三皇子是看不起农民,是吗?

可是如果没有这些农民人,他们这些所谓的皇子皇孙,真能有锦衣玉食,坐享安乐的荣华富贵的生活?

哼,真是想得美。

“哼,农民农女怎么了?既然这么看不起我们这些农民农女,就不要吃农民种下的粮食,不要穿农民织下的衣服啊?”

“就是,就是啊。刚才还以为这个三皇子亲和,慈善,原来是打心底如此的看不起我们这些农民。”

……

宇文非夜怎么也没有想到,本来好不容易扭转的名声,在片刻间,又给毁了。

而且毁他名声的还是一个身份卑贱的下人。

此刻,宇文非夜在这船上呆不下去了,狠狠的瞪了一眼蒋振南和林月兰之后,就带着他的一众属下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可恶!”一回到驿馆,宇文非夜就大怒着握拳重重桌子。

齐护卫连忙下跪说道,“殿下息怒!”

三个幕僚先是疑惑的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就问着齐护卫道,“齐护卫,殿下因何如此大怒?”

齐护卫立即气愤的说道,“就是那些贱民,不明是非妄加指责殿下!”

三个幕僚还是有些不明所以,问道,“齐护卫,什么贱民这么大胆敢指责殿下?”

齐护卫说道,“就是那个林德山的孙女林月兰!”

三个幕僚立即惊讶了,“怎么又是她?”

好端端的,三皇子怎么招惹上了她呢?

只是让他们很是不明白的是,明明三皇子可以秘密把那人给处置了,怎么却没有丝毫动静,似乎有什么顾忌啊?

三个幕僚根本就不知道,不是宇文非夜不想抓,而是他们亲眼见识过那个孩子惊人的武功,所以,他不想再做一个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愚蠢做法了。

再有一个很是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宇文非夜的病,还是需要那人来医治。

他原打算病情好了之后,再找林月兰算账的。

这下倒好了,林月兰再一次惹恼了他。

“齐护卫,立即去给本宫查查,林月兰身边的那个护卫,到底是什么来头?本宫怎么瞧着有些眼熟呢?”

宇文非夜总是觉得林月兰身边的这个姓南的男人,无论身形和气势,有些眼熟,可是一时又想不通,怎么个眼熟。

可是,他也才第一次来青丰城,所以,能让他眼熟,只能是京城接触过的人。

齐护卫这下有些犹豫的道,“殿下,那人瞧着就是林月兰身边的一个普通下人,真要去查他吗?”

听到齐护卫对他命令的质疑,宇文非夜再一次恼火,厉声的道,“你竟然敢质疑本宫的命令?”

齐护卫心头一慌,连忙磕头认错道,“殿下息怒,属下不敢!”

“那就给本宫滚出去!”宇文非夜大怒道。

随即,他又叫住道,“等等……”

齐护卫又退了回来,“殿下……”

宇文非夜说道,“你让人秘密去醉花楼,把那个宋清妍给本宫买下来!”

三个幕僚一听醉花楼,脸色立即青了。

马幕僚立即劝阻道,“殿下,万万不可啊!那是青楼女人,如果万一被人知道,殿下买下一个青楼女子,可是会对殿下声名有大大的影响啊!”

“殿下,请三思啊!”其他两个幕僚立即附和道。

他们来青丰城有些段日子了,也时不时去妓院喝个花酒,找找女人,当然很清楚那个宋清妍,就是一家大妓院的头牌。

当初,他们可也是找过那个女人的。

所以,如果那女人真被殿下买回来,知道这女人被他们睡过,肯定会对他们发大火,甚至生下嫌隙。

再进一步说,万一哪天三皇子登上那位置了,那女人可就是一个皇妃了,一个皇妃被属下给睡了,这结果……

想一想,他们几个全身都冒冷汗。

先是懊悔,如果早知道有这么一出,他们当初就不应该找那女人。

只是,现在,无论如何,他们都必须阻止三殿下把人给买回来。

宇文非夜毕竟是从小在勾心斗角的皇宫里长大,察言观色的本事也是一流。

瞧着自已的三个幕僚那副害怕紧张的神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脸色一黑,心里很是不高兴。

只是,他现在还需要这三个幕僚给他出谋划策,所以,不能翻脸。

他说道,“我买下那人女人自有用处,三位先生就不用担心了!”

三个幕僚一听,面面相觑。

……

林记药铺因为信誉良好,药材充足实在,再加上药铺实不时的珍贵药材,还有义诊的良好效果,一下让林记药铺的名声,短短的时日之内,在青丰城响起,这生意,自然一天比一天好。

林记药铺生意的如日中天,自然影响了青丰城这二十年霸占**成市场的三个大药铺:李记药铺,陈记药铺及曾记药铺。

其中又以曾记药铺的影响最大。

曾记药铺自从二十年林记药铺落败之后,在青丰城一直堪称凌霸的位置。

因为二十年前的林记药铺,就是被曾记药铺给夺取了,自然林记药铺一些百年传承的药方及药材都落到了曾记药铺的手中,生意自然不错。

只是,风水轮流转,曾记大当家曾亦铭无论如何都不曾想到。

二十年后,林记药铺回来了,而且以一种强势绝霸的气势回来了。

“大当家,这些天,咱们药铺的盈利,一天不如一天,再这么下去的话,很有可能就……”几个店铺的掌柜很是着急的向曾亦铭汇报。

至于他们说很可能什么,那当然是很可能让各个店铺关门大吉啊。

曾亦铭皱着眉头听着他们的汇报,狐疑的问道,“就算是这个林记药铺抢了我们曾记的生意,可那林记药铺也只有一家啊,怎么会影响到曾记五六家店铺?”

掌柜们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说道,“老爷,虽说林记药铺只有一家,但他那一家,足够挡我们几家药铺,何况,那家药铺药材齐全,价格公道,童叟无欺,最主要的是,在义诊日子,穷人还能免费看诊及拿药,所以,那些比较穷的人,宁可绕远一点的路程去地林记药铺拿药。

一般药铺,是从穷人身上赚来的,可林记药铺的钱,是从富人身上赚来的。”

曾亦铭听到最后一句,立即不明所以的问道,“这话怎么说?”

属下汇报道,“林记药铺虽是买卖药材的药铺,但却开设了看诊医馆,有坐堂大夫,且这大夫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个个医术高明,几乎能做到药到病除。

这样的结果,就是一传十,十传百,那些病人都往林记医馆看病去。虽说他们开设了义诊日子,那只是针对付不起看病钱的穷人,对于那些有钱的富人,是一诊千金,包管病除,如若没有治好,千金诊金退还。

因此,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都往林记药铺看病去。

这样一来,且大大影响了其它药铺的经营了。”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曾亦铭分外惊讶了。

前些天,因为刺杀林德山一事,让他赔了大笔的钱,又在心神上受了惊,这些天一直在养精神。

所以,只知道二十年前的林记药铺重现在青丰城,至于具体情形,他并太知情。

现在乍然听到林记药铺这样的经营手段,岂能不让他大吃一惊。

“就是有这样的事,大当家,你可要想想办法啊!”几个掌柜焦急的看着曾亦铭说道。

曾亦铭对着几人说道,“你们先下去继续盯着林记药铺的情况,我再来想想其它解决办法!”

“是,大当家!”四五个掌柜立即下去。

在他们走出曾家大门前,恰巧碰到一个带着面纱穿着粉红色衣裙的女人,带着一个丫鬟模样的人走进曾家大门。

五个掌柜瞧着这个女人的身影,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个女人怎么瞧着这么眼熟啊?”

“对啊,我也觉得很是眼熟。”

“哦,对了,这人好像是醉花楼的宋清妍吧!”

“对,对,就像是她!”

“奇怪,她来曾家做什么?”

“嘻嘻,你就别想了。一人青楼女子,你说来曾记做什么呢。”

“对啊,瞧我问的什么问题。”

“行了,我们走吧。大当家的事情,我们还是少管吧。”

曾亦铭在五个掌柜离开之后,立即又怒气攻心,拿着桌子上的杯子,就丢到地上,咬牙切齿带着十足的恨意,说道,“林德山!”

只是不一会儿,管家就过来汇报道,“老爷,醉花楼的宋姑娘来找您!”

“醉花楼的宋姑娘,谁啊?”曾亦铭正在火气上,一时之间倒是没有反应过来。

管家提醒道,“就是那个几天前获得花魁称号的醉花楼的宋清妍。”

“是她!”随即,曾亦铭疑惑的问道,“她来找我做什么?”

管家有些疑惑的说道,“她说是来给老爷解决麻烦的。”

曾亦铭满脸狐疑的道,“解决麻烦?”

随即,就对管家说道,“让她进来,我倒要看看,她能说出什么解决办法。”

心里却满是疑惑的道,“这宋清妍倒底知道些什么。”

片刻之后,一身粉色的宋清妍走了进来,拿下面纱之后,对着曾亦铭算得客气的叫道,“曾老爷!”

曾亦铭看着宋清妍,笑着道,“宋姑娘,有段日子不见,你依然娇媚,美丽动人啊!”

眼神色眯眯,说着,就抬手摸上宋清妍的脸蛋。

后面这个穿着橘黄色衣裙的丫鬟立即站在宋清妍,表情严厉的喝道,“放肆!宋姑娘已经是三殿下的女人,岂是你能调戏的?”

曾亦铭一惊,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宋清妍,有些惊慌惶恐焦急的问道,“这……这是真的?”

丫鬟立即喝声道,“这事关到夫人名节,岂有真假!”

这丫鬟的称呼,已经从宋姑娘到夫人,意在告诉曾亦铭,宋青妍已经成为了三殿下的妾室。

曾亦铭立即恭敬的说道,“宋,哦不,夫人,草民拜见夫人!”

皇子的妾室与普通人家妾室不一般。

一般人家的妾室,也只是奴才,是主人家的玩笑,可没有任何地位而言。

但是,皇子的妾室,很有可能将来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妃子,甚至是皇贵妃,更有手段的人,皇后都有可能。

所以,这皇家妾室,不但不能有任何得罪,还得恭敬。

宋清妍笑着对着曾亦铭说道,“曾大当家,你客气了。快快请起!”

以前卑微如她,怎么也曾想过,真有一天,会尝到权势的滋味。

这滋味真是太美好了,好到她一点都不想放弃。

一想到三皇子交代的任务,宋清妍的眼神就是一亮,只要完成了三皇子交代的任务,她就会正式成为他的女人。

宋清妍随即对曾亦铭很是认真的说道,“本是三皇子亲自过来找你的,只是外面传言乱飞,不好亲自出面,就让本夫人来代替他过来寻你。”

曾亦铭立即紧张的道,“三皇子能想到我曾家,是我曾某的荣幸。”随即有些疑惑的道,“不知,三皇子和夫人来我曾家是……”

宋清妍道,“三皇子让本夫人代问一下,你是否林德山,哦不对,是林记药铺有嫌隙仇恨?”

曾亦铭不知这话是何意,所以不敢乱应这话。

瞧着曾亦铭似有顾虑,宋清妍立即掩嘴笑了笑道,“哦,是这样的。这林记药铺现任当家林月兰曾得罪过三皇子,这下子曾大当家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了吧。”

曾亦铭听到这话,神情立即振奋起来,他立即点头应道,“明白,明白!”

随后,他就坦白的说道,“没错,我曾记药铺与林记药铺确实是死对头,也可以说是你死我活的仇家!”他相信,林记药铺的崛起,一定是回来报仇的。

宋清妍点头道,“曾大当家,现在有一个机会,让你的死对头消失,就要看曾大当家的选择了。”

曾亦铭疑惑的道,“什么机会?什么选择?”

来福客栈

蒋振南和林月兰正在下围棋,然后手下林绪杰过来汇报,说道,“主子,如您所料,这三皇子和曾记药铺狼狈为奸,正对林记药铺开始设局!”

林月兰轻轻落下一黑子,轻叹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青春年华,真是可惜了!”

蒋振南道,“青春年华,不及荣华富贵!”

说着,他也同样落下一白子。

谁也不知道他们这宰倒底在打什么哑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