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轰动的手术/克夫农女倾富天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记药铺的义诊之日,依然很多人排着长龙般的队伍,在等待着轮到自已看病。

林青竹拿着几个病例对着林月兰汇报道,“主子,这人天天头疼,眼睛近乎失眠,还会呕吐……”

听着林青竹的汇报之后,林月兰的表情严肃起来。

这几个人的症状明显是恶性肿瘤,还到了晚期,特别是第一例子,竟然是脑部恶性肿瘤。

这些病例如果放在医术发达的现代,都不太可能治好,更何况医学条件落后的古代。

好在她有金手指,有小绿的生命之源和空间里的灵泉水,可能治愈他们。

只是,就算如此,这些肿大的肿瘤,林月兰还必须要先行取出来。

取出来唯一办法,那就是——开刀!

这对现代人来说很是常见的手术,可对于古代人来说,是一件很是惊恐害怕的。

毕竟,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的肚子,或脑袋动刀子,把自已的命交给别人躏揉,想想都是很可怕,虽说那个是为人看病的大夫,也是让人惊恐不安的啊。

林月兰对着林青竹说道,“你直接告诉这几个病人,就是他们的脑子,肚子里长了东西,必须开刀子取出来,才能把病治好,让他们自已选择是做,还是不做,我们绝不逼迫。不过,可以让告诉他们,动刀子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现代这些手术都是危险性很高,只是她有金手指,既然动手了,就不会让这些病人出现任何意外。

林青竹有些犹豫的道,“主子,这些病人对于动刀子,会不会惊恐排斥啊?”

林月兰点头道,“有肯定是会有,所以,就单看他们自已的选择了。如果选择做动刀子,他们还有活下去的机会,如果不动刀子,他们就只有等死的状态。”

林青竹点头道,“嗯,主子,我明白了!”

“嗯,你下去跟他们解释一下吧!”

“是,主子!”

如林月兰所料,当林青竹对这些人说,要对他们的脑袋,或肚子动刀子时,这些人立即吓得脸色一白,极其的不可置信。

“不行,不行,我是来这里看病的,可不是来这里让你们杀的。”一个肺部肿瘤的人,想也不想的拒绝道。

让他们在身上开膛破肚,想也不要想。

林青竹严肃的道,“我们是根据病人的病情,才做这样选择的。不过,你们不用担心,需要忍受剧痛什么的。我们这里有一种药,可能让病人躺在床上,在动刀子时,感受不到一点疼痛,闭着眼睛,一觉醒来,手术就已经完毕,你的病情也就好了。”

林青竹虽是这样的解释,但是,这些人还是完全接受不了在身上动刀子这样惊恐之事。

林青竹也没有勉强,对着这些人说道,“当然,动不动刀子,是由你们自已自由选择。以你们的病情,动了刀子之后,就可以健康活到一生,但是,不动刀子,那你们就只有等死的份。

你们自已考虑好,自已选择吧!”

该说的他都说了,该解释的他也解释了,所以,他也不想再费口舌,再劝说他们。

命是他们自已,他们自已宁愿等死,谁又能干涉呢。

只是这次之后,在青丰城针对林记药铺的流言蜚语,立即传遍了每一个角落。

“你们听说了吗?林记药铺看病,要开膛破肚的,想想就可怕。”

“听说不仅是开膛破肚,这脑袋也要开成两瓣呢。”

“天啊,这么可怕。以后,我是不敢去那林记药铺看病了。”

“就是啊,这样的恐怖可怕,谁再敢去那里看病去啊。即使是免费义诊,谁能会被他们看成什么病,然后,告诉你要开膛破肚,或者脑袋开花什么的。”

“说得也是啊。”

……

总之,这些流言蜚语越传越是把林记药铺传得异常可怕。

当然,也少不了其他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哈哈,没有想到,林记药铺自已这么妄为,想做下这些违背天理的事儿,这下倒好,他们自已把自已的生意给弄没了。”曾亦铭接到消息时,在家里开怀大笑起来。

“看来那个计划不用实施,林记药铺自已都生存不下去了吧。”

宋清妍却摇着头道,“不,曾大当家,或许你高兴的太早了!”

曾亦铭明显一愣,有些疑惑的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记药铺要那什么开刀的病人,毕竟是少数。”宋清妍说道,“那些没钱看病的穷人,还是会选择林记药铺的!”

曾亦铭倒是有些不屑的道,“那又如何?那些只是没有钱的穷人而已,连药都买不起,我们也不屑做他们的生意。”

宋清妍又摇了摇头说道,“曾大当家,你没有发现之前林记药铺的名声,是怎么来的吗?后来,那些有钱人家为何愿意到他们那去看病买药?”

被宋清妍这么一提醒,曾亦铭乍然想起,林记药铺的名声,就是从这些义诊之中,给穷人看病而崛起的。

曾亦铭的脸色立即正了正说道,“那夫人的意思是,那计划还要继续下去?”

“当然是要继续下去!”宋清妍很是肯定的说道。

如果这个计划不继续,那她根本就没有机会进入三皇子府,那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当上妃子,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

因此,无论如何,就是没有计划实施那计划,她也要想办法把计划顺利进行下去。

曾亦铭沉着眉头,问道,“那夫人,您要如何做?”

宋清妍眼神一厉,说道,“等待机会!”

……

林青竹向林月兰汇报道,“因此开刀子,对于这些人来说过于恐怖,大部分人都拒绝了这个手术,宁愿在家等死,也不愿意受这样巨大的痛苦!”

林月兰点头道,“嗯,这很正常!”

就是现代人在接受手术时,也心存恐惧,生怕突然间死在手术台上,更遑论在这封建迷信又医术水平相当落后的古代呢。

她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治愈他们,可是他们自已不相信,又能如何啊。

林青竹继续汇报道,“因为征询他们是否接受手术之事,结果,现在青丰城的大街小巷,都在传林记药铺是家黑店,专门想给人开膛破肚,脑袋开花,总之说得特别难听,近些日子,这上门的病人是越来越少了。”

林青竹有些忧心,这样下去,林记药铺很快就会被挤出青丰城的。

林月兰却说道,“不用担心。事实胜于雄辩。只要,我们做一个成功的案例,相信就不会有人怀疑林记药铺的信誉和名声了。现在有愿意接受手术的吗?”

林青竹说道,“有倒是有!”说到这,他有些迟疑的道,“就是他的家属怕有什么意外,想要我们先垫付赔偿款!”其实,家属的意思,这人死了就死了吧,死了,也得给他们一点价值。

这根本就很是无理的要求。

林记药铺给他们看病,本来就是免费医治,这手术也是他们自愿意接受,凭什么要先赔付。

林月兰眼神一厉,说道,“那你去跟他们说,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他愿意接受手术,我们会尽力给他医治好病情,如果不愿意,我们也不勉强,一切是自由选择。要我们先赔付,简直是做梦之事!”

林青竹点了点头道,“是。”

随后,他又汇报道,“那就只有一个人愿意接受手术,而且他说,每天都病痛折磨,简直生不如死。既然如此,他就赌上一赌,能治好,他就还有个好活头,如果治不好,那就是天注定了,他也怨不了谁,也不会怨林记药铺。”

听到一个如此通情达理的病人,林月兰倒是有些好奇的问道,“是谁?”

林青竹道,“就是那个脑袋里长了东西的一个孤寡老人。他无亲无故,就单身一人,所以愿意试一试。”

林月兰点头应道,“那行,那就先安排给他做脑部手术!”

“是,主子!”林青竹领命下去。

听说真有人愿意接受林记药铺大夫动刀子,而且还是给脑袋动刀子,很多人立即好奇起来,纷纷拥挤过来,想要看个热闹。

“听说是住在西头的李老头,愿意接受他们在他脑袋上动刀子。”

“你说这个李老头,我也认识。他每天都脑袋疼得在地上打滚,甚至好几次,他都想撞墙而去呢。”

“这个李老头无亲无挂,看来是想要来这赌一赌了。”

“你们说,这真能成功吗?”所有人对这个问题都很是狐疑。

但大部多数人,都觉得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在手术室,五十多岁的老头,还是有些害怕慌张的看着面前穿着白褂的大夫。

他紧张的问道,“大夫,我的脑袋动刀子之后,真能治好吗?”

林青竹笑着安慰道,“老人家,不用担心,既然我们决定了给您做手术,肯定是十成十的把握。来,把这个东西喝下,然后睡一觉,一觉醒来,你的病就好了!”

李老头有些欣喜的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随后,他就拿起杯子,喝下了这些东西。

李老头睡着之后,林月兰一身白褂,带着口罩,出现在手术室。

林青竹恭敬的叫道,“主子!”

林月兰轻轻点头道,“嗯,我们开始吧!”

林月兰先用银针扎了几个穴位,防止血液流动过快,使得病人失血过多,但也不能阻止血液流动,使得脑袋缺氧,而变成一个活死人。

扎了几个穴位之后,林月兰透过小绿,利用生命之源,维持正常的生命体征,同时,剥离大脑与肿瘤的链接,尤其是那些小细管,如果是人动手术,更是需要注意,更生命之源就没有这个问题。

片刻之后,透过小绿,林月兰看到大脑已经与肿瘤剥离完毕之后,就开始着手打开李老头的头颅,直接取出肿瘤,随后就缝合伤口,扎绷带。

不久之后,当所有人看到李老头再出现他们面前时,都惊呆了。

很是惊讶的问道,“你的脑袋动没动刀子?”

那脑袋上有绷带,瞧着应该是动了刀子。

但是,动了刀子,人却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李老头轻轻摸了摸脑袋上的绷带,笑着道,“动了。可是,却一点都不疼。一觉醒来,我就感觉到脑袋真的变得轻松多了。”

有人疑惑指着他脑袋上的绷带说道,“可你脑袋上的绷带是怎么回事?”

李老头说道,“给脑袋动了刀子,不是有伤口吗?有伤口当然是要扎绷带了。”

可仍然有人狐疑的道,“李老头,你脑袋真有东西?不是唬人的吧?有没有可能你与林记药铺串通起来,就是为了欺骗大家,让大家相信,这林记药铺真能给人动刀子吧?”

李老头听罢,脾气就上来了,他指着自已的脑袋,大声的说道,“我生病,脑袋疼得地上打滚好几个月了,左邻右舍可都是很清楚。那时林记药铺根本就没有存在,林记药铺怎么和我串通,来欺骗大家?

现在人家要人家林记药铺好心好意给我们这些穷人免费看病,你们竟然还在质疑他们的用心?再说,这动刀子的事,这林记药铺也没有强迫谁,只是自已选择,你们怎么就这么把林记药铺说得如此不堪?我就选择了动刀子,我自己愿意,你们又是如此的怀疑,你们到底居心何在?”

亲自经历过的事,李老头是真的相信这林记药铺真有本事动刀子,就能把人病治好。

听到李老头的话,有些人有些羞愧。

毕竟,之前因为义诊时日,他们也在这免费看过病。

然而,就因为传出林记药铺给病人动刀子一事,立即让所有人心里慌慌的,生怕刀子动到了自已身上,很让人不安。

殊不知,却忽略了,这动刀子,也是自已自由选择,林记药铺并什么威胁强迫什么的。

有些人倒还是不服气的问道,“李老头,你说你的脑袋里是因为长了东西,才要开刀子的。现在你的脑袋,已经开了刀子,那你脑袋里拿出的那东西呢?”

说到这个,李老头立即打开一个油纸包,赫然出一个鸡蛋大小一个红色肉团。

他指着这东西说道,“这就是我脑袋里的东西。”

“啊,怎么会这么大?”多数人还是不太愿意相信。

“不会是蒙人的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